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五十七章 持酒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时候,禁卫军直接涌了过来。

    盛千烨完全就懵了。

    禁卫军是皇家的守护者,基本都是不出宫的。为什么现在会出现在这里?

    盛千烨的心里十分忐忑,一直盯着来人。

    一个领头的人站了出来,只见他一身金装。看起来十分气宇轩扬。盛千烨笑了笑,这个可是他的老熟人。

    “刘禁卫。为什么你来到了这里?你们禁卫不是不允许私自出宫的吗?”

    那个刘禁卫听了之后。并没有像盛千烨想象的那般,露出温和的笑脸。而是一脸严肃地看着他,仿佛他犯了十分严重的错误。

    云漾看到这样的情景。知道大事不好。

    她用胳膊捅了捅,脸上有些焦虑。说道,“千烨。我们走吧。这里并不是久留之地。要是我们一直都留在这里的话,恐怕会被很多人厌恶的。”

    盛千烨的心里十分气愤。

    这里本来就是自己的国家,为什么会说这里不是久留之地?

    他看着云漾。眼睛里十分真诚。说道。“漾儿,你不要这么容易认输。我们都还没有搞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呢。你为什么就要这样轻言放弃呢?”

    云漾怔住了,自己并不是轻言放弃。只是真的觉得这不适合自己。

    本来还以为可以千岁无忧。没有想到,又要掺和朝廷的事情。她眼神里面有一丝委屈,看着盛千烨。不明白自己是否真的一定要那么做。

    盛千烨的心里也有些难受,云漾这个表情,他心里明白。

    只是国破山河在,自己并不能置之不理。

    若是自己都放弃了的话,恐怕就没有人了可以振兴秦国了。

    他看着云漾,说道,“五皇子已经归隐了山林,九皇子现在也被人暗算了。整个皇室,只剩下了八皇子。不过他跟外敌勾结,要颠覆朝纲。”

    云漾根本就没有想到,这里的情形居然这么严重。

    想到自己现在这个模样,心里并不是很舒服。她喃喃道,“千烨,确实是我太自私了。要不然的话,就会陪你在这里坚持到底!”

    盛千烨听她这么一说,松了一口气。

    云漾这个人还是十分讲道理的。

    眼下是因为那些事情迷住了她的眼,而且她不知道这件事情到底有多严重,所以才会这么说的。

    他爱怜地抱住云漾的头,脸上露出理解的笑容。

    后者的神情十分安逸,能够遇到盛千烨,是她这辈子做过的最好的事情。

    盛千烨虽然心里也是这么想的,但是没有说出来。

    很多事情并不是自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

    秦国现在风雨飘摇,自己作为皇子,本来就应该站出来,不应该让大好河山被外人荼毒。他心里生出一股豪气,自己一定要解救秦国与水火之中。

    云漾虽然心里很想和盛千烨归隐山林,但是也知道不是时候。要是自己这个时候一定要顺着自己的心意,盛千烨也是愿意的。

    但若是自己不跟着眼前这个人走,他一个人在这里,未免会感到孤独。

    自己不应该对不起他。

    盛千烨曾经伴自己走过千山万水,自己前生今世的羁绊都是他。若是自己就这么抛弃他的话,恐怕今生今世都会良心不安的。

    云漾嘴角咧出一丝笑容,觉得自己有时候真的是想太多了。

    很多事情明明就不是自己能够左右的,但还是要去参与!虽然没有高估自己的能力,但还是会给自己一个努力的方向。不然的话,自己根本就没有能力应对这样的事情。

    她呵呵一笑,神色之中颇有几分欣喜。

    即使在秦国眼下这么乱又能怎么样,自己依旧要在这里,颠倒红尘。

    云漾想到这里之后,脸上十分开心,仿佛自己要站的地方,就是地球的顶端。很多事情都不关自己的事,自己只需要做好眼下这一点。

    她的裙裾飞扬,顺着清风袭来的方向。

    下面的禁卫军看到这一幕,心里一惊。

    这个女子有倾国之色。

    即使眼下的造型是一般的人也不能够驾驭的短发,在她的身上还是那么妥帖。

    刘禁卫这时候开口了,“宁王殿下,眼下有佳人相伴,不知道是何等幸福的人生。为什么,你一定要回来掺和这趟浑水呢?”

    他在心里想道,若是自己有这等艳福,给他天下他也不换。但是这个人就像是傻了一般,明明闲云野鹤过得很好,为什么现在一定要来掺和?

    盛千烨嘴角勾起一丝笑容。

    自己的心里为什么要告诉这样的人?何况,给他说了他也不会明白。

    他呵呵一笑,说道,“刘禁卫的好奇心就不要这么强了。你既然不理解,也就算了。”

    刘禁卫听到他这么淡然的语气,心里一惊。曾经自己也曾在皇宫于他把酒夜谈,宁王是最不拿乔的一个皇子。眼下如此,自己似乎是已经失去了这个好友。

    他看着眼前的人,脸上露出一丝淡然。

    只听他说道,“本来这些事情就不是我能够左右的,希望你可以理解。”

    盛千烨若是能够理解这个人,谁又来理解他呢?

    他看着眼前的一切,眼神里颇有几分无语。这个人,完全就不知道他需要做的是什么,只是在这里随便说说,以为可以得到更多。

    他看着眼前的人,眼神里有一分鄙视。

    这人不太适合生活在红尘里,眉眼之中似乎有一丝纠结。盛千烨开口了,“刘禁卫,你知道什么人才适合生活在红尘之中吗?这皇宫大院,可不是人人都能呆得住的地方。”

    他听到这里愣住了。

    知道这个时候是他在鞭策自己。自己说和不说都会是错误。

    他呵呵一笑,说道,“我是不知道的,希望宁王殿下指点。”

    盛千烨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直白的人,他原以为这个人会恼羞成怒。自己毕竟是一个闲散的皇子,根本没有什么资格干涉禁卫军的事情。

    这个刘禁卫虽然官职不大,但是手中颇有权力。若是他决定的事情,一般的人也是说不回来的。

    他呵呵一笑,“那些纯粹的人自然是可以在这个红尘里升官发财的。你知道吗?眼下这些情形基本就不是我们所能够预料的,只有纯粹的人,心中自有自己的方向。无论前方多少艰难险阻,他们只顾着自己眼前的一块儿。自然是能够躲过一劫的。”

    盛千烨在心里说道,这些人虽然看起来没有什么远大的前途规划。但是若是要说起来,可是相当的顺利。因为那些目光远大的人,不是去了更大的地方,就是因为根基不深被冲走了。

    他呵呵一笑,对于眼前这个人露出了一丝慈和。

    虽然不知道他到底听不听得懂,自己这个时候也说出了自己心里的想法。

    很多时候,某些事情必然不会是自己所想象的模样,但是自己也会尽力去争取的 。

    要不然的话,完全就达不到自己的要求啊。

    盛千烨只觉得灵魂里有一丝动荡,心里一惊。上一次造成这种效果的,还是魂宗的人弄的。

    他微眯着眼睛,看着来人,眼神里散发出危险的气息。

    那个紫袍男子看到盛千烨之后,脸上露出一丝温和的笑容。虽然他故意显得十分亲民,但是身上凌厉的气息还是出卖了他。

    盛千烨笑了笑,说道,“皇弟实力倒是不俗,只是不知道跟魂宗有什么关系?”

    刘禁卫这个时候,张大了耳朵倾听。

    这件事,可是跟他有关联的。

    他曾经一直都关注着这边,但是并没有什么明显的讯息。眼下听到盛千烨这么说了,心里有一股怅惋。这魂宗不知道是什么来头,只要自己没有按照这八皇子的意愿做,就会发现自己的头痛欲裂。

    他睁着自己迷茫的眼睛看着盛千烨,想要从他的眼神里找到答案。

    但是盛千烨这个时候并不想帮助他解答,魂宗的人十分难处理。即使自己在这里,也不会轻而易举地打败他。但是若是不试一下的话,自己就会被操纵了。

    这时,云漾走到了他的前面,直接拦住了他,脸上露出一丝微笑。

    她的心里有一丝不解,为什么这个人会是这样?

    她呵呵一笑,举止之中颇有几分不适。

    这人的表情和风格为什么都是固定的?

    云漾心里一惊,只觉得眼前这个人异于常人。他的身上似乎已经被什么禁锢了一般,完全就不知道眼下自己最应该做的是什么。

    云漾试探性地问道,“你知不知道,眼下你的身体已经被掏空了?”

    魂术修炼之初,很多人都控制不好。有些人魂术虽然修炼得十分强大,但是身体却在不断萎缩。只有小部分人在一开始的时候都能控制得很好。

    若没有一个强有力的身体支持,一般的人也是不能够这么轻易地修炼好魂术的。越是到后来修炼的阶段,一个强壮的身体至关重要。

    盛淮听到这里,脸色就变了。这个女子,似乎对于魂术知道很多的模样。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