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十四章 本姑娘不稀罕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数万大军在边境为了保护国家边疆而浴血奋战,你的亲生儿子宁王也在其中!”云漾彻底怒了!这个老东西太不是人了!虎毒尚且不食子,这老家伙当真是要当那畜生不如的东西了!

    “朕是一个父亲。但朕更是一个国家的皇上!”皇帝放下了手中的笔,冷冷的俯视着已经站了起来的云漾。“还有,你不过是朕儿子的王妃。注意你的身份!”

    “什么身份?本姑娘不稀罕!”云漾怒喝道。“虎毒尚且不食子,难道你贵为一国之君。尚且还不如拿猛虎?”

    “放肆!来人那。给朕将这个目无尊长,藐视圣颜的丫头拿下!”既然云漾已经决定闹掰了,皇帝自然也不会客气。

    “我看谁敢?”云漾冷喝一声。身边一大团火焰飞快舞动。

    “你这是要行刺于朕吗?”皇帝脸上的肌肉不断地抽搐,有愤怒,但更多的却是兴奋!正想着找个借口收拾了宁王。现在这个王妃竟然这么识趣儿的过来送首杀啊!

    “像你这样的昏……”

    “太后驾到!”云漾正要开口大骂。忽然门口内侍的尖锐声音再次传来,本来还是剑拔弩张的御书房内立刻安静了下来。无论是皇帝还是云漾,对于太后都是极其尊重的。

    “这一个个拔刀弄枪的。是准备为哀家唱一场鸿门宴不成?”太后冷喝道。但目光主要是落在皇帝的身上。

    “母后严重了。儿臣岂敢?”皇帝忙不迭的点头告罪。

    “云漾来此所为何事,哀家已经知晓了。宁王为国拼命厮杀。所为的,可全是你这个当父皇的!你这般为难孩子。这难道是当初哀家教导你的做法不成?”太后端坐在正位上,一对凤目冷冷的看着皇帝。

    “儿臣岂敢,母后常以忠孝仁义礼智信教导孩儿。儿臣岂敢忘却?只是最近国库着实空虚……”

    “既然如此,那哀家以后就不必用膳了。像哀家这种半截身子已经入土的人,就不用浪费粮食了。相比于为国家戍边的将士们,哀家的作用只是聊胜于无而已。”太冷冷笑着看着皇帝。

    “母后言重了,儿臣这就为烨而准备军需。”太后已经说到这地步了,皇帝岂敢再打太极?

    “如此,最好!”太后冷哼了一句,而后就要走出御书房。

    “太后,我想亲自押送这批军需。”云漾忽然喊道。

    “不行,军需大事乃是国之重器,岂能让你一女子押送?”皇帝勃然变色道。

    “俗话说夫妻同心,其利断金。”云漾毫不退让的看着皇帝。

    “不……”

    “准了!”皇帝的不准还未说完,太后已经冷声应了下来。

    “诺。”事已成定局,皇帝只好低头答应。

    “好了,到那之后和宁王好好打仗,如果可以的话,生出一两个小娃娃也是不错的。”说道最后,太后玩味的上下看着云漾。

    “太后笑话我。”云漾虽然大咧咧的,但毕竟还是一个女孩儿。生孩子这种事情虽然注定要经历,但毕竟当众说出来,还是很羞人的。

    “呵呵,你这丫头,难得有这般小女孩儿的样子啊。”太后大笑几声,坐上凤辇朝着颐和宫而去。

    云漾恭敬的对着太后的背影施了一礼,却发现太后的凤辇旁边,好像有一个丫鬟的背影。虽然很熟悉,但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王妃,您回来了。”刚转过弯,老远就看到了守在门口的阿男兴奋的朝着这边跑来。

    “好了,宁王的军需已经拨下来了。”云漾笑着说道,一对大大的杏目此时依然完成了两弯月牙。

    “王妃辛苦了。”阿男笑道。

    “不辛苦,不辛苦,不过这心里的一大块石头,也终究算是落下了。”云漾下车走进了王府。顺带着将宫中的发生的事情告诉给了阿男。

    “或许事情没那么简单。”阿男叹了口气。所谓伴君如伴虎,不仅仅是因为皇帝危险,更是因为天意难测,谁也不敢说可以稳稳的揣测出皇上内心真实的想法。

    更何况,这一次皇帝吃了一个大跌,而且因为太后出面,军需的事情是被迫应下的。所以虽然皇帝已经答应了,但阿男的心理终究还是有些惴惴不安。

    “希望真的可以君无戏言吧。”阿男心中暗想道。

    然而,上天终究还是那么的喜欢让人失望。军需的事情虽然每次过去都说在筹备中,但连续过了三天了,到户部询问,得到的恢复还是筹备中。

    “那老头子竟然耍我!”云漾撩着袖子,就准备再入皇宫,这次她要将那个说话不算话的老头子的胡子烧掉!

    “王妃息怒,此事万万不可啊!”阿男急忙拦住了云漾。“难道王妃还没有发觉,上次在宫中,皇上其实已经对王妃你起了杀心吗?”

    “他敢!”云漾眉头一跳,手指尖冒出了一团火焰。“老娘烧了他的皇宫!”

    “王妃若是如此,不仅宁王与那数万将士没救,想必就连王妃以及宁王府上上下下几百人,也要全部遭罪了!”阿男急声劝道。“不过王妃无需过分担心,在下心里已经思得一计,我们只要如此如此,管保皇上派发军需!”

    “果然你肚子了的坏水是一片一片的。”云漾笑道。

    “额,多谢王妃夸奖。”阿男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哭笑不得。

    “王爷戍边保国平,十万将士去三亭。

    肚中已是响如鼓,不知军需何时行?”

    一首童谣忽然间就出现在了都城之内,而且因为意思简洁,念起来朗朗上口,只是一天,都城内的大小孩童都学会了这首童谣。

    “嘭!”

    御书房内,已经不知道是第几个茶杯被摔坏了。王廷尉战战兢兢的守在门口,有几片茶杯的碎片,甚至割破了他腿上的皮肉。但他却不敢发出半点喊痛的声音,现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哪怕是丝毫的声响,可能都是掉脑袋的大罪!

    “童谣还没有查出来是谁造出来的吗?”身着龙袍的身影重重的坐在龙椅上,但血红的眼球却分外的吓人。

    “这个……只是知道最开始是在城南传出来的,但仅仅隔了不到一刻钟,城北和城东也开始了。城西则是最后的,不过却是闹得最凶的。”王廷尉急忙将打探到的消息一股脑的汇报给皇帝。

    “云漾那个毛头丫头不会想出这个办法的,还不速速去查一下宁王府内的人?”一个茶杯再次飞了出去。

    “第十八个……”王廷尉默默的捂着被砸的流血的额头退了出去。但不过一盏茶的功夫,王廷尉再次回来了。

    “这么快就查到了?”皇帝冷冷的看着王廷尉,杀机盎然!

    “这……臣只是到了宫门口就回来了。”王廷尉小声说道。

    “哦?”皇帝眉毛微微扬起,眼中冷芒闪过。

    “门口被一些老百姓堵住了,而且他们还说……”王廷尉结结巴巴的不敢说下去了。

    “说什么了?”

    “请皇上恕臣无罪!”王廷尉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

    “但讲无妨,朕赦你无罪。”皇帝不耐烦的摆了摆手道。

    “童谣内容是王爷戍边保国平,十万将士去三亭。 肚中已是响如鼓,不知军需何时行?”王廷尉将童谣的内容说了出来,而后结结巴巴的道。“有些人认为军需之所以不发放,是因为皇上认为宁王功高震主,已经是个祸害了,要趁着现在趁早除去他,以绝后患!”

    “胡说八道!”皇帝冷喝一声,一个茶杯再次飞了出去。这已经是一盏茶时间内换上了的第五套茶具了。除了第一个是单个的,其余因为知道皇帝今天心情不好,所以每一套都是五个,而这第五套茶具,现在也已经快要报销完毕了。

    “甚至现在已经有一些文人加入到了宫门的行列之中,其中还包括一些名气比较大的……”王廷尉说了几个名字,本还是暴怒中的皇帝沉默了。这几个名字虽然都是白身,但他们的弟子却有很多都是朝廷重臣。如果真的对这些人动手的话,很多臣子或许都会因此而罢官还乡!毕竟当下是以孝治国,孝,主要对象就是师长。

    “算了,着户部调拨军需,明日发送前线。”说完这话,皇上如同失去了浑身的力气一般瘫在了龙椅上,除了喷火的双眼外,其余都散发出一股英雄迟暮的味道。

    “诺。”王廷尉抱拳退出,但心里却叹了一口气。本想着这次以后可以再也不用受到云漾的刁难,没想到的是,这次交手之后,败退的,竟然是这个国家中身份最为尊贵的皇上!

    “水可载舟亦可覆舟,阿男真是好算计。”宁王府内,当得到户部的消息之后,云漾的笑容终于绽放了。

    第二天,云漾收拾整齐,早早地就赶到城门口,户部早已经将军需装载完毕,运到了这里。

    “云漾!”看着已经远去的车队,皇帝咬着牙低喝出了这两个字。

    与此同时,城门口,看着兴奋的跳上马的云漾,颜如邀长长的叹了口气,而后消失在了城门口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