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五十章 蕤蕤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比武场上,路宛和云漾相视而立。

    身边有风猎猎,刮起了他们的衣裳。路宛看着云漾笑了笑。说道,“请教。”

    云漾没有说话,只是微微一笑。

    路宛觉得。自己有一瞬间被她的微笑迷住了。

    他愣了几秒,说道。“听闻昨夜姑娘进化。今日我难得有幸,特来请教一番。”

    路宛的心里并不是这么想的,相反。他昨天晚上一直都在祈祷,自己不要跟云漾一组。很显然,已经进化了的云漾。自己根本就不是她的对手。

    要是撞在了她的手上。自己一定是没有什么活路的。

    但是人算不如天算,自己第一个对手居然就是她。

    路宛的心里有些恨那几个其它门派的老头子。一定是他们昨晚就知道了云漾进化的消息了,所以今日才特地过来检测一下云漾的实力。

    灵山之中。自己的实力在年轻人中还算是拔尖的。于是就被选中成了牺牲品。

    或许在没有进化之前。云漾的实力根本不能够引起他们的侧目。而眼下,她被特地调到了第一次。要被好好地研究。

    云漾看了一眼路宛,心里有一丝纠结。

    路宛看到时辰已经不早了。于是直接伸出了手,要把云漾置之死地。

    他的剑密密麻麻,就像是一个囚笼一般。将云漾围住了。云漾这个时候被这剑花闪到了眼睛,心里有些惊慌。

    她的神思还没有怎么恢复过来,眼下也只是一片迷蒙的状态。

    剑宗的法诀果然名不虚传,云漾在心里这么想着。但是她知道,自己这个时候还是要主动出击了。要不然的话,就会被人一直诟病。

    于是她捏紧了拳头,一股充沛的灵力喷薄而出。

    云漾看到这一幕,脸上露出狡黠的笑容。

    路宛这个时候神都飞走了,看着她美丽的笑容,完全反应不过来。之后云漾的手一挥,看到了路宛直接倒在了地上。

    这个时候,一位年轻女子跑了上来,看着那位男子拍了拍他的脸。

    此时,横水仙子的脸上有一丝愤怒。她做了一个手势,一位妙曼的仙子走上台来。

    她身穿绯色纱衣,举止之中颇有一丝风流之气。

    她微微一笑,看着这个女子,神情里颇有一丝自得。

    云漾第一次看到如此接烟火的女子,心里十分高兴。她凑了上去,看着这个女子,脸上露出一丝笑意,说道,“你在这里干嘛,为什么笑得这么灿烂?”

    那位仙子看到云漾如此举动,脸上做出了一副惊恐的表情。

    云漾发现自己唐突了佳人,心里颇为不好意思,于是直接退了回来。

    那个人看到云漾的举动,脸上浮现出一丝微笑,说道,“我乃巫宗玫子语,请教了。”

    云漾完全搞不懂这个比赛规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自己刚刚打赢了一个人眼下又要比赛。不过她看着玫子语长那么好看的份儿上,就没有跟她计较。

    还是充沛的灵力,还是奋力挥舞的一拳,玫子语直接被她震了出去。

    云漾看到这一幕,心里十分欢喜自己的手劲儿。

    横水仙子看到这一幕,直接飞了过去,一把接住了玫子语。这个时候,云漾才发现,这个横水仙子和刚刚那个女子长得十分相似。

    她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说道,“原来是母女俩啊,失敬失敬!”

    玫子语的脸一下子就红了。

    云漾还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事,就看到横水仙子直接攻击了过来。

    她直接叫嚷道,“你们真是好不讲道理,我刚刚打赢一个人,这个玫子语上来挑衅就算了。你一个掌门人,居然来挑战我这个新手,你觉得真的合适吗?”

    横水仙子的脸上露出一丝不屑,说道,“就你这么充沛的灵力,也好意思自称新手,老身的灵力都没有你充沛!”

    云漾其实并不知道自己的灵力到底有多少,只是觉得浑身有劲儿而已。眼下听到她这么说了,心里有一丝好笑,说道,“谢谢你了。”

    横水见她这副模样,脸上有一丝扭曲,说道,“黄毛丫头,也敢与日月争辉。”

    说完之后,她就冲了过来。

    云漾急忙后退。

    横水的灵力攻了过来,她用自己自身的灵力相抵。两两相碰,形成了一个漩涡。

    现在云漾的心里只是有几分不解,面对眼前这个情景,心里颇有一丝无奈。自己并不想跟横水作战,要是伤着了她,可不太好。

    毕竟她是一个掌门人,要是伤在了自己的手里,一定会在暗处报复回来的。

    她转身看着白山,只对方的脸上也是十分无奈。

    这个时候,她才知道很多事情都是身不由己的。于是直接借力,翻了一个身,将强劲的灵力打在了白山的身上。

    她的脸上露出些许无奈。

    之所以这么做,也是横水先挑衅的。若是她以后有意使绊子,自己也得之受之了。

    她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看着横水痛苦的表情,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横水不可置信地看着她,眼神里面有一丝惊恐。

    云漾摇了摇头,说道,“横水仙子,我的心里本来是十分不想和你交手的。但是你一直咄咄逼人,破坏了规矩,我才不得已而为之。”

    白山看到这一幕,摇了摇头,这个横水的性子就是太倔强了。

    巫宗一派全是女子,横水是掌门人。

    这个刚刚上场的玫子语是横水的女儿,这个是灵山上下公认的事实。但是横水虽然亲传自己的法力,但是从来都没有对外承认过她。

    有人说,这个女子是因为被人抛弃了,才会这么变态的。

    玫子语是横水不被人承认的女儿,她本来因为自己的身世,就有些自卑。眼下被云漾直接揭穿了,更是觉得下不了台。

    横水虽然外表看起来十分倔强,但是心里却是十分软弱。眼下看到他们这样,心里也有些愤恨不平。她看着眼前的一切,瞪了白山一眼。

    白山这个时候心里是足够委屈了。

    本来就是看在多年的交情之上,才没有帮助自己的徒弟。眼下她被云漾打败之后,居然还这么看着自己,白山觉得自己可能是前世欠了她的才会这样。

    云漾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说道,“我们就此比过吧,以后你不欠我的,我也不计较你的。”

    横水听到这里了之后十分愤怒,说道,“黄口小儿,也敢说出这样的大话。”

    云漾的心里十分憋屈,不知道自己这怎么算是大话了。

    她呵呵一笑,看着横水,说道,“仙子,我们两个都已经成了这样了。你看看你们两个,眼下都不是我的对手,你还想让我怎么办?难道我真的要不顾及你们的身份,直接将你们活活弄死在这比武场上才好吗?”

    横水听到这里,一口气喘不过来,说道,“你……”

    云漾的心里有些得意,虽然眼下的情形并不是自己想要的。但是不得不说,看着自己讨厌的人这个样子,的确十分爽。

    横水瞪了一眼她,眉宇之中颇有几分不适。

    不过眼下的情况确实如她所说,自己不是她的对手。即使真的要找她麻烦,也必须要等到以后。

    玫子语此时拉住了她的衣袖,连连摇头。

    横水这个时候找到了一个借口,看着云漾说道,“看在我徒弟的份儿上,我就饶过你。”

    云漾看了一眼玫子语,只见她那张粉扑扑的脸山隐隐约约有一丝潮红,似乎是受了很严重的伤。

    她看了一眼横水,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说道,“是是是,仙子给了我很大的面子。”

    横水看她这么不正经的样子,本来还想要教训她几句。但是玫子语一直都在阻拦着她。

    眼下她们根本不是这个女子的对手。要是这个女子发起狂来,在这个比武场上闹出血案,谁也没有责怪她的理由。

    横水看到这一幕,直接哼了一声,抱起玫子语渐渐下了场。

    云漾这个时候也走了下去。要知道,自己再站在上面的话,指不定又会有哪个门派的掌门人上来挑衅,真的是折腾不起。

    第二轮比试的规则是,两两一组,淘汰制比赛。

    眼下云漾已经连着打了三场了,看到她走下比武场,谁也没有继续说什么。

    她看着白山,神情里有一丝不悦,说道,“你看看人家的师父,就知道护着自己的徒弟。而你呢,似乎就当做没有看见一般,我还特地暗示了你那么久。”

    白山当然看到她的求救了的,只是没有回应而已。

    他脸上有一丝尴尬的笑容,说道,“云漾啊,你也不是不知道你师父的实力。眼下我连你都打不过,怎么能够帮得了你啊。你就不要为难我了,我这把老骨头折腾不起啊。”

    云漾这时候心里也有一丝不舒服,感觉自己像是被抛弃了一般,什么助力都得不到。

    她看着白山,撒起了娇来,说道,“我可是不管,反正你现在就要帮助我。要不然的话,我就直接横扫了那些所谓的掌门,让你的人情没得做。”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