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四十二章 交战之时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缥缈毕竟太年轻,眼下有些轻敌。

    路宛叹了一口气,希望自己可以正面遇到这个女子就好了。

    这个时候。另外一个人开始崭露头角。缥缈看了一眼无崖子,说道,“爹爹。这个人也是气宗的。”

    无崖子听到这话,直接点了点头。

    恰巧。这两个人他都见过。也是在药池里面。

    他看了一眼在人群中见到的盛千烨,心里有一丝惆怅。不知道白山是从哪里找来的这两个人,看来气宗这一次是要翻身了。

    盛千烨和云漾互相背靠着背。眼光犀利地看着周围的人。

    那些人虽然都如狼似虎地把这边看着,但没有一个人敢冲上来。因为第一轮是一轮淘汰赛,换言之。只要撑得久。完全就能够留下来。

    没有人会选择显而易见的强者战斗,这样的话,是牺牲了自己成全了他人。

    云漾看着那些人都不敢上来。脸上露出了高兴的神采。看来这里欺软怕硬的人也是很多的。

    路宛在一边看到这一幕。说道,“看来这两个气宗弟子是铁定可以进入第二轮的。眼下都没有人敢动他们了。”

    无崖子也没有说话,对眼前这两个人的表现还是十分欣赏的态度。

    缥缈看到这一幕。心里颇有一丝愤恨。

    这两个从来都没有见过的人,凭什么可以得到他们的一致赞赏。要知道,自己的爹爹和师兄都是灵山数一数二的人。眼下这两个人被他们赞赏,就代表着他们已经具备了进入灵山高层的实力。

    虽然灵山之上有各个门派,但是做出了效果的其实就那么几个。

    眼下看到他们这样,缥缈的心里颇有一丝生气。

    她看着眼前的男人,心里有一丝愤怒的感觉。为什么他们就知道夸奖这两个陌生人,对自己的进步视之不见呢?

    她呵呵一笑,站起了身来。

    路宛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一般,直接抓住了她的手。

    缥缈看着他的手,心里有一丝悸动。

    大师兄一直都是这么优秀,没有想到这一次他居然主动抓了自己的手。她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潮红,心里颇有几分娇羞。

    还没有等她回味过来,就听到路宛说道,“缥缈,你不要冲动。我们本来就拥有不参加初赛的实力,你要是现在上去了,被那两个人打败,会很丢脸的。”

    缥缈是剑宗掌门人的女儿,得到亲传,实力不凡。

    眼下听到路宛这么说了之后,心里颇有不服。于是就挣脱了他的手,径直走了上去。

    路宛看到这一幕,心里颇有一丝震惊。无崖子叹了一口气,说道,“宛儿,这件事不怪你。我都看到了,是缥缈太过任性了。她毕竟还十分年幼,现在上去吃一点亏对她的以后有好处。”

    路宛听到这里之后,也是叹了一口气。

    周围的人看大缥缈走了过来之后,直接让开了一条路。

    她走在人群之中,心里颇有一丝自豪。自己这么有潜力,为什么要看着这两个人风头?她看着眼前的一切,有一种傲视群雄的感觉。

    云漾看到这一幕,直接眯起了眼睛。

    她说道,“千烨,这个女子,好像是冲我们来的。”

    盛千烨听到这里,心里颇为不爽。眼下看到她这样,都是自己的错。

    他安慰地说道,“漾儿,你不要担心,一切有我在。”

    虽然云漾并不觉得,自己会输给眼前这个女子。但是听到盛千烨的话之后,她的心里觉得十分安心,有一种被保护的感觉。

    她的脸上浮现出一丝迷人的微笑,看着盛千烨,心里颇为自豪。

    盛千烨感受到了她的温柔,脸上有一丝欣喜。

    他看着眼前的女子,心里只有幻梦。如果这一刻与她一起并肩作战是一场梦境的话,自己宁愿这场梦境永远都不会醒。

    他握住了云漾的手,脸上只有温柔和宠溺。

    云漾长了这么大,一直都是独来独往的。很多时候虽然得到过别人的帮助,但是最关键的时候,自己所能依靠的人都只有自己。

    她习惯了,一个人作战。

    但是眼下,自己却和盛千烨并肩站在一起。她呵呵一笑,心里颇为得意。她看着他,说道,“这个女子就是跑过来送死的,她根本不是我们两个人的对手。”

    眼前这个女子是灵山的高手,一看身上就有一丝不凡的气质。

    刚刚对付的那些人都是一些小喽啰,眼下自己所要面对的,才是更加重要的人。

    他脸上露出一丝幸福的笑容,看着云漾,心里颇为得意。

    缥缈眼下已经登上了比武场,周围的人都自动让开。原来还是热闹的比武场,此时鸦雀无声。

    她看着场上腻歪的二人,脸上有些嫌恶,说道,“你们两个,敢不敢跟我比一场?”

    听到了这话之后,周围嘘声一片。这个缥缈是剑宗的弟子,剑宗作为四大宗派之一,拥有几席不参加第一轮选拔的权利。

    眼下这个女子却主动送上门来,不禁让人觉得她有些傻。要知道,这些东西本来就是十分难得的。这个女子居然有了这样的机会还不知道珍惜。

    不过这也是一件好事,至少对于他们来说。本来能够进入第二轮的名单就少,眼下这两个人要是被这个女子打败了,自然就会有名额空出来。

    在场的人不少都是抱着这个想法,看着眼前这三个人,心里只想看一出好戏。

    云漾看着她说道,“气宗云漾,请教了!”

    缥缈的脸上有一丝倨傲,她只是不想看到这两个人这么得意,所以才会上来的。眼下听到云漾自报家门,心里有一丝得意。她看着他们说道,“你们不配知道我的名字。”

    这话一出,周围又是嘘声一片。

    缥缈在灵山并非无名之辈。这两个人看着眼生,所以才不认识她。

    路宛此时皱起了眉头,缥缈这么倨傲,只会让人觉得他们剑宗目中无人。

    但是眼下他们正在僵持,自己这么贸然出声也不太好。他皱着眉头继续看着,手里拿着剑,抱在了胸口。

    云漾听了她的话之后,也不是十分生气,只是面色有些不愉。

    她向她勾了勾手指,嘴角有一丝不屑。

    缥缈看到这一幕之后,心里十分愤恨。眼前这两个人不过是无名小卒而已,自己这一次一定要收拾她们。

    她呵呵一笑,直接撑开了自己的伞。

    云漾笑了笑,说道,“姑娘,现在的天气并不是很热,你又何必这么爱美呢?我告诉你,习武之人要是太过爱美的话,功力肯定是不好的。”

    她呵呵一笑,眼神中十分妩媚。

    缥缈看到这一幕也不跟她争辩,只是挥舞了一下自己手中的伞。

    云漾瞬间就看到铁制的伞骨向自己飞了过来。她赶紧闪躲,要是被这个东西打到之后,自己也算是废了。但是那个东西就像是长了眼睛一般,一直都向她飞来。

    云漾只觉得十分无奈。

    她看着眼前这个女子,说道,“你至于这样吗?”

    缥缈的脸上有一丝狠厉,自从刚刚自己的师兄一直都在看她的时候,自己就想复仇的。眼下看到他们这么出风头,早就想挫挫她们的锐气了。

    这个灵山,还不是他们的地界。

    云漾看着她这么高冷的样子,心里想道,是应该给她们一点颜色看看了。

    于是她手指化气为剑,往缥缈的方向一指,一道白光发出。那道白光十分耀眼,只要仔细查看,就会知道,这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很多人很久都没有看到气宗的功法了,眼下看到这道剑光,都开始叫起好来。

    白山被群众的呼声弄得有些感动,看着场上的那两个人,心里颇感骄傲。但是他知道,自己其实并没有传授他们气宗的心法。

    眼下虽然使出了剑气,必有异常而已。

    他仔细一看,却发现只是剑气,与正宗的气宗剑法有很大的区别。不过已经有很久,没有人在这比武场上使出正宗的气宗剑法了,所以不少人也是怀念的吧。

    想起气宗当年实力强劲的时候,也算是号令群雄了吧。

    缥缈看到那一道剑光,心里一怔,直接往后面飞去。

    那道剑光随着她的动作逼近,人群看到这样的情景之后,纷纷往后退。不少人就这么活生生地被挤下比武场,失去了继续战斗的资格。

    因为按照灵山初选第一场的规则,只要一下比武场,就算是失败了。

    不少人怨声载道,在他们看来,自己是有实力冲击一百强的。但是正是由于这个女子的出现,所以才会闹出这样的乌龙。

    缥缈身上背了很多埋怨,但是她并不后悔。

    她知道,这些人实际上并没有足够的实力。只是要是这么说的话,他们的心里会觉得十分不开心的。所以才会这么抱怨。

    她脸上露出一丝冷笑,真正有实力的人,会在这里抱怨?

    她嘴角勾起一丝残酷的笑容,手中伞直接收拢,化作了一把利剑。

    云漾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玩儿法,看着她的目光有些许羡慕。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