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十章 云相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谁不羡慕云家,云相位高权重,手握大权。又是太子的丈人,皇亲国戚。

    一荣俱荣,一枯俱枯。云漾若死,只是云家开始走向毁灭的一段路程。

    风水轮流转。改朝换代。哪有永远的荣华富贵?

    云相去了以前云漾住的南院,才发现居然是偌大一个相爷府里最偏的角落,房子里的设施比下人房里的好不了许多。

    感怀了几下。心里越发的觉得对不起他的三女儿了,又想起云漾的母亲,毕竟是有过感情的女人。

    他不敢说如果不是云漾母亲绝世的容颜他会不会娶她。但是不管因为什么。他对这个女人都付出过些许感情。

    莫不说古人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今人的相亲至少是先见了人再结下婚约。古人都是在掀开盖头后才知日后陪伴几十年的人是何模样。

    丑也罢。俊也罢。所以古代男子都有三妻四妾的权利。而女人却只能嫁一人。

    就算是后来守寡了改嫁还会遭到世人的数落,不守妇道之类的各种言论。

    宁王府此刻已经乱成了一团遭。宁王死了,宁王妃被关进了大牢。一向管事的阿男也不知了去向。

    宁王府的人无一人离开,都做着平常做的事,却奈何一道圣旨下来说要查封宁王府。至此,此前好不风光的宁王府紧紧的关闭上了大门。

    云相求了皇上去天牢里见云漾,皇上碍不过情面也只得准了他的请求。

    他虎毒但是也不能让秦国所有人都和他一样不疼爱自己的亲生骨肉,虽然云相并不比他好的了多少。

    秦帝有秦帝的手段和想法,一国的统治者,怎可那般如寻常人家的疼爱自己的儿子。

    云漾毕竟是他的儿媳,他都忍心将她关押在大牢。其实话说回来又有什么不忍心的呢?

    从小身体就很弱的宁王他居然派他去上战场,千算万算都算不到宁王居然一而再再而三的立下军功,成了百姓口里的贤王。

    统治者最忌的就是功高震主之人,哪怕那个人是他的儿子!

    况且他有那么多儿子,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

    况且秦帝是自私的!

    牢里的云漾拼命的使自己回想起究竟发生了什么,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见过相爷,皇上吩咐过没有他的圣旨任何人不得踏入天牢半步。”

    守天牢的人拿出剑拦了云相,真可谓是看管甚严,连只苍蝇都别想飞进去。

    云相把手里的圣旨拿了出来扔在两个守卫的身上,把袖子一卷两手一背就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

    守卫接了圣旨也不敢再拦相爷的大驾,本来两两交叉的刀都一一的散开,为相爷清了道路。

    本来蔷薇那丫头死活求着要相爷带她来见三小姐的,但是天牢重地,他能进来就不错了。

    “漾儿。”云相一踏进天牢在狱卒的带领下来到了云漾的牢门前。

    用纯铁打造的牢房,根本就没有人有可以劫狱成功的机会,只要不是用天字一号牢房的唯一钥匙开的牢门,就会触动锁里的暗器,将妄图劫狱的人射杀死。

    云漾听到有人唤“漾儿”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居然是云相爷,也是呵呵了。

    这身体的主人何曾受过父亲的眷赖,一直都被忽视习惯了。临了还来探望自己,难道她对他还有什么用处?

    “云相爷,您来干什么?”云漾开口就是一句云相爷,直接就震吓到云相了。

    云相看到三女儿被几根重重的大铁链锁着,本来就消瘦的小身板更加的是瘦骨如柴了,脸上还有一道伤痕,看的他好不心疼。

    “我是你爹爹,怎么就不能来看你,不是爹爹不救你,是我实在没有能力救你。”云相爷自顾自的顾影怜伤了起来,奈何他也只能隔着牢门和女儿说话。

    “云相爷只当没我这个女儿便好!”云漾并不是不想尊重她,毕竟是身体原主人的父亲,可是此时还是绝情些罢了,免得活着的人惦念。

    他真的会惦念自己的三女儿,欧阳匪不想想,如果他之前就能对云漾多一些关爱,她也不至于变得那样恐惧害怕,过的连相爷府的丫头都不如。

    “漾儿,你能不能好好的和爹爹说说话,爹爹确实对不住你。”

    欧阳匪心里只是咯噔了一下,也只是几秒而已:现在跟她来说这些有何意义?

    难道要告诉他自己是穿越到他女儿身上的事实,自己并不是真正的云三小姐云漾!

    秦国上下已经有很多人将云漾视作怪物,若是再说出穿越之类的各种估计更会死的快吧。

    “相爷如今来找本王妃有何事?难道还有用的上我的机会?”欧阳匪脸上表现的毫不在乎的样子,完全就是讽刺云相爷此行只是多此一举。

    “漾儿!”云相爷气的腿都要打哆嗦了,他一番好心好意来探望她,她就是以这样的态度对待自己爹爹?

    府里上下都说云三小姐都跟变了个人似的,变得伶牙俐齿,宫于心计,全然不同于之前的云三小姐,柔弱不堪。

    今日云相爷是真的感受到了云漾前后的不同,可是那就是他的三女儿无误,除了性情并没有什么不同的地方。

    “还请云相爷早早的离去,不要打扰本王妃的清静。”云漾本来已经打算不再回归欧阳匪,只想好好的过活,有盛千烨恩恩爱爱就足矣。

    如今……

    寅时三刻时,突然有一黑衣蒙面人打晕了狱卒却没找到开门的钥匙,原来狡猾的老皇帝早就怕有人劫狱把钥匙都存放在皇宫里了。

    “王妃,是我。”黑衣蒙面人扯下黑色的口罩露出脸来,小声的对云漾说道。

    “阿男,你怎么来了?本王妃怎么会在这的,我们不是在悬崖底下吗?不是该在营帐里吗?”云漾一头的雾水很需要别人给她理理,一下子发生这么多事,她已经快要撑不住了。

    “王妃,是我没用,没能保护好您。”阿男开始哭了起来,他看到先前还能活蹦乱跳的宁王妃现在被几条大铁链锁的严严实实,心里不免感伤了起来。

    若是宁王在,怎会舍得她受着般屈辱。

    阿男告诉云漾,她当时在悬崖底下淋雨发高烧昏迷后他带她回了宁王驻扎的营帐,却不想药里被人下了毒,然后被人连夜带回了天牢。

    云漾听完只觉心寒,能动用天牢来困住她,还能在太医开的药里下毒,除了太子和当今皇上已经不会再有其他人了。

    她从下就惯用毒术,没想到最后还被人轻易下了毒。

    “千料万想都不可能想的到竟然有食子的人,虎毒都不食子,况且……”

    如果等她有机会出去,她定会让那比虎还毒的老皇帝付出代价!

    “阿男,你快走,此地不宜久留。”阿男已经用尽各种方法还是未能打开牢门,云漾知道连阿男都打不开的牢门,她这次是真的插翅难飞了。

    上次在洞里她还有颜如邀,可是自己狠心将他赶走了。

    “把劫囚之人杀了。”顿时天牢里围满了大内高手,云漾只能看着阿男以一敌众。

    “你们住手,他是我宁王府的管家,快给本王妃住手!”

    但是无论云漾叫的有多大声,都没有人听她的了,云漾定让他们尝尝火噬的滋味,闭上双眼,宁聚心神想要把周遭的火都聚起来。

    早就听闻宁王妃异能,天牢内见不到一丝火苗,连火星子都不曾存在,可是他们还是忽略了空气中含有的微量元素火元素的存在。

    可是在云漾进监狱前就被人下毒了,使得她无法凝聚精神,制造出的一星半点火苗根本无法伤到那些大内高手。

    一番打斗,阿男身中数刀,口吐鲜血,临死前还在自责自己没能保护好云漾,他要去地下向宁王请罪了。

    “王妃,您,多保重。”这是阿男对云漾说的最后一句话,云漾就这样看着阿男死在了他面前。

    “啊……”

    一声歇斯底里的吼叫叫的整个天牢里的人都听见了,耳膜都快要被震破了。

    亲眼看着阿男死在她面前,云漾心里的仇恨已经快要使自己走火入魔了,为什么一个一个她身边的人都要离她而去。

    往事一幕一幕在云漾脑海里回荡,关于盛千烨的,百里暮杨的,到了这个时候,人之将死,想的都是一些快乐的回忆。

    好像从她从现代穿越而来成婴儿,被师父毒老叟收养,亲自教她医术和用毒,待她如亲生女儿,还亲自将她扶上城主之位,日子倒也一直过的很安然。

    乱城如今已经不存在了,她生活了二十年的乱城被她亲手给烧毁了。

    如果一切能重来,宁愿不要爱。真的该一开始就绝情绝欲,她难道真的就注定爱不能得?

    云漾颓然的坐等死期,万念俱灰已经不对生抱有任何的希望了,或许一死还能穿越回现代?

    可是回现代她又有什么意义,丈夫有小三,如今心里爱惨了的人究竟是死是活都不知道。

    云漾心里只是呵呵,且不说宁王生死不明,就算是死了也还尸骨未寒,他们就这么着急的要处决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