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章 撞破奸好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牡丹提着一双半旧的粉色鞋子,低着头,沿着院子迅速的移动。想着周围那些下人看她的眼神,凤眼里满是不甘心,她本是夫人身边的三等丫头。后来给了三小姐升了一等,凭什么给一个下贱的粗实丫头拿鞋子?!还叫人看笑话!

    三小姐简直欺人太甚!

    若不是夫人不愿收留而她又无处可归。她又怎么会想到再回到北园。哼!等她弄清楚三小姐的转变再等夫人重新用她,看她不弄死那个扫把星!

    可她无论怎么想,表面上还得客客气气的。不敢使半点性子,不管怎么说,先留在北园再讲。

    她后悔乖顺的面具就这么一直带着。直到榻上懒散的女子头也不抬漫不经心的一句话传来。

    “什么?!”柔顺的面具崩裂。一张俏脸里满是震惊,还有止不住的怒气“三小姐?你刚才说什么?!”

    “怎么?脑子不好使耳朵也不好使?”云漾这才抬眼瞧她,一双黑眸似笑非笑“本小姐说你提完了鞋就可以走了!”

    瞪着眼。牡丹面容变得扭曲。很想冲起来一巴掌把那张笑脸抽烂掉。却不得不忍下,想着以后。她努力使自己脸上带点笑意,嘴里讨好的开口。

    “三小姐。你说好奴婢给草儿提鞋就让奴婢留下的!”

    “哦?本小姐什么时候说的?”云漾依旧懒懒躺着。

    牡丹瞧着,心里恨得不行,却不得不说“当初你说奴婢若不听是三小姐吩咐给草儿提鞋便赶奴婢走。如今奴婢已经提着鞋子走了一圈,按小姐的意思,不是应该……”

    “呵呵!”云漾突然跳下软榻,望着牡丹笑眯眯的“不好意思,你理解岔了,本小姐当初的意思是,你若是不愿提鞋就给我滚,若是乖乖提鞋那也得给我走人!”

    “你——”

    听到这话,牡丹简直要跳了起来,颤抖着手指指着云漾,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怎么可以这样?!那个软弱的三小姐怎么会变成这个模样?!

    云漾却懒得理会,摆了摆手示意蔷薇

    “再不走去把大黄牵来!”

    牡丹暗恨,愤愤不平离去。剩下站在一旁的蔷薇面带同情的目送着牡丹,又抬头瞅了瞅自家小姐,又是欣慰又是忧伤,她家小姐会不会冷血了点呢!

    可很快她又想起另外一桩事儿,皱着眉头,凑向云漾,纠结了会儿终是开口

    “小姐,下个月是太后寿辰,太后爱热闹,向来都是让五品以上官员夫人携子女进宫拜寿的,以往小姐你因身子不适都不去参宴,那下个月你……”

    若是以前,蔷薇是不会问这么一出的,别说是云漾本人不愿参加了,就是她也不放心小姐去宴会,万一要在太后寿宴上着起火来什么的,那小姐可就遭殃了!可现在情况有些不同,转眼小姐年岁也大了,若再迟几年便说不到好人家了,太后喜做媒,若是小姐能表现的好一些,那也不必求着夫人……

    宴会?云漾眼睛眨了眨,脱口道“去!为什么不去?!”

    天知道她在自己小院子这一亩三分地都要闷出毛病了!

    啊?蔷薇愣了愣,没想到云漾这回这么爽快,很快回过神,开心道“那小姐准备什么贺礼?”

    这回轮到云漾愣了,贺礼,呃?这她得再想想!

    送什么呢?表演?没拿得出手的技艺!送贵重礼?她没银子!果然是个问题!

    云府,天刚蒙蒙亮。

    今日云漾早早醒来,刚过北园,哪知竟一不小心撞破了某人的奸情,云漾好奇蹲在墙角,这两人一大早就在北园是要闹哪样?

    “好了晴儿,不要难过了,放心,本殿下不会让你嫁给襄王的!”

    男子轻轻拍着怀中女子的背,仔细安慰。

    女子柔顺的依偎着身边男子,声音带着哽咽“妾身本不想一大早给殿下送信扰了殿下休息,只是妾实在怕,听到襄王要在太后寿宴上求娶妾,妾怕……怕再也见不到殿下了!”

    云漾愣了愣,抬眼皮瞅了瞅天,随即翻了个白眼,这哪是一大早,目测下人都没起完吧!

    不过襄王要在太后宴会上求娶大姐?没错,眼前这位娇滴滴的美人儿正是云漾的大姐,云家嫡出的大小姐云意晴,竟然跟男人偷情?不是说云家想把云大小姐嫁给太子的吗?

    难道这个男子就是太子不成?

    云漾呆了呆,不过从她的方向只看到男子的背影和女子的侧脸,看不出其他的,好吧,其实就是她看到了也不认识谁是太子。

    “傻瓜,怎么会?本殿说过定要娶晴儿为妻的,不要乱想了,这事儿交给本殿就好了!”男子似是微恙的责备着,口气却很轻,一副爱怜的样子。

    两人又说了一会子话,男子才吻了吻女子的手背,恋恋不舍的离去,女子站在原地,含情脉脉的望着他的背影,直到男子的身影消失在视线,女子本来情意绵绵的模样顿时消失,被一副冷傲的神情所代替,她抬起手臂,嫌弃的用帕子拭去手背上并不存在的口水,整了整衣物,面无表情的离去。

    云漾惊讶的目送着大姐的身影,眨了眨眼眸,想不出缘由,所谓大家闺秀,原来是这样的!

    站直蹲的微麻的腿,云漾略作活动,也起身离去。

    午膳时分。

    蔷薇瞧了云漾几眼,似有迟疑,但最终想了想还是开了口。

    “小姐,今儿一早奴婢听了个个消息,不知该不该告诉你。”

    云漾从米饭中抬起脑袋,瞥了她一眼“既然不知道该不该告诉我还说这话?想说就说吧,甭绕关子!”

    她口气不太好,蔷薇却没被吓到,这段时间她发现她家小姐果然是转了性子,虽有时候说话不中听可心眼还是好的,倒也不在意。

    “奴婢的朋友巧儿昨晚偷听到夫人和大小姐谈话,说太后宴会时襄王……要求娶大小姐为妻。”

    她说完,小心观察云漾的神色,三小姐心慕襄王这事儿整个北园的下人都知道,想来外面也有了消息,万一太后寿宴上襄王突然求婚,三小姐经不住打击那可如何是好?蔷薇决定还是先给云漾打个预防针。

    “哦!”云漾这回头都没抬。

    “哦!?就这样?”

    蔷薇睁大眼睛盯着淡定扒饭的云漾,诧异到不行,三小姐虽说性子改了不少,可喜欢一个人哪能就这么变了啊,好像……好像一个陌生人一样!她都做好小姐安慰小姐顺便提出称病不去寿宴的准备了!

    可对云漾来说,那劳什子襄王可不就是陌生人一枚!

    “不然还能怎样?”云漾挑眉回应,接着想起什么又接着道“不过云意晴想嫁的人不是襄王吧!”

    本来听前一句蔷薇还放了心,后一句又让她心提了起来,哎!小姐终究还是在意的啊!摇摇头道:

    “老爷想将大小姐嫁给太子,大小姐想来也是这样想的,只是若是襄王殿下当众求娶,也不好拒绝!”

    果然是乱七八糟的关系!若是她,她才不管呢,喜欢谁就嫁谁!云漾撇撇嘴,不再说话。

    她的沉默在蔷薇眼里不知怎地就成了难过,便想笑着转移她的注意力。

    “对了小姐,奴婢还听说了个事儿,小姐还记得奴婢昨天跟你说的乱城的事儿不?”

    “说来真是这乱城命数没到,那么多门派围攻,竟然没灭掉乱城,听说乱城城主想了个法子让所有人都躲到一个地方,然后竟然关了城门让人纵火烧城,所有人全困在里面,一个活口都没留!”

    “其实奴婢想着,乱城的牺牲也挺大,毕竟这样一场大火得需要多少人操纵,光是这纵火牺牲的人怕是不少,而且这么大一座城全烧了!不过总的来说能逃过这一劫已经很不容易了!”

    云漾面无表情的听着,仍是无比淡定的吃东西,终于在蔷薇结束了她的喋喋不休时站起身,又无比淡定的伸了个懒腰,准备出去走走。

    只是在蔷薇没有注意到的地方,少女的唇角轻轻扬了扬。

    由于那晚纵火消耗了不少心神,云漾这几日便专注于养神打坐,鲜少外出。

    这晚她正把自个困在屋里闭目养神呢,外边响起蔷薇急促的敲门声。

    “三小姐三小姐!夫人派人来唤你!”

    夫人?这府里的女主人?云漾睁开眼眸,神色疑惑,她在云府向来是被遗忘的存在,怎么这会儿被云夫人想起来了?

    算了,到时候就知道了,云漾懒得动脑子,伸了伸胳膊配合的让蔷薇给她换衣裳。

    云漾在这府里估计是最败落的小姐了,吃穿用度均比旁人差些,好在云漾本人对这个无所谓,瞅了瞅半旧勉强算是小姐衣服的装扮,云漾无趣的耸耸肩,跟着来接她的丫头紫鹃去往前院。

    一路上两人一前一后走着,也不说话,云漾自然瞧见了紫鹃眼底的不屑,不过懒得理会,北园离前院颇远,不知绕了多少圈才到福禄院停下。

    见到云漾,早有人去通报,云漾在门口等了会儿就在她几乎暴走要摔门而去之时,一模样俊俏的丫头高高在上的瞥了一眼云漾——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