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十五章 劫天牢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紧急公告:打开慢或无法打开请访问备用站:求书帮https://www.qiushubang.com/

“颜哥哥。”莫娴儿走到颜如邀房里,想看看他的伤势。

    颜如邀刚闭上眼睛准备小憩一会,看到莫娴儿进来了就睁开的眼睛。

    “娴儿。什么事?”颜如邀问道。

    “无事,只想看看你的伤势。”莫娴儿缓缓走到他的面前,坐在他身边。想要掀开他的衣服为他检查下伤势。

    颜如邀拿起手抓住了她的手,阻止了她。

    “怎么了?”莫娴儿有点儿委屈地说。以前他们之间不是这样的。她听说自从回来后,他身上的上一直没好过,她可是特意过来看他的啊。

    “我没事。你出去吧。”颜如邀的脸上开始出现不耐烦。

    莫娴儿见此。只好识趣地退了出去。

    房间里开始陷入沉寂,颜如邀翻来覆去地想了很久还是觉得不能光待在阴阳宫里等别人来告诉他云漾的消息,如果是以前的欧阳匪他倒大不必担心。但是如今的云漾关心则乱。真怕她会出什么事。想到这里,颜如邀当晚就离开了阴阳宫。

    所以就有了颜如邀在去宁王府的路上在大街上碰到云漾的丫鬟蔷薇那一幕了,接下来蔷薇就带他回了宁王府。

    “你们家小姐在哪?”颜如邀问一旁眼睛红肿的蔷薇。

    “我们家小姐。还。还有三天就要被处死了。”蔷薇边说边哭哭啼啼的。管家就在她旁边安慰她。

    “在哪?”颜如邀忍住心里的悲伤,光告诉他还有三天就要被处死了有什么用。

    “回公子的话。小姐,她在天牢里。”小姑娘家的就是会哭。不过她到了这个时候除了会哭已经不知道能干什么了。

    蔷薇话刚说完颜如邀就头也不回的出了宁王府直奔天牢,自负如他,想救人的话一个区区天牢他还不放在眼里。

    没多久。他的身影就已经出现在了天牢门口,但还没能靠近天牢大门就被侍卫拦住了。

    “来者何人?天牢重地,闲杂人等不准靠近,违者,刀剑无情。”

    颜如邀准备硬闯进去,剑都挥了出来,光是剑气就伤了门外的十个侍卫,本想一路杀进去直接将云漾救出来的。

    突然颜如邀耳边听到一声响动,抬头一看,天牢顶上到处是弓箭手,他已经被包围了!

    颜如邀悬在了空中,剑如雨般朝他射过来。

    看来是早就有人知道他会来,然后布下天罗地网等着他。颜如邀心里暗暗叫苦,怎么每次碰上云漾的事他都会失了方寸。

    说时迟那时快,颜如邀一个人快要抵挡不住的时候一个红衣女子和一白衣男子突然现身了。

    只见红衣女子朝那些侍卫们撒了一把白色的粉末状东西一个两个的就捂着眼睛在地上打滚。

    “娴儿,你怎么来了?”颜如邀已经中了两箭,还好没伤在要害之处,只是旧伤未愈又添新伤。

    “宫主。”萧瑿边叫了一声颜如邀,然后和莫娴儿一起将颜如邀带离了天牢,而那些侍卫却还在不断的增多,莫娴儿只得不停的撒药粉。

    若不是颜如邀上次旧伤未好,定要给这些侍卫们一点颜色瞧瞧,而凭着他们三人的实力就算是再来几十人都不是问题。

    只是莫娴儿和萧瑿要保护受伤的颜如邀,应战起来有些力不从心。

    眼见着颜如邀他们就要败下阵来,突然从四面八方涌来很多穿绿色衣服的人。

    来的正是阴阳宫人。

    原来刚刚莫娴儿向空中发出了信号,示意义父前来救援。

    莫无心带着阴阳宫众人前来救驾,光是他们带来的那些毒物就将那些侍卫吓的不敢再继续打下去。

    颜如邀被他们就回了阴阳宫,莫娴儿又是替他包扎伤口又是喂药的,无微不至的照顾着她的颜哥哥。

    莫无心三番两次的想要阻止莫娴儿再对颜如邀痴爱,爱的越深最后伤的也越深。

    萧瑿也看出来莫娴儿对颜如邀的感情,而他此行却并不是为了一个女人。

    对萧瑿来说,什么都不重要。唯一重要的是解血毒之法。

    他装作对莫娴儿很上心的样子,经常送她各种女孩子家的东西,发钗玉佩手帕,还有胭脂水粉。

    他还亲自调制一些养颜美容的汤药给莫娴儿喝,他看她时眼里是放着柔光的。

    和莫娴儿说话时总是能逗的她笑,他说:“娴儿笑起来好美。”

    二人也常常人约黄昏后,一起去骊山上看漫天星辰。

    每次莫娴儿对着漫天繁星时心里都在默默祈祷着,希望来日良人是她的颜哥哥,愿与他比翼双飞。

    而每次这个时候萧瑿总会说:“愿身旁女子得偿所愿。”

    如果说萧瑿是一泓清泉,那莫娴儿对这泓清泉虽甘之如饴。可是,萧瑿只是是一个替代物。

    莫娴儿真的不明白,为何颜如邀要为了救一个不相干的人可以连自己的性命都不顾?

    她预感,那女子定是大有来头。可是她也不是没有去暗中查过云漾。论长相她自己还更胜一筹,若是其他的话,那就是那女子居然有异能能够控火。

    莫娴儿为他悉心的处理了箭伤,并上了阴阳宫最好的疗伤药。

    等颜如邀醒了过来之后,只觉得中箭的那里伤口疼的厉害。已经是中了三箭了,颜如邀都怀疑自己身后是不是有人跟踪了,他去哪里便有人跟到哪里。

    已经是第二天了,明日就是云漾要被处死的日子了。

    “颜哥哥,你醒了。”莫娴儿昨晚一夜未眠的坐在颜如邀床边陪着他,她好久没有那样和她安静的待在一起待那么久了。

    如果可以,她甚至愿意就那样一辈子守着她的颜哥哥。

    “娴儿,你一夜未睡?”莫娴儿扶颜如邀坐了起来,颜如邀见莫娴儿双眼肿得厉害。

    “颜哥哥感觉好些了吗?”莫娴儿还没回颜如邀的话,倒是先关心他起来了。

    “我,我没事呢。”莫娴儿反映过来后,用手去探了探颜如邀的额头,看他有没有额头发烫。

    “傻丫头,快去休息。你看,你这眼睛都不漂亮了。”

    颜如邀从脸上挤出了一个笑容,已经是第二天了,怎么办?云漾还在天牢里。

    “不,我要看着颜哥哥,你都受伤了,不能再乱跑了。”说话间,莫娴儿还拿出了粉拳。

    “娴儿若是无事,帮我把二护法请来。”

    颜如邀想找萧瑿商量一下对策,时间紧迫,他没有时间再去硬闯了,他必须要有一个万全之策将云漾救出来。

    “娴儿不明白。”莫娴儿不能再这样看着她的颜哥哥为了别的女人如此不要命了,她有时候会想:如果她有危险了,他会不会也这样不顾一切的去救她?

    “娴儿有什么问题以后再跟颜哥哥说可好,颜哥哥现在有很紧急的事要找二护法商议。”颜如邀轻轻捏了一下莫娴儿的小脸,一脸宠溺的说道。

    “不好,不好!”莫娴儿重重的摇了几下头,她必须要知道到底是为了什么颜如邀要这样去救一个人。

    颜如邀可从来就不是什么善良之人,江湖人眼中的妖孽,大魔头,杀人不眨眼。

    “她是谁?是不是欧阳匪?”莫娴儿想不到除了别人还能有谁了。

    “是。”

    颜如邀连自己都没想到会将云漾的身份告诉莫娴儿,只是就那样脱口而出了。

    “好。”莫娴儿走了出去,将萧瑿请了进来。

    “见过宫主。”萧瑿向颜如邀行了个脸,他知道颜为何请他而来。

    “宫主的伤如何了?”

    “无碍。”

    “二护法可有什么对策能让本宫主顺利劫了天牢救人?”

    萧瑿来阴阳宫五年,虽说是二护法,却总是被颜无邀当军师来用。

    “不说天牢外重重把守,天牢里面也是几乎重重。自秦国开国以来,从未有人劫天牢成功的。”

    萧瑿边说还将一份天牢的地图拿给颜如邀看,用手指指了下天牢的布制。

    “那本宫主就一点法子都没有了吗?”

    颜如邀发怒了,将桌上的茶杯重重的摔到了地上。

    “有是有,但都不易。宫主若是愿意可以试上一试。”

    “快说!”颜如邀一听萧瑿说又有办法了,那脸又立刻变了回来。

    “法场劫人。”

    萧瑿说道,但是这个他一点胜算都没有。

    “只是……”萧瑿停顿了一下又继续念道。

    “只是什么?说话不要吞吞吐吐,一次说完来!急死本宫主了。”

    “昨日我们去天牢大闹了一场,已经打草惊蛇了,明日法场的戒备定不会比今日弱。我们根本没有神算,除非皇帝自己愿意放人。”

    萧瑿将自己顾虑的全都讲给了颜如邀听,至于到底如何做还是取决于颜如邀自己。

    毕竟是阴阳宫的宫主,既然能够坐稳这个宝座定是有他的能力的。

    “本宫主知道了。”颜如邀让萧瑿出去,他需要自己静一静了。

    就算是拼上自己的性命他也愿意,只要是为了她。

    可她就怕他死了都没能救出她来,而盛千烨已经死了,以后她有了危险谁来替他保护她。

    想起云漾,颜如邀心就疼的不行,心好像是缺了一块一样。

    颜如邀最不想想起的那个人此刻突然浮现在了他的脑海里,难道让他去求她。

    那个狠心的女人!贱女人。他这辈子都不想要再见到的女人。

【紧急通告】最近经常发现追书帮打不开,请记住备用站【求书帮】网址: m.qiushubang.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