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十五章 恩爱一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不过卵时,蔷薇便性急的闯了进来,请盛千烨及云漾起床更衣。

    云漾睁了睡眼。瞧着蔷薇那兴致勃勃的模样,不禁蹙眉,再瞧与她一般已被蔷薇给闹醒了的盛千烨。像是新嫁作人妇的姑娘家一般,低头。羞红了大半张脸。道:“相公先别起,待蔷薇伺候了妾身过后,妾身再来伺候相公。”

    如今蔷薇还在这屋里头待着。她也只得做戏给她瞧,谁叫她不忍瞧着这小丫头因觉着她家小姐过得不好而伤心呢?

    果然,听到了云漾的话之后。蔷薇立马就喜上眉俏。动作麻利的伺候了云漾着衣后,为她梳了个前些日子她特地跟那些贵夫人的婢女学得妇人髻,硬是将云漾给打扮得如花一般的艳丽。

    其实。云漾方才那句话不过就是说着好听的。她想着凭蔷薇平日里头做事的速度。定当要耽误大半个时辰的,而盛千烨那时怕是早已等得不耐烦叫旁得婢子伺候更衣了。

    她又哪能想到这回蔷薇这回动作这么快?偏偏她这衣服首饰挑得、发髻梳得。又叫旁人挑不出一丝岔子来。

    这般,她也就只能硬着头皮上了。谁叫她方才只顾着图嘴皮子痛苦了呢?她命蔷薇搭好了衣服之后,胡乱替盛千烨穿上,可惹得盛千烨好一阵的无奈。

    最后。还是盛千烨伏在云漾耳边讲了句:“娘子,你今日可真是漂亮极了的,可单是你漂亮,为夫弄得这般邋遢的进宫,也是会叫旁人笑话的。”才叫云漾正经了起来。

    她又重新一件件的替盛千烨打理好了之后,才算完。

    而蔷薇这个没心眼的,只是以为这是他们新婚燕尔的蜜里调油罢了,并未深究。

    因更衣这过程耽误时间耽误得太久了,盛千烨和云漾甚至没来得及往肚里垫东西,便急匆匆的上了马车。

    云漾觉着自个儿饿了会倒是没有什么,她就是担心盛千烨,他如今身中剧毒,一餐不吃,对他的身体机能也是会有很大的影响的。

    就在云漾担心这担心那的时候,盛千烨就像是变戏法似得从马车的暗格当中拿了两碟点心来。

    还没等云漾解释,盛千烨便自个儿开口讲了:“因为知晓今儿个可能会来不及,想着等会入了宫,皇后怕是还会留着一道用午膳,所说皇宫里头佳肴不少,几道菜加一起都只能够动上几筷子,叠在一起可以说得上是有两餐饭是吃不着的,所以昨夜的时候便叫下人先备了些点心在这,你快吃些。”

    云漾也没客气,拿起一块就要往嘴里送的时候,却发现盛千烨只是望着他,柔荑突然转了方向,往他口里塞去。

    这下盛千烨倒是被云漾给杀了一个措手不及,将那块点心咽下去之后,笑得暖心。

    其实,这不是盛千烨头一回这么冲着云漾笑了,可是这一回,云漾却觉得,这抹笑比较起昨日夜里他对她的笑来讲,要多了许些真心的成分在里面。

    因皇帝太后心疼盛千烨,所以赐下的府邸离皇宫近得很,不一会便到了,蔷薇也在催促着,她的声音里面都带了几分雀跃:“王爷,王妃,皇宫到了,快些下马车吧。”

    盛千烨自然是先下去的,他的唇边甚至还有些点心渣子,后下马车的云漾见了,忍俊不禁,跑过去,捻帕轻拭,娇嗔道:“你也真是,一点也不注意这些东西的。”

    后面的盛千烨不作答话,只是笑得温煦的将云漾搂进怀中。

    站在他们后头的蔷薇见了他们这幅模样,也笑得极为灿烂,她家小姐,也总算是寻到了自个儿的真命天子。

    两人自这一抱之后,望向彼此的眼神中,都是真真切切的带了几分眷恋。

    入了凤栖宫,两人那眼神总算是没有再缠绵在了一起,毕竟是在最注重礼仪的皇后跟前,他们再是如何,也该懂点规矩的了。

    因宫中女眷大多数都在这,盛千烨再是如何,在这里也是不大方便的,他只随着云漾一道给皇后请了安之后,便以皇帝寻他还有事的借口退了出去。

    “赐座,给宁王妃奉茶。”皇后做得如觐见平常王妃时一般,没有表现出过多的喜爱,但是也没有故意刁难,只是云漾能够察觉出,她望向她的眼神之中,明显是充满了深意的。

    倒是云意晴那边的脸色明显是不大好看的,本来她跟她是一家出来的,在这举目无亲的深宫中,关系当是最好的才是。

    可偏偏云意晴这回在恼她一个庶女,嫁妆竟然都比她多了几抬,让她面上无光的事情,所以不大与云漾搭话,偶尔搭那么一两句,也不是在她被那些嫔妃挑刺的时候帮衬着她,而是挑她的刺,叫那些嫔妃有机会能够数落她。

    云漾望向云意晴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争糖的小朋友,没有太多的计较,反而觉着有些好笑,她如今都已经是一个做太子妃的人了,却连一些小孩都不如。

    见到云漾望着自个儿的眼神中带着几分不善,云意晴心中更是不好受了几分,也不知是谁先起了个头,夸云漾美貌,她轻泯口茶,丹唇微启,顺承了下去:“漾儿,你与你那姨娘,倒是真真有几分相似的,都是生的美貌极了。”

    这话说得,不过是想点醒云漾,她不过就是一介庶女出生。

    闻言,云漾却只是轻笑,没有过多的反应。

    要知晓,云意晴也没有大她大几岁,她那素未蒙面的“姨娘”在生她之时便已经难产身亡了,她该是有多厉害,竟是还记得她是如何美貌?

    她也的确和那云意柔是一个娘胎里头出来的,姊妹两的性格都是出了奇的相似。

    也不知晓,这从前的云漾是如何被这两个没有脑袋的草包给逼死的。

    云漾明眸一撇,却瞧见皇后脸色变得有些差了,甚至是连胭脂都有些遮掩不住。

    她未再答话,心里却有了较量,莫非她这世这个短命娘跟皇后还有过一段渊源?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