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十三章 洞房花烛夜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经过了好一番折腾,云漾总算是顶着最少就有十余斤重的衣服首饰,握着所谓的平安果坐上了喜轿。

    可这轿子还没能坐热。宫中便来了消息,皇帝太后各赏了一抬嫁妆下来给她做填妆,她只得下轿接旨谢恩。

    此事一出。百姓议论纷纷。

    要知晓,虽说皇帝太后赐几抬嫁妆这在京城里头并非是头一遭了。但却也是稀奇事一件。

    前几日云意晴出嫁时。皇帝太后可还没送填妆过来呢。

    当然了,云漾还没自恋到会觉着皇帝太后这是因为喜欢自个儿而赏的,不过是给了她那未来相公盛千烨的面子。

    不过这下子。云漾的嫁妆却有六十六抬了,说起来倒是与盛千烨的聘礼是相等的,但也只有云漾知晓。这六十六抬嫁妆。和那六十六抬聘礼是完全不能相比较的。

    但,这真算起来,云漾的嫁妆比之云意晴还多了三抬。

    十里红妆。也莫过于如此了。

    似是到了宁王府门外。蔷薇小心翼翼的扶着云漾下了轿子。将云漾的手交之于盛千烨手上。

    感受到那双大掌传来的热度,云漾不禁是俏脸一红。还幸好有喜帕遮着,若是不然。她的脸可是该丢大发了去。

    跨过火盆,因是皇家,盛千烨的长辈又都在宫里头。拜云相及云氏更是对皇家的不尊重,所以直接就省了拜高堂这一步,直接将云漾送入了洞房,而盛千烨则还在外头招待宾客。

    望着喜帕遮面的云漾,蔷薇在旁直道:“原来成个亲这般的麻烦痛苦,日后我可不成亲,我这生都伴在小姐左右。”

    “净讲这些傻话,女子哪能有不成亲的?”云漾眼眶一湿,三世间,也难得有人待她这般真心得,说不感动那是不可能的,但她不可能真叫蔷薇便这么跟着她的。

    蔷薇似是早就料到了云漾会这么讲,马上便反驳了句:“乱城城主欧阳匪不也是女子么?她不也没成亲?”

    闻言,云漾面色一僵,许久没再回话,她哪里是不想成亲?不过是那个人不与她成亲罢了。

    见云漾有些反常,蔷薇忙道:“小姐,您怎么了?”为何一谈到欧阳匪就变得如此的敏感。就好似变了个人似得?

    “没有,”云漾总算是反应了过来,她强压住了哭腔,只是不断地道:“蔷薇,你可千万不要学她,千万不要学她。”

    这回蔷薇也再没有接着这个话题聊下去,她望了望天色,道:“小姐,这天色不早了,您还未曾进食呢,可要奴婢去端些点心来,您想充充饥?”

    云漾却是摇了摇头,道:“喜帕要新郎来揭才喜气,若端了点心来,可是不符规矩的。”

    闻言,蔷薇在心里暗道了句:‘小姐,您何时符过规矩啊?’当然,这话她是不敢正当着云漾的面讲出来的。

    不过,这下她也没有继续再唠叨个不停了,她到底也跟了云漾这么些时日了,知道云漾平日里头瞧起来嘻嘻哈哈的,可真到了关键时候,那可是比谁都要认真的。

    所以,她只是静静的在一旁站着,守着云漾。

    而此时的云漾的确是没有心情再去搭理蔷薇的,她因为刚刚蔷薇的那一句‘欧阳匪’而思虑万千,那些自从订了亲之后她就再也没有想过,甚至可以讲是潜意识里面在逃避的问题,一个个的浮现在了脑海之中。

    她现在对于百里暮杨究竟是个什么感觉呢?真的就没有一点爱慕之意,只剩恨了吗?可是没有爱,又是哪里来得恨呢?还是说,对于这个人,这个害自个儿至深的人,一点感觉都没有了呢?

    还有接下来要面临的圆房问题,她又该怎么办?

    如果盛千烨于她只是想要互相利用,那她觉着真的是好办极了,可是瞧他对成亲这事的热衷程度,她觉着,他不可能只是想着要互相利用。

    可他们到底也还没有搭过几句话,甚至可以称得上是陌生人,她对他的印象甚至仅剩余腹黑这两个字,他对她的了解又能有多少呢?

    现在的云漾,可以讲是越想越乱,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甚至于,她连盛千烨走了进来都不知道。

    “蔷薇?我……”突然被掀了喜帕,在黑暗环境中待了许久的云漾突然有些不适应,还以为是蔷薇,结果定睛一看,竟然是盛千烨。

    她莫名的觉着有种羞愧感,躲避着他那可以说得上是温柔似水的眼神,想要寻找蔷薇的身影,却发现房内只有他们两个人了,于是,她只能顶着尴尬问道:“你什么时候进来的?怎么也不跟我讲一声就把喜帕给掀了?”至于蔷薇去了哪里,她不用问都是可以知道的。

    听到了云漾的问话,盛千烨笑了,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反问了一句:“跟你讲有用吗?”

    闻言,云漾红了脸,因为她是知道答案的,凭她刚刚走神的状态来讲,在刚刚那个时候跟她来讲话,她是听不进去的。

    盛千烨倒是大方的没有深究,他笑得极为温柔,从桌上端了碟糕点递给了他,笑得就像冬日里的阳光,问道:“饿了吧?快吃些吧,别等会饿瘦了回娘家抱怨讲是我宁王府没给你吃的。”

    云漾闻言,嗔他一眼,但她却也的确是饿坏了,抓起几块糕点便往嘴里塞。

    见了她这个样子,盛千烨深怕她被呛到,便端了盏茶在她吞了些糕点之后给了她。

    这回肚子也喂饱了,云漾总算是想起了一个重要的问题,她像是防色狼一样的环住了胸口,一脸警惕的望着盛千烨。

    看到云漾这个样子,盛千烨莫名觉得好笑极了,手放在唇边轻咳了两声之后,冲着她道:“你就放心吧,至少今天晚上我是不会碰你的。”

    闻言,云漾总算是放松了一点,却看见盛千烨拿了根细针往床被方向走来,她又是一脸警惕的望着他,可他却是扎破了自个儿的手指,滴了两滴血放在床中央的白帕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