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三十六章 缠绵不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云漾此时睁开了眼睛,觉得浑身充满了力量。

    白山看到她睁眼之后,心里十分高兴。于是走了上去问道,“云漾,你现在觉得怎么样呢?”

    云漾听出了他语气里的关切。心里也决定不再计较以前的事情,于是脸上露出一丝笑意。说道。“谢谢师父的关心。眼下我很好,你或许不知道自从盛千烨走了之后,我的心里就像空了一块。”

    白山也知道他们之间的感情。眼下听到她这么说了之后,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他说道,“你要是想要去追。就去把他追回来吧。”

    云漾听了他的话之后。反而犹豫了。她看着白山,眼神里面有一丝犹疑,说道。“我真的可以去追吗?会不会他会骄傲。觉得看不起我?”

    白山的眉头皱了起来。看着云漾,说道。“漾儿,你什么时候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在我的心里。你一直都是一个十分自信的人。”

    白山的心里确实挺为她们惋惜的,这两个年轻人,走到今天真的不容易。眼下听到云漾的心事之后。他也只好鼓励云漾去追求自己的幸福。

    毕竟自己曾经失去过,也不想这个年轻人再经历和自己一样的痛苦。

    他脸上的笑容十分明显,神情中充满了鼓励。他说道,“你要是真的想要放开手的话,我也不会勉强你。但是你要想清楚,或许这么错过就是一辈子。你是想要这一辈子都活在失去的痛苦之中,还是想要和他在一起分分秒秒?”

    云漾听了他的话之后,心里的答案十分明显。而且想到盛千烨以后和另外一个女人在一起的话,自己的内心是真的很痛。

    她下定了决心,说道,“我心里知道怎么做了,谢谢师父。”

    白山看到她这个样子,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心里倒是十分明白。

    眼下看着云漾这个模样,他觉得自己是做了一件好事。这个世界上,看着两个本来就有心的有情人在一起,心里是真的非常有成就感的。

    他笑了笑,神情中颇有鼓励的意思。

    云漾拜别了白山,直接往外面冲了出去。

    逐梦看到这里,心里很不是滋味,这个云漾凭什么这么嚣张?她看着白山,想要挑起他们之间的间隙,说道,“你看看这个女人,功夫才刚刚大成,眼下就出去了。有点辜负师恩啊。”

    在她的心里,白山的功夫虽然高强,但是是一个自私的男人。眼下看到这样的情形之后,她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奸笑。

    不管云漾的功法现在有多好,只要白山的心里对她生出间隙,那么自己就是有机会的。

    她呵呵一笑,觉得自己这一次真的妙计横生。

    白山此时瞪了她一眼,脸上有一丝阴沉。

    逐梦的心里十分奇怪,以前的自己都没有看到过这样的情景,莫非这一次是自己失算了。

    她看着白山,眼神里面充满了疑问。

    白山说道,“逐梦,你作为一个大师姐,应该多多专研本门功夫。这样的话,才能够给你的师弟师妹们做好榜样。眼下你什么都不做,专门盯着别人看,你觉得这样真的好吗?”

    逐梦的心里颇有一丝难为情,白山这个时候是在专门挑她的短。自己的领悟力本来就不好,他却偏偏拿这件事说事。

    她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神情中颇有一丝讨好。

    还没有等她开口,白山的脸上就露出一丝嫌弃,说道,“现在时间也不早了,我们都早一点回去吧。整日都待在这里,宗里的事情都直接荒废了。”

    逐梦听到这里,知道他说得十分有道理。

    眼下听到他这么说了之后,心里颇有一丝遗憾。

    自己期待了很久的山洞之行,没有想到,成全的却是别人。早知道如此,自己就不应该那么执迷不悟,以至于心里有了更多的伤害。

    她的神色十分自然,言谈之中颇有一丝笑意。

    但是心里的怨恨却是十分深。白山也是过来人,对于逐梦的心思他也是十分了解的。虽然逐梦的性子不是十分讨人喜欢,眼下却经历了这样的事情,自己是应该好好面对了。

    他嘴角有了一丝笑意,看着逐梦说道,“梦儿,我知道你这个时候心里十分不好受。不过这个功法也是讲究缘法的。你没有悟到,只是说明你和这套功法没有什么缘分。我这里还有一本秘籍,你自己拿去看吧。”

    说完之后,从自己的怀里抽出了一本书,交给了逐梦。

    逐梦听到这里之后,眉开眼笑。

    她看着白山,眼睛里面充满了神采,说道,“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这个时候,逐梦才知道什么叫做山重水复疑无路。她脸上燃起一抹笑意,神情里也是颇为自然。她言谈中现在都有了一丝自信的风采,再也没有之前的强撑了。

    师父的这一套功法可能没有山洞里面的好,但是却是一定适合自己的。

    因为气宗遗传下来的功夫,每一个都经过了探究。只有这样,才能够适应最好的。

    逐梦的神色之中也十分得意,看着白山,脸上露出了一抹微笑。

    白山看着她这个样子,直接摇了摇头,说道,“梦儿,你能不能收敛一点?你看看你这个样子,怎么给你的师弟师妹们做表率!”

    逐梦兴奋得连连点头,说道,“做表率,是的,做表率。”

    她的脸上颇有一丝微笑,神色之中也十分自然。眼下听到她们这句话的时候,逐梦才觉得自己这么多年是最幸福的时候。

    她的眼里瞬间有了一丝疑惑,看着白山,说道,“师父,你怎么舍得将这个功法传给我了呢?”

    白山听到这里之后,就有些不高兴了。说道,“你要是不想要的话,可以直接还给我。”

    逐梦听到这里连连摇头,直接将那套功法收进了自己的怀里。她看着眼前的这一切,眼神里都是满满的笑意。

    白山的心里有些不够了解,不知道自己的徒儿的真正心思。一直以来,都以为逐梦是一个贪得无厌的人。没有想到她原来是这么的容易满足。

    他心里有些遗憾,这些年来都是自己忽视了她们的感受。要是早知道如此的话,自己就应该将心思放在她们身上。

    虽然气宗现在是有些没落了。但是要是自己足够专心的话,恐怕还是能够教出几个有用之才的。他的脸上浮现出一丝遗憾,觉得自己愧对了她们。

    云漾这个时候直接来到了药池,她闻到了盛千烨身上的味道,一路跟到这里来的。

    盛千烨自从做了圣教教主之后,身上就有一股子沁人心脾的香味。也许他自己不是十分清楚,但是跟他朝昔相处的云漾却是知道的。

    她的神情之中有了一丝疑惑,面对此情此景,脸上的笑意十分明显。

    她呵呵一笑,没有想到,自己还是要在这个地方来。还以为,自己不会来到药池这个地方了。因为这里毕竟是月寒的老家,自己只要一到这里来了之后,他就可以感受到自己身上的气息。

    若是平时的话,自己还可以来。

    但是上一次,自己和月寒之间已经有了矛盾。要是自己再这么厚颜无耻的话,自己都会瞧不起自己。

    她低下了头,神情之中颇有一丝黯淡。

    眼下自己根本不能够随意所欲做自己了,眼神之中也颇为黯然。

    当她来到药池边上,神情里有一丝萧索。天上的月光倒映在药池的水上,云漾只觉得自己的心里也有了一丝不开心。

    她呵呵一笑,看着两边的树叶。

    这个时候,一个身影直接袭了过来。她心里一惊,直接退让了开去。她扬起了头颅,看到了一个美好的身影。她呵呵一笑,说道,“你来了。”

    月寒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他这个样子,让云漾的心里有了一丝忐忑,说道,“你不要这个样子,其实我也不是一定要来这里的。我只是闻到了盛千烨的气息,所以才会待在这里。”

    她的心里颇有一丝遗憾,神情中并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

    月寒听到这句话之后,心里更加生气了。没有想到,这个女子居然还说出这样的话。

    他看着云漾,脸上有一丝愤怒,说道,“要是盛千烨不在这里的话,你是不是永远也不会来。难道我对你就没有什么影响吗?”

    云漾听了他的话,心里颇有一丝惊讶。他这个样子,究竟是什么意思?

    她的脸上有一丝笑意,难道月寒现在是原谅了自己?想到这里,她的眼神亮了一些,颇有一丝欢笑。

    月寒看到她喜形于色的样子,心里颇有一丝自豪。他十分喜欢眼前这个女子清淡的神色,就像江南的烟雨,眉宇之间有一丝清媚。

    他呵呵一笑,说道,“你这个人,真的是让我有些心喜。”

    云漾听到他说这句话之后,心里更加确定,原来这个人心里并不讨厌自己。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