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十六章 王妃千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王妃小心!”现在不是推辞的时候。阿男一剑逼退了黑衣人,而孤身朝着辎重营冲去。虽然他不能留在这里帮忙了,但这里的士卒。阿男则全部留给了云漾。

    “你们现在是在找死!”云漾娇叱一声,身上的火焰更加的强势。一团团较之之前更加浓密的火球朝着黑衣人冲去,如果不是有几个倒霉的士卒也被误伤之外。云漾的战绩倒还算是不错。

    “杀了这个女人!”领头的黑衣人迅速朝着云漾杀去。

    “谁告诉你,近战必须动手了的?”云漾轻笑一声。以她的身体为中心。一团火焰朝着四周散开。

    “怎么会?”为首那个黑衣人惊叫一声,还未来得及躲闪,就被火焰的冲击力击倒在了地上。同样倒地的。还有十几个冲的最靠前的黑衣人。

    “保护王妃!”本来还退后的士卒们见云漾忽然大发神威,将喊得起劲儿的黑衣人直接打倒。本来已经落到低谷的士气再次暴涨,瞬间又有几十个士卒舞动着长枪冲到了云漾的身边护住了她。

    “给我杀了那个娘们。啊!我的眼睛!”不得不说为首那个黑衣人倒霉的紧。如果他小心点的话,顶多就是被火焰退到一旁,却绝不会有什么大的伤害。可惜的是。他护住了头。但一小团火焰却绕过了他的胳膊。冲进了他的眼睛中!

    虽然他实力不错,但也没有学过锻炼眼睛的武道啊!云漾这一下。彻底把他激怒了。

    “我看谁敢!”忽然医生冷喝从后方传来,黑发舞动。白衣胜雪。

    “这个是……颜如邀!”

    “我看谁敢伤她?”颜如邀就那么站在云漾的旁边,但勉强那还有三百左右的黑衣人却愣是没人敢再朝前迈动一步!

    “怎么办?颜如邀在这里的话,我们是没有什么机会了……”一个黑衣人悄悄的走到为首那个黑衣人身后轻声道。“颜如邀招式歹毒。中招的人基本上没有活口,我们不是对手。”

    “如果你想死的话,可以退!”为首那人低喝道。“不要忘了,那位同样可不是什么好热的。”

    “这……”

    “颜如邀再强也只是一个人,但我们这里还有几百人!因为刚才辎重营被袭的消息散开,这里的军心已经大乱。但只要辎重营那边的事情被解决了,我们这边也要危险了。所以只要在一刻钟之内趁乱解决了那个女人,我们就可以回去好好享受至少一年!但现在如果撤退了的话,可就是直接砍头了!”

    “这……”刚才劝说的那个黑衣人也迟疑了。

    “杀!”为首那人没有给自己的部下留下太多考虑的时间,纵然颜如邀的名声大得吓人,但这并不能让这些身经百战的冷血战斗机器彻底退却了。

    “天作孽有可为,自作孽不可活!”颜如邀冷笑一声,身形就像是骤然消失了一般。只听得阵阵惨叫声发出,所有的黑衣人却没有一个能够碰到他的身体,哪怕是衣角也没有!

    “收工!”颜如邀的身形再次出现在云漾的身边时,已经是一盏茶功夫后了。而三百黑衣人都保持着惊恐的样子看着周围,一动也不动。

    “好了,大家散了吧。今夜大家做的不错,今夜就早点休息了,明天嘱咐火头军加餐,每个人碗里加半斤肉!战死的战士登记名册,待到了前线,让王爷每户赏赐良田若干,金钱若干。受伤了的,好好休养,行军速度可以略微减慢些,充作后军。”

    “王妃千岁!”云漾的布置很得体,本来受伤的了士卒还担心会被当成弃卒丢掉了。没想到云漾竟然细心的安排他们充当后军,再加上有颜如邀这个强力打手坐镇,全军士气大振。

    “做的不错。”颜如邀伸出手想要拍拍云漾的肩膀,但却被后者躲过。

    “请自重。”云漾眉头一皱,不悦的说道。

    “好……”颜如邀叹了口气,想要说些什么,但云漾却已经朝着自己的营帐走去。

    因为袭营事件的发生,全军的行军速度有所迟滞,但仅仅过了一天,云漾就大胆的下令一部分人先押送一半辎重先到前线。

    既然这次黑衣人的偷袭对象是自己的话,只要自己还留在后军,那负责运送辎重的前军自然就不会被攻击到。

    “这样做是不是有点冒险了,王妃?”阿男有点不放心,既不放心辎重,又不放心云漾将自己的安全寄托在一个对她有爱慕之心的高手身上。万一这个高手色欲熏心了,来个窝里反,这事儿可就闹大发了。

    “放心吧,颜如邀不是那种人。”云漾很是笃定的说道。

    远处低头守着的颜如邀身体猛然一震,而后却再次低下了头。不过这次,他的嘴角却微微上扬。

    不过不得不说云漾的推测很正确,因为将辎重减半,而且全是精锐士卒,当前一半辎重到达前线之后,都未曾遇到袭击,只不过后军中却再次遇到了几次袭击。但因为云漾准备充分,加上有颜如邀坐镇,倒也没有什么破绽出现。

    而待到快要接近前线的时候,袭击也终于停止了。一个月的行程,云漾却用了一个半月才赶到了前线。

    “王妃千岁!”守在前线的士卒们自然听说了都城内发生的事情,以及半路上王妃独身迎战数十名黑衣人的事情。甚至为了让辎重尽快送到,还以身冒险,留守后军,同时分派出精锐小队现行押送一般辎重和军需到前线。看到风尘仆仆的云漾到来后,戍边的战士们发自内心的为这位可敬的王妃送上了他们内心的敬意。

    “报告王妃,王爷正在三十里外的罗城与敌军战斗。”一个副官躬身报告道。

    “哦,知道了。”自己这么辛苦的赶着过来,那个笨蛋竟然也不知道过来迎接!云漾的心里虽然知道战事吃紧,前线需要他盯着。但这心里,却还是有点吃味。

    “既然累了,就梳洗一下休息吧。”看着头发已经像是枯草一样的云漾,颜如邀的心中一痛。张了张嘴,本来是想责备她这么不珍惜自己身体的话,到了嘴边却成了担心的话语。

    “恩。”云漾点了点头,却没有动作。

    颜如邀先是一愣,而后苦笑一声,退出了屋子。

    “唉……累死我了,等那个笨蛋回来之后,一定要他给我揉揉腿,捶捶背!”脑海中响起那个偶尔也会吃点小醋的笨蛋,云漾的嘴角忍不住就露出一点笑容。明明很在意,却连说个情话都是那么的生硬,果然就是一个笨蛋。

    心里胡思乱想着,加上超过一个月的行军,云漾早已经累的不行了。还没有来得及梳洗一番,云漾就倒在榻上睡着了。

    “嘟!”一个破空声传出,惊醒的云漾急忙翻身,一直信箭正钉在她的床头。

    “何人?”云漾娇喝道,但是外面却没有了声音。云漾点燃油灯,伸手不见五指的房间里渐渐的明亮了起来。

    “这个是……”云漾将信箭拔出,箭头上正插着一张信纸。

    “宁王攻城,流矢射穿胸口,伤重。”信纸上只有这么几个字,但却瞬间将云漾的心打了个一团糟。

    “那个笨蛋,本来身体就差,没事儿学人家冲锋陷阵干嘛?”云漾心中急躁,顾不得思虑这封信箭的来源是何处,随便收拾了一番,推开门,却发现已经是夜半时分。这时候除了巡逻的士卒外,所有人都已经熟睡。云漾叹了口气,最终还是没有去喊颜如邀和阿男,背起自己的小包裹,云漾孤身一人朝着罗城走去。

    “难道在你的心里,我,终究还是无法住进去吗?”一袭白衣,孤傲的站在房檐上。望着那道远去的身影,颜如邀心里一暗,长长的叹了口气,最终还是放心不下独自出行的云漾。脚尖点击,身形立刻如荣一只大鸟般朝着云漾的背影跟去。

    “那个笨蛋,真是个大笨蛋!”云漾急匆匆的背着包裹,趁着月色,看准了罗城的方向,径直朝着前面走去。

    “小心!”忽然一声警示从身后传来,云漾还来不及反应,就已经整个人栽到了一个陷阱中。

    “放箭!”忽然从地下钻出几十个弓箭手,弯弓对准了陷阱中的云漾。

    “住手!”白衣飘荡,人未到,势先至。颜如邀轻喝一声,凄厉的掌风对着陷阱附近的弓箭手击去。

    “杀了他!”陷阱中的云漾已经没有能力跳出来了,自然弓箭手们就将大部分的注意力放在了正朝着这边扑来的颜如邀。

    “你们是谁?宁王那家伙呢?”云漾娇叱道。

    “宁王?宁王当然还好好的待在大营里了。你们这对贤伉俪情深义重,还真是让我感动啊。这么容易就送上门的猎物,还是第一次见啊!”

    “你们竟然敢骗我!”云漾娇喝道。

    “如果不骗你怎么能把你从边城中引出来?受死吧!”弓箭高举,十树枝利箭朝着陷阱内的云漾射去。

    “小心!”

    “不要啊!”

    “噗!”

    云漾看着拦在自己面前的颜如邀,眼睛中装出来的冷芒终于彻底消散。“你这个傻瓜,为什么这么傻?”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颜如邀笑了笑,拼尽最后的力气,将陷阱底部打出一个大洞,恰好可以让两人钻进去,上方的弓箭手也终于无法对两人造成伤害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