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章 你说谁是蠢女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宁王果然够意思,不过是一天时间,房间里便已经堆满了宁王派人送来的东西。

    云意晴三番两次探头张望。眼中满满的都是妒意。

    “小姐,您现在是宁王妃了,在这云府。咱们再也不用处处看人脸色了!”

    蔷薇脸上闪着喜悦的光芒,轻轻把宁王送来的碧玉簪给云漾戴上。

    云漾却波澜不惊。一如见惯了大风大浪。

    想当年。她什么样的奇珍异宝没有见过?!

    蔷薇见云漾百无聊赖,说笑话似的说给她听。

    “江湖上最近发生个大事儿,小姐你知道乱城不?乱城之主欧阳匪不是前些日子落崖而亡么。听说暗门昨儿放话出来要求乱城副城主交出百草集,若不交今夜就联合几个门派攻打乱城,说要为武林除害!我说这暗门还真不厚道。人家刚死了个城主就要打人家。虽说乱城不是什么正经门派,可它暗门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后面的话欧阳匪没大听得清了,思维被“攻打乱城”几个字占住。脑袋里乱哄哄的。

    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她自从穿越成云漾后就决心一心做云漾。没有再理会过乱城的事情,甚至于有些下意识的逃避。她潜意识的逃避乱城,逃避百里暮杨。逃避她的过去,可听到乱城有危险,她却仍不能让自己置之不理。

    揉了揉额头。云漾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百草集是她师傅毒老叟祖上传下来的,里面记载了无数医药蛊毒之术,是乱城至宝,除了历代乱城主人,没有人知道它的下落,而这本书的下落,它并没有告诉过乱城中任何人包括副城主蓝旗,交不出这本书,那么这张乱城暗门之战势在必行。

    欧阳匪不在,乱城正乱,暗门是乱城宿敌,向来对百草集虎视眈眈,可不及乱城势强,故一直隐忍不发,如今看来,正是它进攻的大好时机,可是她当时记得暗门之主正潜心闭关,怎会在这个时候贸然进攻?

    “小姐?三小姐?”

    蔷薇看着云漾面色变化,眉头也簇成了一团,思想显然跟她不再一条线上,不禁担忧呼唤。

    “蔷薇,你可知大约是那几个门派?”云漾却突然抬眼认真的看她。

    瞧着她一本正经的模样,蔷薇有些讶异,却还是不自觉出声“阴阳宫,婆娑门,还有几个说不上名字了。”

    蔷薇说不上名字说明不是什么值得提的门派,倒是阴阳宫有几分实力,尤其是阴阳宫主……联合暗门的话乱城定要遭殃!

    几句话打发了蔷薇,云漾开始翻箱倒柜,给自己换了身装束又把被子理成有人入睡的模样,匆匆出门。

    不是她不信任蔷薇,只是重生这件事,她不想让任何人知道。

    被她养了这些日子,云漾这小身板虽不如欧阳匪那么强健,可至少身子轻盈,行动方便。要出这云府大门倒也容易。

    乱城远在翡翠山脚下,距离京城有不少距离,又是轻功又是快马的,不知累死了多少匹马驹,待赶到翡翠山,发现整个乱城已被重重包围。

    避过包围圈,云漾熟练的潜进城里,里面执着火把的,拿剑提刀的几乎要将乱城淹没。只是奇怪,有些人虽说江湖装扮,可云漾总觉得不似江湖中人。

    “我说蓝副城主,我劝你最好还是把百草集交出来,我也好放你乱城一条生路,否则……哼哼!”

    留着长黑胡子的中年男子说着,朝对面阴森森的笑了笑。

    小心的掀开了一片瓦顶,云漾趴在屋顶向下看。说话的人是暗门的副门主江赢,扫视了一圈,果然没有暗门门主,看来他们门主还未出关,这个江赢,哪来这么大胆子背着他们门主攻打乱城?!

    “江门主也莫要威胁老夫,莫说老夫没有百草集,就是有老夫也不会把它交给你!”

    这回是蓝旗,蓝旗自毒老叟在时就在乱城任副城主了,可谓是看着欧阳匪长大的,欧阳匪对他很是敬重。

    “没有?!”江赢瞪着蓝旗,狠狠道“欧阳匪死了,我不信她之前没告诉过你百草集的下落,难不成真要你们乱城的宝贝给那个蠢女人陪葬不成?!”

    话音刚落,只见一道红影一闪而过,江赢只觉咽喉被扼住,耳边阴柔的嗓音动听至极,同样也危险至极!

    “你说,谁是蠢女人?嗯?”

    哎!趴在屋顶的欧阳匪叹了口气,这是个她想忽略都忽略不了,想摆脱也摆脱不掉,怎么拍也拍不死的苍蝇级人物啊!

    在江湖,和欧阳匪痴恋百里暮杨一样有名的是阴阳宫宫主颜如邀对欧阳匪的痴狂。

    死缠烂打,无所不用其极,都不足以形容这个人。为了让欧阳匪注意到他,他又是蛊又是毒的残害百姓再把人丢到乱城门口;为了见欧阳匪来找他,他可以把乱城的人绑到阴阳宫,一个一个的杀直到欧阳匪现身;为了呆在欧阳匪身边,他弄死人家侍女,用来制作人皮面具装模作样的伺候她;为了欧阳匪,阴阳宫有一道死命令,就是逢百里暮杨必杀之,杀不死也要让他不痛快!为了欧阳匪,他半夜火烧朝阳府,而那里,是朝国九皇子百里暮杨的住处……

    若说百里暮杨这辈子最恨哪两个人?一个是死追着不放的欧阳匪,另一个就是差点逼得他亡命天涯的颜如邀!

    而此刻,江赢睁大眼睛双手使劲扒着那只控制他喉咙的手,边断断续续的叫着:

    “颜如邀!你——你最好要——要搞清楚你今天是来干什么的!”

    红衣男子却没理会他的话,只睁着一双黑眸,微微歪着头,唇边泛着危险的笑意“我说,你说谁是蠢女人?”

    江赢心里恨的不行,他怎么就一时得意忘了这死妖精最忌讳的了呢!看了看两边几个门派的首领,一个个不是装没看见就是眼观鼻鼻观心装死,无奈之余,只好恨恨道歉,声音像是牙缝里蹦出来的。

    “好!老夫一时失言,请颜宫主莫要见怪!”

    让他暗门堂堂副门主给这个不男不女的东西道歉,想想江赢都气到不行,可无可奈何,阴阳宫虽大,但多是乌合之众,可颜如邀的本事却是数一数二,再加上此人性情诡异阴险,给人拿毒当饭吃,没有人愿意得罪他。况且此次为了百草集,还要他相助……

    “好吧!本宫主勉强原谅了你,若下次再听见你说小匪儿的坏话,可就没这么简单了!”

    男子缓缓收起手指,拍了拍手掌并不存在的灰尘,身体迅速向后倾斜,顺着红衣缓慢落座,指尖朱丹在空中亦是划出美好的弧度。

    江赢咳嗽了好一会才喘过气来,瞪着又坐回原位的颜如邀,想骂又不敢出声,憋的很是难受。

    一旁,一袭红衣的男子恍若无骨,整个人软在竹椅上,一张精致的脸雌雄莫辨,妖孽的形象像是从骨子里延伸出来的,让人觉得不是在人间。

    屋顶上的欧阳匪看着,神色莫名,这个人,虽然整天给她找不痛快,包括现在即使“她”死了,还要联合众人要灭她家的男人,可看着他维护自己,心里不知道什么感觉。

    片刻的安静很快被打破,蓝旗瞧着一副散架模样的颜如邀,气愤更甚,大喝道:“颜如邀!你以为你说几句好话城主就会喜欢你了吗?别做梦了!不男不女的东西!你最好把城主的尸体还给我们!不然老夫迟早要踏平你的阴阳宫!”

    呃?这个变态把她的尸体偷走了?云漾惊呆了!

    听他叫喊,颜如邀却不生气,长长双睫微开,他勾了勾唇,语调轻盈。

    “小匪儿生是我的人死也是我的鬼,蓝城主也不用急,等姓江的完事儿就轮到你们了”说着,他伸出食指轻轻嘘了嘘,像是怕吵醒了谁,转眼又笑靥如花,嗓音轻柔的几乎滴出水来。

    “小匪儿不在了,你们乱城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全去陪她吧!”

    “你——你个变态!”蓝旗怒骂。

    男子面色微变,语气依旧不急不缓“警告一次,除了小匪儿本宫不接受任何人称本宫主变态!”

    说完,指尖微微缠上胸前的长发,头颅轻侧,像是在怀念“那是她的专称!”

    云漾愤怒了,亏她刚才还有点被感动,这人本就是地狱里的恶魔,若他能有一分好,那也是建立在他万般恶的基础上的!

    见他们越扯越远,一直冷眼旁观的江赢开始拉回正题:“蓝旗!这百草集你到底是给还是不给?!”

    “咱们丑话说在前头,刚才颜宫主说的话你也听到了!反正你们乱城是逃不过这一劫,若是你乖乖交出百草集,我还能给你留个全尸,若是不给,那我们就是掘地三尺也势必将东西挖出来,到时候再一把火烧了你的乱城!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望着咄咄逼人的一群人,蓝旗心中愤恨不已,看来,到底是守不住乱城了!深吸口气,大声喊道,“老夫说没有便是没有,即使你烧了乱城,老夫也没有百草集!”拼死一战,又如何?!

    被他视死如归的态度激怒,江赢连连冷笑,终大喝一声“好!”朝身后的人打了个手势,冷声叫道:“给我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