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十一章 十里红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些日子下来,云氏日日忙着准备云意晴及太子婚事,哪还顾得上云漾这边?只得事事由她亲为。除了蔷薇,连个能够商讨的人都未曾有过。

    “小姐,”这日。蔷薇正在为云漾理云鬓,瞧铜镜内佳人娇颜。替她抱起了不平来:“分明是宁王求娶小姐。怎的又不见宁王派个人来打点做做准备?虽道是太后娘娘赐得婚,不必再请媒婆来说叨,为何却连抬聘礼都没瞧见?”

    云漾不在乎那些虚的。她轻轻拍打蔷薇手,道:“我一介庶女能嫁于宁王做正室已然是福,人该懂得知足才是。”

    她面上虽是在这里安慰着蔷薇。但她心里头却也已然将盛千烨给骂上了千万遍。

    其实。她也并非想要那些聘礼,只是觉着他这般行为说白了点便是不重视她,估计这相府里头已然也不少传言了。

    尤其是前日太子才送了七十七抬聘礼过来。她昨儿个才被云氏唤去商量云意晴的嫁妆该有多少抬。她的嫁妆又该有多少抬呢。

    就在云漾走神之际。福禄院一婆子行了进来,摆得是十分恭敬的样子:“三小姐。夫人唤您过去呢,宁王府派人抬聘礼来了。”

    闻言。蔷薇面露喜色,手脚麻利地替云漾梳了个元宝髻,簪上些许珠花。端详一阵,觉着还是不够,便又挑了支金累丝珠衩来替她簪上,再又将她那对羊脂玉镯子拿出来叫她带上。

    被她这么一折腾,就已经过了大半个时辰的功夫。

    外头婆子都有些等得不耐烦了,连声催促着。

    而福禄院这边,云氏等得脖子都要长了的时候,云漾终于是姗姗来迟了的。

    “老奴拜见王妃娘娘。”一见云漾进来,领头的那位年迈的人忙冲着她行礼,后面跟着他的人也赶紧是一礼。

    见了他们这样,云漾心中总算是有了一丝安慰,她不是个不知好歹的人,她知晓,他们这么做,完全就是让她脸上有面子。

    这般想着,云漾赶忙回了一礼:“众位客气了,妾还未曾出嫁,这声王妃实在是担当不起。”

    闻言,宁王府的人都起来了,心下对云漾的好感也是添了好几分。

    当真不愧是王爷瞧上的人,果真是个心思玲珑的人儿,也知晓进退。

    但是他们也不会将这回来的目的给忘了,拿了礼单念了一通。

    这下可是叫云漾目瞪口呆了。

    她并不是一个没有见过世面的人,可这份聘礼,实在是太过于贵重了的,他这可是将整个宁王府都搬了过来?

    聘礼有六十六抬,虽是比太子那七十七抬要少上十一抬,却比太子那聘礼箱子要大上许些。

    若说这不过只是些虚的,不过是些充台面的那也就罢了,可是这抬抬都是实打实的啊。

    并且这些东西有的甚至于是有银子都买不着的。

    这下子,就是云府不想给多少嫁妆也不成了。

    这么想着,云漾唇间荡起了一抹笑意。

    如此看来,她这回出嫁,定然是十里红妆,动荡京城的。

    这也是她所想要的效果。

    如果可以,能让百里暮杨知道更是再好不过。

    哪怕他不知道她是欧阳匪,她也想要让他看看她过得该有多好,尽管她知道,他是不会因为她幸福而感觉到有一丝的悔意。

    这么想着,云漾冷却了笑意,只道:“云漾即将出嫁,房里还有嫁衣要织呢,便先行告辞了。”

    言罢,云漾不顾云氏那笑得极为僵硬,及眸中深处那抹狰狞,便退了出去。

    屋子里面,蔷薇正睁着双眼睛,紧张而好奇的望着云漾问道:“小姐,怎么样?嫁妆有多少抬?可还都值钱?比之大小姐的该是如何?”

    闻言,云漾轻笑了一声,柔声道:“你这么多个问题,我该先回答哪个?”

    言罢,她自问自答地讲着:“那便一个个的来吧,嫁妆共有六十六抬,都是实打实的,那里头两件物什便能抵得过你一辈子的奉银,比之大姐的我倒是不敢讲……”

    那还需要她再讲?经云漾这么一描述,她已经能够自个儿来分辨了好不好?

    定然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

    “小姐,小姐,原来我们都错怪姑爷了,姑爷原来并非是对您不上心,而是对您太过上心了,因此,准备个聘礼都得个个是精品。”这下子,蔷薇对于那个未曾见过面的姑爷盛千烨充满了好感。

    她家小姐总算是寻了个好姑爷来。

    这般想着,蔷薇的眼泪便要落了下来。

    见她这幅模样,云漾赶忙执帕替她拭泪,笑道:“傻丫头,你在这儿哭什么呢?小姐又不是不要你了的,你可还是要跟着我一道去宁王府上头照顾我呢。”

    这么久的相处下来之后,云漾对于这个小妮子,是真真正正的喜欢上了的。

    “小姐……”蔷薇像是被云漾给感动到了一样,眼泪掉的个不停。

    这下云漾是真的无奈了起来,她方才那么讲,是想让蔷薇别再落泪了的,结果,这回倒是好了,不仅仅没能让她止住眼泪,还让她掉这眼泪的更加的凶猛了。

    而福禄院这边的云氏,送走了宁王府的人之后,终于没能忍住怒火,发了好大的一通气。

    她将手中锦帕撕得个粉碎了之后,心中怒火翻天,随手便拿了个瓷瓶砸下。

    云氏心腹嬷嬷见了云氏这幅模样,上前拾起碎片,道:“谁知晓这回宁王为了这三小姐,手笔这么大,怕是太子殿下以及大小姐也得了消息了,怕也是一通气了。”

    “小贱蹄子,跟她那短命娘一般就知道狐媚人!”云氏恨得几乎要咬碎了一口银牙,道:“我本还打算随便拿了几匹破布做嫁妆便出嫁,让她丢尽那张破脸的,就是如今……怕是不行了!”

    不仅不能够敷衍了事,甚至还必须要代她好好准备着,虽说不能与她晴儿那份一般丰厚,却也不能差到哪里去的。

    要不然,旁人怕是得想着法子骂她如何如何敛财且苛待庶女的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