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十一章 所谓伊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此时营地内,硝烟袅袅,火辣辣的太阳刺在每个士兵的脸上。汗水顺着额头滴进眼睛里,可将士们却没有一丝松懈。

    在前几次交战中,大军都胜利了。可是只有战士们自己心里明白。这场仗打得越来越力不从心了。大军纪律严明,没人敢抱怨。大家都尽心尽力地去为国家卖力。在这样的境况。彼此互相支持鼓励成为了唯一的依靠。

    “你说到底我们的军粮到底能坚持多久啊,每天吃那么一点,将士们都饿得没力气操练了。”

    “京城那边还没回信。恐怕有所难处了。”柴房里面两个将军窃窃私语,他们脸上布满了疲惫。饥饿,与疲劳让他们看上去像老了十岁。

    这次出征。他们心甘情愿跟着宁王。吃再多苦,受再多累他们从未说要放弃。在将士们心里宁王就是他们的唯一信仰。在军中,宁王也从不摆将军架子。和战士们同吃同喝。战士们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平时训练更不敢有任何懈怠。

    “嚯,哈。嘿。”营帐外是士兵们操练的声音,尽管饿着肚子但是声音依旧如此洪亮。一阵微风吹来。让原本闷热的营地多了一丝凉意。在山的那边是遥远的京城,那里的人民安居乐业。在遥远的京城,还有一个古灵精怪的女孩。他在心里暗暗承诺,这次一定要披荆斩棘,荣誉归来。宁王站在士兵中间,这一阵微风吹来的不是舒服,而是寒意。眼眸中的光瞬间暗淡下去。宁王狠狠地甩袖,动作幅度大得让操练的将士们都停了下来。此刻,营地了只剩下宁王远去的脚步声还有阵阵乌鸦飞过的叫声。

    “宁王,这次去的将士还是杳无音讯!”大将军匍匐在地,不敢再多做声。宁王紧紧握着双拳就像随时要爆发一般。大将军脸色紧张,是担忧,也是害怕。

    “嘭!”似乎有东西撞上了营帐。手下立马出去看,发现是一只信鸽,变立马拿到宁王面前。

    宁王眼色一寒,扫了一下身边的人。缓缓把手伸过去。大将军紧张的汗滴直落,手心里也湿了个遍。由于长时间跪着,四肢也开始软而无力。信鸽似乎受过伤,身上一直哆哆嗦嗦,勉强维持着清醒的意识。鸽子的体态丰满,即便受伤也能找到方向,看样子是受到了良好的训练。羽毛干净而又顺滑,平时肯定经过了很好的打理。宁王一眼便知是皇宫里传来的。打开纸条,宁王眼里的寒意更深了,他轻轻地盖上纸条,露出杀意。他招招手让手下退下。大将军也战战兢兢地走出了营帐。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宁王轻轻哼着,这几天的压抑让他喘不过气来。他的肩上背负着的是几万将士的生命,国家的期望,人民的安康,家族的荣誉他在心里暗暗地说他不能被打倒!既然有信鸽的出现,那么营内必定有人与王宫的某人串通着。“我一定要找到他。”一丝邪恶的笑意从他的脸上绽开。是福是祸,只是一笔。

    宁王用手撩了一了一下额上的碎发,事态的缘由似乎有了一点眉目。必定是有人在背后故意为难他才会陷入这样尴尬的境界。已经好几天没有吃好一顿饭的他却不敢有半点松懈,手上攥着将士们的期望。他轻轻掀开营帐,天色已经近黄昏了,可是将士们操练了一天却连一口水都喝不上,他心疼,也不敢心疼。手轻抚着琴弦,想起第一次练琴时,稚嫩的双手满手红肿,而现在已经满手老茧了。可他不后悔,他走在这条路上,他从来没有迟疑过。只是现在的境况让他左右为难。

    宁王下令整顿军纪,一切的军事情报,外人不可接手,全部亲力亲为。

    “报!曹理将军一行人下汉河失去音讯!”一个将士急匆匆地上前来。宁王,转了转茶杯,似乎更确定了是怎么回事。定是有人串通军内将军,故意阻挠!不屈服的性格让他一直愈加坚定,怎能让这些奸诈小人得逞。我们这些洒热血的士兵只能死于国家,而并非是勾心斗角。既然是我带出来的人,那我就一定要尽我所能,保护好他们!真正的勇士,只能战死沙场。

    这几天,宁王思虑了很多,既然远水解不了近火,那么就想办法让水在身边。宁王带领将士们在周边的土地种了点蔬菜,向附近的村民购置了牛羊,然而这些小小的粮食并不能支持整个军营的人口的温饱。于是,宁王发动一部分人去边界的国家借兵借粮,另一部分精兵偷偷绕道去京城求助。天无绝人之路,总有办法能够战斗下的!经过几天的调整后,士兵的情绪都好转了起来,斗志昂扬。即便在正午的太阳下,也毫不眨眼。宁王也与将士们共同作战,亲自上场。

    凌晨时分,大将军悄悄地塞了一封信放入信鸽身上,随着一声哨声寄了出去。拴在大营口的那只狗一直大声咆哮。急得大将军拿石子扔在它身上。可是狗叫声依旧不绝。大将军再无办法,随后又偷瞄了几眼周围的环境,蹑手蹑脚地回到了自己的营帐,一夜无眠。终于磨蹭到天亮打算去外面看看,谁知那只狗又对着自己猛叫。大将军觉得不妙,一击要害,把狗活生生地砸死了。一名小兵走上前,问大将军发生什么事了。大将军神情恍惚眼神迷离,摇摇头,厉声呵斥:“这只死狗居然乱咬人!你还不快去操练,偷什么懒!”随后故作镇定地离开了。

    另一边是绕道偷赶回京城的李志,这一路上,绕过了许多关卡,他发现每个关卡都守着锦衣卫。可是这些锦衣卫好像并不是普通的士兵,像是受什么人指示而来的。每次过关卡的人都要经过严格的检查。然而,即便逃过了这么多关卡,却是必要经过京城的大门。李志在客栈里踟蹰,拉着记账小妹问:“姑娘,你可知道这边日夜看守的锦衣卫都是干嘛的?”语气中带着点疑惑,尽量让自己装的平白无故。要知道要是暴露了自己的身份,可能就破灭了整个军队的希望。小妹带着警惕,从头到尾打量了李志一遍,“你问这个干嘛?”翻了翻手里的账本。“姑娘,我并非是好奇,我只是担忧。我家里老母患疾,我是奉老爷的命来京城给少爷当私塾,为了赚取更多的钱给老母治病。要是被卡在这关卡可怎么办啊”李志装作一脸愁苦。小姑娘哪里会想那么多,看李志衣服穷酸养,手上都是茧,一看就是吃过苦的人。李志又这般说法,小姑娘不经心生同情。“还好有备而来,”李志心想。“大哥,这边有人在抓嫌疑犯,说是从别国来的间谍,那边啊都有贴嫌犯的相貌,据说有相同特质的人都要抓到牢里面去。不过,只要你穿了商户的服装,给守门的一点福利,他们会让你避开锦衣卫,悄悄溜进去的。”小姑娘说的信誓旦旦。

    第二天清晨,李志按照小姑娘的说法去做,果然进去了城门。这让原本的失望了的他顿时燃起了希望。

    鸡叫声此起彼伏,营内的将士已经做好了随时战斗的准备,宁王忧愁的望向远方,他知道尽管这段时间军粮有所好转但是也不是长久之策,最重要的还是要得到京城的支援。但是他一直不想让战士们有负面的情绪影响,只说大家不用担心,去京城的人已又来信。而自己又在私下调查在这背后搞鬼的人究竟是谁。他暗暗地观察着手下每个亲近的人。“我宁王岂是你们能随便糊弄的人!”他拍了拍茶盏,“来人。”一声呵斥,把所有的将领叫来大厅内。大将军强壮镇定地同众人站在大厅内。

    在京城的这边,李志好不容易混进了京城,可是皇宫这道墙确实怎么也进不去了。不管他怎么说,似乎守门的故意不让他进去。无论他说他是干嘛的,守门的总是一个理由就敷衍他。“当今皇上圣体抱恙,皇宫内有规定一切闲杂人等都不得进入。”说完一把推开了李志。李志想起宁王交付给自己的一个进宫令,便摸了出来。谁知那侍卫说“你这破穷酸养居然也有宫符,还不赶紧走开,小心带人抓了你去!”一手抢过宫符,作势想要拿下李志。李志看情况不妙,感觉往回跑。

    “宁王的期望要落空了,这回究竟是遇上了什么人,要让我们将领无处逢生,这样下去终究是一条死路。”李志颓废的走在街头,这些日的逃亡让他累得不能再累,可他都没有放弃,因为他觉得还有希望,可是现在他那点微小的希望也破灭了。走着走着便到了宁王府,使出浑身解数的他瘫坐在那,疲惫到了极点,目光呆滞地望向远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