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十四章 莫娴儿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就是颜如邀很不太平,特别不太平的老是往宫外面跑,这次还带伤回来。这让莫无心是百思不得其解。

    阴阳宫的二护法萧瑿见到大护法莫许心居然有如此闲情逸致的坐在凉亭里逗鸟儿。也过来凑了凑热闹。

    萧瑿饱读诗书,又通医理,世家为医开设医馆救人。祖上还有人曾在宫里作过太医。

    萧瑿投入阴阳宫门下其实只为一人。

    他入阴阳宫之事,并无多少人知道。若是给他父亲萧老爷子知道定会气的吐血。而且定会不认萧瑿这个儿子。

    萧家一直都是纯良处世。不愿意与什么江湖牵扯过多的恩怨是非,但是萧老爷子死都不知道他儿子居然是江湖上有名的阴阳宫二护法。

    萧瑿投阴阳宫时,只是懂得如何治病救人。但他却从小对解读很感兴趣,萧家的医书几乎被他读了个遍,却还是觉不深。

    他亲眼看着他的母亲萧氏中了血毒而死。而血毒世上无药可解。甚至连如何中的毒都不知道。

    萧瑿只记得当时他还小,看到娘亲全身的血都变成了黑色流了出来,直至血流干了娘亲才永远的闭上了眼睛。

    那是萧瑿永远的痛他的童年自那以后都变成了血黑色的。父亲不准他再提娘亲的死。对外只称感染恶疾而死。

    萧瑿从娘亲死后就不再爱言语更不爱笑。每日里都泡在父亲书房里研究医书,又对诗书颇有造诣。

    而萧老爷子膝下还有一子名萧彦。是一小妾所生,萧老爷子从来就不疼爱这个小儿子。他将他毕生所学都教给了萧瑿,希望他能将萧家的医术一代一代传下去。

    而萧瑿却更愿意去入朝为太医,这是萧老爷子极不愿意的。萧家祖先有训:

    凡萧氏族人皆不得入宫为太医。违者将受到诅咒,不得永生。

    可是萧瑿就算是违背祖训还是要入朝为宫,萧老爷子被他气的已经在床上躺了一年,朝廷的圣旨都下来了,岂敢不从?

    那将赔上的是萧家上上下下!

    入太医院为太医也不过是想要研究出解决血毒之法而已,入阴阳宫门下也是为接血毒之法。

    萧瑿知阴阳宫善于研毒下蛊,亦能解天下毒。

    太医院里有着最完善的医术材料,可是萧瑿却没找到任何关于血毒的资料,所以他才背着父亲入了阴阳宫。

    入了阴阳宫凭着他对医术的天赋很快就混的了一席之地,只是他还是没能找到解血毒之法。

    听闻阴阳宫宫主颜如邀回归阴阳宫,萧瑿本想跟他讨教一番,可是看颜如邀那番模样定无心和他研究什么血毒。

    或许稍有不慎就被颜如邀发现了他不可告人的秘密,那他就必死无疑了。

    他在阴阳宫四处走动了一番,如今阴阳宫于他可是畅通无比,想去哪就去哪里。

    要知阴阳宫并不是外人能随便进出,就算是门人没有一定级别都不可随意走动,违者会莫名其妙的被消失。

    他看到大护法莫无心在无心殿外的凉亭里喂鸟,便走了过去。

    无心殿是专为莫无心而建设的,更加不是有人可随意进出的。

    “大护法好雅致,不知是否有心与萧瑿对弈一局?”

    “摆棋。”莫无心见是萧瑿,便放下手里喂食的小盘子,坐了下来要和他下棋。

    “大护法先请。”萧瑿执白子,莫无心执黑子。

    萧瑿对琴棋书画可是样样精通,又善于算计,没入阴阳宫多久便当了二护法,而且他比莫无心更得颜如邀的赏识。

    棋局在继续着,二人你一子我一子的下着,还顺便边聊着天。

    “萧瑿,你在阴阳宫多久了?”莫无心和萧瑿聊了起来,其实不但颜如邀赏识他,连莫无心自己也很看重他。

    “回二护法,已是五年有余了。”萧瑿落下一白子在黑子上方,而后又拿起刚刚送上来的茶轻呡了一小口。

    “都五年了,可有娶妻?”莫无心知道萧瑿还在秦国为官,而且他还是太医院里的太医,至于他为何而还投入到阴阳宫门下,莫无心心里当然是跟明镜似的。

    “萧瑿还未曾娶妻。”萧瑿摇了摇了头,他确实无心娶妻生子,这又把萧老爷子气的半死。

    都说父命不可违,萧瑿却偏偏要走上一条不归路。萧老爷子气的差点想不认这个不肖子将他赶出萧家。

    “不知娴儿近来可好?”萧瑿提起了一女子之名,而且是在莫无心问他是否娶妻后问的。

    这让莫无心更加确定他对娴儿的心意了。

    “娴儿近来不喜言笑,总将自己一个人关在房间里。”让莫无心如此担心惦念的女子又让萧瑿如此牵挂的女子是谁?

    “那萧瑿有空去看看娴儿带她出去散散心。”萧瑿想起那个叫娴儿的女子,嘴角上扬了起来。

    老狐狸的莫无心只当萧瑿入阴阳宫是为了一个情字,而莫不是为了其他。

    若是秦国皇帝知道他的臣子居然是阴阳宫的人,定会革除官职,然后永不录用,所以萧瑿是阴阳宫人的事是万万不可被皇帝知道的。

    萧瑿下棋脸上总是带着微微的一勾小容不慌不忙从容淡定,直到棋局僵持在那里,黑子将赢之时却被白子居然反败为胜。

    棋高一着,萧瑿已经让了莫无心几个子了,故意让莫无心觉得他也只是侥幸的赢了他而已。

    等到萧瑿走了以后,有一着红衫女子袅袅的出现在了无心殿外的凉亭。

    红衫女子长发及腰,墨黑瞳孔里仿佛透着一股浓烈的幽怨,肌肤如白如雪,眉间一点朱砂,樱桃小嘴。

    若说欧阳匪美的张扬,那她就是美的浓烈,有毒的一朵红玫瑰。

    “娴儿,你说宫主难道看上了宁王妃?”莫娴儿是莫无心的义女,是莫无心一手扶养长大的,一直被莫无心视如己出。

    “娴儿一向捉摸不透颜哥哥的想法,阴阳宫其实一直是义父您在统领,若是没有义父……”

    “娴儿这话还是不要乱说,若是传到宫主耳中就大事不妙了。”莫无心一向做事谨慎,连说话都要顾忌三分,连颜如邀的的父亲都很倚重莫无心。

    而莫娴儿其实和颜如邀从小一起长大,莫娴儿将颜如邀视为青梅竹马,而颜如邀心中一直是有着别人。

    她当时还是一个在大街上乞讨的一个小乞丐,因为太饿了偷了卖包子的人的一个包子而被人追着打。

    莫无心那日就是看着她可怜,自己又没有女儿就决定收养她了,这一养就是十五年。莫无心亲自教她武功,教她用毒。

    而这小乞儿可能天生就该是用毒高手,不过几年功夫就学会了阴阳宫里所有的用毒手法,甚至还研制了新毒。

    莫娴儿第一次见颜如邀时是她七岁的时候,颜如邀长她两岁。娴儿唤他:颜哥哥。颜如邀初见莫娴儿时也觉心欢喜,他一直很想要一个妹妹的。

    两个人经常会约着一起玩,到处游山玩水。颜如邀无论是去哪里都会带着莫娴儿,教她武功教她扶琴,甚至那些女儿家家的胭脂水粉都带她一一熟了,教着她如何对镜贴红妆。

    他说:“娴儿,以后你就是我颜如邀的妹妹了,哥哥会永远保护你。”

    莫娴儿眨着扑闪的大眼睛,举着小手和颜如邀拉勾,她说:“颜哥哥永远是娴儿的好哥哥。”

    莫娴儿永远记得在她十岁生日的时候颜如邀送了她一件礼物,是一件血红色的薄纱裙。

    她知她的颜哥哥最爱着红衣,他送她红色纱裙,还有红色珠宝的发钗,莫娴儿高兴的在颜如邀面前翩翩起舞,转了一圈又一圈。

    他的颜哥哥还为他大摆宴席,整个阴阳宫的人都在庆祝她的寿辰,他亲自为他扶琴为他祝寿,她第一次如众星捧月般被对待。

    她多想如果就那样被他宠爱下去该有多好,可是自她发现她的颜哥哥不再总是带着她的时候,也不再对她那么关怀备至时,她开始去跟踪颜如邀。

    莫娴儿不是不知道颜如邀心里一直装着的是别人,把她当妹妹一样对待,可是她不甘心!

    她以为欧阳匪一死,她就能有机会走进颜如邀的心里,走进她的颜哥哥的心里。

    可以享受他无尽的宠爱,与他出双入对,过着只羡鸳鸯不羡仙的生活。

    可是颜如邀只当她是妹妹,妹妹而已,再无其他。

    女儿家的心思身为义父的莫无心又怎能不知,只是他从来就不看好颜如邀,而且莫无心更明白娴儿跟着颜如邀是不会幸福的。

    虽然娴儿并不是他的亲生女儿,但是却总有一种似曾相识的熟悉感,一直孤家寡人的莫无心在莫娴儿身上付出了很多的心血。

    他倒是很希望他的娴儿能和萧瑿在一起,等他取而代之颜如邀时成为阴阳宫真正的主人后再扶萧瑿登上阴阳宫宫主的位置。

    莫无心这老狐狸打的如意算盘是精准的,但是莫娴儿却没有那么听他的话,她可以事事都依义父,但是唯独她的良人定要选她所爱。

    可是等到后来仇恨将她的双眼蒙蔽之后,她的眼里只有无穷无尽的欲望和杀戮。她变的连她自己都不认识自己。

    她的颜哥哥希望她一直眼神清澈,不要沾染一丝的仇恨,更不要像他一样,在仇恨中长大。

    而萧瑿是否真的心属莫娴儿,连他自己都还不明白,等他明白自己的心的时候,已经一切都晚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