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十六章 失控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接下来的日子意外地过的很平静,本以为经过朝堂那件事以后,太子不会善罢甘休不说。京城里也该有些风言风语。可是让云漾想不到的是,不但府里上下一片祥和,竟然还隐隐能听到说她是福星的传言。

    云漾低头喝了一口手里的清粥。用余光迅速地扫了一眼身边连早餐都吃的极优雅的盛千烨,不自觉嘴角弯出了一个弧度。她又不是傻子。心里自然明白。这一切的背后肯定少不了这个男人的功劳。

    眼看着盛千烨手里的清粥见了底,云漾难得细心地伸手拿过他手里的碗准备再给他添点粥,却不想蔷薇突然从门外跑了进来。

    “不好了不好了不好了。宫里头又来人了,好像是说楚国有使者要来出使。皇上现在急宣王爷王妃进宫商议。”经过前两次的入宫经历,蔷薇已经把皇宫彻底当成了龙潭虎穴。一听说宫里又来人了。唯恐又是什么危险的任务,小脸吓得刷白。

    盛千烨则没什么反应,只是淡淡地看着云漾正准备为他添粥的手。似乎天大的事儿都还不如她手里这碗清粥。

    云漾在听到楚国两字时脑子里下意识地便将他和某人联系在了一起。手里一顿。嘴巴就脱口而出问了一句,“使者是谁?”

    天知道怎么回事。她根本没想问的好不好,只是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蔷薇的回答也已经覆水难收了。

    “百里暮杨!”

    蔷薇的话音刚落,随之而来的是云漾打破碗的清脆响声,白粥散了一地却似乎只是将她的思绪粘稠在了一起。果然是他!

    此刻云漾的心里说不上是喜是悲。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让她既来不及思考也无法整理自己的情绪。

    她猛地起身拉起盛千烨的手就往门外走去。

    “快,我们现在就进宫。”说这话的时候,她完全没有注意到盛千烨脸上已经皱的一塌糊涂的眉心。

    云漾本就是个懒散的人,可是现在只听了一个名字,却能让她立刻起身前往。他不得不怀疑她是不是和那个楚国使者有什么关系。可是据他的情报而言,云家四小姐连院门都不经常出去,又怎么会认识远在楚国的百里墓杨呢?他第一次非常迫切的想知道她背后的秘密。

    事情后续的发展也一点点证实了他的猜想。

    百里暮杨本是楚国九皇子,身份尊贵,这次作为楚国出使秦国的使者自然是不能懈怠的。朝堂之上,众大臣都纷纷推选太子作为接待楚国贵宾的人选,以此来表示对楚国的重视,显示楚秦两国之好。

    却不知是处于什么考虑皇帝看起来非常犹豫,眼光时不时就会偏向宁王这边。

    本就有些神思恍惚的云漾可没想那么多,她的脑海里只是一遍遍重复着当初她痴恋百里暮杨却被他无情推下悬崖的画面,爱吗?恨吗?她最无法接受的是他杀了她还不够,居然在她死后还勾结暗门的人想灭了乱城。

    不知何时,宽大的衣袖里云漾的右手已然捏成了一个拳头,只要她一个失控,恐怕整个朝堂都会瞬间陷入火海。

    敏锐如盛千烨又怎么会发现不了身边人儿的异常,他伸手将她已经有点发烫的右手揉进了自己的掌心,稍用力便打开了云漾的拳头。 他有点担心她一不小心,指甲会伤了自己的皮肉。

    是时候该了结这一切了吧,为自己,为当初的欧阳匪,也为了现在的云漾能够好好和盛千烨在一起。她长舒了一口气,暗暗在心中下了个决定,回头对上盛千烨温热的视线,莞尔一笑便上前一步,开口对着皇位上高高在上的人开口,“父皇,宁王府愿意接待楚国来使,百里暮杨。”

    她不自觉加重了最后四个字的说话力度。

    此话一出,全场哗然。特别是一开始就力荐自己的太子,脸已经黑得不能形容了,这么直接就驳了他的脸,下一步是不是就该觊觎他的太子之位了。

    还不等他开口,皇帝就立刻欣慰地接上了云漾的话,将她的提议直接变成了既定事实。

    “宁王府有心了,那接待楚国使者的任务就交给宁王了。”

    事情就在皇帝一言九鼎中拉下帷幕,此刻的云漾没想到,就是她今天的一番作为,瞬间将盛千烨变成了众矢之的。

    再次看到百里暮扬是在宁王府的接风宴上,云漾从未有过的盛装出现,一派王妃正经宫妆。盛千烨隔着厚重的妆粉株翠看她,竟看不分明。她的眼神从百里暮杨出场入座开始就停留在了他身上,盛千烨几次叫她,她都在出神状态。

    对此百里暮杨也是满心的疑惑,除了尴尬地避开宁王妃赤裸裸的目光,他只能沉默。

    宴会过半,气氛却一直保持在一种诡异的状态里。

    今晚的百里暮杨黑衣冷峻,高傲依旧。和她记忆里的那个人没有一丝差别,可是云漾却发现自己除了微微的心痛,对他再无半点爱恋之心,更多的只是不甘。

    丫的,把姐姐害死了以后居然还能这么谈笑风生,这个人到底有没有心呢。当初是瞎了哪只眼睛才会对他爱得要死的。看我们家宁王才是值得托付一生的好男人好吗?

    云漾这样想着侧头看了一眼盛千烨,嗯,不错,颜值也完全不输百里暮杨。

    她在心里冷哼了一句,抢过盛千烨即将入口的酒杯就喝了下去。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喝自己的要抢他的,大概是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更有气势吧。

    盛千烨吓了一跳,继而莫名其妙

    连心跳也跟着重重跳了一下,这算是间接接吻吗?他的眼睛还没从酒杯上重叠的唇痕上下来,耳边就响起了云漾略带嘲讽的话语。

    “世人都说楚国九皇子风流潇洒,无情无义。今日一见,我才知道,这流言原来也是可以信上几分的。”她的眼里毫不掩饰的挑衅。

    百里暮杨挑眉,终于抬头仔细打量了下眼前盛装出席的宁王妃。

    陌生的脸陌生的名字,从上到下,他确定他从来没见过这个女人,那她为什么一出口就是刁难呢?百里暮杨有些想不通,这个女人的眼神让他有些不舒服,很容易就想到了记忆里另外一双眼睛。只是……那双眼里只有花痴一样的喜欢罢了。

    想到这里,他不禁嗤笑出声,还好,她已经死了。百里暮杨摇了摇头重新端起酒杯喝了一口,再次无视了云漾。

    可云漾既然开了口又怎么会轻易放过他,他无所谓的态度更是在她的心里加了一把火。

    “听闻江湖有盛传,乱城之主,医毒无双,一生痴恋,百里暮杨。那怎么也算是个女中豪杰了,可不知怎么的前段时间好像突然就坠崖身亡了,不知道九皇子知不知道这件事阿!”云漾的语音越发冰冷起来,她挑衅地看着不远处低头只是喝闷酒的百里暮杨,继续开口。

    “可怜阿,欧阳匪尸骨未寒,就有人迫不及待想拿下乱城了。九皇子,好歹人家喜欢你一场,你怎么也不出面帮帮她。”她说着已经摇摇晃晃起了身,竟隐约看着有几分醉意。

    笑话,想她三世为人,哪一世都是个千杯不醉的人物又怎么会因为这区区几杯昏了头。只是人有时候总得找个什么借口才能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儿。

    眼前寒光一闪,云漾已经抽出一边墙上的挂剑,走到了宴会场中间。原本跳舞的舞女见状都惊呼了一声朝盛千烨看了一眼,见他并没有阻止王妃的意思都识相的退了下去。

    云漾眸光微动,身子已经与剑光一起舞动起来,“看王爷和九皇子这般无聊,不如就让妾身来为你们舞一段新学的剑吧。”

    虽然嘴上是询问的语气,但是她却根本没有给任何人拒绝的权利。盛千烨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轻盈如仙的女子,不得不承认,她舞剑的样子很美。那些繁重的宫装并没有成为她的阻碍反而为她增色不少。但是他更清楚的明白,这段舞蹈,她不是为了他而是为了另一个男人。

    虽然心里已是翻江倒海,但是盛千烨的表情却更加高深莫测起来。他的手指因为用力而显得骨结略有泛白,只要稍一控制不当,酒杯就会在他手里化为繼粉。

    云漾舞剑的动作变得越来越快,几乎让人看不清她手里的招式。但是没有人比她更清楚她眼前的目标。

    她招招凌厉,一点点靠近面前的百里暮杨。越是靠近,记忆的碎片便越是清晰,没有爱,有的只是那天大火凌掠乱城将一切生机摧毁的荒芜,而这一切都只是因为眼前这个男人。

    这样想着,云漾的眼里逐渐闪过一片火红,似乎是受了她情绪的牵引,剑身也开始不断升温。最后竟剑端带火,直指向百里暮杨。

    百里暮杨哪里想到会有这样变故,从她开始上台舞剑时候,他已经觉察到了不对劲。这段剑舞太过熟悉,他怎么可能会忘,这是被他亲手推下悬崖的欧阳匪的剑舞。她到底是谁?正在他疑惑大惊之中,一个带火的身影瞬间已经到了他的眼前,速度之快让他避无可避。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