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二十六章 洪荒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盛千烨的眼神有一丝古怪。

    云漾这样的人是十分幸运的。刚入灵山,就拥有了这么多的天地灵力,一般人想有都是不能够有的。眼下听到她这么说了之后。盛千烨只是觉得有些好笑。

    云漾看到他想笑又不能够笑的样子,神情里有一丝无语,说道。“你要是真的想笑的话,就笑吧。或许你觉得我是在说一些炫耀的话。随你。”

    盛千烨看到她这么委屈的样子。心里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毕竟云漾这一次是真心希望自己可以在这里帮助她,要是自己嘲笑她的话,恐怕她会觉得孤立无援吧。

    一个女人。总是能够找到方法的。

    要是自己不帮她,她就会去寻找别人的帮助。她生得这么好看,性子这么随和。肯定很多人想要帮助她。

    想到此处之后。盛千烨只是有些为自己委屈。

    于是他赶紧说道,“漾儿,你为何又要讲这样的话。难道我对你还不够赤诚吗?我当然是了解你的。知道你喜欢那种风驰电挚的感觉。所以才不喜欢这种有力使不出的感觉。”

    云漾听到这里的时候,眼神里面有一丝温柔。

    没有想到。盛千烨居然这么理解自己的心思。可是自己呢,刚刚还在对他发脾气。云漾的心里有些过意不去。说道,“千烨,都是我不好。”

    盛千烨的心里自然是极爱她的。眼下看她如此模样,心里颇有一丝动容。

    他将她搂在怀里,脸上有一丝欣喜,说道,“漾儿,你别说了。这件事情我们都有商量的余地,你身上的功力千万不要乱用。”

    云漾点了点头,对于盛千烨的担忧,她的心里十分了解。

    自己就算不为了自己着想,也是要为他着想的。

    她们直接从二楼的窗户翻了过去,却发现这里十分空旷。

    云漾闻到了一股腐化了的味道,一些灰尘在空气中乱飞。她走了一步,却发现自己多了一个脚印。

    云漾看到这里,眼神里面有一丝无奈,说道,“看来这个气宗真的是落魄很久了,眼下这地方都这么多灰尘了。”

    盛千烨对于云漾的话十分赞同,这铸剑阁怎么也说得上是气宗的命脉所在。要知道,这里据说藏有诸多珍宝,很多秘术都被收藏在这里。

    她叹了一口气,说道,“虽然这里看起来这么破的样子,我们还是要找的。要不然的话,就如同空入宝山了。”

    这时,一个粗犷的声音传了过来。

    他看了一眼云漾和盛千烨,脸上有一丝嘲讽。“无知小儿,也敢擅闯铸剑阁!”

    云漾看了一眼,只觉得眼前这东西根本无法描述。

    她笑了笑,说道,“你是人吗?”

    那东西听到云漾这么说了之后,神情里有一丝愤怒,说道,“黄口小儿,你又在这里说些什么呢?难道你不知道,我是这里的守塔之兽吗?”

    这守塔之兽已经有一千年的寿命了,当初被气宗的开宗掌门人抓住之后,就被安置在这里守塔。这么多年过去了,气宗都没落了,他还在这里。

    眼下见这两个人突然闯入,他终于找到了一丝存在感。

    云漾看了他一眼,说道,“就你还守塔之兽,你难道没有看到,这里灰都堆上了吗?是不是没有人管你,你就不做好自己的工作啊?”

    洪光听了她的话,心里一怔,这根本就不是自己想要的套路啊。

    难道这女子看出了什么?她到底是谁,为什么敢跟自己这么说话?

    他黑着一张脸,说道,“你难道不怕我?”

    云漾的眼神有一丝奇怪,她不明白,为什么这神兽会说这样的话?她脸上有一些懵懂之色,说道,“我为什么会怕你,你说这话不觉得十分奇怪吗?”

    洪光自然是觉得有些奇怪,只是这事情跟他想象的根本就不一样。自己生了这么一张丑恶的脸,按照道理说,云漾就会感到害怕才对啊。

    他呵呵一笑,看着她说道,“既然你不怕我,自然就知道擅入铸剑阁的规矩。凡气宗弟子,未经许可擅入铸剑阁,先断其筋脉,毁其灵力,以儆效尤。”

    云漾没有想到,这个惩罚这么凶残。她的眸子微眯,灵机一动,问道,“要是我不是气宗弟子,又会怎么样呢?”

    洪光见她穿着气宗弟子的衣服,所以才没有死命为难她。

    眼下见她抱着这样的侥幸,他的心里觉得十分光火,于是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想立刻被处死在这里?”

    云漾听到非气宗弟子的待遇居然是立马处死,于是连连摇头,说道,“我都是开玩笑,说笑的。所以你就不要特别在意了。我本来就是气宗弟子,只是好奇铸剑阁里的秘籍才来到这里的。”

    洪光看她态度很好的样子,心里有一丝喜悦,说道,“我知道你是气宗弟子,要不然的话,你已经被我处死了。只是这里的秘籍根本不是你可以觊觎的。我看你也还年轻,资质也还算可以,千万不要做自毁前途的事情。”

    他的态度十分生硬,看着云漾有些冷涩。

    盛千烨见此情景之后,心里颇有意见。他看了看云漾,说道,“不如我们现在就离去吧,待在这里也不是什么事儿。”

    他的功力不是很高,眼下见到这神兽之后,有点打鼓。自己的性命丢了没有关系,千万不能够在这里让云漾受了委屈。

    他的神色里颇有动容,见着云漾这般十分担心,生怕她涉险。

    可是云漾的性子就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眼下见这个神兽这么嚣张的样子,她心里早有不服。

    她看着守塔兽,说道,“你有名字吗?”

    洪光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么问,还是第一次有人问自己叫什么名字。他想了一会儿,看着她说道,“我叫洪光,气宗开宗掌门人给我取的名字。”

    云漾的心里虽然不知道开宗掌门人是谁,但是看着这神兽都被他弄在这里守了这么多年塔的魄力,心里就对他十分服气。

    她看着洪光,说道,“我现在要进去看一看有没有什么宝物?记住洪光,我只是在告诉你,并不是要征求你的意见。”

    洪光听到这里之后,神色中颇为动容。

    这女子这么霸道,难道真的置自己于无物吗?他呵呵一笑,脸上有一丝呆愣,说道,“你怕是忘了,这里是我的地盘。”

    云漾根本就不畏惧,说道,“我知道,但是此刻我接手了。你有两个选择,一是闭嘴让路,二是我打得你们闭嘴让路。”

    洪光看到她这么嚣张,眼神里面有一丝嘲讽,说道,“你以为你是谁,我乃千年神兽,你根本没有资格在我面前嚣张。”

    云漾勾了勾自己的手指,脸上露出一丝嘲讽,说道,“你要是不服的话,可以来挑战一下。”

    洪光呵呵一笑,直接一巴掌拍了上去。他的巴掌很大,有十尺之髋,五尺之厚。

    云漾躲了过去,脸上露出一丝微笑。

    这雕虫小技,在她面前根本就算不上什么。那巴掌十分宽大,扑空了之后拍在地上,发出重重的声音。

    洪光见一击不中,咆哮了起来。他用手掌拍打着自己的胸脯,发出呜呜的吼声。

    盛千烨见此拉住了云漾的手。

    云漾感觉到他的手心有些潮湿,似乎是有些担心。

    云漾深情地看着盛千烨,说道,“你放心,千烨,我没有事的。你放心吧,我一定会打败他的。我们待会儿就去铸剑阁,这里是气宗,一大宗派,一定会有适合你的修炼功法的。”

    盛千烨听了之后,十分感动。

    没有想到,云漾之所以会冒险来到这里,都是因为自己。

    云漾的心里,盛千烨一直都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现在来到这里之后,神色里颇有几分失意。在一个灵力决定实力的地方,盛千烨并不是一个出众的人。

    眼下要面临的事情还有很多,云漾担心继续这么下去的话,恐怕会面临更多的问题。

    她望着盛千烨,深情犹如月光,说道,“你放心吧,这个神兽虽然看上去十分厉害,但是笨笨的,并不是我的对手。”

    盛千烨还是有些担心。

    洪光看着他们两个这样,心里有一丝生气,说道,“你们是不是根本就没有将我放在眼里。现在我就要让你们知道我的厉害。”

    洪光大吼了一句,铸剑阁都开始摇晃了起来。

    云漾身上落了一些灰尘,有些不可置信。

    她看着盛千烨说道,“这只神兽要发疯了,我们先避避他的风头吧。”说完之后,她就拉着盛千烨准备走。

    洪光呵呵一笑,嘲讽更甚,说道,“你们还想走,真的是不想活了。挑战我的底线,必然就要付出代价。”

    他张开大口,喷出一股火来。

    那火直接照亮了整间屋子,云漾一看,才发现这铸剑阁二楼十分宽阔。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空无一物。

    她的心里略微有些失望,双手结印,一道冰墙挡住了那烈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