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章 气势强大的少女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其实这也怪不得她,若是平时的云漾,她是不会害怕的。可这会儿看到云漾那不知道什么表情的表情,不禁有些心虚。

    另外一男一女看到云漾也吓到了,一个噤若寒蝉一个拉了拉牡丹的袖子示意她注意些。

    云漾也不恼。挑了挑眉,指向另外一个吓得不敢出声的少女。朱唇轻启。

    “你!”

    少女听她说话。惊得抬头,心里直呼冤枉,她没想得罪三小姐啊。她是新来没多久被分到这里伺候三小姐,哪里敢得罪主子?莫不是小姐不敢处置牡丹,拿她出气?越想越委屈。不知小姐要如何罚她?

    云漾却没有如她想的那般。素指纤纤指向她脚下,懒懒命令:

    “把鞋子脱下来!”

    那少女呆了呆,不明白云漾用意如何。却听话的脱了鞋子。

    牡丹莫名其妙的看着云漾。觉得今天的三小姐似乎有些不一样了。正想着,云漾的矛头终于指向了她。

    “你。提着她的鞋子围着院子绕一圈!”

    牡丹目瞪口呆,顿时红了脸。她竟然敢!自己可是夫人送来的,她一个小小庶女竟然敢欺辱自己?!还当着这几个卑贱的下人的面,让她脸往哪里放?不由得开口叫道:

    “三小姐。我是夫人的人!你没有权利处置我!”

    “没权利?”云漾扬眉,“那好啊!既然本小姐处置不了你那也不用呆在这院子里了,哪来的滚哪里去吧!”

    “你敢赶我走!”牡丹不可置信的瞪着云漾,她哪里来的胆子,她不是自己一句话就吓得不敢跟自己说话的吗?

    “你凭什么赶我走!就凭你个不受宠的庶女,也敢让我走!也不怕我告诉夫人她拨了你的皮?!”

    闻言,云漾脸色一黑,沉了眸子,嗓音阴森森的,像是来自地狱“你他妈再不走信不信本小姐现在就拨了你的皮!”身子不舒服,她没工夫和个不知好歹的丫鬟浪费时间。

    虽然云漾这副小身板弱不禁风的,可欧阳匪毕竟是土匪堆里爬出来的,那气势可不是一朝一夕练得出来的,虽然看起来霸气不足,可眉眼里的威慑力倒是十成十。

    牡丹从未见过这样的云漾,吓得退了好几步,不敢相信的盯着云漾,像是看清楚这个人到底是谁,好一会终于不甘心的咬了咬唇,狠狠瞪了她一眼跺脚跑开。

    身后云漾抬手打了个哈欠,站直了身子懒懒吩咐“去把大黄拴在院子门前,谁进来咬谁!”

    没记错的话,以前院子里是有条看起来凶巴巴的看门的狗的,可惜原来的云漾胆子小,这狗就被关了起来。

    留下的蔷薇还有一男一女均是目瞪口呆,目光随着云漾的身影移动,这个气势强大的少女,还是他们那个弱弱的三小姐么?!

    福禄院。

    淡淡的檀香味萦绕满室,主位上通身华贵的贵妇微微垂头,也不看地上跪着的女子,一手端着杯盏,一手轻轻掀起杯盖,任由水蒸汽漫开,透过层层的水汽注视着食指指根处晶莹剔透的宝石戒指,她的声音淡淡的。

    “你是说,是三小姐把你赶出来的?”

    地下跪着的牡丹稍微抬起头,露出委屈的一张脸,啜泣道“是,夫人,三小姐不知为何像是突然转了性子一样非要责罚奴婢,奴婢不服跟她理论了几句她就要赶奴婢走,奴婢说了是夫人送奴婢来的可三小姐不但不听还说……说夫人您的不是,求夫人为奴婢做主啊!”边说着边朝地上磕头。

    云氏这才从茶水中抬起脸,身边的丫头忙从她手里接过杯盏,只见她望着跪着的女子眉心微皱,语气却不变。

    “你说她转了性子是怎么回事?那丫头还做了什么出格的事情吗?”

    牡丹慌忙抬头,答道“以前的三小姐从来不大声说话也不敢出门,可是今天她却沿着院子走了大半圈,还让奴婢给一个粗实丫头提鞋子,奴婢不依她看着奴婢的眼神可吓人了还赶奴婢走!”

    “哦?那丫头可曾接触过什么人或者发生了什么事?”云氏双眸微眯,似乎在想些什么。

    牡丹想了想摇摇头“没有,三小姐很多时候都是一个人呆在房间里吃饭睡觉,并未见过其他人。”

    闻言,云氏面上微恼,音调也调高了些“这么说来,你们这些跟着三小姐的下人也不知道三小姐怎么回事了?”

    刚才还暗暗得意的牡丹立马吓出一身冷汗,夫人性格向来看着软和,可谁不知她最为严厉,万一责罚道自己头上不死也得脱层皮,不禁连连磕头。

    “夫人明察,奴婢确实不知啊!就连一直贴身伺候三小姐的蔷薇奴婢瞧着也是不知情啊!”

    “好了,别磕了!”云氏瞧着地上快要染上血迹了眼里闪过几分嫌弃,很快又淡淡开口:

    “这事儿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牡丹愣了愣,止了磕头,却踟蹰着要不要起身,她是夫人送去伺候三小姐的,如今三小姐不要她了本来她想着这是一个重新回到夫人身边的好机会,可看着夫人的意思,似乎不想留下她,那她岂不是无处可归了?

    眼神闪烁了会,牡丹犹豫着开口“夫人,那奴婢——”

    可没等她话说完,耳边就传来冷淡的嗓音

    “本夫人从不养没用的人!”

    一句话堵死了牡丹的所有路,瞧了眼上位上又开始悠闲品茶的贵妇人,以及她身旁幸灾乐祸的丫鬟,牡丹暗暗咬紧了唇,起身离开。

    如果那次惩治牡丹仅仅是云漾变化的开始的话,那接下来的日子若不是云漾身上完好的胎记,蔷薇甚至觉得她家小姐是不是被掉了包。

    最明显的区别是蔷薇发现三小姐不在把自己关在房间暗自垂泪了,甚至每天都要沿着院子跑一圈,见人也不是低着头赶紧走开,有时心情好的时候见到人还会开心的“害”一声,虽然她不明白那个“害”是什么意思,但看起来小姐的心情是不错的。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小姐身边再没有无缘无故着过火了。

    这样的改变让北园一众下人有些不知所措,均是小心翼翼的伺候着,也有像蔷薇这样因云漾的改变而高兴的,她的三小姐终于好起来了,林姨娘若是泉下有知应该也会十分欣慰的吧!

    相对于下人们的小心翼翼,云漾倒是无所谓的挑挑眉,他们不欺负到她头上,她也不想找他们的麻烦!

    穿来也不少时日了,她平时除了锻炼这个柔弱的身体外,更多的时间花在打坐凝聚精神力上,也许是这个身体对火的天赋本就很高吧,云漾觉得她现在对火的掌控力越来越强,感应方圆百里外的火源对她来说都是小菜一碟,甚至轻易的将远处的小火苗全部聚集成大火到她跟前来,且可在不具备可燃物的情况下长时间不灭。

    云漾突然觉得她爱死了这种燃烧的感觉,当然前提是她不被火烧的情况下,她本以为她能掌控火会不会也不怕火烧,可当她拿手往火上烤的时候事实证明她错了,她是会引导火,可不代表她不怕火烧啊!这点让云漾很是郁闷。

    一手支着脑袋,云漾仰望着天花板,感受着周围跳跃着的火焰,又到晚膳的时间了,每天这个时间的火光都很盛,可没感受到北园的,说明蔷薇还没吩咐小厨房做饭,这个时代吃晚饭太早,睡觉的时候就开始饿,为了怕麻烦再整夜宵,云漾通常选择吃的晚些。

    说起小厨房,云漾觉得这个身体唯一待遇好些的就是她的小厨房了,按理来说她这么个可有可无的庶女谁还会单独给她设小厨房啊,倒是长寿院里的云老太太不知是怕跟她吃大厨房的饭引火灾,还是真体谅她住得远用膳麻烦,这才单独设了厨房。

    “三小姐?”熟悉的呼唤响起,蔷薇掀帘而入。

    云漾抬了抬眼皮,姿势不变,发出了个单音节“嗯?”

    瞧着她,蔷薇无奈的摇摇头,你说小姐她变勤快了吧,她却是能躺着决不坐着,你说她还是懒散的模样吧,她却也知道锻炼身体。

    瞧了瞧云漾的神情,似乎心情不错,想了想便开了口。

    “小姐,刚才阿福跟我说,牡丹托他给小姐你带个口信,说她想通了,想重新回到北园来!”

    牡丹?云漾挑眉,是之前那个骂她的丫鬟,无关紧要的人云漾早忘得差不多了,她想通了要回来?她云漾还没想通呢!

    想着便立即冷了脸“滚了就别回来!”

    看着云漾不高兴的神色,蔷薇暗自叹口气,点头道“是,我会转告阿福的!”

    小小的插曲云漾转眼即忘,直到某天蔷薇又神色艾艾的凑过来,小声说“牡丹非要见小姐,说……愿意给草儿提鞋!”草儿便是当初云漾让脱鞋子的那个粗实丫头。

    本来有些不胜其烦的云漾闻言将正读着的书籍往桌上一扔,冷笑一声——

    “那就让她去提,等围着院子转完一圈再来见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