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四十五章 冲突频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红袍男子笑笑,眼神里面有一丝邪恶,说道。“你以为我就不敢为难你吗?”

    云漾看到他慢慢走了过来,心里颇有几分害怕。

    她一步步后退,直接看着眼前这个男子。说道,“你想干什么?”

    看着她这么怯懦的样子。红袍男子脸上露出一丝笑意。说道,“什么灵山新秀,看到我还是这么一直往后退。看来也是一个草包!”

    云漾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一直这么后退。

    但是眼下听了他的话之后,心里有些愤恨自己的举动。自己被说草包不要紧。千万别连累了自己身边的人。她看了一眼还被这个大汉提起的小二。心里暗暗做了一个决定。

    她说道,“我们来比试一番,只要你赢了。这个位置就让给你!”

    黄明脸上露出一丝不屑。说道。“你是什么身份地位,为什么要我和你比?”

    白山这个时候走到她的耳边。轻声耳语。

    云漾这个时候才明白,眼前这个人是灵宗的宗主。灵宗一直都擅长控制人的灵魂。被他们控制了的人,轻则血脉不顺,重则分裂至死。

    她望着眼前这个人。终于知道自己的怯懦来自哪里了。

    神灵是她十分脆弱的一块儿,云漾一直都知道,自己的心神不坚。

    她很多时候,自己的心里都不是十分相信自己。虽然她的实力比一般的人强劲,也是通过了自己的努力。但是在努力的时候,她比一般的人都轻松,根本没有那种十分痛苦的感觉。

    每每看到自己的同伴付出很多心力,还是达不到自己的成就的时候,她的心里就会有一丝莫名的惶恐。她不知道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事情?

    有时候,她根本就不想努力了,因为这会让自己和身边人的差距越来越大。

    她脸上露出粲然的笑容,心里颇有一丝不平。

    她看着眼前的人儿,心里有些担忧,说道,“原来是灵宗的宗主,失敬失敬。不过若是你不肯和我比试的话,是不是说明了自己的怯懦呢?”

    云漾的心里本来就是十分害怕他,眼下不过是在强撑。

    那个人听到云漾这么说了之后,脸上露出了笑容,仿佛听到了什么十分好笑的笑话一般。

    云漾看到他这副神情,心里颇有一丝难受。

    盛千烨自然是知道,云漾的心神有些不稳。

    她是难得的天才,又十分努力,所以才会有今天的成就。但是身边的平凡人多了起来,就会让她有些怀疑自己。

    她没有在适合自己的土壤生存,很多事情跟她想象得有些不一样。

    盛千烨此时挡在云漾的面前,看着黄明说道,“这一次,就由我来跟你应战吧。”

    黄明觉得十分无语,自己根本就没有答应过,要和这些年轻人打一场。因为这个对于他来说没有必要,输了十分难堪,赢了也胜之不武。

    他看着白山,眼神里面别有深意,说道,“你的徒弟们都要和我比试,我看他们年轻,就不和他们计较了。要是真的需要比试的话,就我们两个来一场吧!”

    白山听到这里,脸色一白。

    他的灵魂之力也不是很强劲,要是和眼前这个人正面碰撞,必然是自己受伤的。

    他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说道,“不过是小辈们胡言乱语,黄宗主就不要放在心上了。”

    黄明的心里对白山这样的举动是十分鄙视的,但是他不知道这么软弱的白山,为什么教出了这两个硬骨头额徒弟。可能是,物极必反吧。

    他愣了一下,看着眼前的人,心里颇有一丝欣赏。

    那个美丽的女孩子,虽然眼下十分害怕,但是还是站了出来。而这个男人则十分豪迈,看出了女子的怯懦,直接挡在了她的前面。

    虽然他们刚刚的举动对他十分不敬,但是他的心里此时却是欣赏他们的。

    他呵呵一笑,说道,“既然你们一定要比,我就成全你们。不过你们只是气宗的弟子而已,我要是动手的话,赢了也是胜之不武。”

    说到这里,他回过头看着一个相貌清丽的男子,说道,“黄山,不如这两人就由你打发吧。”

    黄山是灵宗的大弟子,一直都被认为是灵宗的潜力继承者。和剑宗一样,他们拥有直接进入第二轮比试的权力。所以,他才没有出现在初选之上。

    眼下见了这两个人,他的心里有一丝跃跃欲试。若是自己赢了的话,说明实力也还是不错的。

    他虽然是灵宗的大弟子,但是并不想沾光。相反,他一直都很想凭实力证明自己。不过这个灵山初选的比赛规则变态之处在于,若是有优惠权的门派放弃行使自己的权力,下一次初选就不能享有了。

    灵宗虽然强盛。但是还是有不少的师弟师妹实力不济,需要这么一个权力。黄山一直都是一个理性的人,所以才没有这么任性。

    盛千烨微微一笑,直接拱了拱手。

    他的眼眸里面有一丝狠意,什么都不想说出口。虽然并不想参与这些事情,但是他的心里知道,云漾的开心比什么都重要。

    他的脸上有一丝难解,看着眼前这个人心里直接结印。

    黄山也不是吃素的。看到盛千烨这副举动,也开始默念口诀。电光火石间,两个人一触即发。

    云漾这个时候,才觉得自己面对着难以想象的痛苦。

    黄山的心法十分厉害,虽然主要攻击对象是盛千烨,但是自己也受到了影响。她低估了灵宗的实力,做事只凭自己的一腔热血。

    盛千烨的脸色铁青,看样子是在尽力截杀黄山的念力攻击。

    酒楼里面的人脸色都开始变了起来,这场意念攻击太过强大,自己都成了被殃及的池鱼。除了灵宗本来的人一点都没有变,其它的人面色都十分痛苦。

    逐梦的心里开始有些怪罪云漾了,她的神色有些难看。

    白山这个时候发现了她的异常,脸上有些许为难。他直接拉住了逐梦,阻止她做一些伤害云漾的事情。本来这个时候,同一个师门的人都应该同仇敌忾,也不是直接拖了本门的人的后腿。

    逐梦看到师父的举动,心里虽然十分不解,但是也不勉强。

    她强忍着痛苦,走出了酒楼。

    在场的不少人看到这一幕之后,都开始往外面走。

    他们都是参加这次初选的人,本来还觉得,若是在别人斗法的时候因为难以忍受而选择离去,会暴露自己的修为很差。

    但是看到有一个人带头之后,就顾不得这么多了。

    再在这里待下去,都快要精神分裂了。比起自己的性命,这点小虚荣和小名声根本不算什么。

    整个酒楼走得都只剩灵宗弟子和云漾、盛千烨了。

    黄山看着盛千烨,只见他脸色惨白。虽然痛苦,但是眼神还是十分清明的。

    这个时候,黄山的心里叹了一口气。一个人只要眼神还清明,说明自己的意念对他来说就没有多大的作用。他这一次是代表着自己的师父出战,自然就是要分出一个高下的。

    他加重了自己的力量,神情中颇有一丝不淡定。

    盛千烨只觉得自己的脑海之中就像在放烟花,顷刻之间,全部都炸了。

    他的心里有些许难过,眼神里面全是惋惜。

    他看着眼前这个人,心里有些难受。但是为了云漾,他愿意忍受所有。突然,云漾发现了他十分反常。

    明明痛苦的脸上,眉目之间却有一丝喜气。他似乎也有些控制不了自己,开始手舞足蹈起来。

    云漾的心里有些许难过。

    都是因为自己的缘故,盛千烨才会变成这个样子。

    他看着眼下这些人,只是有些难以接受。

    她哭了,直接抱住了盛千烨,说道,“千烨,对不起。是我不应该任性,你回来吧。”

    她的目光瞪着黄山,直接冲了过去。

    黄山这个时候正是关键时刻,云漾带来的气流给他造成了很大的影响。他的嘴角溢出一丝鲜血,眼神里有几丝难以割舍。

    黄明直接挡住了云漾,说道,“我们这次比试都是一对一的,你要是遵守比赛规则的话,就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云漾根本管不了这么多了,盛千烨现在正处在生死边缘。

    要是自己再不出手的话,恐怕他的神智就会永远恢复不了了。她呵呵一笑,说道,“你这又是何必呢?你组织不了我的,你的这些大道理对我来说也没有用。盛千烨是我的唯一,为了救他,我什么都做得出来。”

    黄明鼓了鼓掌,连连说道,“好一个用情至深的女子。我可以明明白白地告诉你,就你这种不守规矩的女子,是没有什么大格局的。”

    云漾的嘴角有一丝笑容,她根本不想要什么大格局,也不想要什么出路。

    眼下盛千烨看起来如此异样,她的心里十分后悔,只想要他平平安安。

    于是她毫不犹豫地用自己的灵力打在了黄山身上。

    黄山受到重创,直接被打到了墙上。他一口鲜血吐了出来,看起来受了很严重的伤。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