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四十七章 向晚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黄明这个时候意味深长地看着白山,说道,“你这个徒弟的灵力。怕是比你还高啊!”

    白山的脸上有些挂不住。若是说自己的灵力要比云漾的好,那也是不可能的。这个酒楼里眼下涌动着澎湃的灵力,连自己身处其中也觉得十分舒服。

    他看着眼前这个人。心里有些心虚,脸上也只是尴尬。

    黄明看着灵力涌动在这酒楼里面。眼神微眯。

    不一会儿。盛千烨就行了。

    他咳嗽了一声,似乎要喘一下气。

    他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看着云漾的神情也有一丝恍惚。云漾看到他醒了之后。心里十分激动,直接将他抱在了自己的胸口。

    盛千烨有一种憋闷的感觉,看着云漾。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云漾一点都不知道。只知道将盛千烨埋在自己的胸口。

    这个人死而复生,十分不易。

    她笑了笑,神色之中有一丝动容。她看着眼前的这一切。知道自己有很多事情说不出口。

    黄明咳嗽了一声。不想看到这对小情侣亲亲我我。盛千烨推开了云漾。只顾着自己咳嗽。云漾看到他这么凄凉的样子,心里颇为着急。于是说道,“千烨。你究竟怎么了?”

    盛千烨的脸上有些无奈,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这个时候,黄明走了过来。看着云漾,说道,“姑娘的灵力十分充沛,在下佩服。既然你可以救回这个小兄弟,不知可否帮自己一个忙呢?”

    云漾看着他,脸上有一丝不愉。

    这个男人,凭什么认为他开了口之后自己就会帮他!明明刚刚,她还将盛千烨打成那样。云漾看着自己身上沾着的盛千烨的血迹,说道,“不能!”

    黄明没有料到,自己这个闭门羹吃得这么痛快。

    他脸上露出一丝尴尬的笑,说道,“你这个姑娘,说话还真的是十分直接。”

    云漾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心里颇有一丝不是滋味。她呵呵一笑,看着眼前这个男子,神情里有些不屑。自己并不求他什么,眼下之所以变成这个样子,也是出于无奈。

    她看着黄明,没有说话。

    黄明知道,自己在她这里说不上什么话了。于是他看着白山,说道,“我们也算是这么久的交情了,你要救救我的徒弟啊。我们灵宗还要靠他的呢?”

    白山看到躺在地上的黄山,心里有一丝同情。他看着云漾说道,“你就救救这个小伙子吧,他没有做什么坏事,万万不可失去生命啊。”

    云漾虽然在自己的心里说道,自己要是没有这一身灵力护体的话,恐怕早已经失去生命了。

    但是眼下自己并不能够这么做。

    白山对自己有恩,眼下他求着自己,也是不能够就这么拒绝的。

    她脸上露出惨然的笑,神情里面颇为自得。

    她走了过去,静静将自己手中的灵力传给那个男人。黄山本来十分痛苦,但是突然觉得有一股强大的灵力注入到自己的体内,他觉得十分舒适。

    她的神色里有一丝异样,自己此刻似乎受到了什么攻击一般。

    黄明这个时候也注意到了这一点,赶紧走了过来,开始阻断了灵力的传播。

    他脸上露出一丝尴尬,说道,“云漾姑娘,真的对不起。我这个弟子的意念里面有保护设定,所以才会自动启动念力攻击。”

    云漾的心里十分愤恨,没有想到,自己做了好事,还要遭到攻击。

    她只觉得自己恍恍惚惚的,有些睁不开眼睛。

    她看着白山,脸上露出一丝微笑,然后直接晕倒了过去。

    黄明看了看自己的弟子,然后再看了看她,神情里颇有一丝为难。眼下黄山的病都还没有治好,而云漾却因为遭到了精神攻击开始晕倒。

    他愣在了原地,神色之中颇有几丝焦急。

    白山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心里也有些着急。虽然灵宗的实力十分强劲,但是自己只是想做一个顺水人情而已,万万没有想过要将自己门派内的潜力股赔了进去。

    他走了过来,看着黄明,脸上露出一丝笑意,说道,“我要将云漾带走了,你们好自为之吧。”

    黄明这个时候看到云漾受了重伤,心里也颇有几丝为难,万万不能够将她留下来了。

    他只得埋怨自己门派的功法,居然会有这个设定。

    不过这也是宿命,因为这个设定最开始的时候强加在精神世界里,只是为了保护本门弟子的。眼下黄山的病没有被完全治好,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只能说是造化弄人。

    他叹了一口气,点了点头。

    白山这一次心里十分高兴,有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自从气宗在自己的手里之后,很久没有受到人们的重视了。

    可是这一次第一轮比赛之后,不少门派都派人来到这里接洽。

    白山看到她们的样子,颇有几分高兴。

    这些人虽然看上去十分现实,但是也是可以理解的。

    眼下她们之所以会这么做,也是因为这个缘故吧。因为在灵山修炼的人太多了,不管是为了灵力还是地位,都要拉帮结派。

    一个人单打独斗的话,唯一的结局就是被吞灭。

    眼下之所以会遇到这样的情景,便是这个缘故。白山也十分理解他们的为难,所以对他们以前的背叛,现在的示好,都十分接受。

    云漾对这样的情景并不是很感兴趣,看到白山这么高兴的样子,也直接走了进去。

    那些人看到主角不在了,也有些兴致阑珊。于是没过多久,就纷纷告辞离去。

    送走了他们之后,白山来到了云漾的院子里面。

    她坐在石桌旁边,似乎有些百无聊赖。白山看到她这副模样,脸上有一丝笑意,说道,“你怎么了,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云漾的脸上露出一丝惨然,说道,“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变成这个样子?只是心里就是觉得憋闷,似乎是失去了很重要的东西。”

    她如水的眉目看了一眼白山,神情之中颇有几丝不理解。

    白山知道了她的心事,只是也没有说破。不知道是怎么的,自从那个酒楼归来之后,盛千烨就没有和云漾说过话。

    平时的时候,也没有看到云漾怎么依赖盛千烨。

    但是到了这个时候,就能够看出,两个人之间,云漾可能是会主动一点。

    他叹了一口气,说道,“你作为一个女子,千万不要这样子做。要不然的话,怎么能够勾起男人的心呢?”

    云漾听到这里的时候,眸光一闪,说道,“你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让我觉得十分不解!”

    白山知道,所有的女子都会对这件事情比较感兴趣。她们想要做的,永远都是要勾起男人的心。很多时候,她们并不专心自己手头的事情。

    白山看着云漾,眼神里面十分真诚,说道,“以你的实力,只要潜心修炼的话,将来的成就不可限量。你为什么要看着这个男人生活,不是一件十分搞笑的事情吗?”

    他说得一本正经,是真心这么认为的。

    云漾瞪了他一眼,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自己和盛千烨可是真心相爱的。被他这么一说,感觉就像是自己是一个懒惰的女人,要依靠盛千烨而活一样。

    云漾的脸上有一丝不愉,说道,“我比盛千烨的法力要高一些!”

    白山自然是知道这个事实的,所以看着她的时候心里也颇有一丝生气。说道,“你这么好的资质,要是将自己的未来锁在一个男人身上,自然是十分可惜的。”

    云漾这个时候完全就不理解白山这是什么话,她直接离开了院子,往屋子里走去。

    白山看懂她这副模样,摇了摇头。

    她回到屋子里,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心里有一丝不忍,说道,“你在这里干嘛?”

    盛千烨看了一眼云漾,眼神里面有一丝冰冷,眼下也不怎么想说话。云漾看到他如此冷漠的样子,心里只觉得什么东西破碎了一般。

    她在他的面前坐了下来,眼神有一丝婉约,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让我觉得十分心痛!以前我们可不是这样子的,那么多困难都走过来了,眼下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副模样。”

    盛千烨抬起眼睛看了她一眼,脸上充满了嫌恶,直接说道,“你好烦!”

    云漾像是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为什么以前这么温柔的人会说出这样的话?她还算是有点心气的,于是说道,“好了,我要离开了。”

    盛千烨知道她要走,既没有抬头,也没有挽留,神情里只是充满了不屑。

    云漾的心里十分伤心,回到了屋子里面,一个人躺在床上,双眼无神地看着床顶。

    那红色的璎珞从床顶垂了下来。曾经是最绮迷的东西,眼下什么价值也没有。她看着这一切,心里有些惆怅。

    太多的事情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眼下她的心里只是觉得十分无奈。如果每次都要这样,隔三差五就会发生一次争吵,是否真的有意义再继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