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章 没见过女人来葵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难受!

    欧阳匪只觉得肺里沉甸甸的,呼吸像是被抑制住了一般,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的似是被什么困住难以脱身。

    “咳咳!”

    努力的咳嗽着。欧阳挣扎着探出脑袋试图寻找新鲜空气,似乎她的努力起了作用,沉闷感渐渐减弱。颤巍巍的睁开眸子,欧阳匪有一瞬间的茫然。

    这。是什么情况?

    完全陌生的房间。浸泡在水里的,自己?

    望着木桶里几乎完全赤裸的身体以及水面散乱飘着的些许花瓣,欧阳匪的大脑进入短路状态。

    然而来不及她想清楚眼前的问题。只听得“咻”的一声,口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被人捂住,同时冷冰冰的利器贴向脖颈。紧跟着耳边传来饱含威胁意味的嗓音。

    “帮我甩掉后面的人!”

    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太迅速。欧阳瞪大着眼睛还搞不清状况,刚才还捂着她的人转眼从她身后跃进木桶里。

    水面泛起的水花很快归于平静,欧阳呆呆的眨巴两下眼睛。

    虽然大脑有点短路。可是如果没错的话。她这是在洗澡?

    而那个拿着匕首抵着她的男人就这么跳进了她沐浴的桶里?!

    欧阳漆黑的眸子顿时升起两簇小火苗。挥舞着手臂正欲发作,心脏处的肌肤冰凉的触感瞬间把火苗熄灭了去。某只逃亡的色狼可正捏着她的小命呢!哎!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欧阳很想夺了匕首再一脚把人踹开,可惜身子怎么都觉得没什么力气。

    门外的光线渐亮。明显一大群人正执着火把逐渐逼近。脚步声由远及近,门“咣当”一声被人踹开,

    欧阳嘴角抖了抖。他娘的!这素质!

    为首的男子扫了眼屋子,视线落在坐在木桶里的欧阳匪,对她满是仇视的眼神视若无睹,随意的抱了抱拳开口

    “多有得罪!不知小姐可曾看到什么人进来?”

    欧阳嘴角一抽,笑的不阴不阳

    “当然有!”

    “谁?”男子下意识反问。

    女子冷笑一声

    “感情你们这群光明正大闯进人家女子闺阁偷看人洗澡的丧心病狂之徒不是人呐!”

    身后一群跟着的一众侍卫装扮的男子面色变成猪肝色,大多垂下头去,一脸色带着刀疤的男子却恼羞成怒,竖眉叫道

    “我们可是奉命办事,哪知你在沐浴?!”

    欧阳挑眉“这么说来本姑娘要沐浴还要先跟诸位打声招呼喽?”

    “你——”

    刀疤男瞪眼,正欲上前被为首的男子拦住,盯着欧阳匪的眼睛,那人努力让自己的语气温和点

    “惊扰了小姐是在下的不是,不知小姐是否看到有贼人进来或是听到什么动静?”

    “除了你们本姑娘连个鸟影都没看到!这下可以了吧!”

    男子皱眉,还未发话,只听身后一声叫喊

    “统领,木桶里有血!”

    一众人顺着他的方向看去,果然,水面未被花瓣覆盖的一块地方正有血迹自水中央慢慢晕染开来。

    靠!这丫的还是受伤的!欧阳心里一咯噔,随即脑袋一昂不顾形象的大骂道

    “叫嘛叫!老娘来大姨妈不行啊!”

    十几双眼睛齐刷刷的看着她,目光呆呆的。

    云漾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立马改口。

    “看什么看!没见过女人来葵水啊?!”

    闻言,一行人高马大的汉子立马涨红了脸,为首的男子也尴尬的咳了两声,拱了拱手欲离去。

    “那在下就不打扰小姐来葵水了!”

    “哈哈!”

    他说的匆忙,不小心将自己绕了进去,听到身后哄堂大笑才意识到自己说的话,脸上立刻火辣辣的,差点咬了舌头,再也不敢看里面一眼,落荒而逃。

    欧阳笑眯眯的望着他们急匆匆的带上门慌忙的背影,心情好了不少,这小统领,挺有意思的!

    直到水里窜出个人出来,她才舍得回过神来。

    听着靠在椅子旁某人大口呼吸的狼狈模样,欧阳匪瞥了他一眼,懒洋洋道。

    “竟然没憋死你!”

    好一会,那人似乎可以正常呼吸了,方淡淡开口,“你果然是故意的!”

    她果然是故意与那些人周旋这么久,为的便是报复他这个贼人。

    欧阳匪打眼瞧去,只见那人黑衣蒙面,浑身滴着水,腹部的衣物处晕开大片血迹,整个人略显狼狈的倚着,却无损他半点气势,露出来的额间的肌肤细腻苍白,只一双眼眸灿若星辰,像是承载着包含世间万物的温柔,又似潺潺而流一泓清泉泉眼里却透着冷漠凉薄。

    有这样眼神的人,一看就知道不是好相与的!欧阳暗自冷哼,往水里缩了缩,伸出爪子冷声吩咐。

    “你,转过身去,顺便给我把衣物丢过来!”

    黑衣人倒也不恼,背过身子,起身将床边叠放好的衣物捡起,虽不曾看,可顺着他扬手的弧度,衣物皆准确的落在欧阳匪伸出来的手掌里。

    随着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欧阳匪拧着湿漉漉的头发,皱着眉头出现在同样正擦拭长发的男子跟前。

    抬头望见她衣着已整齐,男子眸间微动,停下手中动作起身道,“方才多有得罪,还请姑娘见谅!”

    欧阳没好气的瞄他一眼,出声道。

    “怎么着?利用完准备走了?”男子微微挑眉,面罩下的面容似乎带笑。

    “竟不知云三小姐竟是这样的性子,看来传闻全不尽然。”

    “云三小姐?”

    欧阳愣了愣,被他这么一搅和,她这才觉得哪里都不对劲,方才那股强烈的投错胎的感觉又回来了!

    “喂!这里是什么地方?你刚才说,我是谁?”

    指着自己的鼻子,欧阳瞪向黑衣人。

    男子也看向她,幽深的眸子划过一丝讶异,似乎在试图看出她意欲何为。

    “云相国的女儿,云府的三小姐,云漾。”

    云漾?那是哪个?名字倒有些耳熟!

    她记得自己明明是在断情崖与那人一战,记得自己剑锋霜寒,直指那人脖颈,逼问“百里暮杨,你到底娶不娶我?”

    记得他第一次冲她笑,紧接着十指修长想要抚摸她的面颊,她心花怒放的收了剑,却被他下一秒推入悬崖。

    欧阳匪自幼土匪堆里出生,后被师傅也就是乱城原主人毒老叟领养,在老人家死之后顺利继承毒老叟的位子,还有他的绝活,医术和毒术。

    人常道,乱城之主,医毒无双,一生痴恋,百里暮杨。

    一句话,概述了欧阳匪的医毒造诣以及她的爱恋。

    而此刻的欧阳匪,这才开始认真盯自己的陌生的手臂,还有不属于自己的闺阁衣物,完全不是她!本来有些微凉的身体愈发觉得凉飕飕的了!

    见鬼了!

    搞不好她现在还真是鬼?还是投胎转世?而且还没喝孟婆汤?还是……又像那次一样,她又穿越了?!

    想到这,欧阳不仅嘴角抽,连心脏也跟着抽筋了!

    她猛地转过头,盯向房间里除了她唯一的活物,神色变幻了好一会,才探着脑袋小心翼翼的求证似地开口。

    “那个?我们这是活着的么?”

    一直注意着她神色的黑衣人闻言一愣,继而漆黑的眸子闪过一丝笑意,戏谑着开口“若想知道,咬自己一口不就知道了?”

    也对!黑衣人本是开玩笑的语气,哪知欧阳匪竟认真的点点头,捋起衣袖露出半截手臂来,莹白的玉臂在微光下亮的晃眼,散发出让人不忍亵渎的光芒。好瘦弱的小胳膊!欧阳感慨了句,眼睛一闭毫不客气的咬了下去。

    她咬的过急,以至于未注意到身旁人惊讶的阻止声。

    口中传来的血腥味深入喉咙,似乎咬的很深,只是,怎么感觉不到痛?

    难道她真的已经挂了?这是是天堂?欧阳匪从来不认为她会下地狱。

    想着,嘴里嘀咕出声“为什么一点都不痛,难道真是挂了!”

    满室静谧,安静的只剩下窗外轻微的枝叶作响。欧阳说不上是失望还是高兴。

    半响,耳际飘过来一句没什么感情的清音“因为你咬的是我。”

    因为你咬的是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