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十三章 废话少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狗皇帝竟敢如此?”云漾大怒。

    “王妃慎言!”阿男警惕的看了眼四周,为防意外,又走到门口将四周巡视了一圈之后。才再次回到屋内。“此等言语,王妃以后少说为妙,小心隔墙有耳。况且皇上乃是一国之君。此等言语若是传到皇上的耳中,无论是对王妃。还是对宁王爷。都不是什么好事儿。”

    “不行,我要进宫去见见那个狗皇帝!宁王可是他的儿子!虎毒尚且不食子,难道这堂堂一国之君。还比上一个畜生吗?”云漾已是气急,加上本来她就没什么阶级观念,对于皇上的尊重也并不是那么重。

    “王妃止步!”阿男再次拦住了云漾。

    “阿男!”云漾冷冷的看着阿男。语气中多了一份杀意。“今日你三番五次阻拦我。可是想要与那狗皇帝一起谋害宁王不成?”

    “不敢,宁王与我,恰似再生父母。如果宁王有命。阿男纵然是上刀山下火海也不会皱半点眉头。但是王妃。现在并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阿男还是恭敬地拦在云漾面前。“当今皇上既然已经决意要坐视宁王全军覆灭,此时去见他。基本上是无用功。轻者,哄骗几句。推三阻四。重者,一怒之下,王妃或许性命堪忧啊!”

    “废话少说。今天我一定要去见皇帝!他要是敢和我耍太极,本姑娘今天就住在皇宫里不走!真把姑奶奶逼急了,一把火烧了他的皇宫!”

    “王妃……”阿男拼命想要拦下,但奈何云漾心意已决。况且两者身份完全不对等,阿男根本不敢全力阻拦。到了最后,只得眼睁睁的看着云漾上了马车朝着皇宫疾驰而去。

    “这下可糟了!”看着眨眼间已经消失在了视线之中的马车,阿男心急如焚,却也无可奈何。

    “来者止步!”待到马车到了皇宫门口的时候,宫墙上皇宫廷尉高声呵斥道。“皇宫重地,武将下马,文臣弃车。”

    “本王妃既不是文臣,亦不是武将。”云漾从马车中钻出半个身子,冷冷的看着宫墙上的开口的廷尉。“呦,这不是王廷尉嘛?怎么,本王妃现在进个皇宫,还要弃车不成?”

    “这……”王廷尉曾经被云漾教训过一次,如果来人是其他人,王廷尉打个马虎或许还能蒙混过去,但对于云漾一手唤火之术,王廷尉可是记忆犹新。当时那一大团火焰在自己的命根子那不断的晃悠的场景,王廷尉发誓自己是绝对不想再次回想起来!

    但现在皇宫内的那位也已经下达了命令,但凡是与宁王有关的人或事,全部压下!

    看着宫门口手上已经开始泛红的云漾,又想起宫内那位喜怒无常的皇上,王廷尉只觉得欲哭无泪——我究竟是招谁惹谁了?我只想做一个安安静静的美男子啊!

    黄豆大小的冷汗渐渐的从额头出现,然后滴落在地面上蒸发开来,而宫门外的云漾手中已经泛出了火花!

    “王妃且慢,不知王妃来此所为何事啊?”王廷尉心里忽然一亮,一个计谋悄然出现在了心头。

    “本王妃要进宫面圣!”云漾不耐烦的娇喝道。

    “哦,不知王妃进宫面圣所为何事啊?”王廷尉对于云漾进宫的目的自然一清二楚,前几天那个在宫门口一直晃悠了几天的士兵,就是碰了他的软钉子之后黯然退去的。只不过现在门口这位主儿,可不能用钉子对付。王廷尉情知今天肯定是无法推脱开来,索性就破罐子破摔,能拖一时是一时。实在拖不住了,那时候再用下一个办法!

    “王廷尉看来记性不是很好啊?”但云漾三世为人,对于人心的把握虽然比不上当世智者,但却也绝不是王廷尉这个糙汉子可以比得上的。眼看着王廷顾左而言有的明知故问,云漾就看出来王廷尉是在拖延时间。手上的火花直接飞出,目标正是王廷尉的胯下!

    “王妃且慢!”火花距离王廷尉还有一米的时候,王廷尉终于绷不住了。

    “哦?”云漾玩味的看着王廷尉,那火花就飘在王廷尉的面前,只要他嘴里说的话有半点让自己不满意的,云漾就会在一秒内给王廷尉做一个小手术!

    “在下忽然想到了,王妃来此是不是为了宁王的事情?”王廷尉眼睛一转,又是一计。

    “知道了还不快些开门?”云漾手指一勾,火花瞬间朝着下面飞了一点。

    “王妃且慢,皇上现在正忙于国事,想必在御书房里,在下先去通禀一声,稍后回来将皇上所在的地方告知给王妃,这样一来可以让王妃少跑一些冤枉路,而来也可以上通圣意,不至惊了皇上,如何?”

    “你该不会是想要拖延时间吧?”云漾眼睛一眯,火花再次朝着下方漂移一点。王廷尉已经感觉到了那一点灼热,但就算如此,他也不敢动弹半分。毕竟他一个廷尉的实力,还是躲不开这火花的。一旦惹恼了这位姑奶奶,他这廷尉当不当的下去是两回事,但有一个问题基本上可以确定了——他再也不是一个完整的男人了。

    “怎么会呢?”被云漾猜中了心思,王廷尉额头上立刻汗如雨下。

    “不是就最好。”云漾晃了晃手指,那一团火焰在空中晃荡了两下,而后渐渐的熄灭了。“给你半个时辰,如果不会来,你就准备当内侍吧!”云漾长袖一挥,再次回到马车中,但是一只素手从车中伸出,而后将一个沙漏放在车辕上。

    “这姑奶奶是玩真的!”看到这个沙漏,王廷尉不敢再耽误半分。迅速从宫墙上跑下,而后朝着皇宫御书房冲去。

    “云漾来了?”御书房内,皇帝随意的问了句,头也未曾抬起半分。

    “是的,皇上。”王廷尉战战兢兢的跪伏在地上,不敢抬起头看哪怕一眼。“宁王妃在王宫门口大闹,声称如果不开门就直接烧了宫门强闯进来!”反正今天已经是得罪了云漾了,而且那个疯女人三番五次的威胁要废了自己,是可忍孰不可忍!虽然明面上无法对云漾动手,但在皇帝面前参她一本还是可以的。

    “算了,你们拦不住她的,放她进来吧。”挥毫间,一本奏章依然批改完毕,皇帝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而后说道。“命御书房四周暗伏甲兵五百,随时准备擒拿反贼!”

    “反贼……?”王廷尉先是一惊,却又急忙点头躬身退出。

    有道是最是无情帝王家,看来皇帝这是要拿功高震主的宁王开刀了!

    王廷尉暗自庆幸还好自己就是一个普通的廷尉,在将御书房四周的护卫安置妥当之后,就立刻朝着宫门走去。那里还有一个更可怕的存在,正手里捏着火花等着自己呢!

    “时间还把持的不错嘛。”云漾笑靥如花,只不过身体四周如果没有那瘆人的火焰的话,或许会更加的迷人。

    “王妃有命,在下岂敢怠慢?况且国事重要,刻不容缓嘛。皇上已经在御书房等候,王妃只管去那里便是。”王廷尉陪着笑说道,心里却暗自冷笑,且看今日过罢,你还有命来看本廷尉!

    “真乖。”云漾轻笑一声,收起身上的火焰。轻移莲步坐上马车,同时对着车夫微微颔首。车夫点了下头,而后轻叱一声,驾着马车朝着宫内行去。

    “多谢王妃夸奖。”王廷尉低头恭敬的送走马车,语气无比的恭敬。但地下的双目中,却是冷芒闪烁。

    在皇宫内,马车自然不能行驶太快,待到了御书房,已经是半刻之后。

    “宁王妃求见!“御书房门口,内侍尖锐的声音响起。

    “宣。”御书房内传来一个没有半点感情波动的声音。

    “宣宁王妃觐见!”内侍尖锐的声音再次传来,云漾整理了下心情,朝着御书房内走去。

    “拜见父皇。”云漾对着皇帝施了一个万福,虽然不怎么尊重他,但该有的礼节还是要有的。尤其是现在宁王那白痴老公正在外面傻呼呼给这个白眼狼老爸卖命,而这个白眼狼老爸却想着整死他的时候。

    “起来吧。”皇帝随意指了下旁边,而后继续低着头批改奏章。

    “谢父皇赐座。”云漾跪坐在位置上,而后看着皇帝。但是皇帝好像根本没有注意到御书房多了一个人一样,只是在那里专心的批改奏章。

    “父皇,宁王现在正……”

    “朕在批阅奏章,繁琐杂事不要来打扰朕。”声音中出现了一点怒意,但并明显。

    “宁王率领大军在外与敌军拼死相搏,如今军需短缺,此等事情如果还是小事,那请问什么事情才是大事?”云漾语气同样很不耐烦,臭老头子,喊你句父皇还真拿自己当爹了?

    “如今国内旱灾频繁,粮食歉收,国库内也是有些紧张啊。”纵然已经决定要弄死宁王,但也不能太过明显,皇帝还是有这个耐心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