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十七章 被困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云漾抱着奄奄一息的颜如邀。他好好的一袭白衣现在已经毁的差不多了,刚才替云漾挡了一箭,又用尽全身力气为他们打出一个通道。此刻已经力竭陷入半昏迷状态。

    “怎么可以这么傻?”云漾看着靠在她怀里的颜如邀脸色越来越苍白,中箭的地方鲜血都把白衣染红了,忍不住还是有些动容。

    “谢谢你能抱着我。哪怕是我现在死了,我都……”颜如邀后面那些能把云漾呛死的情话还没说出来人就晕过去了。

    “颜如邀。你不能死啊!喂!”云漾摇了几下怀里的人。没有一点动静,拿手指放在他鼻尖想看看他死的还是活的。

    感觉到还有一丝气息从鼻子那里冒出来,云漾在心里已经拜了几遍菩萨感谢了。

    轻轻的把颜如邀平放在了地上。然后找来几根木制放在他口里含着,怕等下拔剑的时候他忍不住抱着自己手开咬。

    要是颜如邀此刻知道云漾心里的想法肯定会说:“也就是你会抱着别人的手开咬,我才不会呢!”

    “你忍着点哈。我技术不是很好的。但你这箭要是不拔出来肯定是不行的,还好那个人没毒到用毒箭。”云漾自言自语的说着,这洞里就他们两个人。没别人在了。但是她必须不断说话才能抑制心里的恐慌。

    “啊!”一声惨叫过后。手起箭落。血溅了云漾一身,但是这个时候云漾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用手扯了衣服一角简单给颜如邀包了下伤口。

    颜如邀只是叫了一声又继续昏睡过去了,额头大颗大颗的汗珠掉落下来。嘴里还不停的喊着欧阳匪的名字。

    无奈的摇摇头,阴险毒辣如颜如邀,可是痴情于欧阳匪也如他。

    云漾把颜如邀暂时的搞定后站起来环视这洞的周围。勘察勘察地形,开始思考怎么能够飞出去才好,盛千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那批救急的辎重能不能顺利的到他手里。

    洞外的那几个黑衣人没料到引蛇出洞把颜如邀也给引出来了,挖好的陷阱还算派上了点用场。

    一行人里面有个人站在洞口往下看:“这么深一个洞,我们如果跳下去跟他们打起来胜算不大。”

    “火攻吧,这洞又窄又深,来一个瓮中捉鳖他们肯定是必死无疑的。”一个人说道。

    “但是宁王妃会控制火元素,那个颜如邀武功高强我们几个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几个人商量来商量去还是决定把洞口封起来,准备把他们活活饿死在洞里。

    洞本来就只是一个陷阱,被颜如邀打成了一个洞,洞口是很小的,他们还是搬来好几块很重的大石板,把洞口封的严严实实,想他们这次定是插翅也难飞了。

    要是他们主子知道他们这么“善良”肯定会气的吐血的,不过后来确实是知道了,只是早晚的问题。

    云漾发现突然洞里黑的不见五指还以为天就黑了,刚转了半天没发现能从哪里逃出去泄气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可是转念一想:好像本王妃还没用午膳呢,哪有这么快天黑!

    这样一想下好像肚子确实是饿了,还咕咕的叫了起来,口也很干了,但也只能无奈的舔舔口水。

    不能坐以待毙,不能坐这等死。云漾坐下来歇了一会还是又站了起来。

    “冷……”听到一声虚弱的叫唤,云漾回头看了一眼颜如邀躺的地方,摸黑摸了过去。

    好像是抓到了颜如邀的手冰凉冰凉的,刚又热的额头冒大汗,现在又是冷的发抖。

    云漾把手搭在颜如邀额头上想看看他有没有发烧,才发现他额头烫的能蒸馒头。

    云漾把自己的衣服扒了下来给他穿上,又用手指弄出一个火团悬在空中,这样一来至少有些光了,还能给颜如邀取个暖啥的。

    再怎样颜如邀也是为自己挡箭才受伤的,之前又给自己解了燃眉之急,怎么就那么傻的人,明知道她心里只有宁王一个人,再也容不下其他。

    为何还是要如此执着?云漾不想欠颜如邀这么多的,她还不起。

    现在只希望他能快点醒过来然后想办法逃出去,不可以就这样死在这个破洞里。

    云漾的思绪很乱,不知怎么又想到太后还让她跟盛千烨造几个小娃娃出来,她还想给盛千烨生几个孩子来玩玩的,她还要当娘亲呢。

    “水……”颜如邀刚是冷现在又是水,问题是云漾只会火不会水啊,况且水火不相容。

    怎么办?怎么办?

    难道让我给他那啥?口水?不好不好,要是盛千烨知道了肯定会醋坛子打翻几缸的,想到他吃醋的样子,云漾的心里泛起了阵阵甜意。

    这不行那不行,云漾快要急的人都要着火了。这个时候了,顾不了那么多了。

    云漾眼睛一闭低过头把把嘴对上了颜如邀没有血色的薄唇,希望他不要此刻醒来看见了才好。

    却不想此刻的颜如邀已经醒了,但还是装着在昏迷的状态。

    “她这是在吻我?用她的口水救我?”颜如遥吞着口水,闭着眼享受。

    终于是如愿以偿,至少离她这么近了,如今就算和她一起葬在此山洞也是无怨无悔了。

    我颜如邀倾尽我一生甚至是永世都要永远护欧阳匪周全,不管她是云漾也罢,他人妻也罢。

    “你醒了为什么不跟我说?”云漾收起她眼里温柔的光芒,依然冷眼相待。

    “你还好吗?有没有受伤?”颜如邀直接跳过了云漾的问题,反倒是关心起她来了。

    “我没事,只是眼下我们如何出的去?”云漾此刻已经是无计可施了,也只能靠颜如邀了,只是他也受了伤。

    “我会想办法的,你不要担心。”颜如邀把云漾给他盖上的衣服准备帮她穿回去,手还没碰到就被云漾直接拿过去了。

    颜如邀只好识趣的放开了她的衣服,手在半空中缩了回来,伤口还有些疼,都已经习惯了被她这般对待,只因为她是欧阳匪。

    一物降一物,外界传闻阴阳宫宫主颜如邀阴险毒辣,从来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更传闻他只爱一个女人,那就是听闻已死的乱城之主欧阳匪。

    押送辎重的队伍没多久就到了前线,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前行着。对于宁王妃一大早起来就失踪不见人影一事,阿男压制住了消息以防乱了军心。一边又派人去寻找,一种不详的预感萦绕在头脑之中。

    宁王盛千烨早就听说云漾会亲自押送辎重前来,早早的就带大军前来迎接了。

    “参见宁王殿下!”阿男上前行李叩拜。

    “宁王妃呢?”盛千烨没见到云漾在队伍之中,担心的问了起来。

    “一大早起来就不见王妃,但是在王妃的房间里发现了这个。”阿南把那云漾失踪前收到的信递给了盛千烨。

    盛千烨看过信后立马就明白了云漾定是中计了,这女人怎么这么蠢!但是现在不是骂她蠢的时候,她蠢也是因为他。

    顾不得那么多了,盛千烨立刻备了马带了十名武功高强的将士就前去救人了,一路上跟着那信里的提示,还有云漾骑过的马走过的痕迹。

    一路上走走停停,生怕错过了哪里,却没发现任何的打斗痕迹,盛千烨心里的担忧越来越重,不会直接就被掳获了吧?

    走着走着,到了一处悬崖边,从上往下看,一眼看不到底,还有烟雾在环绕。

    盛千烨下马观察,前面就是悬崖了,没有路了。

    “给本王仔细的找,不要放过一丝的线索。”盛千晔吩咐着手下的人,自己也不停的在思索,到底会被弄去哪了?

    远一点的草丛里突然发现一只女人的鞋子,盛千烨走过去一看,确实是云漾的无误。

    这就是悬崖边上,再往前一点就是悬崖底下了,从这摔下去,必死无疑!

    盛千烨抱着那只鞋子心里已经万念俱灰了,他不敢想象云漾从这里摔下去会是如何的惨状,定当尸骨无存。

    悲痛欲绝的盛千烨就坐在悬崖边,眼神空洞的看着悬崖下边,任身旁的将士怎样劝解都不说一句话。

    一直听说宁王夫妇很是伉俪情深,别的王爷都是莺莺燕燕成群,唯这宁王独独只有宁王妃一个女人,今日得见果不其然。

    看着宁王如此痛心,将士们都很自觉的站在旁边缄默不语,也表现的很哀伤的样子,也有的想念自己在家的妻儿了。

    盛千烨正在悲痛之时,突然耳边传来一声异样的动静。

    “保护宁王!”十名将士也立马察觉到了异样的动静,把宁王护在了身后。

    来者不善,原来早就有人埋伏于此。肯定是故意谈引宁王过来,然后……

    盛千烨放下手里的鞋子,拔出手里的长剑立在人群之前,眼神凄厉的盯着对面的来人。

    看样子个个都身手不凡,都着一身黑衣蒙面,既然要蒙面定是怕暴露了身份。

    来人都剑法毒辣,几乎招招要夺人命,况且人数是盛千烨他们的三倍之多。

    虽然跟随盛千烨一起来的将士也都身手不凡,但是以一敌三明显应付不过来。

    鲜血把悬崖边的草都染红了,还有几个被打下悬崖去了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