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十八章 暗中捣鬼的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望着云漾的背影,盛千烨总算是露出了自从出了南书房后便再没有摆在脸上过得笑容,略显无奈地摇了摇头。他面对着这个小妮子,那是无论如何都无法生出气来啊。

    这么想着,他也跟着下了马车。但却没有跟云漾一样回卧房,而是径直到了书房里面去。

    而这边。云漾也没有在卧房里面坐多久。便到了宁王府里头那间专门腾出地方来用来给盛千烨煎药的房子里头去了。

    这好巧不巧的,她这刚一过来,正好就赶上了那专门负责给盛千烨煎药的婢子照着太医院那些太医们开得方子在那抓药。准备煎药的时候。

    这间药房里头,是有专门的一处地方是搁草药的,那里头的草药都是上了年份。极其珍贵的草药。甚至有的还是平日里头有钱恐怕都买不着的东西。

    “等等。”云漾喝住了正在抓药的婢子。

    那婢子见是她来了,先是问了安,之后便唾沫腥子满天飞了:“不知王妃到这药房里头来是有何贵干。若是王妃没有什么大事。还请先行离去吧。王爷的药可是耽误不得的,这药一定要在未时喝下才是最为有效的。可这药却偏偏得煎三个时辰,且还要每隔一炷香的时辰往里头添一味药才作数。最为重要的是,煎着药时,是不得有其余人在旁的。”

    闻言。云漾皱了皱眉头,这是什么怪规矩?她学医术这么多年,还是头一回见过这般怪的事情。

    “把那药方子给本王妃,今儿个的药本王妃来煎,你退下去!”云漾拿出了昔日乱城之主,引领众人的风范,朝着那婢子,极为郑重的道。

    云漾到底是王妃,那婢子还没有那么大的胆子敢不听王妃的,双手将那册单子奉上之后,乖乖退了出去。

    见她走了,云漾心里有少了几分顾虑,她看着手中药方,没看到一味药,眉头便皱紧了一分。

    她就说,盛千烨中得那毒其实并不算复杂,若是刚中毒之际,让她施上两针,再服两副药恐怕就能痊愈,可她昨日趁他熟睡偷偷替他把脉时却发觉,他这毒,越来越厉害了,她还在那里想这问题究竟是出在哪里。

    结果好了,原来是有人根本就不想让他将这毒治好!

    这方子里头的药材虽然是种种都珍贵十分,也的确是用得好方子,但根本就不是对症下药,不仅不能够治他的毒,甚至还会将盛千烨的毒给整得越来越严重。

    她这么想着,先是走到灶前,一把将火给熄了,再将那蛊味道极其难闻的药给倒掉了。

    用那么好的药材那煎这种药,可以讲完全就是在浪费资源了。

    这么想着,云漾走到药柜旁边,取了几味药,又重新生起了火,再将那几味药给投了进去。

    云漾不止一次的在心里面庆幸着宁王府的药材全,如若不然,她的行动也无法进行得这么的顺利。

    不过,就是不知道谁的心思那么狠毒,竟然想着要将盛千烨置于死地。

    能给盛千烨看病的那定然是太医院中声望最高的言太医,而能够使唤言太医下这种狠手的人,恐怕也只有宫中那三尊了。

    依皇帝太后对盛千烨的那股宠爱劲,应该是不可能对盛千烨下这种狠手的,那便只剩下皇后了。

    想一想,皇后也的确是有干这事的动机的,毕竟盛千烨是先皇后独子,而太子又是皇后所出,盛千烨若是将身上的毒给治好了,那他也就成为了太子皇位最有利的竞争对手。

    皇后自然是不希望这种情况发生的,所以她无论如何都不想叫盛千烨把毒给治好甚至早点毒发身亡也是情有可原的。

    这么想着,云漾摇了摇头。

    盛千烨那么好的一个人,只可惜生在了帝王家啊。

    就在云漾思虑万千之际,药已经煎好了。

    她用抹布将要端入托盘之中,亲自将药送到了书房里面去。

    见到云漾端药进来,盛千烨也没有表现出过多的惊讶之情,也没有怀疑什么,端起药就喝了一口。

    喝到一半,他突然打住了,望着云漾诧异的问道:“今儿个的药怎么跟平日里头的不同?”

    对于他能够尝出药的不同之处的事,云漾也丝毫不感觉到奇怪,只是冲着他笑笑,问道:“哪儿不同?”

    “变得没有那般苦了。”他作答之前,又舀了一勺往嘴里送去,眼神直勾勾的望着云漾。

    闻言,云漾走到了他身旁,附在他耳边亲昵地讲道:“我怎么就是觉得你这是在讲情话呢?你分明知晓今儿个这药是我煎得。”

    一旁的婢子听了这话,再瞧了他们俩这样子,唇边都挂起了一抹暧昧的笑意。

    其实,他们两个当事人都心知肚明,这回的药,的的确确是没有往日的那么苦了。

    盛千烨到底也没有反驳,他耸耸肩,先是嬉皮笑脸的对着云漾道了句:“若是你要这么认为,我也不会反驳。”随后,他要正声向着旁边那些婢子吩咐道:“日后本王的药,都要有王妃来煎,任何人都不得插手,不得有误!”

    闻言,云漾的眸中也总算泛起了笑意,她等得就是他的这一句话,这要是让那只识得几个字,却完全不懂医的婢子继续来按着言太医的吩咐来为他煎药的话,估计他的这条小命都得被送了去。

    既然她已嫁作他为妻,那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自然是有义务替他治病的。

    “既然没有了什么事,那妾身便先行退下了。”药已经替他煎好并且送过来了,那她也再没有理由在这里待下去了,她道完这一句,便转身离去,却在快要跨出门时停下了,望着他嘱咐道:“王爷,这药可是一定要趁热喝得,要不然,恐怕药效都得失尽了,可别在妾身走了之后因为什么想着先处理政事处理完政事在喝药,便把药搁一边放着了,记住,这事情是处理不完的,可是这药却是会冷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