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四十章 小荷微露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还没有走到场地,就听到前面传来的欢声笑语。云漾的心里有一丝澎湃,离开了乱城之后。就再也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了。

    她脸上写满了跃跃欲试,看着白山说道,“师父。不知道我们这一次在哪个席位啊?”

    凡是比武大会,都会给各个门派预留席位。眼下气宗虽然没落。但毕竟是一个大宗。相信席位的位置不会太差。

    白山听到她的话之后,脸上有一些尴尬。

    他看着云漾,说道。“我们这灵山初选,和凡间的那些比武不一样。灵山有大大小小的二百多个门派,要是都预留席位的话。恐怕有些应付不过来。”

    听到他这个话之后。云漾就知道是什么意思了。

    若是气宗的实力够强劲的话,即使一个座位也没有,也会硬生生搬来几个的。

    她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微笑。看着白山。说道。“也是,灵山这么多门派。想必是预留不过来的。我们气宗也就这么十几个人,在哪儿不可以观看。”

    白山听到她这么说了之后。点了点头。

    他呵呵一笑,看着眼前这个女子,心里颇有一丝激动。

    果然是一个善解人意的人啊。他看了一眼盛千烨。心里颇有几分羡慕。

    盛千烨笑了笑,对于白山的眼神置若罔闻。

    云漾此时已经走进了人群中,那些来来往往的人,让她觉得颇为新鲜。这些灵山弟子,穿得都十分素雅。加上灵山的灵气充沛,他们都是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

    云漾看着他们,心里颇有几分羡慕。

    要是自己也是这个模样,那该多好。

    她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气质有多出众。她的凡胎肉体已逝,眼下是用万年寒冰周围生长的仙草化的骨,跟这一般的修炼者,有显著的区别。

    缥缈看着一个身穿灰袍的女子往这边走了过去,心里十分生气。因为她的大师兄,自从这位女子出现之后,就一直盯着她看。

    她有些愤怒了,不过是气宗的人,大师兄这个人也太不讲究了。

    她心里有些气不过,直接踹了路宛一脚。

    路宛有些吃痛,看着眼前这个女子,眉头一皱,说道,“你这是干什么,你难道不知道我现在是什么意思吗?”

    路宛觉得自己有些受不住这个女子了。要不是看着她是师父的女儿,自己早就对她不客气了。不得不说,有些人真是好运气。有了一个好出身,自然就是要任性一些。

    他微眯了一下自己的眼睛,看着眼前这个女子,说道,“缥缈,不要说做师兄的没有提醒你。我跟你说,像你这样的人,年轻的时候可以说是不懂事、任性。到你老了的时候,自然就会有人说你脾气不好了的。到那个时候,就没有人受得了你了。”

    缥缈的心里十分不服气。年轻的时候之所以会有些受得了自己,不过就是看自己貌美而已。到了老了之后,就用这样的话来侮辱自己,不过就是觉得自己年老色衰了。

    这些男子,老是喜欢用这样的花招。

    她的心里有些愤恨。

    自己有实力,自然是不靠男人吃饭的。她呵呵一笑,看着路宛说道“你难道不知道我现在就脾气不好吗?或者,你的心里对我有意思,所以才会这个样子!”

    路宛只觉得自己现在吃了苍蝇。自己这个师妹,虽然出身不错,样子也不错。但是这个脾气,路宛想到这里,直接摇了摇头。要是让自己娶了这样的女子,自己宁愿终身不娶。

    缥缈的心里一直都对自己这个大师兄有意思。眼下虽然是这种开玩笑的语气,但是心里一直都是十分喜欢他的。所以看到这里之后,心里颇有一丝不服气。

    她愤恨地想道,你不喜欢我,我又何必迁就你呢?

    这个时候,云漾已经走了过来。

    路宛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自己从刚刚的时候,都在注意这个女子。

    这个女子一头短发,却用发带将头发挽起,有一丝缥缈的美感。

    若说仙气,这个人身上有一种沁人心脾的味道,似乎带着一种未知的芳香。她是人群里的焦点,路宛已经知道,从她出现的那一刻起,很多人的眼睛都将她盯着。

    他微微一笑,这个女子,是自己的。

    他弄了一下自己的头发,自以为帅气地走了过去。

    云漾看到这个男子拦在自己的面前,脸上有一丝惊讶。

    她脸上露出一丝笑容,看似客气,实则疏离。“公子,你现在拦住我的路了!”

    路宛愣住了,没有写想到,这个女子居然不按常理出牌。他也是久经沙场的人,这一点小小的考验,根本没有难住他。

    他捋了捋自己的头发,说道,“姑娘,你似乎是错了。我的心里一直都是有你的,要不然也不会拦在你的前面。”

    云漾对于这样的小手段并不感冒。

    眼下看到他这样,心里颇有一丝反感。

    她眼神冰冷,说道,“你快点让开,我还有事。要是你不走开的话,就别怪我的剑无情了。”

    路宛看了看她的打扮,笑了笑,说道,“你看看你这个样子,明明就是气宗的吧。气宗向来都是以气化剑,以用剑为耻。你这么说话,是不是想要加入我们剑宗门下?”

    说完之后,他脸上露出一丝邪魅的笑容,说道,“你要是想要加入我们剑宗门下,我也可以收留你。到那个时候,你就是我的小师妹了。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可以现在叫我一声大师兄。”

    缥缈听到这里,心里十分气愤。

    明明现在自己才是他的小师妹。为了保住这个位置,她已经让自己的爹爹两年都没有招收过弟子了。要是这个女子来到剑宗的话,自己就不是备受照顾的那一个了。

    相反,按照剑宗的规矩,自己还要照顾她。

    她看着路宛,说道,“大师兄,招收弟子这种事,不一直都是我爹爹拿主意的吗?你什么时候又可以做主了!”

    路宛只觉得自己的额头一冷,没有想到,还有这么一个人横在这里。

    他直接推着缥缈往前面走,说道,“小师妹,你快不要在这里了。你去师父那里吧,灵山初选就要开始了,你多和师父交流交流心得。”

    缥缈虽然这个时候心里有些不乐意,但是这一次灵山初选对她来说颇为重要。所以听到路宛这么说了之后,就直接过去了。

    路宛看到她走了自后,心里松了一口气。

    他看着云漾,脸上又恢复了嬉皮笑脸的神色。他说道,“刚刚那位是我的小师妹,有些刁蛮任性,姑娘你不要跟她一般见识。”

    云漾的嘴角勾起一丝笑容,说道,“像你这般的人,我是见得多了,心里十分排斥。你要是不离我远一点的话,我可要动手了。”

    看着她似乎要玩真的样子,路宛赶紧举起自己的双手投降。

    他笑了笑,说道,“你最好不要这个样子了。你看看你现在,有什么事情都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个样子,你何必这么动手动脚的?”

    云漾有些愤怒了。自己什么时候动手动脚过,根本就没有这一回事。

    她看了看眼前这个男子,心里颇为生气,说道,“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真是令人觉得好笑得紧。是你先调戏我的。我还是那句话,你不走的话,我就不客气了。”

    云漾的脸色紧绷,心里十分生气。

    路宛看到她好像不是开玩笑的样子,心里颇为扫兴。

    自己长得又不丑,还是剑宗十分有前途的人。眼下这个女子居然对自己这样,她是不是吃错药了。

    算了,自己犯不着这样的、有眼不识泰山的人计较。

    他笑了笑,说道,“好了,你就不要生气了。我先走了,你待会儿慢慢来嘛。你若是有实力的话,我们自然会在初选上碰面的。不过我肯定是会站到最后的,就不知道你会不会了!”

    他的嘴角那丝笑容十分意味深长,云漾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心里觉得有些气愤。

    这个人,凭什么狗眼看人低。自己的实力虽然不敢说是最好的,但是资质也不是很差好吗?

    她看着那个人离去的方向,心里颇有一丝不平。

    这个时候,盛千烨走了过来。刚刚他远远地就看到,云漾似乎在和什么人争执。等到自己过来的时候,这里已经风平浪静了。

    他没有说什么,只是静静地陪在云漾的身边。

    像云漾这般孤傲的人,心里是有一丝高傲的。越是这样,她的心里越不平衡。所以见到这一幕的时候,自己如果没有及时帮上她,静静地守在她的身边才是最好的。

    他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看着云漾,说道,“好了,你就不要生气了。眼下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我们还是往前面站站,看看这一次比赛的候选人究竟有哪些吧!”

    云漾点了点头,对于盛千烨的话,她没有拒绝。不管什么比赛,知己知彼总是好的。

    她们围了过去,看着那些名单,神情里有一丝担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