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五十八章 疏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仔细瞧着她这一身装扮,似乎也没有看出什么特别的。

    这个女子只是超乎寻常的美丽而已,难道。她也有超乎寻常的智慧不成?

    盛淮的心里十分忐忑,有些怕冲撞了眼前的佳人的感觉。自己这个时候已经不像是从前的模样了,很多时候都要跟他们说这些。心里并不觉得欢喜。

    他呵呵一笑,神色之中颇有几分苍茫。

    自己应该更快地修炼好自己的武功才对。这样才能够在残酷的世界里看到更多的东西。他笑得十分诡异。眉宇之中都有几分寡淡。

    云漾看到这里,心里十分确定,眼前这个人已经被魂术掏空了。

    盛淮此时看着云漾。心里突然生出一丝念想。要是将眼前这个人据为己有,那么应当是多么浪漫的一件事啊。

    云漾根本不知道,自己这个时候已经成为了别人囊中之物的候选者。

    若是她明了的话。定然是不会同意的。

    这个盛淮。虽然魂术看起来还可以,但是整个身子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痨病鬼。若是让她跟这样的人在一起,她宁愿死了也是不从的。

    更何况。眼下她的身边有盛千烨在。

    有些人的存在。就是为了告诉你。什么叫做丢了江山也愿意。

    自从有了盛千烨之后,云漾的心里就再也容不下别人了。能够和他在一起的日子。云漾完全有一种偷来的感觉。既然如此,自然是十分珍惜的。

    盛淮不知道眼前这个女子心里究竟在想什么。

    自己这么迁就她了。难道她的心里不知道吗?

    他有些疑惑,也有些费解。若是这个女子这样的话,完全就是超乎自己预料的啊。

    他的心里颇有几分为难。此时此刻似乎并不是一个好的表白时候啊。

    他看着盛千烨,眼神里面有几分嫉妒。自己这个哥哥以前也是一个瘦弱的身子,没有想到,竟然可以拥有如此佳人。

    盛千烨的心里十分疑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得罪了眼前这个人,他竟然这么看着自己。

    他笑得有些尴尬,说道,“皇弟,你若是将这些禁卫军撤走,我们还可以有话好说。”

    盛淮的心里有一些不屑,说道,“这些人本来就是为了凑数的,实际上发挥不出什么效果。”

    禁卫军一直都是作为国之栋梁的存在。

    很多时候,他们都因为自己的身份骄傲。

    眼下听到这个人这么说,心里颇有一丝不乐意。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窝囊废了,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还要用我们?

    盛千烨的脸上也是一愣。

    自己这个皇弟真的是太自傲了。

    不少人的心里根本就没有他的存在,自己这么辛苦,究竟是为了什么?

    眼下这些禁卫军径直散去了,压根儿就不想再给他卖命。当他们走出五米远的时候,就突然抱头蹲地。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自己的头好痛啊。

    有些人实在忍受不了了,就抱着自己的头去撞墙。

    盛千烨看到这种惨况,心里十分害怕。没有想到,自己这个皇弟居然这么残忍。他说,“皇弟,你就不要为难这些人了。他们不过就是普通的人类,根本受不了你的魂术啊。”

    盛淮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说道,“没有想到,皇兄居然这么好的性子。但是我要跟你说的是,我这个人就是这么残忍,向来容忍不了这样的人存在。”

    在他的心里,这些人就是应该忠心耿耿。不管自己说了什么,他们吃了皇粮,就应该为自己办事。为什么要有自己的尊严,真是十分幼稚!

    他眼神里升起一丝蔑视,说道,“我不过就是给了他们一点小小的教训,皇兄犯不着这么紧张!”

    盛千烨的心里有几分不甘。

    这个人已经变得不像是自己曾经认识的模样了。

    他有些心疼地说道,“皇弟,你这么折磨这些人又是何苦呢?他们这么痛苦,对你也没有什么好处!”

    “他不过是小时候一直都遭受欺压,眼下终于有能够控制别人的东西了,所以就滥用。”

    盛淮看着说话这个女子,才明白,什么人才是他心里的归属。这个女子虽然嘴上十分恶毒,但是心里十分心善。

    她说的每一句话,听了之后都让人有些不舒服。但是细想之下,就会觉得十分有道理。

    盛淮的心里十分明白这样的感受。

    既然这个女子是真心为自己好,那么自己为什么又还要计较她的真情还是假意呢?

    他呵呵一笑,看着眼前人,眉宇之中颇有几分淡然。

    云漾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男人,心里颇有几分踌躇。

    她觉得这个人怪怪的,似乎听不出什么好话、坏话一般。自己一直都在这里骂他、挑衅他,但是他一直都在对自己笑。而且他身上那丝凛然的气息已经没有了,此下给人的感觉就是十分震撼。

    云漾只觉得心里像是有种有苦说不出的感觉,自己为什么会遇到这么一个奇怪的人啊?

    她呵呵一笑,终于想出一个话题,“我跟你们魂宗的人很熟,像是你们的大师兄黄山,掌门黄明,我都十分熟悉。”

    她本来只是想套一个近乎,因为这个男人十分诡异。要是自己这个时候贸然下手,自然会有不一样的东西出现。

    盛淮呵呵一笑,对她的话不置可否。

    她说的那些人,他的心里都认识。但是自己眼下已经回到了人间,自然就会那些过时的东西有些不感冒了。

    云漾看到他并不是很有兴趣,心里一惊。

    这个人倒是十分奇怪了,不管他的心里对刚刚提到的人有什么感觉,至少应该说出一两句话啊。

    她笑了笑,说道,“那两个人眼下已经重伤,正在灵山养病!”

    终于,盛淮有了一丝表情。云漾心里松了一口气,还以为这个人真的是一副无欲无求的模样呢?

    她笑了笑,说道,“这其实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不过就是生病了而已嘛!”

    谁知盛淮冰冷的声音说道,“这是根本不可能的,师父和师兄的神功盖世,一般的人是根本伤不了他们的。”

    云漾的心里十分无语,没有想到这个痨病鬼心里对他们的魂宗倒是十分自信的嘛。

    她笑了笑,说道,“将他们变成这样的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盛淮的嘴角勾起一丝邪恶的笑容,说道,“你?别开玩笑了。”

    云漾完全都没有想到,自己在他的心里竟然是这样一副形象,难道自己就不能够有这一天吗?

    她杏眼圆睁,冰蓝的眸子一直盯着他,说道,“这件事情就是我做的,你不信的话可以倒回去看看?等你到了魂宗的时候,就知道我说的话到底是真是假了。”

    本来他的实力也是可以进入灵山初选的,但是听闻秦国大乱之后,他就放弃了。比起在灵山上争得一席之位,这秦国的万里江山才是他真正在乎的。

    他很小的时候,就不被父皇重视。眼下自己的兄长死的死,失踪的失踪,归隐的归隐,正是自己出山的好时候。他的嘴角有一丝残酷的笑容。

    曾经父皇十分看不起自己,一副自己的这辈子就这样的样子。

    他的心里暗暗下定决心,自己一定要做成一件事,给自己的父皇看看。

    盛淮看着眼前这个绝色的女子,脸上露出一丝温柔的笑容,说道,“你要是跟我走的话,我可以答应,不伤害你。”

    云漾心里觉得有一丝奇怪,自己什么时候,需要他来保护自己了。

    她的心里有一丝恶心,自己并不想跟眼前这个痨病鬼扯上任何关系。她看着盛千烨,眼神里面有一丝乞求。

    盛千烨知道她的心里在想什么,于是拍了拍她的手,安慰了一下她。

    他义正言辞地看着盛淮,说道,“眼前的这个人是你的皇嫂,并不是你能够肖想的人物。若是你犯了这个大忌的话,恐怕要受到的教训还很多。”

    盛淮笑了笑,自己什么时候又需要他来教训自己了。

    他咳嗽了一声,看着眼前这个人,心里有一丝鄙视。说道,“你若是死了的话,你身边的女人就归我了!”

    盛千烨的眼神一凛。

    本来还想给他一个机会的。没有想到,他竟然是这么的狂妄。

    他呵呵一笑,看着眼前这个人,心里有几分鄙视。自己这个时候自然是要给他一点颜色看看,要不然的话,他的心里完全就不知道什么是恩怨情仇!

    云漾拉住了他的手,眼神里面十分担心。

    盛千烨笑了笑,“若是寻常的时候,我还可以躲在你的身后。但是唯独对于这件事情,我的心里是不能够容忍的。这个人可以欺负我,但是绝对不能够肖想你。”

    盛淮听到他的这番话,脸上的鄙视更甚了。

    这个世界,向来都是有实力的人说话。这个人根本算不上什么厉害的人物,眼下居然还能够这么大言不惭,真是好笑。

    他的眼神十分凌厉,看着眼前人的目光似乎要杀了他一般。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