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四十一章 正面交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在比武场的边缘,已经立起了三排栏板。每一排上,都是各个门派的候选人名单。

    云漾好不容易找到了自己的名字。却发现什么介绍都没有。

    而有些门派的人,不仅有名字,还有画像。甚至有简介。

    云漾的心里十分不平,凭什么这么看不起人。她看着盛千烨。愤恨地说道。“这一次我们一定要闯出个名堂出来,不能够让这些狗眼看人低的看扁了。”

    盛千烨的脸上露出一丝温和的笑意,对于这样的情况他的心里也十分了解。不管是灵界还是人间。都是凭借着实力定位的。

    他们根本就没有什么实力,所以被人看不起也是正常的。

    眼下云漾这么生气,自己也不好泼她的冷水。盛千烨温柔地摸了摸她的头发。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

    云漾看着他这副模样。心里颇有一丝感动。

    她将头偏了过去,靠着盛千烨的手,脸上有一丝感动。

    盛千烨看着她这般陶醉的样子。心里有几分欢喜。

    白山这个时候也走了过来。看着他们两个这副模样。直接咳嗽了一声。云漾听到异样之后,睁开了眼睛。看着白山站在自己的面前。脸上有几分不好意思。

    白山看了一眼她,说道。“你不要这个样子了,眼下还有好多人啊。若是被有心的人拿出来说事,会觉得我们气宗门风不好的。”

    云漾听到这里之后。脸一下子红了。

    没有想到,自己这无心的举动会有这么大的伤害。

    她知道,在白山的心里,门派的风气到底有多重要。气宗这一次比赛,就是为了闯出个名次。白山在心里憋屈了很久,这一次是来复仇的。

    云漾微微一笑,看着白山,说道,“师父,不好意思,是我们没有注意。你放心吧,这一次比赛,我们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白山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

    其实看到他们两个这么恩爱的样子,他心里是羡慕和开心的。很多人都是貌合神离的,她们这么恩爱,反而是一种福气。只是这个时候,已经不能够用一般的标准来评判了。

    这两个人,在公众场合,还是要注意一些影响。

    这么一想,白山就觉得自己是一个不近人情的师父一般。

    他看着眼前这两个人,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笑眯眯地走了。

    云漾看着他,神色里颇有一丝不自然。她呵呵一笑,说道,“师父这个模样,仿佛我们做了很大的错事一样。”

    盛千烨是男人,自然知道白山的心里在想什么。

    他看着眼前这个女子,脸上颇有一丝笑容,只觉得十分欣喜。

    云漾看他一直这么看着自己笑,心里有些不自在。她收敛了神色,看着眼前这个人,直接问道,“你为什么这么看着我,我心里有些不好意思。”

    盛千烨看着她佯怒的样子,心里有几分甜蜜。于是用手摸了摸她那一头乱发,脸上也露出满足的微笑。

    云漾虽然也觉得十分甜蜜,但是眼下刚刚被人警告过,心里有些不满。

    她的眼睛斜斜地看着盛千烨,说道“你不要在这么对我了,至少,在灵山初选之前。”

    盛千烨看到她这个模样,嘴角勾起一丝笑容。

    没有想到,她也有这样的时刻。

    他看着云漾,眼睛里面有一丝晶莹,说道“今日,我定然要给你一个惊喜。”

    云漾知道他现在在说什么,于是满不在乎地说道,“你要是在这里输了,没有进到二十强里面,那个就是给我惊吓。你的实力,本来就应该在里面的。”

    盛千烨听到她这霸气的话语,心里一怔。云漾,又回来了。

    她走了过去,穿越人墙,来到了白山的身边。

    白山看到她过来了,脸上有一丝尴尬,说道,“不好意思,云漾。刚刚是我骗了你,我们气宗现在没落了,是没有人提供位置给我们的。”

    云漾点了点头,脸上的神色有一丝淡漠。

    只听她说道,“其实我早就知道,只是我没有说。”

    她看着白山,脸上露出粲然的笑容,说道,“你放心吧,这件事情我心里自然有主张!”

    白山愣住了。

    只听到一个温柔的女声说道,“明年的这个时候,气宗的弟子就可以在这里坐到座位了。”

    白山的心里有一丝感动,没有想到这个女子对这件事情这么上心。看着她认真的脸,白山笑了笑,说道,“我就借你吉言了。不然的话,你知道应该怎么做的!”

    云漾的脸上有一丝肆意,比赛就是要出结果的。自己本来就是一个好胜的人,实力才是王道。

    她笑了笑,说道,“师父真的不用担心。你要是再在这里啰嗦,我自然就会是要给你好看的。”

    她的眼神里面颇有一丝淡漠,也不知道自己现在要面对的是什么。

    她看着眼前这个男子,只是有些心喜。

    白山见她突然不说话了,心下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做。

    不过云漾一向就是一个有主张的人,很多事情,即使没有人告诉她,她也会去慢慢探究。

    白山的心里十分放心,既然她说过了,自然就会做到。

    主办方马上就宣布了比赛开始。

    但是这个比赛让人有些不开心的是,只有一些比较有势力的门派可以避过初选。其它的小门小派,必然要从初选开始打起。

    白山看着云漾,心里的抱歉更加深了一些。

    云漾知道这样的比赛,自然是比较吃亏一点的。先前比得多了,后面有实力也会慢慢发挥不出来的,毕竟会累。

    云漾的心里叹了一口气,原来就知道气宗没落了,没有想到已经被嫌弃到了这个地步。

    逐梦作为气宗的大师姐,最先上去。

    她撑过了一局又一局,最后还是被无情地淘汰。但是好在,现在已经有很多没有实力的人被淘汰了。虽然看上去要参加比赛的人还是很多,乌泱泱的,但是比之前好多了。

    她笑着走了上去,心里早已有了主意。

    云漾身上的灵力充沛,一般的人都不是她的对手。

    只要轮到有人跟她作战的时候,她都是重拳出击,一点都不给自己的对手留情。

    每一次,都是一拳将对方打倒。

    很快,就有人注意到了这边。由于第一轮初选是自由战,选手自由组合,很多人都会选择跟弱者对打,以求自己可以撑得更久,进入第二轮。

    第一轮选拔有四千多个人参战,选手之间的竞争十分激烈。因为能够进入第二轮的人,只会有一百个。所有的人都是卯足力气,但是还是有很多人实力不济。

    云漾看到这一幕之后,心里才知道这个比赛到底有多残酷。

    她叹息了一下,手上的力道更加重了。

    路宛在一边的贵宾席里看到这一幕,对身边的缥缈笑了笑,说道,“没有想到,这个女子居然是有实力的。你看看她手中的拳法,自然是一般的人使不出来的。”

    缥缈的实力也十分强劲,自然知道云漾之所以能够出重拳是因为她的灵力充沛。要不然的话,像她这样的打法早就体力不支了。

    可是要有充沛的灵力,必须要经过多年的修炼。

    灵山虽然灵气丰富,但是能够储蓄更多的灵力,最重要的还是靠勤修苦练。

    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心里都觉得十分疑惑。近年来并没有听说什么天才少女,这人就像是凭空冒出来的一样。

    她说道,“大师兄,你说这个女子是不是气宗憋着的一个大招啊。这么多年来,他们一直都没有什么动作。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一个有实力的人,于是就一直将她藏着。”

    路宛听到这里,点了点头,心里颇为赞同。

    只有无崖子,在一边的时候听到她们两个讨论,看着场上的那个人,心里有了一丝叹息。

    那个时候,自己第一次见到这个女子,还是白山将她带到了药池。她不过是一个平凡的人类修炼者,身体里根本就不能储存灵力。

    要不然白山将她带到药池洗髓,恐怕她这一辈子都不会知道身上有灵力是什么滋味。想到水面上的血肉模糊,无崖子叹了一口气。

    在药池底下,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要不然的话,这个女子根本不可能活命。他看着自己身边的这两个人,剑宗这一次,要想列席二十强,希望都在他们两个身上。

    路宛看着师父在盯着自己,心里有一丝纳闷儿。他还是笑笑,说道,“师父,你是不是觉得,我们不是那个女子的对手?”

    无崖子没有说话。心里想道,这个女子的实力十分强劲,灵力也颇为不凡,到底谁胜谁负真的有些意想不到。

    缥缈听到这里,心里有些不愉,说道,“爹爹,你这个就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的威风。我们剑宗一直都是大宗,这气宗一向没落,定然不是我们的对手的。”

    路宛没有说话,知道这件事情没有那么容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