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十九章 天牢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云漾昏迷了三天三夜,醒过来之后也不吃不喝,哭着闹着要去找盛千烨。她不相信盛千烨就那样死了。

    她还要给他生娃娃呢,她哭到眼泪都干了,一双凤眼失去了往日的光彩。任谁看了都心疼。

    不可能就这样死了,她有预感不可能就这样死了。开始的伤心过后。她开始发了疯一样的到处找盛千烨。

    不管阿男怎么劝都听不进去。又不吃不喝的,人都消瘦了好多。

    刘海林将军只得无奈地告诉云漾王爷在哪里摔落悬崖的,千万请她保重凤体。

    很多士兵都自愿的跪在云漾前求王妃保重凤体。宁王大军一片哀嚎,全军都素衣为宁王守孝。

    颜如邀看着这样的云漾,像极了当年的欧阳匪为了百里暮杨要死要活的模样。她可以为了很多的别人。却从来没有多看过自己一眼。

    “颜如邀。你怎么还在这里?本王妃不想见到你,你离我越远越好!”又是逐客令,就有这么厌恶吗。

    颜如邀杵在云漾的一旁。眼里满是柔光的看着她。不管她说过多少伤她的话。他都甘之如饴的要缠着她。

    不说话,也不走。颜如邀也知道了盛千烨已死的事。心里多少有几分高兴,毕竟少了个情敌。

    “你要去哪?”颜如邀看着云漾发了疯一样的跑了出去。连鞋子都没穿好就奔了出去。

    云漾不甘心的跑去那个山崖底下,活要见人死要见尸。颜如邀和阿男也跟在她后面,生怕她再出什么意外。

    “王妃。您节哀吧,王爷已经走了,请您千万要保重凤体。”阿男从来没看到过云漾这般模样,从未。

    自云漾入宁王府和王爷一直都是恩爱有加,对待他们这些下人都很厚道,甚至没把他们当下人看。

    如今宁王走了,留下王妃一个人孤苦零丁的,阿男是定会誓死效忠王妃的。

    云漾疯了一样的跑到山崖下面去,就看到几件士兵的衣服,还有一堆的骨头。

    看的云漾心神不定,双脚漫无目的的在那里一圈又一圈的走着,披头散发的,衣服都被荆棘挂烂了,口里还念着盛千烨的名字。

    “盛千烨,你在哪?”

    “盛千烨,你快出来!”

    “云漾,你别这样,他已经死了。”颜如邀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一把拉住云漾,揽进了怀里。

    “放开本王妃,你这个妖孽!”云漾用力想要挣脱颜如邀,可是颜如邀抱的太紧,她根本就挣脱不开。

    “啊!”颜如邀吃痛的叫了一声,云漾刚刚在他肩膀上用力的咬了一口,衣服都咬破了,血色的牙印在衣服上醒目着。

    “你给我滚好不好?不管盛千烨在或者不在,我永远都不可能爱上你的。”云漾挣脱了颜如邀的怀抱,颜如邀捂着肩膀的伤口,只看了一眼。

    “我会滚的,但是你这样我怎么安心的走。”如果痴情至此,也只是因为爱到蚀骨沉沦。

    “我不用你管,不需要你保护我。”云漾用手指捻出一团巨大的火焰在她和颜如邀中间用火划出了一道界限。

    大火熊熊,越串越高的火苗在两个人之间建立起一道火墙。

    颜如邀心头一怒,一身红衣妖娆的离开了。

    既然非要如此执着,那就如此一起执着可好?

    陪你永生永世,到底要经历多少才能够换你一次回眸?

    不可见,不可念。

    缘深缘浅,纵然万念俱灰,毁城灭池,也只为美人一笑。

    颜如邀走后,云漾收了火,垂头丧气的把悬崖底下翻了几遍又一遍,就是没有找到盛千烨的尸体。

    从这么高的悬崖摔下来怎么可能会有生存的希望,骨头估计都被野兽吃掉了。

    “王妃,我们回去吧,为王爷立个衣冠冢让他早日度极乐世界吧。”

    “谁说王爷死了的,我不相信,我要到这里陪着她。”云漾像个小孩子一样坐在地上,用双手抱着自己,整个人都蜷缩在一起。

    一张漂亮的脸蛋苍白的看不到一丝血色,云漾不知自己究竟是前几世做了如何的伤天害理之事,让老天爷竟然如此的不公对待。

    为什么她每次爱上的男人都会离她而去,为什么!

    云漾一声怒吼,周围一团火焰将她包围住了,奈何天公不作美,又是一场暴雨来袭。

    火熄灭了人也晕在了那里之后。

    等她醒过来的时候人已经在天牢里了,浑身都被铁链锁住,连手指都不得动弹。

    云漾抬起头,一双凤眼里已经是怒火聚集,她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就记得当时她去悬崖下找盛千烨的尸体却什么也没找到,然后现在醒来人已经在牢里了。

    “还是这么森严的天牢,那位也是够了,肯定是那个老不死的把我关在了这里。”云漾愤愤的想到,阿男呢,明明当时阿男好像在身边的。

    宁王死,宁王妃被关进了天牢,这一事已经是闹得满城风雨。百姓口中宁王是贤王,战功贺贺,又从不欺压百姓。而宁王妃又时常接济百姓,这次还亲自请命押送辎重去前线,可谓是巾帼英雄。

    只是却不知为何被皇上关进了天牢,然后这次便有人自作主张作了几首打油诗讽刺当今圣上忠奸不分。

    皇家的事,平民老百姓本是不愿意多参与的,稍不留神可就是掉脑袋的大罪。

    打油诗传到皇上耳朵里,气的把桌上的奏折全都推到了地上,上次是这样这次又这样,文武大臣全是一群饭桶不成,连作打油诗的人都抓不到,非得要朕屠了城不可!

    “皇上,敢问您为何要囚禁宁王妃?宁王刚死,宁王妃又无过错。”终于有之前宁王的旧部下忍不住前来问宁王妃讨个说法,他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

    “给朕拉出去,斩。”

    “是。”大内侍卫进来将刚刚求情的人架了出去。

    求情的人还没来得及和家里的妻儿老小告别就这样被问斩了。

    “皇上,听闻宁王妃惯用妖术,臣认为应当早日处决宁王妃才好。”

    “臣等也认为。”

    朝堂上的其他大臣都纷纷站出来请皇上赐死宁王妃,太子党一人更是火上浇油,只为不留后患,太子可以高枕无忧的坐上皇位。

    云相默默的不敢作声,一把老泪已经是纵横了,毕竟云漾可是他的亲生女儿。

    秦帝看了一眼云相,见他默不开口。

    “老臣身体不适,请求回府休息。”

    “来人,送云相回府。”

    “还有要为宁王妃求情的人吗?”坐在龙椅上的天子眉毛一挑,看着满朝文武说道。

    “宁王妃目无君主,曾多次冒犯于朕,且行为举止不符合皇家礼仪,刁钻古怪,还会妖术,烨儿就是为救她而死,朕怕她再祸害百姓所以将她囚禁了起来,至于赐死容后再议。”

    说的是有板有眼,完全就是一副千古圣帝的模样,朝堂之下皆呼圣上圣明。

    等到散朝之后,太子回到太子宫高兴的和云意晴说云漾已经被关在天牢里随时有可能被处死。

    “晴儿,本殿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太子极有兴致的坐下来和云意晴分享喜悦。

    “太子殿下因何事如此高兴,快说与臣妾听听。”

    太子将今日朝堂之上众位大臣都上谏议要将云漾处死的情形绘声绘色的讲与云意晴听,

    云意晴听的乐的心里开花:云漾啊云漾,你再能耐也不过如此了最后还不是沦为阶下囚,让你和我作对。云意晴心里的恶气总算是能长长的舒一口了,拔了眼中钉肉中刺,接下来等她的太子登上皇位,她就是母仪天下的皇后,何等的风光。

    从来,云意晴自小就和母亲云氏一样贪恋权利,荣华富贵,她不懂得真正的爱是可以不在乎他是一介草民还是当朝太子。

    云相回了府中,郁郁寡欢,食不下咽。云氏也听说了今日朝堂之事,高兴的又是侍花又是弄草。

    “相爷,您可是在为漾儿的事忧心?”云氏一直在云相面前装的一副贤良淑德的样子,一个“漾儿”唤的比“晴儿”还亲。

    “漾儿从小身子就弱,如今被关押在天牢里,那里极寒,怎么受得了。”云相的话说得听不出是真心还是假意,坐在那里,整个人看起来更加的苍老了。

    云氏要不是知道云漾快要死了,这老头子这么担忧她,肯定是要给云相摆摆脸的。

    云相素来不愿多过问府中的事,都是云氏在主持相爷府的事宜,倒也处理的井井有条,他不是不知云氏是如何在他背后欺压庶出的,只是一向的无视。

    古代就是这样,庶不如嫡,一向尊卑等级森严,都是看身份说话。

    云漾只是一小妾所生,算不得什么,云相也只是顾念骨肉之情。

    若是真的有心想要为女儿求情又岂会在朝堂上一言不发,本就是文人出身,忧患自己性命,若是秦帝一怒,云家上上下下好几百人都得为云漾陪葬。

    忧心归忧心,还好大女儿是太子妃,秦帝不会因云漾的罪而牵连云家,而朝中其他大人也都只是看戏一般。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