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十九章 颜如邀来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听闻云漾的话,盛千烨明显的一愣,他不禁的在心中问着自己是不是真的吃醋了。毫无疑问的答案是肯定的。

    但是想到自己居然吃醋吃到了这个份上,也是有些忍俊不禁的摇摇头。

    然,云漾正等着盛千烨回答自己的话。见他摇头还以为他不承认自己吃醋了,暗自咬了咬唇看着盛千烨。

    “盛千烨!你确定你自己不是吃醋么!你不是吃醋刚刚说的是什么?你不是吃醋那为什么要说百里幕杨后院姬妾成群?你不吃醋那你为什么自从那一日之后就不在理会我了?”

    云漾越说就越肯定盛千烨是在吃醋!容貌艳丽的脸上渐渐露出一抹张扬的自信来。

    她敢百分之百的肯定。盛千烨就是在吃醋!盛千烨误以为自己心中惦记着百里幕杨所以吃醋了!

    越想。云漾就越兴奋,看着盛千烨换换露出得意洋洋的模样来。

    盛千烨这个时候也才从方才云漾的那些话中彻底的回过神来,瞧着云漾。有些无奈。

    “你呀。”

    他目光宠溺的看着云漾无奈的笑着摇头。

    “云漾,你怎么就那么肯定我是在吃醋,还如此大声的说了出来。若是我不是在吃醋你又当如何?”

    他瞧着云漾那得意洋洋的模样心中不禁升起了逗弄的心思。瞧着她淡笑着道。

    闻言,云漾耸了耸肩,“没有不是。王爷 我知晓你定是在吃醋!”

    她回答的一板一眼的格外的正经。若不是知道云漾的性子。怕是会认为盛千烨对云漾说了多么严肃的问题。

    却不知两人只是在讨论吃醋与不吃醋的事情而已。

    不知怎么的,盛千烨瞧着云漾忽然有些想笑。自然而然的就笑出声来了。云漾自然知道盛千烨在笑什么,撇了撇嘴。斜睨了盛千烨一眼:“王爷,臣妾忽然想起来,臣妾那儿还有些事情没有做完。就先过去了,您在这儿慢慢逛。”

    云漾笑着看了一眼满园的风光,点点头就要离开,好在被盛千烨及时唤住。

    “好了,我是吃醋了,云漾。”

    他这么说着的同时,伸手拉住了云漾的素手,手上传来的柔柔的触感,让盛千烨只觉得一颗心都软了下来。

    顿了顿,当即将云漾给揽进了怀中,没有给云漾一丝反抗的机会。

    “云漾,既然你不是想要嫁给百里幕杨那么,我能不能问一问你对百里幕杨到底有什么纠葛让你说出恨不得他去死的话来。”

    盛千烨尽量表现的自然一些,他不想让云漾以为他是想要窥探她的秘密才问出这样的话来。

    好在,云漾也并没有怎么在意,在得知了盛千烨的话之后,轻笑了一下,到底是摇了摇头:“王爷,这件事情我知道不和你说呢,也是有些不好,但是我还请你能够理解我,现在还不是说这件事的时候。”

    她轻声的道。

    确实是没有到说出这件事的时候也包括了她不知道该怎么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全部都说出来,总不可能大咧咧的就告诉盛千烨自己是欧阳匪?这是搁谁身上也不会信吧。

    云漾不愿意说,盛千烨也不勉强,眼睛余光瞧见不远处小梅三人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俊朗的面容上浮现出一抹笑意来。

    两人的误会解除了,宁王府中再度恢复了以前的和谐。

    而经过那一日在众人面前表演的一场剑舞,让一个意料之外的人发现了云漾和欧阳匪之间的相似之处。

    他暗中派人去调查了云漾近些时候的事情,发现不仅仅是那场剑舞,就是云漾有些时候不经意之间表达出来的情绪都和欧阳匪是那么的相似。

    而,所谓的天时地利人和,估摸着就是为了颜如邀准备的。当颜如邀想着要怎么才能和云漾见一面,确定一下的时候。宁王盛千烨被皇上一道圣旨派去了和大将军一起对战蛮夷!

    而王府之中自然就只剩下了云漾一人。

    哦,不,还有被盛千烨留下保护云漾安全的阿南阿北和小梅。

    “王妃,那颜如邀又来了!”

    小梅说这话时,美眸瞪圆,脸颊微微鼓起,瞧着十分生气的模样,让云漾有些好笑。

    “来便来吧,小梅你这又是怎么了?”

    “!”

    小梅瞧着云漾,也不说话。

    “怎么了这是?”

    “王妃!”小梅深吸了一口气,定定的瞧着云漾。

    “您可是有家室的人!”

    小梅忽然说了这么一句意味不明的话,让正在用着早膳的云漾差点没将口中的小笼包给喷出来。

    “是是是,本王妃知道自己是有家室的人。”她慢条斯理的拿着一旁丫鬟递上的手绢擦拭着嘴角。

    “可是!这个颜如邀对您分明是有想法!”

    小梅愤愤的说着,还捏了捏那小拳头。

    让云漾看着就有些好笑。

    就是站在门外的阿南阿北都有些无语的摇摇头。

    “小梅,既然你都说了本王妃是有家室的人 ,那么这个颜如邀对本王妃有没有想法又能代表什么呢?”

    云漾一遍说着,一遍缓缓起身朝着小梅走去。

    走到她面前,见她还是一脸沉思的模样,笑了一下:“好了,小梅,既然人家颜公子已经来了,那身为宁王妃的我,在宁王爷不在府中的时候是不是应该去招待招待一番?”

    说完,也不等小梅接下来的话了,直接绕过小梅径直朝着前厅去。

    小梅在原地瞧着云漾的背影,想了想方才云漾的话,心中居然觉得也是有点道理了。

    跺了跺脚,她转身朝着云漾快步追了上去。

    对于颜如邀,不可否认的,云漾心中是复杂的,颜如邀一直喜欢自己,云漾不是不清楚,但是在上一世将所有的温柔全部都给了百里幕杨的她却是有些不能面对颜如邀了。

    尽管在外人眼中颜如邀是个不折不扣的杀人狂魔,但是,在她眼里也不过就是一个普通的男人而已。

    为爱而不折手段的男人。

    而从另外一方面来讲,云漾也是实在觉得盛千烨留下的所谓保护她的人和颜如邀比起来,那还真是没看头的。要是真把那个男人逼急了,那他可是什么都干的出来的。她真的不想因为自己给宁王府特别是盛千烨带来什么危险。

    事实上,对于皇帝一开始下这个旨意的时候,云漾是非常愤怒的,盛千烨现在的身体状况有目共睹,虽然她心里知道他是没事的甚至还可能有另外一番出人意料的功夫。但是皇帝是肯定不知道的,那么他偏偏选择众人眼里已经命不久矣的宁王去前线抗敌,傻子都知道他是想要盛千烨有去无回。要不是盛千烨拦着,圣旨下来的当晚,可能她就已经杀进宫里去了。

    只是事情发展到现在,她也不得不在心里庆幸,还好他不在京城,不然颜如邀的手段还真的未必比蛮夷的战火可怕。

    “颜公子。”思绪回转间,云漾一眼就看见了已经坐在位置上带着一脸笑容的颜如邀,心中微微一叹。

    才几日不见,他的功夫怕是又精进了不少吧,她居然已经无法感知他的踪迹了吗?还是只因为刚刚自己在出神。

    颜如邀还是一如既往的妖媚容颜,天下只此一人。他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来的,只是静静地看着云漾,好像要从这张陌生的脸里看出什么熟悉的影子来。

    云漾又怎么会不明白他什么意思。可惜,当初那个欧阳匪已经不在了,取而代之的是她云漾。当初的欧阳匪一片痴心系百里,而她如今云漾也有了盛千烨,到底是怎么都要辜负了颜如邀对自己的这一片心意了。

    她这么想着,脸上的笑容加深了一些,迎上前。

    “云漾。”颜如邀对着云漾点了点头,却不是唤着宁王妃也不是叫欧阳匪,而是直接称呼云漾的芳名。似乎是顾忌着什么,原来真心爱上一个人以后,连一贯无法无天为我独尊的颜如邀都能学会收敛。这一次的事件第一次让颜如邀知道,他除了不能控制欧阳匪的心爱谁,也不能掌握她的生死。她可能并没有他所想的那么强大,看来以后他得花更多心思保护她了,不管是在什么方面。

    好在,在场的人都已经习惯了颜如邀的称呼,也没多大的反应,除了小梅一脸的不甘不愿。

    “颜公子,不知今日到访宁王府又是所为何事?”

    这几日,颜如邀应当是通过那天的剑舞发现了什么,自从盛千烨离开之后就一直往这宁王府中来,让云漾也是微微有些无奈的。只是他既然也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儿,她也犯不着去惹怒他,所以基本也都哄着。

    云漾其实心里也是郁闷到不行,想她一个活了整整三世的人,什么时候去这么哄着惯着一个人过,要不是为了盛千烨,她才不会这样呢。想到这里,云漾自然而然的开始牵挂起远在蛮夷的那个男人,不知道他现在好不好,身上的毒素会不会给他造成什么负担。如果早知道会这样,当初她就应该直接帮盛千烨解毒的,云漾在心底后悔不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