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三十五章 遗憾重重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盛千烨听到这里的时候,脸上有一丝不可置信。自己只是一句玩笑话,没有想到。在云漾的心里居然将它当了真。

    他脸上有一丝犹豫,这时候才知道什么叫做覆水难收。

    他看着云漾,扭头就走。纵使心里有几分不舍。但是自己要是不走的话,面子往哪儿搁?即使再喜欢一个女人。别人不喜欢你的时候也不要勉强了。

    盛千烨不知道的是。在他走了之后,云漾直接蹲了下来。

    她觉得自己的心中很难过,有什么东西似乎要炸了一般。让人只觉得烟花绚烂。

    她迫切地想要寻找一个发泄口,于是强求着自己查看壁画上的图案。她哭得眼睛都睁不开,但还是自虐似地用手撑开自己的眼睛。

    自己还有什么事情要做。怎么能这么一直儿女情长下去?

    云漾心里想道。既然自己已经逼走了盛千烨,那么必然就是要活出个名头来。要不然的话,自己根本就没有什么理由可以好好地面对他。

    她嘴角有了一丝苦笑。看着壁画上的图画。

    那些十分抽象的小动物开始组成了一个个的招式。在她的面前晃动。

    像物拟形。云漾的心里自有一招。她随意晃动着,有些不知道歇息的感觉。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云漾只觉得很累,躺在地上沉沉地睡去了。

    没睡多久。她又睁开了眼睛。

    这么美好的时刻,要是就这么睡去了,心里难免会有诸多不舍。云漾是舍不得这样的练功的时间。才会强撑着起来。

    这个时候,白山来到了这里。

    云漾看了一眼他,什么表情都没有。她刚刚哭得撕心裂肺,眼下又沉迷在武学之中,自然是什么表情都没有。

    白山见她这样,心里颇有一丝意外,问道,“云漾,盛千烨呢?”

    白山是无意之中来到这里的,眼下看到盛千烨不在,心里有一丝欲望升起。云漾有气无力地摇了摇头。虽然如此,但是她的精神很好,让人能够感觉到她的活力。

    白山看到她这副情景之后,心里有些欢喜。这一切,都是上天在成全自己啊。

    于是他靠了过去,挨着云漾说道,“我好想你,一直都想靠近你。上一次在茶楼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是一个好女人。一个好女人,自然是需要被人疼爱的。”

    云漾听了他这话,心里觉得十分肉麻,本能地想要逃避。

    但是这个时候,白山直接拉住了她的手,不让她走。云漾的眼睛里面有一丝火光,看着白山说道,“你放开我。你也不看看你自己多大岁数了,怎么还打我的主意?”

    云漾的心里十分生气,她觉得眼前之人太过龌蹉。

    白山呵呵一笑,说道,“你这是说的什么话,你的主意为什么我不能打?现在我这个岁数正是好年华,一个男人只有在四五十岁的时候才能给予自己心爱的女人一切,你那个二十岁左右的毛头小子有什么好的。既不知冷,也不知热。”

    听到他的话自后,云漾的脸上有了一些难过。

    他说的话一点都没有错。

    自己和盛千烨指尖有很多很多的矛盾,完全都是没有意识到的。双方不知不觉就会吵起来。

    她看着白山,说道,“难道男人就一定要等到四十岁左右才会成熟吗?”

    白山听到这里的时候,突然觉得自己有些下不了手了。

    自己年轻的时候,也曾经碰到这样的情况。那个时候的大师兄,不过比他大了几岁,看上去就差了很多。丝雨在他的胁迫之下,放弃了自己。

    白山觉得自己停在空中的手有些碍眼。

    他脸上露出尴尬的笑容,说道,“你或许是不知道,我真的觉得这样很不好。每个人都有年轻的时候,为什么要在年轻的时候输给年老的人?”

    云漾在这个时候坐了下来,这是一个十分难以回答的问题,她需要静静思考。

    白山这个时候也坐在了她的身边,脸上露出温暖的笑容。

    云漾看了他一眼,心里有一丝异样。说道,“我还可以叫你师父吗?”

    白山也觉得自己刚刚的举动十分尴尬,眼下听到云漾这么问,脸都红了。他呵呵一笑,神情之中充满了窘迫。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恢复了过来。

    他脸上渐渐恢复了平静,心里对自己说,谁又没有犯过错呢?

    他爱怜地看着云漾,说道,“你当然可以叫我师父,我本来就是你的师父啊!”

    云漾这时候笑了笑,说道,“你或许不相信,我重生过了的。我前世叫欧阳匪,那个时候,我也有一位师父。他叫毒老叟,是一位脾气古怪的人。但是他的医术高明,我在乱城的时候学了很多东西。”

    她脸上有了一丝笑意,似乎很多事情都可以这么解决。

    她看着眼前这个男子,心里颇有一丝好感。

    白山这个时候也看出了她的喜悦,心里也觉得有些高兴。于是他站了起来,看着云漾,说道,“现在时间没有多少了,你快一点参照这些功法学习吧!”

    云漾刚刚已经看出了一些苗头,说道,“师父,这里是不是仿照动物的姿态,学习法力的通道啊?”

    白山看着满墙奇形怪状的动物,心里有一丝犹豫。

    但是听到云漾这么说了之后,他点了点头。说道,“你说的没有错,这里就是那样的地方。”

    云漾的脸上有了一丝笑容,自己这一次真的赚大发了。

    于是她闭上眼睛,凝神静气,神经中颇为放松。她呵呵一笑,眼门前看到了很多奇形怪状的东西,她的身子顺着那些东西开始舞动了起来。

    白山看到这一幕,心里惊呆了。

    这里是出了名的难。历年来,有不少气宗的青年才俊获准师命来到这里,但是没有一个人修炼成功。

    眼下云漾这个样子,似乎是一家入门儿了。

    白山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只要云漾的功法修炼得当,那么自己担心的事情就会少很多了。

    他呵呵一笑,知道这个时候不能打扰云漾。因为修炼的人喜欢清静,最忌讳被人打扰。眼下他站在这里,是为了防止有人过来冲撞到了云漾。

    到那个时候,云漾就有可能会走火入魔。

    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天一夜,云漾身边的人开始多了起来。刚开始的时候,白山还不以为意。之后他才发现,自己的十几名弟子通通都来到了这里。

    他的脸变得有些沉默了,说道,“你们为什么会来到这里?”

    逐梦嘟起了嘴巴,说道,“那些通道我们都走遍了,发现尽是些看不懂的东西,所以才来到了这里。”

    逐梦说的都是实话,她确实是走遍了所有的通道。发现很多人都跟她一样,一无所获。只是云漾这个时候还没有出来,她们便找了进来。以为这个通道里的功法十分好修炼。

    但是没有想到的是,这里的功法,修炼起来也十分地困难。

    她的脸上有些羞惭,看到云漾那么忘我的地步,心里有了一丝茫然。

    她什么都不想做了,自己貌似真的天资有限。她看着白山,说道,“师父,我决定放弃参加初选了。因为到现在为止,我的实力还是没有得到提升!”

    白山沉思了一下,点了点头,说道,“我觉得你说的也十分有道理,毕竟你的实力在那里,根本没有提升到什么。眼下你放弃参加初选也是十分理智的,毕竟你即使参加了也选不上。”

    逐梦本来只是试探性地说一下,本质上是希望白山挽留她的。

    但是没有想到,他竟然说出了这样的话。逐梦的心里愈加难过,于是就跑了出去。

    下面的弟子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心里有些着急,说道,“师父,大师姐走了。”

    白山点了点头,说道,“让她去吧。这些年来,她一直都十分骄纵。眼下看到云漾的潜力之后,想必心里十分不平衡。一对比就分出高下,你师姐的心里不舒服也是正常的。”

    那人虽然不懂白山的意思,但是看到他这个样子之后,也直接点了点头。

    他呵呵一笑,神情中颇有几丝淡然。

    要知道,自己在面对这一切的时候,也是十分焦躁的。以前的时候,气宗的每一个人功法都不怎么样。虽然气宗现在没落了,但是他们的心里并没有什么感觉。

    虽然出去了之后,会被灵山其它宗派瞧不起。

    但是在自己的山头,还是没有人欺负的。而且剑宗的势力现在越来越大,有他们罩着,也没有人敢欺负气宗。气宗弟子每一个都十分悠闲,似乎这样才是生活一般。

    眼下云漾的出现,让他们见识到了什么叫做天赋超群,因此心里对自己十分怀疑。

    不过眼下并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如果云漾的实力真的强到可以进入灵山初选的席位,那么他们也会与有荣焉的。

    灵山上上下下有两百多个门派,每一个门派,都在争夺这个初选席位。若是云漾夺得一席,气宗也算掰回一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