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十四章 婚夜纠结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云漾望着那几滴血迹,一把拿起他的手指,皱着眉头看了好一会。

    而盛千烨也未曾阻止她的行为。只是笑得意味深长的看着她。

    “你不是体弱么?扎自个儿的手干什么?也不怕折寿?”云漾似乎也发现了自个儿的表现得太过于激动了些,放下他的手指,敛住心下惊意。试探着问道。

    她是毒老叟的亲传弟子,尽受毒老叟的真传。甚至还有几分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势态。这世间学医者,再没得几人能与她并肩的了。

    所以,她刚刚不过一眼。就看出他似是中了毒。

    而这毒,好似并非这些天来才中的。

    可他一个体弱皇子,又是怎么中的这种剧毒呢?

    更何况。他从小就被皇帝与太后保护得那么好。哪可能会中这种毒?

    不过……她头回见他之时,他不就是被人追杀么?

    难不成,他一个久居深宫的王爷。还能有什么仇家?

    云漾皱着眉头想得认真。盛千烨却全然不当一回事一样的笑笑。道:“不过就是两滴血罢了,你倒好。怎么还扯到折寿上面去了?更何况,我知晓心疼娘子。娘子不该感到欣慰么?”

    “盛千烨!”云漾不理他的嬉皮笑脸,扯住他衣袖,一副正经的模样。道:“如今你是我的相公!无论如何你不该有事欺瞒于我的!”

    虽是已经重生了三世,云漾骨子里头那股二十一世纪人的性格已经淡去不少,但到底还是没有全部消去,她到底还是觉得男女应该平等。

    更何况,她还不想当活寡妇。

    要知道,毒这种东西,是最控制不住的。

    若是这回她才嫁进宁王府,盛千烨就毒发身亡了,怕是她这一生都要背上一个克夫的名号。

    盛千烨似乎是看出了云漾的那点小心思,也收敛了唇边那抹自进门以来,便一直挂于他唇边的笑意,道:“放心吧,你相公命硬着呢。”

    “那是谁自出生起国师便断言活不过二十五岁的?”云漾这回倒是笑得妖娆了起来,今夜她若不将盛千烨的那些秘密给弄清楚的话,她就枉为人妻!

    闻言,盛千烨好久都没有再搭话,就当云漾要忍不住继续逼问出声的时候,盛千烨才道:“那不过就是一个唬人的幌子,我是中毒了。”

    云漾当然是知道他中毒了的,这毒她也能解,但她更好奇的是,究竟是谁,竟然在盛千烨还是孩童的时候,便对他下这么重的毒手。

    也亏得他还坚持下来了这么多年,他简直无法想象这些年他该是如何度过来的。

    这么想着,云漾的脸上自然而然的闪过了一抹心疼。

    而且她如今的身份不再是乱城之主欧阳匪,而是他的宁王妃云漾,所以他只能装得副惊讶十分的模样问道:“这毒谁能够解?”

    她没有问他这毒是谁下得,因为她知道,他是不会告知于她的,她也没有告诉他,她会解这毒,因为她至少现在,还不想把自己的身份暴露在众人眼前。

    “毒老叟,”说完这话,盛千烨顿了一顿,仔细观察着她的神色,却见她不为所动,只得续道:“本来他的弟子欧阳匪大致也是可以的,可是就在我打算去寻她的时候,她已经死了。”

    闻言,云漾面上虽是不为所动,心下却是波涛汹涌了起来。

    这里面,心虚是占了大半的。

    如果,她没有被百里暮杨推入悬崖,没有遇上盛千烨,就算盛千烨真的领了手下过来寻她,依她的性格,就是盛千烨死在了她的眼前,也不一定不会出手相救的。

    这是第一次,云漾这么的感谢百里暮杨将她推入了悬崖,让她能够遇见盛千烨。

    虽然说,如今的她与他并没有多深的感情,但是,她是真真正正的觉得,盛千烨是个当今世上难遇的好男人,她相信,若真这般相处下去,她总有一日,是会忘掉那些是是非非,爱上他的。

    这么想着,云漾望向盛千烨的眼睛中,也多了几分柔意。

    但是,就算如今她就站在他的跟前,却也无法正大光明的来替他治病。

    因为,她知晓,一旦她是欧阳匪的事情传了出去,一定会为盛千烨引来更大的灾祸,颜如邀那个人,简直就是个疯子!

    他要是知道了她就是欧阳匪,还已经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之下,嫁作他人为妻,他首先一定会不顾一切的将她带回他的阴阳宫囚禁她,并且还比当初对付百里暮杨还要狠的手段来对付盛千烨!

    盛千烨可不跟百里暮杨一样命硬,恐怕还没被颜如邀折腾两下,就命丧黄泉了。

    更何况,重生这种事传了出去,依如今人们的这种封建思想,怕是要将她给当妖怪一样火烧了祭天的。

    虽然说,她已经死了两回了,可她骨子里头对于死还是有几分畏惧的,更何况还是被火给生生的烧死。

    不过,她也不会就这么看着他去死而见死不救的,她一定会想着法子来救他的。

    他体弱,那么作为他明媒正娶的王妃,她日日给他炖药汤当是常事吧?

    就这么一会,云漾的心里面便有了解决方法。

    见了云漾这个样子,盛千烨眉心一沉,却仍然用极尽温柔的声音对云漾道:“早些歇着吧,明儿个还要早起入宫去给皇后请安呢。”

    话落,盛千烨拿起床被子便打算去打地铺。

    闻言,云漾总觉得盛千烨有一点怪异,但具体是哪里怪,她又说不上来,只能压下心中那股诧异,拉住了他的袖子,阻止了他接下来的动作,温声道:“你也一道睡床上来吧,要不,明儿个婢子瞧了你睡地上,还得以为我这王妃不得你宠,这才大婚头一夜呢,你便是睡地上也不肯同我一道睡床。”

    盛千烨听了这话,也觉得有理,停了手下动作,铺好了床,褪去衣物,只剩里衣,躺至榻上,瞧着还在对着铜镜取首饰的云漾,睡到了里头去,闭眸,不再作言语。

    两人就这般,相背而眠,一夜无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