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章 谦谦君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呵!”

    耳边一声轻嗤,不用看也知道,又是和她不对盘的四小姐。果然,她昂着脸蛋居高临下的瞅着云漾。

    “看也没有用,人家喜欢的是大姐”说着又不怀好意的笑了笑。“不过没关系,大姐不要他。等会儿会把你赏给你心爱的襄王做妾的!”

    云漾也不气。笑眯眯的开口。“四妹真是可怜,连康世子的妾都做不成!连这个都要羡慕!”

    云漾发现了,你越生气她越高兴。反而这样她能气个半死。

    果然气的某人浑身颤抖,云漾则无所谓的继续欣赏歌舞。

    “宁王殿下到!”

    歌舞间隙,太监尖细的嗓音尤其明显。

    大殿安静了片刻。均举目望向外面。连台上坐着的太后皇帝皇后三大巨头也停了说笑,面露疑惑。

    云漾呆了呆,有点搞不清状况。这个宁王。什么来头?

    蔷薇小心的在云漾耳边为她解惑。

    “宁王盛千烨是先皇后唯一的子嗣。排行第七,先后诞下宁王后便撒手人寰。不知是不是母体弱的关系,宁王殿下自幼便常生病。国师曾断言他活不过二十五岁,因为身体的关系,宁王鲜少外出。宴会几乎从不参加,往年都是送上礼品便罢,不知今年怎么出现了?”

    “宁王是唯一一个刚出生就封王的皇子,皇上太后怜惜他命薄,对他几乎百依百顺,听说就连太子都轻易不敢惹这位宁王,毕竟谁会冒着危险去得罪这个将死之人呢!”

    随着蔷薇的话,那人款款而至。

    一身白袍茕茕而立,一枚环形玉佩自腰间坠下,更显人影修长,玉面含笑,眉眼如画,神若谪仙,气质若兰,通身形容气派可配得上那句,谦谦君子,温润如玉。

    只是这般清雅绝伦的人,皮肤却是病态的苍白,让人觉得他随时可能会倒下,尽管这丝毫不损害他的气质。云漾还注意到他的双眸,黑眸潋滟,清浅淡然,温和里透着对世俗的冷淡,好似这世间万物都不能让他在意,这个人的清冷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尽管他看起来是那样的温润如玉。

    这一点,让云漾莫名的觉得有些熟悉,可她无论前世还是这一世都不曾见过这位宁王。

    “儿臣拜见太后父皇母后,祝太后万寿无疆!”

    来人缓缓下拜,身后跟着的小厮忙把礼盒送上。

    “平身,你今日怎么来了?身子可好些了?”皇帝望着他,神色有些复杂,似是透过他怀念什么人,目光中淡淡的怜惜。

    男子笑了笑,淡淡道“太后寿辰,儿臣以往不曾来,不知是否因着大限将至,现在身体也好多了,念着太后便来看看。”

    “胡说八道!什么大限将至?!不许胡说!”话音刚落就被太后打断,瞧着他直皱眉头,国师的话从来都不曾出错,按年龄算,这年宁王已二十有二了,确实没几年了,可太后听着,总是心疼的多。

    男子轻笑,如沐春风,赶紧赔不是“是,是儿臣的错!”

    襄王身边空着个位置,几番对话后男子也落了座。

    礼乐声起,歌舞升平,大殿又恢复了热闹。

    云漾正想着对宁王哪里觉得熟悉,周围悉悉索索的言语声打断了她。

    “本来想着宁王是个病秧子肯定不好看,今天看来生的真俊俏!”

    “可不是?皇子中哪一个有宁王这么容貌出众的?还这么温柔,真是可惜啊!”

    “就是,若不是他活不过二十五岁,我就嫁他了!”

    “你还是算了吧,就是人家活不过二十五岁也不一定看得上你!”

    哎!云漾暗自摇头,的确,饶是云漾见惯了百里暮杨的冷峻,颜如邀的妖艳,可盛千烨这一身卓越的气质也让她荡漾了下。

    云漾暗自摇头,感叹自己三世加一起一把年纪了还能被美色吸引,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却见对方笑意盈盈,黑眸似乎不经意间望向她,继而朝她的方向举了举杯,脖颈微扬,一饮而尽。

    云漾愣住了,他这是在敬她?还没反应过来,身边一阵叽叽喳喳——

    “啊?宁王殿下在向我举杯呢!天呐我要倒了!”

    “胡说,明明殿下实在朝我笑!路婠婠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行,殿下怎么会看你?”

    路家无嫡女,路婠婠是路尚书的唯一的庶女,平时很是得宠,性子也娇纵。而另一个则是向来和路婠婠不对盘的江家嫡女江月儿。

    云漾无奈,沉默不吭声,她自认为眼神儿挺好,不认为那个活不过二十五的病秧子在看这俩花痴,可跟她们争这个,实在太掉价了!

    哪知这两个没完又来一个,她目中无人的死妹妹不屑的瞥了两人,悠哉哉的开口:

    “没出息的东西,宁王向我示好我都没说什么,你们两个在那瞎起什么哄?!”

    此言一出,惊了一小片,两女恨恨的望着她又无可奈何?在这个拼爹的年代,谁让自己老爹没人家官儿大呢!云漾则垂着脑袋,她可不承认那个是她四妹!

    谁知某脑残仍不知悔改,看着哑口无言的几人,得意洋洋的抚了抚指甲悠悠继续——

    “模样是不错,可惜身体差了些,还是个短命的,既然看上了本小姐我——算了,念在他一片深情的份上,给本小姐留着做备选吧!”

    脑残不可怕,可怕的是脑残还又不自知,云漾坐她附近都想钻地缝了!

    还好随着最后一班歌舞的退下,礼乐声也讲了许多,这货不敢再吱声了!

    接下来才是大多数人期待的配婚,在云漾眼里可不就是配婚,夫人小姐相看着,太后皇后把着,谁家郎情妾意,哪家男才女貌,到太后这儿请个旨,那这婚可就赐下来了,多荣耀啊!

    大多数人都是有先到太后这儿通个信儿的,太后心中有谱儿,随口叫了某个公子,过场性的夸两句谁谁家的公子真是俊朗,再问问婚配没,有意中人没,小伙子等着老人家赐婚呢哪敢说有,然后老人家就开始看了,哎呦那是谁家的姑娘模样生的真好,一看就是个知书达理的,然后那姑娘家里人就跳出来了,小女谁谁谁夸了一堆末了再加一句尚未婚配,于是乎老太后大手一挥,这事儿就这么定了!

    等太后有谱儿的婚事儿配完,接下来就是皇子皇女的婚姻大事儿了!

    一般这种事情都是太子先挑,太子年纪不小了,府里只有两个侧室和妾室若干,作为皇家的继承人,至今没个正妃实在说不过去,几位上层人早有在这年给太子定个正妃的意思。

    云家应该是也早得了消息,看云意晴一身盛装打扮就知道了。

    这次却有了例外,太后的目光直直越过太子,落到优雅而坐的盛千烨身上,笑眯眯的开口。

    “七儿可曾有意中人,或者看上哪家千金?”

    太子的笑容僵了僵,甚至台上的皇后娘娘笑容也有点勉强,皇子中以太子为贵,太后她这是什么意思?!

    盛千烨抬眸,温润的笑意漾在面上一直不变,似乎带了一个笑脸面具,轻轻摇了摇头。

    “儿臣鲜少出门,不曾有意中人,劳太后挂念了!”

    “傻孩子!”太后叹了口气,继续道“今天来了这么多千金小姐,就没有一个喜欢的?只要七儿看上了,不管是谁,哀家今天就给你做了主了!”

    太后这话的意思,可谓是明目张胆的偏袒!就连皇帝,也没多说话,默认了太后的所作所为。而在座的几个有貌美千金的官员看着形势不对,都做好牺牲一个女儿的准备了!

    闻言,男子起身,冲太后长长一拜,双眸诚恳的望向她:

    “谢太后厚爱,儿臣这副样子娶了谁家的小姐莫不是耽误了人家?况且,儿臣不喜热闹,只想安稳的度过这几年,并不想娶妻生子!请太后体谅。”

    “那……好吧!”太后似乎也料到这样的结局,无奈的叹口气,望向男子的目光愈发慈爱,这么好的孩子,可惜了!

    “那若是七儿想娶妻了定要告诉哀家!”

    听到这里不少人悬了一半的心终于放了下去,长舒口气。宁王是不错,可正经家的嫡女若是嫁到这里,那可是毁了啊!

    随后太后似乎才想起太子来,对着他不知是真心还是假意笑道

    “瞧哀家难得见七儿一回,差点把太子忘了,太子年纪也不小了,也该有个正妃了!”说着看向皇帝“皇帝心里可有人选?”

    太子婚事本就是国家大事,轻易太后也不能做主的。

    一身明黄的帝王此时看起来就像平常人家的父亲,哈哈一笑道,“孩子们的事母后怎么先问朕?也要孩子们对眼才行!太子怎么说?”

    这个国家对于婚姻倒没有一开始云漾以为的封建,只要不过分,大多时候都是民主的,当然,涉及皇家,规矩相对也就多了些!

    “儿臣……”太子早已起身,只是这才刚开口就被一声惊呼打断——

    “啊?七哥!你手臂怎么了?”

    众人下意识看去,只见七八岁的十皇子不知什么时候挤走了襄王,坐到了宁王身边,而他此刻正瞪圆了眼睛伸着指头直勾勾盯着前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