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十七章 今朝有酒今朝醉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颜如邀回了阴阳宫,又是摔花瓶又是摔杯子的,跟一个气急败坏的小孩子一样。

    阴阳宫的下人们此刻是有多远跑多远的。否则被砸死了他们都不知道去哪里哭。

    莫娴儿听到动静也是不敢靠近颜如邀的,要说颜如邀正常起来还好,她发个嗲叫几句颜哥哥。他颜哥哥说不定还能多看她几眼,可是不正常起来――

    她看过的。那丫的为了欧阳匪那个贱女人跟疯了一样。杀人都不手软的,就为了见那贱蹄子。

    她知道的,更有甚者。居然屈尊降贵的去给那贱女人当侍女。

    可她就是不知道颜如邀究竟看上那个贱女人什么了,不过还好那贱女人不喜欢她的颜哥哥,否则该疯的人就是她莫娴儿了。

    可是现在怎么又突然冒出个宁王妃!

    疯了疯了。她是觉得她的颜哥哥疯了。可是就算这样。她还是那么喜欢颜如邀,也跟丫似的疯了。

    她不敢打扰正在发怒的颜如邀,索性回房间睡去了。反正他想救的女人他救不了了。她可以好好的去睡个大觉了。只要那个女人和欧阳匪一样死了,机会还是她的。

    颜如邀摔着摔着就叫人拿来了几糊酒。然后喝的醉醺醺的,又东倒西歪的地走去了他父亲以前住的宫殿。也就是前任阴阳宫宫主的寝宫。

    宫殿里的摆设还是和十多年前一样,每天都会有专人进来打扫,除了打扫的人其他人都不能踏入这里一步。

    颜如邀看着房中一只用紫檀木做的木马。又拿起他手里的酒壶往嘴里灌了一口,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壶酒了。

    今朝有酒今朝醉,颜如邀心烦意乱的很,他恨自己的无能为力。

    明天就是他的小匪儿要被处死的日子了,可他什么都做不了。

    在酒精的作用下,颜如邀沉沉的睡着了。但是就算是睡着了也不得安稳,一个接一个的梦做着。

    他梦到突然回到了十多年前,然后又突兀的坐了起来,他不愿意想起的事还是一桩又一桩的浮现了出来。

    阴阳宫

    “邀儿,爹爹送你一样礼物,你快来看看喜不喜欢?”

    五岁的颜如邀那时还是一个粉嫩的小童,那肌肤水嫩嫩的,穿着小小的红衣,迈着小脚向着他的父亲颜老宫主扑去。

    “谢谢爹爹。”

    小颜如邀开怀的笑着,跨上了小木马就骑了上去。

    颜老宫主就坐在那里一脸疼爱的看着他可爱的儿子,宫主夫人此时正端着一碟小点心走了进来。

    “娘亲,娘亲,邀儿想吃你手里的桂花糕。”

    说罢,颜如邀正欲从木马上爬下来扑向娘亲的怀里拿点心吃。

    阴阳宫宫主夫人长的倾国倾城,是当时数一数二的美人。

    颜夫人用手拿起一小块桂花糕放在了小颜如邀的口中,还柔声的提醒着他:“慢些吃,慢些吃,可不要噎到了。”

    而颜老宫主就捧着一杯水立在夫人身旁,随时准备给邀儿喝水。

    “娘亲,邀儿想去放风筝。”

    “外面冷,娘亲怕你冻着了。”

    “邀儿多穿几件衣裳便是了,我还要爹喋陪着邀儿和娘亲。”

    “好好好,依了邀儿。”

    夫妇俩拗不过小颜如邀,阴阳宫外面还是冰天雪地呢,他们生怕冻坏了宝贝儿子。

    他们就想着要将他们的邀儿好好的养在阴阳宫里面,看着他长大,然后执掌阴阳宫。

    小颜如邀被裹的严严实实的出了阴阳宫的大门,就露出了俩眼睛还有鼻子和小嘴。

    小嘴里不停的呼着热气,雪花还在不停的下写,小颜如邀拿出戴着手套的小手伸手去接雪花,等到他捧到他娘亲面前时,雪花却已经不见了。

    他还嘟囔着嘴说:“咦,我刚明明看到雪花在我手上躺着的呀,哪去了?”

    娘亲告诉他说,雪花飞走了,你看,空中到处都是雪花。

    抬眼望去,确实是漫天雪花在飞舞,好不漂亮。

    而雪中奔跑着的黄口小儿还有那在站在雪中的一对壁人更是填色不少。

    雪中的女子身披红色斗篷的女子,一圈白绒绒的毛在那里立着,正一脸慈爱的看着雪地上的小男孩在那跑来跑去,身旁站着的男子身着同款的黑色披风,陪着她一起站在那里看着他们的孩子。

    “娘亲,爹爹,快来教邀儿放风筝。”

    五岁的颜如邀扭着脑袋站在那里,有点垂头丧气的看着地上的风筝。

    咋就不上天呢,和那些小雪花一样的去飞就乖了。

    “来了。”

    颜父捡起了地上的风筝,颜母将儿子搂进了怀里,开启手把手教学模式了。

    在颜父颜母的配合下,风筝终于飞起来了。

    等风筝飞稳了以后,小颜如邀就挣脱了颜母的怀抱,自顾自的拿着风筝线玩去了。

    还不忘回过头来眨巴两下漂亮的大眼睛:“爹爹,娘亲,快看,邀儿放的风筝老高了不是。邀儿好厉害对吧。”

    “邀儿慢点跑,当心别摔着了。”颜母靠在颜父怀里,不放心的叮嘱道。

    小时候就这么厚脸皮了,怪不得长大了更加的不要脸了,总感觉自己长的是天下第一漂亮,其他的人都是绿叶来衬托他的。

    当时颜夫人怀颜如邀时特别喜吃辣时,那时就有酸儿辣女一说,而颜老宫主当年也眉眼含情的对着怀里的美人说:“若是女孩最好,像你一样,长的倾国倾城,让天下男子为之倾倒。”

    美人嗔怪道:“那定然也是红颜祸水,我才不愿。倒不如平常样貌然后嫁一好人一生安逸终老。”

    “夫人生的这般倾国倾城,我们的女儿定会遗传到夫人的美貌,到时我们再要几个孩子与她作伴,给她多生几个哥哥,日后好保护她。”

    说归谁,想归想啊,他们可还是决定不了是男孩还是女孩。

    等到孩子足月要生了时,颜夫人和颜老宫主生下颜如邀的时候真的以为是个女孩,生的那般漂亮,左看细看都像是个小女婴的。

    怎奈,看看下面。

    居然是――

    颜父颜母一下子有点哭笑不得了,长的这么漂亮的小男孩,这以后得让多少男子都垂涎啊。

    不过,再怎样都是他们的骨肉,心肝宝贝。

    颜父初为人父,喜不自禁,还大摆宴席,请了江湖中的朋友前来一起热闹热闹。

    见过小颜如邀的没有一个不说他生的貌美的,甚至直接有人就说:“颜宫主的千金真是得了颜夫人的遗传,日后定是一倾国倾城的美人!”

    然后就有人打断那人说的话:“我们此次前来好像是贺颜宫主的儿子满月,而且听说颜宫主是喜获龙儿。怎会是一女孩儿?”

    “这……”

    这下了就有点尴尬了,说话的人都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又再看看乳娘怀里的小婴儿。

    颜老宫主就哈哈大笑了起来,“众位见笑了,此乃犬子,莫要再误会了。”

    “恭喜颜宫主,贺喜颜宫主了。恕在下眼拙,眼拙啊,居然……”

    那人说着说着就自己抽自己嘴巴子去了,闹了这么大一笑话。

    不过再看也还是像个女孩呀,不过那人不敢再言语了,可不要得罪了人才好。

    那当然不是你们眼拙了,本来人家颜如咬生来就如此妖孽般的漂亮了。

    现在人家颜如邀是还小不会说话,长大了看你们谁敢说人家长的像女人,小命都不想要了是吧。

    那一段是颜如邀人生当中最快乐的回忆。

    也是颜母一辈子最快乐的时候。

    颜如邀记得当年娘亲跟他说会永远陪着他的,然后看着他娶妻生子,如今看来还真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颜如邀喝醉了酒之后就那样躺在木马旁边沉沉的睡去了。

    如果时光愿意重来,她一定会换一种选择。

    估计大多数人都忘了,知道当年的事的人不该活着的都死了吧。

    如今失宠的颜妃就是当年阴阳宫宫主的夫人。

    也就是现任阴阳宫宫主颜如邀的亲生母亲。

    那是一段十几年前的皇家丑闻。

    若是被云漾知道了估计该“呵呵”了,然后对颜如邀说:“你小子,原来你娘就是颜妃,怪不得你他妈的长这么妖,看来是品种好啊,怪不得啦。”

    颜妃的貌美是天下人皆知的,这秦国皇帝的后宫美女当然也不算少数啦,只是就那样看对眼了。

    可是人家颜妃和相公是恩爱有加,还有了爱情的结晶小颜如邀,又怎么会爬上皇帝的龙床呢。

    前面已经说过了颜妃的无奈,可是无奈归无奈,委屈归委屈,一切的为了阴阳宫为了颜如邀好都是后话。

    阴阳宫的实力从来就是不容小觑的,而她作为阴阳宫的夫人更是何等的风光,为了荣华富贵进宫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她在阴阳宫锦衣玉食的过着,脑子又没发烧干嘛跑去后宫跟那么多心机婊争宠?

    再说,这皇帝身边从来就不缺女人,她颜妃再倾国倾城也是个二手货,还跟别的男人有了儿子。

    这太后当年也是死活拦着不准颜妃进宫,摆明了打皇家的脸啊,非得让其他诸国笑话不可!

    但这一向听从太后话的年轻的皇上还就是非要那么执拗的抢了别人老婆,纳入了后宫之中,活生生把一个好好的家给拆了。

    搁今天二十一世纪就是小三上位的故事了,可是光靠小三一个人也是没有办法做到的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