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十章 愤怒的欧阳匪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眼见外面的人冲进门,形势将大乱,云漾看变化不对。忙脱口叫道——

    “且慢!”

    她吃了自制的变声丸,此时声音沙哑阴鹜,似是七旬老妪一般。虽不够高昂,却力道十足。

    果然这特殊的声音成功的止住了众人的动作。均是寻找声音来源。你看看我我望望你寻不到声源正一团困惑。

    上空一团黑影骤然从空降落吸引了他们的视线。

    来人一身夜行衣装扮,手上带着奇怪的套子,面上带着脸谱面具看不出形容。只从身材看来瘦小,个头也不高,再配上方才的声音。明显一七八十岁的老妇人。

    江赢上下打量完。斟酌开口:

    “不知老人家为何而来?有何指教?”

    “指教?不敢当!呵呵!”嘶哑的嗓音笑起来格外凄厉,听的人渗得慌“老婆子乃毒老叟故友,听闻乱城要被人打劫了。这不就过来瞧瞧!”

    听着来者不善。而自己一方又人多势众。江赢也就不客气:“这么说来,老人家是要管乱城的闲事了?!”

    云漾面具下的脸像是笑了笑。沙哑的声音在大厅里回荡。

    “阁下不就是要百草集么!不瞒你说,欧阳匪死得早。哪有时间和功夫将百草集的下落告诉蓝副城主,可这百草集的下落也未必就只有她欧阳匪一个人知道!”

    “你什么意思?”听闻此言,江赢两眼放光。上前一步盯紧云漾。

    “呵呵呵!”难听的笑声又开始响起,众人来不及皱眉,只见那老夫人手臂微扬,一本破旧的书籍随之飞向屋顶,外面风不大,却见着书籍被那老人家的劲风带的飒飒作响,连连翻了数页,可无论眼神好还是不好的的人自然看得到书皮上斗大的几个字“百草集”!

    江赢大喜,伸手欲抢,却见那书几个回旋重新落回那妇人手中。

    江赢双眼直勾勾盯着云漾手里的书不放,嘴里亦是不停。

    “老人家如何有这百草集?”

    云漾扬了扬手臂,眼见对面人随着她的动作眼珠跟着转动,微微笑道:“江门主不是要这书么?跟老朽走一趟如何?”

    江赢终于将目光放到那张看不出表情的面具上,惊疑的眼神闪烁——

    “老人家这是何意?”这老妇人虽看起来年事已高,可江赢想着跟毒老叟有交集的家伙有几个是等闲之辈,亦不敢掉以轻心。

    “哈哈!”面具下笑声响起,声音变得意味深长。

    “江门主放心,我老婆子既不会要你的命也不会把你怎么样,说不定百草集双手奉上,你看如何?”说着,也不理会其他人,径自走了出去。

    目光游疑了会,江赢终是抵不住百草集的诱惑跟了过去。

    夜风微凉,云漾背对着那人,嗓音冷淡,却依旧沙哑——

    “老婆子我可以把百草集给你,只要你答应我的条件!”

    “什么?”江赢大喜,上前一步。

    “带着你的人离开乱城,还有其他门派,只要乱城无恙,这百草集对老婆子也没大用!”

    江赢走上前,到云漾对面,盯着她冰冷的面具似是要看透什么,半响才道:

    “别的门派我可以弄走,可是阴阳宫——”

    “阴阳宫不用你管!”云漾面无表情的打断他“只要管好你们自己,颜如邀,老婆子我自会解决!”

    能搞定颜如邀?江赢才不信,暗门虽说与乱城是宿敌,可比起这来,他更想得到正门主那个位子,有了百草集,别说门主,要想壮大暗门那也不是难题,可是他答应了那个人,定要今晚让乱城永远消失,而且门口那些假装门徒的皇家暗卫也不是吃素的!

    只不过那个人只是要乱城消失,没说从谁手底下消失,颜如邀!那个人他定不会放过乱城,这世上除了欧阳匪本人,江赢不信还能有谁能让颜如邀妥协!到时候他在让下面那些人暗助阴阳宫一把,这样既拿到了百草集又灭了乱城,一举两得!

    江赢简直要为自己拍手叫好了,面上却还是一副假惺惺的样子!

    “既然前辈这么说了!那江某答应就是!”

    云漾面具下的脸笑了笑,声音极具威胁“那好,现在带着你的人全部滚出乱城!也莫要和老婆子耍心思,不然江门主定会后悔的!”

    众门派不知那老人和江赢说了什么,只是他回来便要带人回去,暗地里也猜着百草集定然落到他手里虽然不忿,可谁让技不如人只好无奈离去,只有颜如邀瞧着匆匆带人走的江赢似笑非笑,一副鄙夷的姿态,瞧得他心头直冒火!想着干脆等会趁乱将这死妖精也灭了!

    暗门带着人退到了翡翠山脚下几里外,云漾并未食言,无所谓的百草集丢给了他,不是她真心无所谓,只是百草集她早手抄了副本,至于给江赢的,哪天不小心引把火给烧了不就成了!

    两人各怀心思,而江赢则欣喜的翻看着刚到手被翻得破损的厉害的百草集,耐心等着阴阳宫的杀戮好偷偷派人去帮忙。

    只是可惜,当他看到那只向来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某妖精双眸通红不只是激动还是兴奋的带人从乱城出来,双眼瞪的铜铃大,那老婆子果真有这个本事?

    这下可不好了!乱城完好无损,那个人定不会放过自己!还有好不容易到手的百草集,不,他不要死,也要留着百草集,小心翼翼的将书籍揣到怀里,也顾不得什么江湖规矩,立刻吩咐身边人让门徒全部回来,下了命令,杀进乱城,一个不留!

    而此时,得到消息的蓝旗正皱着眉头在房间里踱步,他实在不明白,他不记得毒老叟有这么个故友,而且,百草集怎么会在她的身上,满肚子疑问还没来得及问,就听到暗门又杀回来的消息。

    云漾本想不留痕迹的解决乱城的问题就走,可没想到还没来得及踏出城门就听到这么个消息,云漾彻底怒了!暗门虽说不是什么好东西,好歹向来一言九鼎,这回竟然出尔反尔,当真以为她乱城奈何不了他了!

    呼喊震天,火光缭乱,兵刃交接声不绝于耳。

    当黑衣黑发双眸喷火的妇人再次出现在江赢的面前时,江赢仿佛看到她面具下铁青的脸,强忍着心虚,冷声斥道:

    “前辈还是莫管闲事的好,乱城今夜必须从江湖上消失!不管是谁都救不了乱城!”

    云漾嗓音低哑,诡异的音调在风中像是来自地狱:“我有没有说过,你是要付出代价的!”

    说罢,她右手微微扬起,随着她扬手的动作,一簇火苗似是来自天外,在她带着套子的手掌上方跳跃。

    看得对面男子目瞪口呆,震惊的连连后退,指着云漾话也说不完整:

    “你——你是——是鬼?”

    云漾笑音嘶哑,没有理会他,只是将手掌往前一推,火苗像是有灵性一般直直飞向那人的胸口,接触到可燃物,火焰很快涨大,随之是痛苦的呼喊。

    江赢使劲的扒着身上的衣物试图摆脱火焰,因为他的动作,百草集从怀中掉了出来,可惊讶的发现明明是放在胸口的百草集竟然没有被火烧到半分,满眼的不可置信几乎忘记了身上的火,这个人,眼前的这个妇人到底是什么人?竟然可以控制火焰的燃烧?明明连衣服都烧到了甚至烧到了皮肉,可夹在中间的书籍愣是完好无损!

    显然云漾也注意到了,扬了扬眉,唇角也弯了弯,她只是试试,没想到真的成功了!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瞧着他惊惧的目光,云漾觉得心里舒服了些,几步走到那人身边蹲下来,有了戏弄人的心思,暗哑的嗓音低低的:

    “不好意思,江老头,忘了告诉你,老娘欧阳匪!”

    听到这句话,江赢连惊呆的感觉都失去了,仿佛是大脑停止运行了,好一会才重新运转,这句话,分明是欧阳匪第一次和江赢交锋时候说的话,而欧阳匪,分明早就不在人世,这个人说她是欧阳匪,莫非真的是鬼?

    越想越惊恐,巴不得赶紧远离这个可怕的人,可云漾没有给他这个机会,揪着他脖子,低哑了的声音骤然变得冷冽。

    “说!指使你对付乱城的人,是谁?!”

    江赢面色痛苦,却没有回答的意思。

    云漾冷笑一声,素手一扬,闪烁的火苗立刻飞入他的心脏。江赢顿觉心脏在缓慢的被火煎熬,慢慢的侵蚀着它,痛入骨髓,激的全身战栗,生不如死。

    他叫的撕心裂肺,旁边的人依旧冷酷无情。

    “说!”火焰似乎更急了些。

    痛到极致,那个人竟突然撇过脸向着云漾,惨白的脸色反而出现诡异的笑意,他的声音断断续续,语气意味深长——

    “欧……欧阳匪,你不会想知道的!”

    难道?云漾心头一紧,掐着他的脖子,大声命令,“到底是谁?!”

    “百里……暮……杨……”随着他最后一个音节的结束,生命也到了尽头。

    欧阳匪松开了手,不管顺着滑下去的尸体,站起身来,神情有些恍惚。

    果然是他!他要了她的命,还要灭她的家!这就是百里暮杨,她欧阳匪最爱的男人!

    她垂着头,眼底一片阴影,很快又笑了起来,诡异的紧,既然他那么想灭掉乱城,她偏偏不如他的愿!

    “什么?你说让所有人都退到地下城?一把火烧了乱城?!”

    蓝旗盯着面前的老人家,不敢置信的问。笑话,头可断,血可留,他乱城中人岂是贪生怕死之辈?还要烧了他们住了一辈子的乱城,怎么可能?!

    云漾有些无奈,开口“我说了,蓝城主,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他们人多势众,难道你真想乱城覆灭于此?!”

    纠结了好一会,蓝旗终于决定同意云漾的话,可是又开始新的问题。

    “可这把火谁来放?还有万一被他们发现密道,连地下城都保不住怎么办?”

    “这你不用管!”云漾转过身,忍住不向面前这位慈祥的老人诉苦的冲动,淡淡道“你只管下令撤到地下城,等事情结束了再出来!”

    云漾并未随着大家一同躲进地下城,她立在幽深的夜里,缓缓闭上双眸,感受周围的火光。

    眼见退的差不多了,如云漾所料,不少敌人发现了密道入口已经开始想办法开启密道。

    张开双臂,赤色的火焰似是在心头跳跃。无论是暗门还是其他门派的人不可置信的发现手中的火把的火焰突然消失,而不远处的丛林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突然着起火来并迅速的向他们蔓延开。

    躲避已然来不及,叫喊,咒骂,在漆黑的夜里响彻,在夜风的帮助下,火势极其凶猛,吞噬着人群,淹没了乱城。

    这场火似是骤然而起,既急又猛,火光冲天,照亮了大半夜空,所有乱城中的人,无一幸免,整座城,沦为空城。

    云漾望着燃烧着的火海,心中说不出什么滋味,叹了口气,消失在黑夜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