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十七章 王妃,别闹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大惊之下,百里暮杨呆住了,只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在此危急时刻,一道白影出现在两人之间,伸手捏住了云漾递送到百里暮杨面前的剑尖。任由那火烧着自己的指尖。

    云漾定睛一看,竟然是盛千烨。

    “王妃。别闹了。”盛千烨长身玉立。浅笑着对云漾说道,语气是宠溺的,脸上是带笑的。但是只要仔细观看一下,就能发现那一抹笑意并没有抵达眼底。

    云漾慌忙收回剑尖上的火,把剑往地上一扔。拉过他的手。仔细地检查他的伤口,盛千烨食指和中指已经有些烧焦了。

    云漾只觉得眼睛一热,低声地说道:“你这是做什么?为什么要伤害自己?我……”云漾说不下去了。大大的水眸了蓄满了泪水。不敢置信地看着盛千烨。

    盛千烨只是站着淡淡地笑着。表情没有任何改变,任由面前那可人儿青葱的玉手。给自己着急而慌乱地处理伤势。

    云漾手指颤抖地,撕下了衣服宽大的袖子。那是今天刚换的衣服,甚是干净,她撕成了一条一条的。哆哆嗦嗦地给盛千烨包扎伤口。

    云漾哪里做过这样的事情,尤其是在心绪不稳的情况下,刚给盛千烨包好了,可是仔细一看,有太丑了,急忙又拆开,捣鼓了好几次,才算是满意了,给他打了一个粗陋的蝴蝶结。包扎完了之后,云漾在眼里滚来滚去的泪水,再也忍不住了,犹如断了线的珍珠,顺着白皙的脸颊,一颗一颗地跌落下来。

    盛千烨只是把包成粽子的手举到了面前,心情复杂极了。自己的王妃把自己右手的两根手指包在了一起,不仅包的难看,更是行动不便,此时两根手指缠在一起,等同于一根。

    云漾也陷入了沉默和难过中,自己一点都不想要伤害自己身边的男人,可是她没有想到,带着火焰的剑还是伤害到了他,她的心里此时一揪一揪的疼痛着。

    彻底说不出话来的是百里暮杨,盛千烨的王妃,自己可以肯定,真的没有见过,一定也不认识,只是她对自己的敌意又是来自哪里?刚出席宴会的时候,她就有些失态地盯着自己,当时自己看着她不认识,只是那眼睛似乎很熟悉,这种感觉让他心里不舒服,所以他只是别开目光,没有再理睬她。

    可是王妃突然上来舞剑,竟然招招带着杀气,最后简直是夺命来的,而且这舞剑的招数,自己真的曾经看见过,看见过有人舞动过,那就是欧阳匪,只是那个女人已经死了,不再存在了,那么眼前的这个女人是谁呢?和欧阳菲又是什么关系呢?她又是怎么会这种舞剑呢?

    百里暮杨失魂落魄地盯着云漾看,他有太多的不确定和纠结,可是面前的两个人都没有理会自己,那个要置他于死地的女人,只是泪流满面,犹如被人遗弃的小狗,可怜兮兮的看着盛千烨,而盛千烨只是神色复杂地看着被烫伤的那两根手指,不知道在想什么?

    百里暮杨没有惊动两人,两个人都陷入各自世界的主人,他皱着眉头,一路思考着,离开了。

    之后,云漾回过神来,拉着盛千烨的袖子说道:“你怎么这么傻?为什么要这么做?”声音哽咽着。

    “王妃,这是我们盛千烨府,刚才你试图刺杀的那个人是楚国的九皇子,他是到我们盛千烨府来做客的,是你向皇帝要来了盛千烨府接待百里暮杨的机会的,难道你要让他伏尸在这里吗?血流盛千烨府吗?还要赔上我们盛千烨府这上上下下好几百人呢?”盛千烨看着云漾,依旧表情未变,带着笑意。这是他第一次对云漾说重话,但是究竟出于什么原因,他却不敢仔细想下去。

    “对不起,我没想过会伤害你,我不希望你受伤啊。”云漾忍不住呢喃,对于她刚才的举动,她早就后悔了,早知道能伤害了盛千烨,她就会另找机会的。

    “好了,别说了,今天经过这些事,你也累了,你先回去休息去吧,我还有事,要出府一趟。别胡思乱想了。”盛千烨轻轻拿下了拉着他袖子的那只手,说道,说完了,他就转身走了。留下云漾怔怔地站在原地。

    云漾看着盛千烨挺拔的背影中带着丝丝萧瑟,她突然就心疼起来了,就不想要他这么离开,可是他一点也没有给她说话的机会啊,似乎刚才发生了什么变化,似乎一切又都没有变化。是她多心了吗?

    晚上的时候,两个人上床睡觉,经过之前几个月的相处,两个人的关系亲密了很多,虽然始终没有发展到哪一步,但是每天晚上都是盛千烨揽着云漾睡觉的,两个人相拥而眠,他喜欢亲吻她,拥着她在她耳边絮絮耳语,两个人交流很多话的。可是今天晚上,没有晚安吻,也没有夫妻之间的小情调了,云漾翻过来覆过去来来回回好几次,可是盛千烨都是没有任何行动,只是闭目侧眠,背对着云漾。

    云漾捣鼓了很长时间,才累了,乏了,慢慢地睡了过去。

    第二天醒来,身边早就没有盛千烨的身影了,摸摸了被子下的褥子,早就冰凉一片,显然是他一早就起身了,只是他起身去哪里?

    不要多心,不过是偶然而已,云漾在心里安慰着自己,有人进来伺候她洗漱,然后就是吃早饭,这时候盛千烨倒是没有缺席,坐在餐桌前,看着她过来了,就开始吃饭了。

    “喂,你一大早去了哪里了?”云漾心里不是滋味地问道,以前基本是两个人一起起床的,或者说是他起床的时候,自己也醒过来了,可是今天独自一个人醒来,这感觉实在是不舒服。

    “我有事,出去了一下。”盛千烨,好看的星眸看着她,说道。

    看看,两个人还是彬彬有礼地说话,吃饭,相处,可是总觉得有条看不见的鸿沟横亘在两人的面前。

    从那场舞剑之后,似乎自己每一次质问,都像是一拳打在棉花上一样,没有意思,没有响应,但是盛千烨对于她每一次的提问,都是尽心地交代,回答似乎也挑不出什么理来,可是云漾就是觉得有什么和以前不一样。

    云漾淡而无味地嚼着饭,不一会,对面的盛千烨就放下筷子说道:“王妃慢吃,我有事先走了。”说完了,盛千烨挺拔的背影就留给了云漾。

    看看,这不是冷暴力吗?多么客气,多么疏离,又是多么的陌生?只是这一切都是因为什么呢?真是莫名其妙。

    云漾气哼哼地放下筷子,把手里盛粥的碗,向桌子上一扔说道:“不吃了,收拾下去吧。”还怎么吃?气都气饱了,这都是什么人,有什么不能说,非要这么对自己不理不睬的。

    中午吃饭的时候,两个人又是相对无语,此时云漾对于放在自己面前的那碟子放了很多辣椒的菜,不断地夹,一边偷偷打量对面的盛千烨什么表情。

    只是在云漾第一次伸筷子去夹的时候,他夹菜的手微微一顿之后,就再也没有表动作,只是脸上的表情越来越冷,身边形成一股低气压的气流。

    一边站着伺候主子的小梅,忍不住战战兢兢地说道:“王妃,你身体不好,不要吃这么辛辣的东西,奴婢给你换一道菜行吗?”自己这个下人当得多么的不容易,王妃知道自己的身体不能吃辣椒,吃多了就胃痛,就浑身痒痒,所以厨房里从来做辛辣的东西,可是今天上午,王妃亲自到厨房里,点了这么一盘菜,还一再强调多放辣椒,这是为了招待中午的一个客人的。

    厨房里的人也没有多想,就照着王妃说的,做了这道菜,谁知道,中午根本就没有客人,而是王妃守着王爷,挑衅地一口一口地吃着,王妃每吃一口,王爷的脸色就阴沉一分,冰冷的气息,都要冻死自己了,可是王妃似乎一点都没有觉察到。

    她实在忍不住了,开口劝说王妃,否则她真的害怕王爷会一掌拍死自己。

    “没事,小梅,我自己的身体,我知道,我就是辣死了,痒死了,痛死了,也不管你的事,我死了你们会有新的王妃的,不要担心你没有新主子伺候。”云漾也是窝了一肚子火,以前自己说想要吃点带辣的菜,面前的男人都是千方百计地哄自己,告诉自己不能吃,给自己其他的零嘴,现在自己都吃了好几口了,他还是面色淡定地吃饭。

    “王妃……”小梅可怜兮兮地喊道,说完了就要伸手把那道菜撤下来。

    “不用撤,小梅,只要王妃喜欢就好,只是这是什么?这是头发吗?”盛千烨打断了小梅的动作,话音一转就看见盛千烨手里多了一根长发。递到自己的面前,疑惑地问道。

    “呕……”云漾顿时觉得胃里不舒服了,本来吃辣就不舒服,再加上那根长长的头发,就更加的不舒服了。

    “我撤下去,这厨子应该扣月钱了。”小梅一边嘟囔着,一边伸手撤下了那道菜,没有理会在一边干呕的王妃。端着那道菜离开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