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十八章 遇难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盛千烨越打心里越发的明白了究竟怎么回事?这从头到尾都是设计好了等他来自投罗网的,明显是想要要了他的命。

    又心下一想云漾的生死,如果云漾在他们手里定会拿来作威胁的筹码让他束手投降。又何必费这么多功夫和他打起来。

    如果云漾不在他们手里,又和颜如邀在一起的话,那她这个时候应该是安全的。虽然还是不知道她在哪里。

    心里这么一想之后,盛千烨淡定了下来。让头脑保持清醒。努力冷静去迎敌。

    “盛千烨,你知不知道宁王妃此刻已经命在旦夕了,你还有心思跟我们在这打?还是快点投降自我了断早点到下面去跟她团聚吧。”

    来人见盛千烨突然战斗力十足。便故意拿话激他,想要分散他的注意力。

    盛千烨稍不留神就中了暗器越来越不敌了,十名将士已经损伤大半了。就剩下最后两个人护在他左右。

    难道真的要就此亡了我盛千烨吗?盛千烨不甘落败至此他还没找到他的云漾。

    黑衣人只见盛千烨像一头发了疯的狮子一样。左右开弓的斩杀来人,一下就被他杀死了五个。

    盛千烨正欲反败为胜之际却不知还有人躲在一旁射暗箭,而且箭箭致命。箭头上都是剧毒。

    盛千烨最后的两名将士也都中箭了。却还是勉强的一前一后的护着盛千烨。

    刚打斗剩下的人已经全部退至一旁。将他们三人围了起来,密密麻麻的箭支穿了过来。

    那两名将士已经被全身都被射穿了。血肉模糊,他们最后倒下的时候还在想着家里还有妻儿等待他们衣锦还乡。

    天突然下起了倾城大雨。盛千烨一人难敌的过这密密麻麻的箭雨,最终还是身负重伤跌落了悬崖。

    盛千烨只感觉身子很沉重,直直的往下掉落。眼睛很疲惫,把眼睛闭上后又感觉云漾此刻就在他眼前,还说要给他生娃娃。

    只是在盛千烨落地的那刻什么都成了幻境了。

    雨水很快就把血水冲刷干净了,好像这里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几具尸体也都被扔下了悬崖。

    杀戮总是那么血腥,有时候人命就那么如草芥一般。一场雨过后,雨过天晴。几刻钟之前发生在这里的一切,都将不被后人群所知。

    掉落悬崖的也只是几具尸体,无名尸体,甚至尸体还会被野兽给吃掉,尸骨无存。

    杀手们亲眼看着盛少烨从悬崖摔下去,料定他这次定是死劫难逃后便兴奋的回去向他们的主子复命去了。

    云漾和颜如邀不知道不远处的外面发生了什么,更不知道她心上的那个人已经为了找她而被害死了。

    颜如邀正在运气恢复功力,这洞里已经被封的密不透风,为今之计也只能强行用内力掀开洞口的大石板,然后再带着云漾一起用轻功飞上去。

    就算是受了箭伤也还是阴阳宫的宫主,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陷此困境,平常人也只得等死罢了。

    云漾在一旁还有心情的玩着火团,火光的照射下,颜如邀那张妖艳的脸更加妖了。如果他不是个男人,是个女子,定是角色。

    如此想着,居然让云漾想起了泰国的人妖,可惜这不是二十一世纪,否则一定是个活的泰国人妖,还是纯天然没动过手术的。

    云漾已经把这个洞里有多少块石头都给研究清楚了,但是除了等颜如邀用内力把石头顶开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终于,云漾听到了一声巨大的响动,天日又得重见,却不知外面已经经历了一场腥风血雨,一场雨过天晴。

    一袭白衣飘动缓缓向上腾起从洞里飞了出来,云漾拒绝了颜如邀抱着她一起飞出来自己慢慢的飞了出来。

    “终于出来了。”云漾看着阳光看着周围的花花草草感叹道,差点以为自己就要出不来了,她还要去见盛千烨。

    身旁的柳如邀刚刚因为运功过度,导致伤口裂开,鲜血又迸发出来了。

    “走吧。”云漾想来想去不能太忘恩负义,毕竟是他救了她。本来还想和颜如邀就此别过的,但是看着他的伤势如果再遭到追杀肯定是死路一条的。

    颜如邀一袭白衣还是染成了一袭红衣,脸色苍白如纸,嘴角却有一丝血迹。

    “倒是挺像女鬼的。”云漾看了一眼颜如邀居然嘴角上扬的和他打趣。

    “女鬼?”颜如邀虚弱的说道,他居然看到云漾对着他笑了,还是她欧阳匪对他的态度吗?

    心里有一点点暖意在泛起,只要他不放弃,最后他一定能抱得美人归的。

    欧阳匪是颜如邀永生永世的执念,执迷不悟,从不知悔,更不知何为悔。

    云漾带着虚弱的颜如邀回到了宁王的营帐,还好一路下来没有再遇到追杀他们的人。

    士兵们看到宁王妃回来了都挺高兴的,但是怎么还带着个伤员?士兵们再细细一看还是有点印象的,原来是那天晚上救了他们的颜如邀,江湖上有名的阴阳宫宫主。

    “王妃,您回来了。”阿男见到云漾安全的回来,心里的那块石头终于是放下来了。

    “快给本王妃传军中太医,哎呦,快来搭把手给我把他运到睡塌上去。”云漾手有点泛酸痛,毕竟是个大男人的重量。

    云漾安顿好颜如邀,吩咐太医给呀小心诊治后开始在营帐内外踱来走去。

    明明回来已经有一些时刻了,怎么就是没见到盛千烨那个笨蛋?难道不知道本王妃已经到了吗,还是不想见我。云漾设想了无数种迟迟不见盛千烨的情况。

    宁王死的消息已经传遍了军中,也传到了朝廷里去了。整个军队都死气沉沉的,但是盛千烨手下的将军却下令不准将宁王死的消息告诉宁王妃否则,军法处置!

    云漾在营帐内外走来走去的时候顺便拉了几个士兵想跟他们聊聊,其实只是想问问盛千烨哪去了。

    但是所有人一看到云漾老远就躲开来,实在躲不开的回答云漾的问题时也是支支吾吾的。

    军中弥漫着一种怪异的气氛,云漾深深的感到了不安起来。

    “阿男,怎么没看到王爷?”云漾在营帐内外晃悠了几圈都没见到宁王的身影。

    “王爷,他,他带人去巡查了。”阿男第一次对云漾撒谎,还底气不足的结巴了一下。

    云漾凤眼一瞪:“去哪巡查了?带本王妃去看看。”

    “这……”

    “王爷吩咐过,如果王妃回来让她先行回宁王府,待他班师回朝团聚。”阿男找了话想要把云漾骗过去,明知道纸包不住火的却还是想着能瞒住一时是一时。

    “王爷什么时候跟你说的?”云漾越听越不对劲,刚刚在营帐内外见到的士兵将领好像也都有点不对劲,甚至有点躲着她。

    “王妃您后脚到,宁王他前脚刚走。”阿男的后背都要冒冷汗了,真怕宁王妃直接火刑逼供了。

    “阿男,给本王妃把刘将军请来。”刘将军刘海林一直是盛千烨军中的心腹将领,盛千烨对他有知遇之恩。

    “参见王妃娘娘。”刘海林在来的路上就知道宁王妃见他的目的。

    “刘将军请起。”云漾两手伸出请他起来,然后就开始追问宁王的下落,但刘海林一直跟她打马虎眼。

    虽然表面上云漾还是保持着王妃该有的姿态,心里已经把他跟阿男吊起来用她指尖的火严刑逼供了。

    “既然刘将军都说宁王去巡查了,那本王妃就到这里等宁王回来。”不等到盛千烨,云漾是不会罢休的。

    “这……”

    “这什么这,你们二人今日是怎么了?说起话来吞吞吐吐又欲言又止!”云漾心里急的已经火急火燎,昨天晚上做梦梦到盛千烨浑身都是血,吓的她直接惊醒了过来。

    “刘将军,本王妃命令你带我去找宁王,出了什么事怪罪下来,本王妃一人担着!”

    见他们二人都低着头无人上前来答话,只得跟他们来硬的了。总之,今天云漾是非要见到盛千烨不可。

    刘海林和阿男你看我一晚你看我一眼,心里苦的跟吃了蛇的苦胆一样。

    阿男鼻涕一把眼泪一把的上前的说道:“宁王,宁王他已经死了,请王妃节哀。”

    “请王妃节哀。”刘海林和阿男都双双跪到云漾面前。

    云漾听完之后直接跌坐在后面的将军椅上,凤眼圆睁着,两行眼泪像珍珠一样从娇美的小脸上滚轮下来。

    “告诉我,怎么死的!快点!不可以有半句假话,否则本王妃会要了你们的脑袋!”云漾大吼了起来。

    阿男将宁王去救她然后遭到杀手的埋伏最后掉落悬崖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云漾,云漾听完以后直接就昏了过去。

    “太医,快宣太医。”阿男上前去把云漾抱到宁王之前住的那个营帐然后让太医为云漾诊脉。

    “王妃可有什么大碍?”刘海林也一直跟在身旁没有离去,如今他想好好的保护宁王妃以报宁王的知遇之恩。

    “启禀刘将军,王妃并无大碍只是劳累过度,再加上几日未进食,凤体过虚,老臣这就去为王妃抓药。”

    “有劳太医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