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章 狗仗人势的东西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夫人唤你,进来吧!”

    说完也不管云漾,又自顾自走进去。

    无论在哪。总有些狗仗人势的东西,云漾唇角讽刺的勾了勾,也跟了进去。

    不知是不是以前的云漾不怎么见人。或者总是低着头不看人,云漾看到眼前这位衣着华贵。屋内摆设。吃穿用度无一不透着精致的贵妇人,还真挺陌生的。

    贵妇人的身边坐着一个面容姣好五官娇俏的少女,穿着一身嫩黄衣裳。更显活泼可人,此时正笑嘻嘻的朝妇人撒着娇,一副乖巧的模样。

    这个云漾认得。是云漾的四妹。云氏的二女儿,自小就喜欢欺负云漾。

    知道云漾进来,两人没一个看她的。自顾自说笑着。

    瞧着眼前母女和谐的样子。云漾冷哼一声。微微挑眉,冷淡的开口:“不知夫人唤云漾来所为何事?”

    她不知以前的云漾见到云氏是什么样子。也不想知道,不过她欧阳匪既然穿过来了。就按着她的性子来吧!

    她这突来的一句到底换来了两人的目光,只不过一个微讶,另一个则是凶狠的瞪着她。

    “我和母亲说话。你插什么嘴?”

    说话的正是那常欺负人的四小姐云意柔。

    云漾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这么凶狠的丫头,怪道康世子不喜欢你!”

    这是从蔷薇那里听来的,云四小姐心慕云南王世子朱年康,那人无论身份家世长相均是一等一,云氏也曾让人探过那人口风,只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便也作罢。

    被踩到痛脚,云意柔登时面色难看起来,怒斥:

    “死丫头,你说什么?”

    “我说……”

    云漾正欲开口,却被一旁的云氏打断。

    “好了!”

    云氏脸色也不太好看,都怪她当时太过心急竟然找人探朱年康口风,竟然把这事儿传了出去,至今都是云氏心中的痛,都是诛心的事儿,被云漾提起自然不高兴。

    “听说你前几日着了凉,可好些?”不愧是云家当家夫人,转眼便恢复了优雅和高贵。

    只不过着凉?应该是她刚穿来洗澡那会着凉吧!多久的事儿了还前几日!云漾暗自撇嘴,心中暗想这女人怎么突然关心起她来了!

    “没事儿,死不了!”云漾的回答也很作死。

    听言,云氏眉头微皱,本来听牡丹说她转了性子还不太相信,今儿看起来竟变得如此彻底。

    对上云漾的双眸,似乎想看出些什么,无奈她的眼神太清澈,隐隐竟然有些不耐烦,不禁心中不高兴。

    以前这丫头不是见着她都不敢抬头么,自己给些小恩小惠都感恩戴德么!云家的庶女个个都是她的棋,用来为她嫡出的女儿铺路的,她也自信能轻易掌控好这些个庶女,尤其是云漾这样的,平时无论怎么虐待,可只要给点甜头就能给你卖命,可现在她有种失去掌控的感觉。

    不过,她有能拿捏住她的东西!想到这,云氏声音仍然淡定从容。

    “你爹爹前几日告诉我,襄王欲从云家女儿中挑一个回去做妾,便把这事儿交给了我,让我多多注意你们几个。”

    闻言,云漾愣了愣,这是神马情况?呆了片刻才回神,暗道果然还是官家的女人厉害,心思这般复杂!

    还选妾?谁不知道襄王喜欢云大小姐,怕是担心太后宴会襄王求亲,这才从庶女中寻个挡箭牌到时候好塞给襄王!偏偏人家找上你还不乐意直接告诉你,非要拐弯抹角要等你求她才行!

    明明知道云漾心仪襄王还在她面前说这种话,这不是等着云漾求她让自己嫁过去么,正好还可以要挟云漾做这做那,说不得到了婆家还要听她使唤!

    云漾心中咂舌,面上仍不动声色,不怀好意的张唇:“襄王不是追求大姐么,不如把她嫁去好了!”

    “胡说八道!大姐怎么可能做妾?!”

    还没等云氏反应,一旁好容易安静会的云意柔怒视着云漾叫了起来。

    云漾无所谓的摊摊手,“不行啊?那二姐也可以!”

    云氏也没料到云漾是这个态度,不自己揽过去竟然把襄王向外推,皱着眉头瞧着她。

    晴儿注定要嫁给太子,二丫头她早就想好送去给晴儿陪嫁,好做晴儿日后为后的助力,五丫头年纪太小,眼见只有三丫头合适,没想到她一个庶女居然敢跟她拿乔!

    云氏心中不愉,也没了最初的好脸色,盯着云漾冷冷道。

    “婚姻大事,父母之命,我已跟你父亲说了,定了你做襄王的妾室,这些日子你不用出门了,呆在房间好好绣嫁衣吧!”

    说罢也不管云漾,摆摆手示意下人带云漾出去。

    “三小姐,请!”刚才那俊俏的丫头又冒了出来,傲慢的瞧着云漾,从鼻孔里发出几个音节。

    云漾也不看她,亦没什么不开心,只对着云氏笑了笑,似是无奈的开口道:

    “既然夫人这么说了,那我只好……就这样吧!”

    说完径自转身离去,也没人看到她唇角的笑意渐渐诡异。

    欺负谁啊!当她云漾是这么好欺负的么!

    大约又过了三四日,不少人期盼的太后寿宴终于到了,说起期盼,其实倒不是对太后老人家多孝敬什么的,而是大家都知道,太后喜欢做媒,尤其是趁着自己大喜的日子,总会点几桩鸳鸯谱什么的,太后指婚,也是尊贵的事情,所以有不少人家就指着这个日子寻个好媳妇或嫁个好人家什么的,自然翘首以待。

    云漾一大早就被人整起来梳妆,别误会,不是蔷薇,可怜的蔷薇被挤到门外压根见不找云漾。

    云漾瞧着满屋子的婆子丫头,以及不知从哪里拿过来的锦衣玉钗等,满脸不爽。

    “谁让你们来的?”

    为首的婆子看着云漾,态度勉强算得上恭谨。

    “三小姐,夫人说了,今日小姐要去参加太后寿宴,让奴婢们给三小姐梳妆!”

    以前也没见过招呼云漾参加寿宴,看来若不是襄王殿下的缘故,她这个替补的妾还没这个机会呢!这个女人,看来是做好准备要把她在寿宴上送人了!

    算盘打得不错,不过到时候可别怪她!

    云漾心里清楚的很,面上却没啥表示,只素手一伸,指着门口:“你们,出去!叫蔷薇进来!”

    一个丫头看不下去了,皱着眉头朝云漾道:“三小姐,今天是重要的日子,若是你不好好装扮失了相国府的颜面,夫人可是要责怪的!”

    满屋子的人,云漾不耐烦极了,拍桌朝那说话的丫头吼:

    “滚出去!”

    那丫头似乎被吓到了,不可置信的望着云漾,还是那婆子缓过神,示意众人下去,才对云漾恭了恭身。

    “三小姐莫生气,奴婢们唤蔷薇过来就是!”

    终于安静了不少,云漾这才面无表情的望着铜镜等蔷薇为她梳妆打扮。

    古人尤其是女子打扮梳发髻是极费工夫的,前世欧阳匪从来都是中分的黑长直,偶尔扎个马尾,虽然怪异却不失洒脱。这会儿却必须得仔细打扮,果然,还是江湖好!云漾暗自叹气。

    也许真的是人靠衣装,梳妆打扮完的云漾往人群里一站,当真惊了不少人。

    至少云家那几个小姐或羡或嫉的眼神就让云漾很是受用。

    前世的欧阳匪是张扬的美,美得放肆,美的让人不敢直视。而云漾则是清新淡雅的美,无需动作,只需直直立着,再配着她似睡非睡懒懒的神情,整个一朵未完全绽放的百合花。

    云漾没参加过宫廷宴会,虽说不是乱七八糟的献礼,就是各种阿谀奉承的话,毕竟第一次倒也新鲜。云漾没银两没才艺,也就抄了本经书送了过去,太后还算满意。

    宴是晚宴,这才是真正的主题,也就是太后老人家点鸳鸯谱的地儿。

    朝臣女眷在这时候也不避讳,齐聚一堂,赏歌阅舞,好不热闹!

    云漾坐在众姐妹中一个最不起眼的角儿,只眼珠子乱转,瞅瞅这个,望往那个。

    突然一种强烈的熟悉感引得云漾的视线,那人一身淡青色衣袍坐在斜对面的人群,剑眉星目,挺鼻薄唇,就相貌而言,却是中上之姿,只是一双棕眸颜色清浅,似是包含万千愁绪,偶尔的笑容似是冬雪初化,暖阳将至,却释不去万般忧思,绵延不绝,似是整个人要被忧郁淹没。

    云漾自然也注意到这人忧思的对象,那双浅色的棕色眼眸几乎是眨也不眨的盯着她不远处的大姐,猜也不用,不正是那位襄王殿下。

    以前的云漾对这个男子印象深刻,可现在的云漾从未从脑中提取过关于他的信息,现下见了,还真是陌生又熟悉。

    从脑袋中略搜索了下,根据前云漾的记载,此人不喜朝政,不爱打仗,不曾经商,整日只知道吟诗作画,吟风弄月,就一文艺忧郁青年一枚。

    也许这是前云漾的范儿,可还真不是她的菜!她不喜欢伪娘,这种性格对云漾来说,实在娘了些,相比较,她更欣赏长相阴柔的颜如邀,好歹人家敢爱敢恨,敢作敢当,还有资产有基业,不是个啃老族。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