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章 被野猫咬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顺着他的目光,是一只莹白的手臂,倒也没什么。只是那小臂上两排整齐的牙印深深的扎在上面,还泛着青紫,像是被什么狠狠的咬住。光看着几乎是要冒出血来。

    云漾虽然坐的远些,可她日常打坐倒也练得耳目聪灵。眼下瞅到这么个伤疤。嘴巴张成“O”型,怎么觉得这个咬伤好生眼熟?

    那手臂的主人被他这么一叫,又注意到大家都在盯着他。也止住送往嘴边的酒水往小臂望去,可能随着他喝水的动作宽大的衣袖也低了些,露出半截手臂来。正巧暴露了那块伤疤。也就是小十惊叫的原因。

    面不改色的收回手臂,又不露声色的扯回衣袖,宁王语气淡淡。好似谈论天气一般:“没什么?被野猫咬了一口!”

    “野猫?哪来的野猫这么凶残?”十皇子圆圆的小脸满是激动。“找到那猫了吗?要不要我把红毛牵来给七哥报仇?!”开玩笑。他七哥这么弱万一被猫咬坏了怎么办?

    “咳咳!”为首的皇帝轻轻咳了声,示意他的存在。十阿哥的生母是敬妃,平日很是受宠。也把十皇子的脾气养的蛮横,那红毛就是西域给送来的小狮子,平时小十仗着他的红毛可没少干坏事!

    “好端端的怎么被猫咬了?”对于儿子。皇帝还是很关心的。还有那牙印看起来也不像猫儿吧!

    “可能是儿臣与它天生不合吧!”男子笑意深达眼底,似乎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毕竟猫啊狗啊这类东西总是喜欢通过咬人来证明自己的!”说着,似乎若有若无的瞟了斜对面的云漾一眼。

    云漾心中那个怒火啊,眼神倒要射出箭来了!她当时不就想证实下自己还没挂掉,还是活着的吗?她不就是不小心咬错了人吗?他至于这么斤斤计较吗?!

    话说这会儿云漾已经完全肯定她刚穿来那会那个钻到她沐浴桶里面的某混蛋就是眼前这位了!怪道她觉得眼熟呢!

    这边她还没郁闷完,那边小十又不知死活的添了一句。

    “不过看牙印那猫还挺大,还真没见过这么奇怪的猫,对了七哥,是母猫吗?”没等宁王说话他又自顾自回答起来“肯定是母猫!对!肯定是!也就是这些母的见到七哥就想扑!”

    云漾牙齿咯咯作响,小脸气的通红,她真的挺想给这两兄弟每人来一口!

    而宁王只是笑,不再言语。

    就着宁王殿下被奇怪的猫咬了的问题,大家探索了一阵又表示了适当的关怀之后,才意犹未尽的放弃了这个话题。

    而刚开始就被小十打断话头的太子爷脸色都快青了,他什么时候被人打断过话,打断就算了,为什么大家不给他圆回来还对小十的话这么感兴趣,不就是被猫咬了吗?你妹当谁没被猫咬过啊!

    太后还没从宁王被猫咬了的事件中回过神,刚想着等会派哪个太医过去看看,一抬头瞧见太子脸色不对,这才想起太子爷的正事儿,忙笑眯眯的给他找台阶下。

    “对了,太子方才要说什么?”

    太子爷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终于有人想起他了,笑的极为勉强,努力让自己的声音不那么僵硬。

    “儿臣是想说,选妃的事情由太后皇上皇后做主就好,儿臣想请太后先为几位弟弟考虑!”

    他太子爷想要的女人什么样的得不到?装一回谦让又何妨?更何况他……哼!

    太后倒没料到他会这么说,微讶之后也就笑着转移目光——

    “既然如此,老三,你身边也没什么人,眼下可有看中的?”

    众人也顺着视线望向那抹淡青色身影,谁不知道襄王心悦云府大小姐,府里连个侍妾都没有,单是这一片痴心,不知感动多少深闺女子,况且襄王盛崎礼青年才俊,样貌生的也好,偏偏单恋一枝花,让不少千金小姐暗恨不已。

    浅棕色的眼眸朝云府所在的位置望了望,也不踌躇,几步行至太后等人跟前,襄王跪着行了个大礼,才一字一顿的开口:

    “不瞒太后,儿臣确实心有所属!”

    闻言,云意晴手中的帕子一紧,心脏也缩了起来,盯着男子,黑眸里不知是忧虑还是愤怒。

    她明明已经和太子说过了,可那人为何偏偏让襄王先开口,若他要的是她?若是太后同意?她岂不是白费一番功夫!不!不对,就算太子并非十分欢喜她,可凭云家的地位,那人绝不可能就这么把她让给襄王的,那他到底是什么意思!莫非……想着,顿时心头一凛。

    来不及思考,盛崎礼的声音落地有声:

    “儿臣求母后做主,将云府大小姐许配给儿臣!”

    他还是开口了,云意晴心中一沉,包括云相云夫人脸上也变了变,拒绝襄王,那势必得罪了襄王一党,不拒绝,那又怎么可以?

    相对他们的为难,云漾倒是优哉游哉的看戏,看得出啦,那个太子分明是故意的,就是不知道到底是想云府难堪还是想让襄王难堪了!

    “云府大小姐?”像是给够了众人思考的时间,太后老人家缓缓开口——

    “过来给哀家瞧瞧!”

    单论相貌来看,云意晴的姿色虽称不上艳压群芳,却确实是难得的美人,只淡淡那么一站,自有一股书香之气,令人心旷神怡。

    太后瞧着,也十分欢喜,目光中带着慈爱:“云家丫头,襄王心仪于你,你看如何?”

    云意晴心中忐忑,面上却是柔顺恭谨:“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臣女不敢做主!”

    “嗯,是个知礼的!”老人家满意的点点头,随即换了视线:

    “云相国,你怎么看?”

    云相垂着头,心中无奈,他有心将晴儿嫁给太子,这可怎么是好,晴儿还能把皮球踢给他,可他往哪里踢呦?太子么?

    想着,偷偷往太子的方向看了眼,却见那人笑吟吟的,一派自然的模样。顿时不知如何是好了!

    狠狠心,刚想开口,只听不远处襄王的声音隔空传来——

    “据本王所知,云相向来爱女情深,想必云大小姐若是愿意,云相应是不会拒绝的吧!”

    云相愣了愣,自是接道“那是自然!”他都这么说了,他能怎么回答?

    男子轻轻转过身子,目光移向不远处的人儿,眉眼里是尽是温柔,仿佛她就是他的唯一。

    “晴儿,你可愿意嫁我?”

    这该死的温柔!害的云漾差点被茶水呛到。她就知道这个文艺青年不仅文艺还是个浪漫主义者。

    瞧瞧,可就差点没拿个戒指下跪求婚了!好吧,她承认她是挺不爽的,她现代的老公是个大忙人,从没对她那么温柔过,到欧阳匪那会儿,身边跟个妖孽一样的颜如邀,桃花还没开就给他扼杀在树底下了!看来她心底那点小小浪漫这辈子是没戏了!

    显然云意晴也有所触动,当着这么多人面前,这样优秀的男人对她心心念念,没点虚荣那是假的!

    只是,她不需要,除了母仪天下,这些她从不需要,可,该怎么拒绝?想到拒绝后要面对的问题,她不禁头疼,如果太子是襄王那该多好!莫说皇后,就是江山想必他也会拱手送上的吧!

    “怎么?晴儿不愿吗?”

    见少女垂着头不语,盛崎礼有点心慌,他不信,不信她真的像别人说的那样一心要做太子妃。

    没有人注意,一直不做声的太子眼底得意的笑。能打击到对手的机会,他怎么可能放过?!

    不过看时机,应该也差不多了,是时候该他出场了!

    只是他还来不及起身,便听见云意晴轻柔的嗓音,隐隐的难过:

    “殿下极好,可是晴儿……已有心仪之人了!”

    这么一句话,将太子殿下的脚又重新归了位,望向云意晴的眼神满是诧异。

    心仪的人?莫非是他?想到这,心底不禁一阵兴奋,若是云意晴当面说出是他,那对襄王将会是狠狠的打击,他本想告诉太后自己早已和云相商量过要娶云大小姐的,这么一来,不用自己出马,他的未婚妻就可以解决了,而且还大大涨了自己的脸。

    “是谁?”盛崎礼的心一沉。

    “太子殿下!”云意晴的头垂的更低了。

    哈哈!太子简直要仰天大笑了,太好了!她未过门的太子妃,真的是太好了!

    努力压制住内心的狂喜,瞧着那人满脸受挫不由自主后退的身影,他终于走上前躬身行了礼,立到云意晴身侧低声道。

    “太后,儿臣其实本想等弟弟们结束后请你赐婚儿臣与云大小姐,没想到云小姐竟然……儿臣惶恐,虽然三弟也……可儿臣亦不愿负云小姐一片心意,求太后将云大小姐赐给儿臣!”说着转头诚恳的面向襄王“也请三弟体谅!”

    云意晴低着头看不出表情,可云漾注意到她的指甲已入肉,必然内心恨极。

    事到如此,太后也只好长叹口气,安慰了早已魂不守舍的襄王几句,为两人指了婚。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