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十六章 颜如邀与颜妃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可是到了这个时候,如果要说谁能在那老皇帝身边说的上话也好像只有她了。

    可是她真的会愿意帮他救云漾?颜如邀是没有一点把握她会帮他的。

    还是决定要去试它一试,为了云漾。让颜如邀做什么都愿意。

    江湖中人都笑颜如邀居然甘愿被一个女人称为“不男不女”,当然,也仅限那个女人可以那样称呼他。

    是夜。颜妃正在宫里对镜梳妆。镜子里的自己虽然还是那样倾国倾城的美,可是岁月不饶人。她真的是老了。

    想来。她已经多久没有被皇上临幸了,似乎从那以后都不曾多见过几次龙颜吧。

    但是她每日还是会照旧梳妆打扮,因为她总觉得皇上一定还会来看她的。不能让他见到自己不美的时候。

    只是后宫佳千三丽,老死了多少女人。哪个不是十三四岁的年纪入了宫,然后等着被皇上看中。飞上枝头变凤凰。

    可是有多少又真正等的到那一天呢。等白了头发,等那一张张姣好的脸庞都爬出了皱纹都没能等到见皇上一面。

    颜妃以前春风得意之时,多少人讨好巴结。如今失宠了门庭冷落。都无人来问津了。

    也好。图个清静。颜妃用纤长的手从一精致的红木匣子里拿出一枝兰花簪子。那是以前皇上亲自赏赐给她的。

    她还记得皇上也为了他不上早朝,只想和她多温存一会。亲自为她描眉。

    可是如今呢,偌大一个长安宫安静的可怕。

    正刚好抿好口红之时。镜子里却出现了一个人影。

    颜妃惊了一惊,准备大声喊人时,却突然闭上了嘴。

    “是我。”

    颜如邀幽幽的吐出了两个字。他终究还是来见她了,他最不愿意见的女人,他最厌恶的女人。

    颜妃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是不是在做梦?

    她拿手掐了几下自己的大腿,感觉到了痛,是真的。

    真的是他。

    “邀儿。”颜妃本想转过身来好好看清楚站在她身后的人,却被颜如邀拦住了。

    “不要叫我邀儿,恶心。”

    “好,好,我不叫,我只想转过头来看看你,可以吗?”

    “你若是转过头来,我便立刻消失。”

    这皇宫对颜如邀来说还不是想走就走,想来就来。

    “好,我答应你,我答应你。求你,别走,多待一会儿就好。”

    颜妃已经是两行眼泪流了下来,她日思夜想想要见的人终于见到了。她自己都不知道盼这一天盼了多少年了。

    颜妃小声的和颜如邀说着话,语气里带着悲伤,低声下气的如乞求一般。

    他还是这么不愿意见她,甚至就是站在她的身后了,也不愿意给她好好看看。

    她只能盯着她的大铜镜看了,居然长这么高了,眼睛和嘴越发的像他的父亲了。

    可是看的还是很模糊,她这些年一直都有偷偷的去不断打听他的消息,只是得到你消息总能让她坐立不安。

    杀人不眨眼的阴阳宫宫主,长的极其妖娆阴柔。

    她还听说她的邀儿爱惨了一个女人,可是那个女人并不爱她的邀儿。

    如果能在她的有生之年看到她的邀儿娶妻生子,她就算是死也无憾了。

    颜如邀不想看到她,他怕脏了他的眼睛。

    若不是今日有求于她,他这辈子都不会再见她的。

    决不会。

    “我今日来,是想求你一件事。”颜如邀不想与她多费口舌,他只想带着他想要的回答回去。

    只有她能在老皇帝面前说上话了,颜如邀莫不是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又怎肯屈尊降贵来求她。

    “你说便是,只要我能办到的都可以为你办到。”

    邀儿居然是来求她替她办事,颜妃心里高兴的不得了。

    只是……

    “帮我救一个人。”

    “谁?”颜妃有点纳闷了,有什么人是阴阳宫宫主想救却救不了的。

    “宁王妃。”颜如邀吐出了三个字。

    “宁王妃?”颜妃不敢相信,颜如邀什么时候和宁王妃扯上关系了。

    莫不是?但一直传闻宁王与宁王妃恩爱有加,她的邀儿莫不是看上了有夫之妇?

    这宁王妃颜妃是见过的,而那宁王也是她从小看着长大的。

    宁王爷是已故的先皇后唯一的子嗣,只是从小体弱多病,颜妃心善也时常会去探望探望宁王爷。

    也更是打从心里喜欢宁王,有时候会错觉的想,如果宁王是他的邀儿就好了。

    而这宁王也刚巧和她的邀儿一般大。颜妃自入宫以来并未给老皇帝产下一男半女,颜妃便将自己的很多心血花在了宁王身上。

    那宁王妃长的虽算不上倾国倾城,却也是个十足的美人胚子。颜妃也和云漾说上过几句话,有点豪放不拘泥于小节的性子确实很惹人喜欢。

    尤其是那晚太后寿宴,云漾与宁王定下婚事的那晚,颜妃真是被云漾吸引到了。

    究竟是哪样的女子居然让从不近女色的宁王都为她倾倒?

    后来日子久了看着她和宁王小两口恩恩爱爱的也倒是明白了些什么。

    可是她的邀儿如今也为这个宁王妃癫狂,难道他冒险进宫来见她就是为了她?

    颜妃思虑了一会,凤眸里露出了为难之色:“你想我怎么救?朝廷上下都说她害死了宁王,又身怀异能,明日就要处决她了。”

    “老皇帝不是很宠你,你若是愿意,只要在他耳边说上几句话,他自然而然会放过宁王妃。”

    可是颜如邀想的太简单了。

    “我,办不到。”颜妃很无奈的摇了摇头,她比谁都了解皇上,他下的旨意要杀人,又怎么会是她一个失了宠的妃子说几句话就能改变的。

    “你还是那么自私。”颜如邀就猜到了会是这样一个结果,可是却没想到她连试都不愿意试就拒绝她了。

    他真的没有见过如此心狠的女人,所以他比她做事更狠更毒。

    “不是的,邀儿,你听我解释。”颜妃急的哭了出来,她如今自己都地位难保,整日在后宫里如履薄冰,战战兢兢的过活。

    “不要叫我邀儿,我觉得很恶心。”

    颜如邀已经不想听她多废话了,既然她不愿意帮,那就只能靠他自己了。

    “求你了,邀儿,我真的是无能为力啊,你听我解释好不好。还有,你千万不要再去劫天牢了,你受的伤严重吗?能不能让我看看?”

    “我是死是活,十多年前就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了,你无需在这里假仁假义的关心我,我从你当年狠心抛弃我时就不再需要你的关心了。”

    颜如邀说完话以后就离开了皇宫,偌大一个宫殿又只剩下了她一个人。

    颜妃含着泪想转过头来看他一眼,只是她只看到了颜如邀离去的背影。

    眼泪将刚化好的妆都哭花了,颜妃干脆就痛哭了起来,她好久没如此痛快的哭过了。

    可是谁能理解她的痛呢?她以为他就真那样不愿意帮她,可是事实并不是那样子的。

    他不会知道阴阳宫这些年来的安静日子若是没有她在宫里替阴阳宫说话,估计早就被老皇帝剿灭了。

    那样一个权利心重的男人又怎会容忍那样一个庞大的组织存在而且还不为他所用!

    老皇帝当然是不愿意的,但是他答应过颜妃,在她的有生之年不动阴阳宫,更不能伤害颜如邀。

    但是她必须付出的代价是:心甘情愿的入宫为妃,而且不再和阴阳宫扯上半点关系。

    这些,颜如邀是不会知道的,永远都不会知道。

    她活的太累了,有时候真的很想就了解自己,何必再在世上过活,根本就没有了意义的日子。

    可是她必须撑着,她要好好的看着她的邀儿长大然后有足够的能力保护自己。

    甚至看着他登上帝位,虽然那还有点很遥远,但是颜妃却从来没有放弃过。

    颜妃在宫里的日子每天都跟度日如年一般,于她,剩下的日子就是过一日算一日,然后老死宫中。

    在后宫的日子于她而言,她已经没有任何的指望了。

    她刚开始还像后宫很多的女人一样去争宠,为的就是在后宫中站稳脚跟。

    当年进宫的时候,颜妃可谓是宠贯后宫,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可是夜夜专宠,颜妃的肚子却毫无动静。

    老皇帝当年还是很渴望颜妃能为她生下个一男半女的,虽然他有很多的皇子和宫主,但是颜妃毕竟是她喜欢的女人。

    可是直到有一日发现她居然偷偷的喝堕胎药的时候,老皇帝的心自那以后就不再在颜妃身上了。

    于颜如邀,他从来就不对那个皇位有过想法。

    他一直怨恨着她。

    当初不是这个女人狠心的抛弃他和他的父亲,也就是前任阴阳宫宫主,那么就不会有今日的局面了。

    那他颜如邀也不会变得性情如此暴虐了,更不会成为人人口中的大魔头。

    只是上天非要如此捉弄他,他若可以,真的想要去和老天爷打一场,非要问个明白不可。

    只是很多事情注定了都不能改变的,颜如邀恨颜妃,可是颜妃却依然放不下他。

    不管他对她多厌恶,她心里都甘愿为了他做任何事情。

    至于十多年前的事情,也都不是颜妃所愿意的。

    更不是颜如邀愿意去想起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