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章 勾心斗角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看到在众人恭喜声中得意洋洋的太子,云意晴温和的面容下眼底却一片阴冷。

    她知道他终究会出来说话,可是她不想再等了。他已让她处在为难的位置上,又知道襄王和太子素来不合,内心做了比较。她还是选择中伤襄王,来满足他以及他的虚荣心。做出这样的牺牲只为他念她的情。让她以后的后位更稳些!

    尽管这么做让她失了襄王的心,尽管她心里会不痛快!可对她而言,这是最好的做法。

    云相瞧着襄王失魂落魄的身影以及不少看向他别有深意的目光。不由得尴尬不已,忙向自己的夫人递了个眼色。

    云氏收到对方的暗示,心中也有计较。不动声色的瞥了眼乐呵呵看戏的云漾。也上前一步福了福身,声音不大却很是清晰:

    “太后娘娘,臣妇有一事相求!”

    “何事?但说无妨!”云家今儿的事倒是不少。太后淡笑着询问。

    “蒙太子不弃。相中了晴儿。臣妇心下甚是欢喜,只是妾身一直有个心病。家中三女自幼性情怯弱,不喜见人。可自从见了襄王殿下便念念不忘茶饭不思,臣妇甚是担忧,虽然有些为难。可臣妇还是想向太后讨个恩旨,将三女儿许给襄王殿下,不求为妃,但求做妾亦可。”

    此言一出,除了云家的几个人反应正常以外,不少人都面色有异,云家这是什么意思,才打了一巴掌又赏个桃儿,是真心安抚襄王还是有别的打算。

    太后等人的脸色也有些微的改变,不知这云氏是真心为庶女着想还是其他的什么意思,不求为妃但求做妾,看了眼身边,这才意识道皇帝自太子的事儿着落后就给人叫了去,不禁又拿目光望向皇后。

    方才云家做的事儿涨了太子的脸,皇后此刻对云家感觉还不错,这下听道云家又要送个女儿去做妾,也略有不适。

    只有太子倒没什么感觉,最好的那个已经被他得了,剩下的管他是什么是妻是妾也无所谓。

    襄王此刻也是皱着眉头,他见过云家的三女儿,胆小懦弱,半点入不得他的眼,况且,他除了云意晴谁也不打算娶,也不等太后回答,他径自不愉的开口:

    “多谢云夫人厚爱,只是本王心中只有一人,除了她不想再娶,也不愿纳妾!”

    听到他这么说,云氏都不知道是高兴还是不高兴了,尴尬的张了张嘴,还是没有吭声。

    只是还没等她想好怎么说,清脆中带着不悦的嗓音从大殿上空飘了过来——

    “殿下,明明说好要求娶云家女儿做妾的,这下为何又这般说?”

    众人顺着声音看去,只见角落里的少女仰着头不甘心的朝着襄王的方向,说着,似是又带着委屈望向云氏。“母亲,你不是说襄王要纳女儿才要女儿来参加太后寿宴的吗?怎么变成了这样?”

    云氏闻言,瞬间呆住,她没想到云漾竟然敢公然出声还是公开指责她,不禁发怒,脱口而出。

    “三丫头不许胡说,母亲何时说过这话?”她这话十分严厉,与她先前慈爱的形象很是不符,引得太后疑惑的望了她一眼。她这才意识到自己失了分寸。

    云漾心中暗喜,手里绞着帕子,像是撒娇,又像是极度委屈“母亲说过的,母亲说襄王要选妾,让漾儿姐妹几个考虑,漾儿推荐了大姐,可母亲说大姐是要定给太子的,二姐是要给大姐陪嫁的,就只剩下了漾儿,母亲还让漾儿绣嫁衣,漾儿的嫁衣还在屋里搁着呢!”

    这一席话下来简直就是个重量级炸弹,众人看向云府的眼神都变了好几变,云相的脸都绿了,云氏更是气得脸色煞白。

    云漾却像是没注意到这些似的,又傻傻的看向一旁的云意柔“四妹妹,当时你也在的,你还安慰漾儿说能给襄王做妾很好了,你连康世子的妾都做不成?你说对不对?”

    云意柔显然也注意到形势不对,正想着怎么堵住这丫头的嘴听到这不禁瞠目怒骂“死丫头你胡说什么!”

    云漾心里偷笑,肩膀却怕怕的缩了缩“我错了四妹妹,我不该说妹妹想嫁康世子,妹妹刚刚明明想的是宁王爷!”

    云意柔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恨不得当场撕了她的嘴。整个云府任是谁都没想到云漾竟然会来这么一出,当中撕毁云家的假面具,她就不知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吗?

    可是他们真心错了,眼下这位云三小姐向来是她好过大家才好过,她不好过那谁也别想有好日子过!

    被云漾这么一闹,看热闹的幸灾乐祸的鄙夷的什么都有,尤其是被云漾点到名的那几位脸上更是精彩,像康世子都恨不得钻地缝了,只除了那边悠哉哉看戏的盛千烨,望着云漾脸色满是笑意。

    好一会儿,云氏才转过脸色来,忍着怒火,悲痛的望向云漾,像是伤心欲绝,又像是怜悯“漾儿,母亲知道是襄王殿下的话伤了你的心了,可你也不能这样诋毁自己人啊,母亲……母亲是真心爱惜你的呀!”

    说着,竟然像毫不顾忌自己的身份一般,突然朝襄王的方向“扑通”一声跪下,悲戚道“襄王殿下,算是臣妇求你了,看在漾儿为你几乎疯了的份上,纳了她吧!”

    突如其来的情况吓傻了不少人,就连云漾也呆住了,这也太会演戏了吧!

    还有,她就这么嫁不出去了吗?求他纳了她吧!云漾摸了摸鼻子,有点不适应这种卖自己都卖不出去的情况。

    “云氏,你先起来!”上边的太后终于看不下去出声了,云家的这出戏,真是好看的紧,不过,也丢人的紧。

    云氏也就就坡下驴,心里恨得不行,脸上还得装慈母的样子“殿下,就当可怜可怜漾儿这个孩子吧!”

    襄王被她这么一跪,早就不痛快,望向始作俑者云漾的眼神愈发厌恶,纳还是不纳,他该怎么做?若是不纳令云氏为难,那晴儿是否会怪自己?

    云漾冷眼瞧着,把所有人的脸色都瞧了个清清楚楚,不管云氏怎么挽回,可她那一番话终究是在不少人心里生了根了,云家这回是臭了!

    想到这,也不想再做戏下去,瞄了眼犹豫不决的襄王,她冷了脸正要开口,却听不远处男子的声音悠悠传来

    “云夫人莫要难为三哥了!可否听本王一言!”

    回眸,只见白衣少年面色如玉,浅浅而笑,温和的望着云氏,不是盛千烨是谁!

    不止云漾,云氏也呆了呆,这位不理窗外事的宁王怎么有这等闲心,“王爷请讲!”

    男子微微垂眸,遮住眼底颜色,声音清浅“不瞒云夫人,初见云家三女,本王心中甚喜!”

    这话什么意思?云漾愣住。

    他说完那句便又转头看云漾,眉眼里尽是温和,“阿漾,若本王迎你为妻,愿否?”

    云漾嘴巴张成了O型,定定的看着他,他,这到底啥意思?半响,才吐出一句话——

    “你不是跟太后说你不想娶妻?”

    “太后也说若本王有心仪之人定要告诉她!”他也望着她的眼睛。

    “你不是说你不喜热闹,只想过安稳日子?”

    “本王方才觉得如果是阿漾的话,热闹些也挺好!”他回答的很干脆,瞧着她呆傻的样子,很是好笑。

    云漾呆呆的眨眨眼,又想起了什么“你不是说你那副身子,娶了谁不怕耽误人家?”

    这回他终于不吭声了,微微垂眸,似是在思量什么,只是没过一会,又抬起眸子,期待的望着她:

    “那,阿漾介意吗?”

    云漾瞪大眼,快速接话“怎么不……”介意?

    没等她把话说完,他笑呵呵的接口“不介意就好!”说着又朝太后一揖,朗声道“太后,既然儿臣和阿漾两清相悦,请母后做主!”

    云漾无语,扯他的袖子,压低声音“我话没说完呢,你丫的断章取义!”

    他也偷偷看向她,双眸亮晶晶“在下才疏学浅,不知何为断章取义?”

    云漾怒极反愣,算了!看在他勉强给她解了围的份上,她暂时就不拆他的台了!

    参加宴会的人大都觉得今日的寿宴跟过山车一般,一波接一波,甚是精彩,让不少喜欢看热闹的看了个痛快!尤其是过了今晚,云漾算是彻底出名了!

    只是眼下,大多数人还没从这一系列的状况中回过神来,尤其是云家,他们就想不明白了,云漾怎么会突然变成那副样子,还有宁王,简直——云相觉得自己脑袋又不够用了!

    一顿饭的功夫,她从云家人人嫌弃的三大小姐变成了宁王妃。

    宁王妃的身份果然给她带来了巨大的变化,不过是一夜之间,云府上上下下对她毕恭毕敬,态度和之前有了天壤之别。

    反正早晚都要嫁人,与其让别人主宰自己的命运,嫁与襄王做妾,不如把命运交给自己,嫁一个自己中意的男子!

    既然如此,让宁王做她的男人也不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