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四十九章 不适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盛千烨看到他这么瞧着自己的眼神,心里颇感尴尬。

    只听他说道,“师父。你不要这么瞧着我,我只不过是被念力袭了心神,才会对云漾那么无礼的。”

    白山笑了笑。说道,“你这个也是阴差阳错啊。若是没有你的这一出。云漾的全部心思恐怕还在你的身上。根本不可能专心修炼。”

    眼下这月之精华萦绕在海棠别院,相信今晚上整个灵山都开始疯狂了。

    气宗沉寂了这么久,终于要扬眉吐气了。

    他看着盛千烨。眼神里面充满了赞扬。

    盛千烨虽然心里为云漾的进化感到欣喜,但是一看到白山这样的眼神,就觉得怪怪的。这件事情。说到底发生的原因还是因为自己。

    若是自己不那么无理取闹的话。云漾根本不会面对这样的情景。

    剑宗,逍遥殿。

    路宛急急地奔向主殿,却发现师父和小师妹都已经在这里了。

    每次遇到紧急情况的时候。他们都会自动聚集在这里开会。共商对策。他看着眼前的人儿。心里有一丝欢喜,说道。“你们都来了啊!”

    无崖子点了点头,算是默认了他的说法。

    眼下这个局势十分严峻。根本不是他想的那样。眼下他也没有什么好的理由说明这个情况,也只好点头示意。

    路宛知道自己师父的性子,凡事都会赶到第一线的。

    所以。他脸露出一丝笑容,说道,“师父是去查看了一下情况吗?”

    无崖子点了点头,看了一眼路宛。

    只见他单吊梢眼,神情之中颇有一丝精明。自己这个弟子还是十分不错的,但是跟气宗那个云漾比起来天资就有些差得远了。不过这也是没有什么办法的,那个突然冒出来的女子,实在是太过变态了。

    他点了点头,看着路宛,呵呵一笑,说道,“我已经去探明了实际的情况,你的心里就不要操心了。眼下这件事情还是需要你来负责的。”

    路宛当然没有忘记,剑宗位列灵山选席的压力在自己的身上。他拱了拱手,说道,“师父的话,弟子一定记在心上。”

    白山看到自己的徒弟这个样子,心里颇有一丝安慰。虽然他的实力没有那个女子那么强劲,但是好在十分懂事。以后将剑宗交在他的手里也是十分放心的。

    路宛此时微微眯了一下眼睛,说道,“不知道气宗的方向,是有谁突破了天地桎梏,引出了月之精华?”

    无崖子叹了一口气,说道,“这个人你们都是见过的,上一次在第一轮比试的时候就已经崭露头角。”

    缥缈的心里有些震惊了,莫非是那个女子?

    她疑惑的眼神望着无崖子,心里有一丝惊讶。后者点了点头,直接肯定了她的想法。

    缥缈没有想到,那个女子的实力居然是这么强劲,自己还不自量力地和她比试。

    她有些担忧地看着无崖子,说道,“爹爹,这一次我们会受到十分强劲的洗劫吗?气宗原本即使被我们压制住的,现在除了一个奇迹,一定会趾高气扬的。”

    无崖子脸上有了一丝笑意,心里十分高兴自己的女儿居然也会为本门事务操心了。一直以来,自己都对她有些骄纵,才会导致她做什么事情都是由着自己的心意。

    尽管闹出了一些事情,但是凭借自己的实力,还是一一给她摆平了。

    但是眼下,灵山的格局明显就在发生变化。

    新的世界,最终还是要靠她们这些年轻人主宰。若是缥缈再不懂事的话,万一闹出了什么大事,自己怕是护不了她了。

    他笑了笑,说道,“这个倒是不至于。气宗虽然现在有了一个天才,但是毕竟根基甚薄。这么多年来,树倒猢狲散,根本聚集不起来什么力量。”

    无崖子心里也知道,白山不是一个十分浮夸的人。虽然他的心里一直都很想振兴气宗,但是眼下这样的情况,只会让他稳扎稳打。

    他呵呵一笑,眉宇之间颇有一分潇洒。

    缥缈看着自己的爹爹,心里的疑惑也一扫而空。爹爹在她的心里,一直都是一个运筹帷幄的人。既然他现在说没有什么事情,那么就是如此。

    路宛看着师父,说道,“既然如此,我们现在有什么对策呢?”

    强敌在前,是应该制定相应的对策。这样的话,才能够以不变应万变。

    无崖子直接叹了一口气,自己对云漾的来历也并不是很了解。眼下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只能说是好好准备了。

    他笑了笑,说道,“这些日子以来你们都辛苦了,眼下都先过去歇息吧。”

    路宛知道,这个师父撵人的标志。想来他的心里现在也没有什么主意吧,自己在这里只是徒增他的烦恼而已。他笑了笑,说道,“那么徒儿就先行告退了,师父也注意好好休息。”

    路宛看着缥缈,后者这个时候也走了。

    缥缈走出逍遥殿,心里颇有一丝不甘。她看着路宛,说道,“师兄,你怎么看这样的事呢?我的心里颇有一丝不平,这个云漾就像是凭空冒出来的一般,眼下居然还拥有这么变态的实力。”

    她在灵山颇久,自己的灵力不低,而且出身很好,一直都是作威作福的存在。

    眼下遇到了这样的事情,她的心里有些为难,没有想到要自己面对如此多的事情。

    她呵呵一笑,看着眼前这个男子,心里颇有一丝不爽。路宛的心里虽然对于云漾还有几分好感,但是他更加专注于自己本门的成就。

    若是云漾只是一个平凡的女子,或许路宛还可以陪她玩玩。

    眼下这个情景,她分明就是一个大威胁。即使自己再不懂事,也不能够在她的身上打什么主意了。

    他叹了一口气,看着缥缈说道,“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是有很多事情是不公平的,所以你要理解这一点。要不然的话,你的心里只会一直愤恨。”

    缥缈虽然也知道这一点,但是心里就是觉得十分不公。

    灵山这么多年以来,也出了不少传奇人物,但是缥缈离他们的年代久远,心里并没有什么感觉。

    眼下这个云漾,居然就出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

    她不像是寻常的苦练的人,相反,她的容貌十分妖娆,一般的人都会为她侧目。想到那个时候,自己师兄一直盯着她的样子,缥缈的心里就有了一丝愤怒。

    狐媚子一般的人,难道不应该是被人淘汰的吗?

    为什么这个女人,居然会受到上天的眷顾,得到了这样的实力?

    缥缈的心里十分不甘,于是快步走了出去。

    路宛看着她生气的样子,也只是摇了摇头。

    自己这个小师妹的年纪还比较小,心里对于诸多的事情并不是很懂。

    要是她明白了这些弯弯绕绕之后,自然就会相通的。不过长大的代价也是十分残酷的,路宛作为一直看着她长大的人,心里其实也并不是很乐意她去经历这样的事情。

    于是他抱着她,脸上有一丝温柔,说道,“我们现在根本就没有什么对策可以对付这个女人,你看看,你爹爹都没有什么方法?但是我们没有法子,说明灵山其地方的人也是如此。”

    缥缈听到这里,就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了。

    她的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说道,“我知道你的意思了。我们还是按照原定计划行事,这不过是突然的插曲而已。”

    路宛心里已经下了决定,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他都一定要替剑宗夺下一席。

    要不然的话,这一次剑宗的地位就会逐渐没落。

    云漾此时已经醒转了过来,那闪着光芒的月之精华也渐渐回落在她的身体之中。她只觉得自己的丹田萦绕着一股充沛的气流,让她的心思澄明。

    眼下这个时候,她的实力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了。

    盛千烨和白山此时感应到了院子里灵力的变化,心里知道云漾可能已经出关了。他们走了进去,正看到云漾站了起来。

    盛千烨的脸上有一丝羞惭,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眼前这个女子。

    他有些支支吾吾地说道,“云漾,对不起。我是受了……”

    还没有等他解释完,云漾就瞬移了过来,用自己的手按在了他的嘴唇之上。她的眼神十分纯洁,有一种空灵的感觉。

    盛千烨不知道她这是什么意思,只得睁大了眼睛看着她。

    云漾脸上露出一丝粲然的笑意,说道,“我知道你要说些什么,我的心里也不怪你。即使曾经我们有过不愉快,但是我的心里还是十分喜欢你的。若我真的决定要和你好好地在一起,自然是不该计较以前的事情的。要不然的话,我们之间会有很多的不愉快。”

    盛千烨没有想到,云漾居然变得这么懂事。

    他有些不可置信,直接围绕着云漾转了几圈。

    云漾看到他这个样子,脸上露出一丝微笑。自己确实十分成熟了,只不过是花了很多代价成熟的。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花落空折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