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十九章 如此宠溺,竟然还是背叛!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颜妃负气走后,就留下颜如邀的父亲和他两个人了,整个阴阳宫都凄凉凉的。小颜如邀哭着要娘亲。颜世卿心里后悔极了,他怎么能动手打他心爱的女人。

    可是那事搁谁身上谁受的了?

    这绿帽子还是皇上给他戴的。

    颜如邀派人四下里寻找颜妃,除了没把皇宫翻一遍。其他的地方都找到了。

    而这时皇上广发英雄帖号召武林中人为他朝廷卖命,颜世卿心下一盘算决定给皇上一点颜色瞧瞧。

    所以这就有了盛缙嘉的内忧外患了。

    这边颜妃进宫来找他。被安置在一个寝宫里。无名无份的,宫中其他的嫔妃不免闲言碎语了起来。

    只是她们还不知道颜妃的来历,这要是知道了还不得翻了天了。光是在她的伙食里放点毒就能让她死上千万遍了。

    这后宫里突然多了人,太后肯定是知道的。外加上如今秦国面临如此困迫,太后怎可能坐视不管?

    颜妃也就是赌气。她从小就无忧无虑的过活。又任性,被颜世卿宠怀了都,做事基本上不经过大脑多想几秒的。

    等她知道她这样一闹害得武林中人联合起来对抗朝廷害。的盛缙嘉更加窘迫。她万万是不会如此的。

    只是朝廷已经开始派兵镇压武林中人。而阴阳宫已经成为众矢之的了。

    其他各门派武功再高强也敌粗过千军万马的来临,只是盛缙嘉这样一走使得边境的防备薄弱了。秦国处于风雨飘渺之中。

    这就是所谓屋漏偏逢连夜雨,只有一块遮雨的瓦。而有两个需要遮的,遮了这里又露了那里。

    是夜,盛缙嘉万般无奈之际只得拿她的红颜知己开刀了。

    如果事情能如只要将颜妃送还给阴阳宫那么简单。就不会有那么多后来了。

    “娉娉,你是否真心愿意当朕的妃子?”

    盛缙嘉到了这种关头还在儿女私情着,可是他还是另有图谋的。

    那就是通过控制颜妃,然后控制整个阴阳宫,再达到操控整个武林的目地。

    “皇上,我……”颜妃突然之际不知道怎么回答了,与盛缙嘉相处的这些日子以来,她确实是感觉很快乐,他能带给她的感觉是不同于颜世卿的。

    可是他们已经有了颜如邀了,她已经是做了娘亲的人,怎可还再嫁他为妃。

    这深宫,她是恐惧的。

    她还是喜欢过着那种无忧无虑自由自在的生活,只是一旦动了的心又怎么收的回。

    这些年来,她越来越厌倦颜世卿的无趣了。她还发现他也经常会流连于妓院寻花问柳的。

    “娉娉,只要你点头,其他的事交给朕来办。”

    鬼使神差的,她像着魔了一般居然点头了。盛缙嘉深深的拥她入怀,霸道的吻了上去,一夜缠绵。

    于盛缙嘉,终是抱得美人归,得偿所愿了。

    第二日就封她为颜妃,赐住萱宜殿。这萱宜殿是最靠近皇上御书房的,也是宫里后妃们所有人梦寐以求入住的宫殿。

    只是这颜妃既未产一男半女,甚至连身份背景都没有,怎么一下就成了高高在上的颜妃娘娘。

    接下来盛缙嘉就继续了他的动作,而颜妃什么都不知道的被蒙在鼓里,她想见儿子却不能见。深宫大院,岂是她想进就进想出就能出的。

    颜世卿还不知道自己的娘子已经成了别人的妃子,他接到一封信就急忙忙的赶进了宫准备将他的娘子接回来的。

    武林中的事颜世卿已经无力再管了,一群乌合之众也都散去了。有些亲近朝廷的党派都纷纷倒戈相向了,颜世卿已经心如死灰。

    至于他去了一趟皇城然后见了谁,最后又为何身中巨毒归来,一切的一切只有他自己和盛缙嘉明了,而颜妃只是被当作了一个棋子。

    那日进宫,盛缙嘉说请他一起用膳,明摆着的鸿门宴,他还是去了。

    因为心爱的女人在人家手里,而事情是他自己挑起来的,儿子还在家等娘亲回来团聚呢。

    只是等他见到了颜妃时,整个人都要疯掉了,一杯接一杯的往嘴里灌酒。

    她是他一生的牵挂,如今却被别人称为“颜妃娘娘”,好一个颜妃娘娘。

    他颜世卿能给她的哪点比不上皇上给她的,锦衣玉食荣华富贵,甚至别的男人都三妻四妾,而他的阴阳宫只有她一个女主人。

    他不解。

    颜世卿指刀相向,问:“为何?你为何要如此作贱自己?”

    他从来没责问过她一句,甚至从来都没有和她大声说过一句话。

    如此宠溺,竟然还是背叛!

    她说:“对不起。”

    只有三个字,对不起。

    她确实是对不起,她也只能说对不起。这是她做过最冲动的事,而且根本没有回头路可走。

    她走向他,细白的脖子逼近他的刀尖,他的刀染上了她的血。

    本想一剑了结了她,既然得不到何不如毁灭。

    可是他还是不忍心,不忍心。

    他向一个懦夫一样的开始嚎啕大哭,扑在她怀里像个孩子一样哭了起来,这是他们夫妻俩最后的温存了,也是他们都永别了。

    他没有说任何告别的话,带着所有的失望回了阴阳宫,对外界只称阴阳宫宫主夫人病逝,世上再无颜娉娉。

    然后颜世卿开始整日里酗酒,他疯狂的留恋妓院,不再过问任何事。

    直到有一日,他咳出了血。手掌心的血黑的有点瘆人,而阴阳宫一向是毒蛊世家,又怎不知已经毒入五脏六腑。

    而且他中的是一种只有一个人才能解的毒,而这个人正是颜妃。

    可是他怎么会再去找她,他宁愿死也不愿意再见她最后一面。

    可怜的颜如邀突然就从有爹疼娘爱沦为了一个孤儿。

    颜如邀虽然年幼,但是却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父亲死在他面前,临死前还叮嘱他要好好的统治阴阳宫,不要跟朝廷有半点瓜葛。

    颜如邀重重的点了点头,跪在爹爹面前哭着发誓:“邀儿日后定遵从父亲的话,不与朝廷有任何瓜葛,若有违此令,不得好死。”

    父亲死了,娘亲也不要他了。

    颜如邀陡然跌入了谷底,脾气开始变得古怪,看谁不顺眼动辄打骂,轻者拿去炼毒。

    他怎么会不知道,自从父亲进了一趟皇城回来之后,整个人都变了,而且父亲还是中着毒回来的。

    他对那个温柔美丽的娘亲不再抱有任何的希望,小小的心里种的里满满的都是恨。

    他开始疯狂的练武,研制各种毒药,暗器和武器,等到他有能力足够掌握阴阳宫时,阴阳宫的长老和护法们亲自送他坐上了阴阳宫宫主之位。

    而颜妃在皇宫中过的那个叫羡煞旁人,而心里的苦也只有她自己能体会,她太想念她的邀儿了,那可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

    她几次偷偷的出宫想去见他,他都藏了起来,甚至下令阴阳宫人若是看到与夫人长的相像的女人,格杀勿论。

    颜妃得到颜时卿死的消息之后,大哭了一场,疯疯颠颠的跑去御书房执着剑抵着盛缙嘉的脖子。

    “为什么要杀他,为什么?”

    像一头发了疯的野兽,颜妃忘了这里是他的皇宫,她要守的规矩太多太多了。

    而光今日这拿剑指着皇上,就足够处死她了。

    “娉娉,朕有朕的主张,你只管好好作你的颜妃娘娘,朕能给你的都给你了。”

    “好一句能给的都给了!”颜妃开口大笑,长发零乱的在空中飞舞,俨然就是一疯女人。

    “来人,将颜妃娘娘送回寝宫,并请太后为颜妃娘娘诊治。”

    他觉得她疯了,真是好笑。之前说的各种都是笑话,在颜妃看来如今都成了笑话。

    哈哈哈哈……

    颜妃大笑着被人架回了寝宫。

    太后这边立马就有人来报告皇上那边的动静,一听说颜妃居然拿刀指着皇上,一想:这女人疯了,果真不是什么好女人。

    就派了宫里几个年老的嬷嬷将颜妃带来了长乐宫,可是无论太后说什么颜妃都是死不开口。

    她就是双目无神的站在那里,不说话也不动,任那些嬷嬷们拿手掐还是拿针刺。

    太后无奈,只得将人送回了寝宫。

    颜如邀在仇恨中长大了,而他长大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皇宫为父亲报仇。

    在一个漆黑无光的夜晚,颜如邀进宫想要刺杀盛缙嘉,什么毒药,毒镖他都随身带着了,剑上也都涂上了毒。

    总之,就是非毒死他不可。

    他要让那个狗皇帝血债血偿。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