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十章 无耻纠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哈哈,颜某闲来无事,就想着到王府寻了云漾来下一盘棋如何?”颜如邀的声音将她的思绪生生又给扯了回来。

    颜如邀一双好看的狐狸眼微微眯起等待着云漾的答案。这不是个好兆头。

    云漾还未来得及说话,就被身后的小梅打断。

    小梅觉得,身为自家王妃的侍女。不仅要保护王妃的安全,还有保着王妃不被别人所惦记!眼前这个颜如邀明显就是对王妃另有所图!偏偏王妃还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现的样子。对颜如邀笑脸相迎!

    她可以认为是王妃为了王府的面子!但是她小梅可是什么都不在乎的!一切以王爷王妃的感情为上!绝对不能有一点能够破坏王爷王妃感情的因素存在!

    “颜公子!您认为您一个未婚男子在本就知道我们王爷不在府中的情况下前来找我们王妃对我们王妃而言是多么不好的一件事么!”

    她等着眼珠子狠狠的盯着颜如邀。

    让颜如邀微微一愣。显然没想到这一茬。

    他是向来随心所欲惯了的。

    在云漾的前世欧阳匪时,颜如邀就可以为了追求欧阳匪每日杀了不知多少人,典型的拿人命不当命看的主。又哪能指望他想着这些呢。

    见颜如邀愣住,小梅却是觉得自己这话让颜如邀终于有了一丝悔改之意!

    看着颜如邀得意的一笑。

    “颜公子,虽然奴婢只是一介丫鬟却也是知道自古流言最伤人。您要知道我们王妃是皇室众人。若是让人给抓到了什么把柄的,那可……”

    “停!”颜如邀挥手,打断小梅的话。

    挑挑眉头。颜如邀好看的面容上浮现起一抹浅笑。

    “你也知道你只是一个丫鬟。”颜如邀淡淡的道了一句。却是让小梅脑子一顿。意识到自己方才做了些什么。

    就像自己口中的那样,自己不过是一介丫鬟。又有什么理由在王妃的面前对着王妃的客人说出那些话来。

    她浑身一抖,忽然有些不敢回头看王妃的脸色了。

    好在。紧跟着云漾身后的阿南阿北瞧见这幅情形,对视了一眼,阿南连忙上前将小梅拉走随即向着颜如邀行了一礼。

    “小梅这丫头最近身子不太利索。脑袋不怎么灵光,还希望颜公子海涵才是。”

    说吧,又对着云漾准备说些什么,却是被云漾挥挥手打断。

    “行了,带着小梅下去休息吧,若是病了便让人去请了大夫好好的瞧瞧。”云漾有些头疼,这要求平时,颜如邀可能早就已经把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干掉了,虽然她不知道他现在怎么突然性情有所好转,但是能不刺激还是不刺激这个喜怒无常的人比较好。 小梅看起来还有些不甘心,但是已经身不由己的在云漾略带警告的眼神中被阿南乖乖带了下去。

    阿南在盛千烨身边呆久了,自然是听过颜如邀的大名的,小梅每开口说一句,他的心跳就跟着跳一下,此刻有了云漾的吩咐,简直求之不得。

    “你们也都下去吧。”云漾环顾了一下周围的人,漫声开口。在她眼里,这些不知情的人都有可能成为点燃颜如邀这个定时炸弹的导火线的小火星。

    侍卫仆人看起来都有些犹豫,让王妃和一个陌生男人,特别这还是个极危险的陌生男人单独在一起,他们始终是放心不下的,即使是为了远在天边的宁王,他们也不能走阿。

    “怎么,本王妃的话也不听了?还记得盛千烨在离开时说的话吗?在这个府里,我的话就是他的意思。”云漾用力拍了一下桌面,第一次端起王妃的架子训斥人,一瞬间竟也是威严十足。

    看到她似乎是要发火,侍卫下人们略一停留便纷纷井然有序地退下了。

    不得不说,盛千烨虽然平日里看起来温文尔雅对人处事都极其温和,但是却是真真做到了治宅有方。只要搬出他的名号,上到管家侍卫,下到管门的大狗,没有一个不听话顺从的。

    耳边少了一些阻止他接近云漾的人,颜如邀自然是乐得清闲的,他已经无比确定以及肯定,眼前这个虽然容貌已经和以前完全不一样的女人就是让他爱恨不得的前乱城之主,欧阳匪。不需要什么乱七八糟的证据,他只听从他的心就够了。

    “小匪匪,你准备什么时候回乱城阿。”四下已然无人,颜如邀开始不安分起来,说这话的空道,他已经悄无声息地来到了云漾的身边。说话间,右手就要搭上云漾的背。

    然而眼尖的云漾又怎么会让他得逞。立刻换了转冷了语气,白了个眼,开口,“把你的爪子收回去,再敢靠近我,我可把人都叫回来了。”

    “来就来呗,大不了,我把他们都杀了,看谁还敢阻止我。”颜如邀说这话的时候,眼睛里闪过一丝嗜血的光芒,云漾知道他说的出做得到。

    “你敢!颜如邀。这里不是乱城,如果你敢伤害这里的任何一个人,我一定让你后悔莫及。”云漾的话落地有声,很是严肃。即使是颜如邀耶不得不妥协。

    “好吧好吧好吧,只要你开心,我不杀人就是了。”颜如邀无所谓地耸了耸肩,除了欧阳匪,他谁都不在乎,那些人的命要不要无所谓。

    看着他的样子,云漾知道,对他说什么都是没用的,低声叹了口气,“颜如邀,我已经不是欧阳匪了,我现在是云漾,宁王盛千烨的妻子,我不可能再回乱城了。”

    她的话音还没落,眼前的石桌已然在颜如邀的掌下变成了一堆白色粉末。他的内力已经到了这种程度了。

    “不准!”这两个字几乎是从他的牙缝里挤出来的,“这个世界上除了我,你不能嫁给任何人。你可以不回乱城,但是绝对不能留在这个王府做别人的女人。”

    颜如邀看起来似乎什么都能顺着她,但是其实他骨子里是个极端霸道占有欲极强的人。这从他一贯不如意就杀人的作风就可以看出来,要么听他的要么就是死。

    只可惜他遇到了倔到不可理喻的云漾,她注定成为他一生的劫,因为他宁愿伤自己十分也不愿看她皱眉半寸。

    所以,既然不能对她下手,那么就只能去毁了那个枪走她心的男人,上次是百里暮杨,这次是盛千烨,不管是谁,他都要一一除掉他们。

    太浓厚的掐死从颜如邀的身上蔓延出来,云漾根本不用猜就知道他心里想的是什么。

    “颜如邀,你要是敢杀他,我就陪他一起去死。”她不是喜欢用死来威胁别人的人,更不是不相信盛千烨不能处理这件事。只是她不想盛千烨有任何一点可能受伤甚至丧命的危险。云漾觉得自己有些卑鄙,她在赌,用颜如邀对她的感情赌。她不是没爱过人,不是不知道那种自己爱着的人却把心掏给别人的那种痛苦,但是事到如今,她除了这样,没有其他选择。

    颜如邀定定地盯着她的眼睛,云漾更是毫不犹豫地用眼神顶了回去。两个人的精神做着无声的博弈。他们的周围似乎起了一层看不见的气场,霎时引的落叶纷飞。

    事情的落幕自然是在颜如邀负气甩袖离去,当妖孽般的颜如邀碰上三世重生的云漾,胜负早就已经注定了。

    本以为经过那天的事儿,颜如邀怎么也会消停几天的,但是云漾显然低估了他的脸皮。第二天,她才刚从睡梦中清醒,眼角余光就瞥见了倒挂在窗上的颜如邀。

    “宝贝小漾漾,早上好阿!睁开眼睛第一个就看到了我有没有觉得很惊喜呢。”

    呵呵,明明是惊吓好吗?这已经足够做我接下来一周的噩梦了好吗?云漾钞起手边的灯台就朝着颜如邀丢了过去。

    而接下来的几天,颜如邀也非常尽职的用自己的亲身行动,发挥完美的狗皮膏药精神,让云漾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设身处地的知道了,什么叫阴魂不散。除了睡觉上厕所洗澡,几乎颜如邀都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任何一个有她存在的画面里。

    这无限量地激发了云漾好好练功争取把颜如邀甩掉的斗志。

    日子就在这纠缠与反纠缠的斗争里过噗了大半,有时候云漾都会恍惚觉得自己是不是回到了还是欧阳匪的日子,终于有些明白当初百里暮杨被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狂追乱打是什么感觉了。不过平心而论,也多亏了颜如邀的到来,不然没有盛千烨的日子,她还真不知道要怎么熬,或许早就忍不住跑去蛮夷交界找他了吧。

    转眼间,已经过去了大半个月。云漾早就习惯了某人的随时出现并能保持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把他彻底无视,然后继续自己的事儿。眼看着盛千烨已经离开了那么久却没有一点消息,她的心也是一天比一天焦急起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