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五十九章 银笙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云漾看了看眼前这个男人,心里涌上一阵感动。这个人对待自己真的就像瑰宝一般,或许这个世界上真的没有人对自己这么好了。

    她感激地看着他。眼神里的晶莹可以让人忘记这个世间一切烦忧。

    盛千烨见她这副模样,心里颇受震撼,说道。“云漾,你不要这么看着我了。你看看我现在。似乎很多事情都处理不好。你再这么看下去。我会觉得不好意思的。”

    云漾完全就不知道,为什么他会有这样的想法?

    在自己的心里,他是这么的优秀。

    要不是因为他。自己可能还在云家的打压之下。她突然有些伤感,说道,“我想回云家看看?”

    虽然那些人对自己不好。但是她们毕竟还是自己的亲人。自己借了这一副身子。自然要替她尽一下责任,不能这么不走心。

    盛千烨看她这么难过的样子,似乎真的有什么难以告人的心事一般。

    但是眼下大敌当前。根本由不得他任性。他们一进来这个长安城。就被人直接围住了。说明敌人蓄谋已久。自己现在有实力,也要正视才是。

    他好言安慰道。“漾儿,等我们挨过了这一关。我就带你去云府。”

    盛淮的脸上有一丝笑意,说道,“美人儿出自云家。既然想回去,就直接回去好了。”

    云漾瞪了一眼他。

    要不是他的话,她和盛千烨现在早就走了,怎么还在这里流连?

    她呵呵一笑,说道,“你要是识相的话,就早点离去。要不然的话,我的心里是会愤怒的。”

    她的眼神里有一道光,像是能够戳穿人们内心里最真实的想法一般。

    盛淮呵呵一笑,最喜欢的就是她这样的,玲珑剔透的模样。他微微一笑,觉得自己想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没有完成,自然轮不到别人指手画脚。

    他挥了挥手,禁卫军都往盛千烨的方向涌去。

    虽然他们的心里对于眼前这个男人十分不满,但是内心里都是十分敬重王法的。这个男人,眼下是秦国皇宫的当权者,自己不得不听他的命令。

    盛千烨看到他们过来之后,心里颇有一分为难。这里面有很多人跟自己都很熟悉,眼下看到他们这样,让他的心里十分为难。

    在实力上,自己确实是秒杀这些人的。

    但是他们若是一起过来的话,自己也会手下留情,完全不是一个量级的。

    盛千烨的心里完全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只是在他们动手的时候,稍微手下留情。

    盛淮看到他被拖住了之后,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于是用意念控制云漾。

    但是不管他怎么努力,云漾都好像是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她的神情十分呆滞,眼下并不知道她的心里究竟在想什么。

    她呵呵一笑,神色之中颇有动容之色。

    这个时候了,完全就不是由她可以做主了。

    盛淮惊奇的发现,自己的心法束缚之术,对于眼前这个女子一点作用都没有。他张开双臂,飞了上去。

    云漾看着他慢慢靠近,眼神里有几分同情,只听她说道,“我和盛千烨不一样。他的心里十分柔软,看到你是他兄弟的份儿上,根本就不和你计较。但是,我跟你非亲非故,若是你这么一直纠缠不休的话,我恐怕就不会手下留情了。”

    盛淮完全就没有把她的话放在心里。

    在他看来,这个人就是说着好玩儿的。

    他笑了笑,眉宇之中有几分动容。这个女子本来就是在容貌上颇为吸引人而已,像这么迷人的女子,一般都是没有什么实力的。

    他的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渐渐朝她逼近。

    云漾愣住了,这个男子心中图谋不轨,居然还敢这么大张旗鼓。

    她神色之中颇有几分好笑,说道,“你是魂宗的人,所擅长的也不过是魂术而已。而我,对于你们的魂术天然的就有抗体。”

    盛淮惊了,难怪自己刚刚的举动对于她来说并没有什么效果。

    要是真的像她说的这样,自己的心思不是一下子就被她戳穿了吗?

    难道,自己在她的面前一点优势都没有了。他心里颇有几分愤恨,在女人面前掉链子,是他最不喜欢的。

    他呵呵一笑,看着眼前这个人,说道,“你最好直接投降,要不然的话会受一点活罪。如果我是你的话,自然是会选择远离这里的。”

    说完之后,他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眼睛中的黑仁有一丝艳丽,给人一种十分惊艳的感觉。若是这个时候,他的心里所想,和眼前这个人压根儿就不一样。

    他哈哈一笑,认定她是在说谎。

    虽然自己的魂术对她确实没有什么作用,但是这可能是自己的实力不济也说不定。并不是像她说的那样,对于魂术都有抗体了。

    在他看来,这些长得好看的女子都是绣花枕头,只知道打扮而已。

    他呵呵一笑,眉宇之间颇有几分嘲笑。这些女子,保持自己清丽的品性该有多少,没事学那些污浊的男子干嘛,说那么多根本就与自己实力不符的话,只会让人觉得这个人不能够深交而已。

    女子就应该像莲花一样,清亮亮的,给人一种十分高洁的感觉。

    他呵呵一笑,眉宇之间颇有几分动容,眼下只觉得自己的心里有一丝小鹿乱撞的感觉。虽然这个女子这么庸俗,像个男人一样。

    但是她的外貌十分娇妍,让他的心里颇为心动。

    他呵呵一笑,说道,“美人儿又何必在这里面对如此情景?你要是选择跟我走的话,自然会有更加广阔的田地。”

    云漾的心里只觉得十分厌恶,自己已经跟眼前这个人说过了,自己的心里究竟是有多么地讨厌他。但是他似乎就是一副听不懂的模样,跟人一种十分厌恶的感觉。

    她呵呵一笑,说道,“你要是再不离开这里的话,我要你死得好看。”

    盛淮愣住了。

    这个女子,不管她的实力究竟是怎样,但是自己也是要让她付出代价的。

    想到这里之后,一道白光闪出。

    云漾并没有什么影响,但盛千烨却觉得有些头疼。这个魂术对于他的冲击很大,眼下并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

    盛千烨本来还是一个有法术的人,眼下就觉得难以面对了。那些没有法力的禁卫军,只觉得自己现在生活在黑暗之中一般。若是真的有方法可以拯救他们的话,他们愿意付出很多东西。

    盛千烨呵呵一笑,说道,“皇弟,这么做真是是何苦呢?”

    盛淮原来也没有想要这么做,只是眼下这女子太过倔强。要是自己不使出一点杀手锏的话,完全就不应该留在这里的。

    他笑了笑,眉宇之间颇有几丝难过。

    自己若是不伤害别人,就会被人所伤。自从自己决定回到秦国开始,就没有想过要这么独自离开了。

    他笑了笑,觉得自己这一辈子的成败一直都在这里了。

    刚开始的时候,他在秦国也不是很受重视。父皇一直都十分严厉,一般的人也是入不了他的眼。即使他的某些哥哥们一直都十分优秀,想要向他证明自己的实力。

    但是他的心里就像是没有看见一般,一直都不正式承认他们的成就。

    他笑了笑,神色之间还是有些动容的。

    他眉宇中有很多地方是他不能够想象的,眼下见他如此,颇有一丝不如意。

    他说道,“四哥,你若是不想血流成河的话,就直接将秦国的皇位交给我。眼下内忧外患,若是你我一直这么内耗下去,恐怕只会让人乘乱相逼!”

    盛千烨当然一直都知道这个道理。

    眼下楚国对秦国虎视眈眈,若是自己不及时安排对策的话,秦国就是它的囊中之物。

    他呵呵一笑,说道,“皇弟,你其实并不是一个治国的人才。皇位我可以让给你,我也不需要这个,但是眼下我不能够离开。”

    盛淮的嘴角浮现出一丝笑容,自己这个哥哥说来说去就是不肯离开罢了。愿来世不生在帝王家,若是一不小心生在了,面对这充满诱惑的权力,怎么可能不动心呢?

    有什么都没有,自然就是不会羡慕。

    若是被人羡慕了,就是惦记上了。

    那个时候,就是苦痛的边缘。

    盛淮的心里十分明白这一点。若是自己只是一个贫寒人家的孩子,那么就不会想要证明自己的能力。或许命运有犹如浮尘的地方,但也不会像现在这般充满了怨恨。

    他呵呵一笑,只觉得眼下的心里十分动容,完全就不知道自己应该要做什么。

    他看着盛千烨,说道,“皇兄,你我都知道,你留在这里是为了什么?”

    他的语气十分坚决,说道,“其它的事情,我们还是可以好商量的。唯独这件事情,我是绝对不能够让你这么做的。”

    权力就像是毒药一般,是有瘾的。

    越是这样,越让人觉得十分有威望。别人的尊敬,这世间的珍宝,还有大好的河山,都是自己的囊中之物。

    他哈哈大笑,只觉得自己这时候犹如探囊取物一般。

    云漾脸上浮现出一丝狠厉,自己虽然没有什么影响。但是盛千烨在眼前这人的魂术的攻击下,脸都痛得变形了。

    既然他有些狠不下心,那么这个恶人就让自己做好了。

    她笑了笑,直接抽出一把剑就刺了过去。

    盛淮虽然魂术发达,但是身子骨十分弱小。这个时候看到云漾过来之后,脸上浮现出一丝异样。

    他赶紧闪躲,但是云漾穷追不舍。

    他心里有一丝不解,问道,“姑娘,我并没有对不起你。相反,我的心里十分欣赏你。若是你愿意跟着我的话,我自然会好好对你。为什么,你要这么做?”

    云漾的心里呸了一声,这个年代,无论什么男人都觉得这么自信了!

    她呵呵一笑,说道,“因为你的存在,盛千烨眼下一点都不如意。就凭这一点,你就应该被大卸八块。”

    她笑了笑,还是第一次面对这样的男子,她的心里颇有一丝震撼。

    以前自己遇到的都是正常的人。

    眼前这个人,他的身子骨十分畸形,似乎与很多人都不一样。

    她眼神中甚至有了一丝同情。不知道眼前这个人究竟是受了怎样的苦,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但不管自己心里对他有什么想法,眼下最重要的都是不能够让他活着离开。若是被他逃走的话,以后会后患无穷的。

    眼下秦国正处于内忧外患的时候,想必他们还要在这里呆很久。若是每一次都有人过来打扰的话,她的心里一定会觉得十分暴躁的。

    她扔出了自己的剑,掐了一个口诀,眼下看着眼前的人,脸上露出邪恶的笑容。

    “剑阵!”

    当她说完之后,一柄柄白花花的剑将盛淮围住了。

    与以前不一样的事,这一次云漾使用了自己的灵力。

    她充沛的灵力拂过周围的人,禁卫军只觉得自己的神经都舒展了。盛千烨的头也觉得没有那么痛了,魂术对于人的伤害是很大的。

    一旦精神受损,那么做很多事情没有什么力气,严重的话还有可能自断经脉。

    说到底,自己这个弟弟真的是做过了。

    他呵呵一笑,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人。当别人以十分的温暖对待他的时候,他却十分警惕,一直要将你置之死地,真是让人难以理解。

    盛千烨看着眼下青丝飞扬的云漾,心里颇有一丝喜欢。

    这个女子,总是这么率真肆意。在她的眼里根本就没有什么对错,所有的事情都是按照她自己的心意做的。即使有了不少的困难,她还是会积极面对。

    眼下他知道自己不能够轻易开口。云漾眼下正在围杀八弟,后者一定怀恨在心。要是自己这个时候让她放过他,盛淮若是心怀不轨杀了云漾,自己就得不偿失了。

    他不忍心冒这样的险,云漾在他的心里,一直都是最重要的。他的脸上微微一笑,这一切都太过多灾多难了,需要很多阳光才能够驱散。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