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十章 襄王欲放走云漾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入了宫,拒阴阳宫门人的信息,那狗皇帝今晚正在颜妃寝宫里休息。

    颜如邀心想:如此甚好。就让那个女人亲眼看着那个狗皇帝怎么死在她面前的吧。

    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就在他要成功时,颜妃居然挡在了那狗皇帝面前。刚好就替狗皇帝挡了一刀。

    让他动手杀自己娘亲,他还是办不到。

    “求求你。放过邀儿。”颜妃双眼噙着泪花求皇上放过盛缙嘉。因为刚刚的打斗已经把大內高手引来了。

    颜如邀明显的寡不敌众,他从怀里拿出一把暗器射向了那些侍卫后就逃了出去,盛缙嘉也没有再让人去追杀。

    颜妃自己解了自己的毒。毕竟是阴阳宫的毒,没有她解不了的。

    只是从那晚以后,她就彻底的失宠了。皇上再也没有在她的寝宫里睡过一次了。但他也没将她打入冷宫。

    依然是俸禄照常发放。有什么好的东西都会赏赐给她。

    只是不再愿意见她,甚至是多说一句话了。

    自作自受,自己种的果也只得自己尝。

    胜宠一时的颜妃自此就划上了句号。颜如邀只是更加的恨她。

    前面颜如邀进宫求颜妃救云漾无果。而有人却已经在天牢里想要放走云漾了。

    “哎呦。襄王殿下,什么风把您吹到这高级的天牢里来了。”

    云漾理了几下头发。抬头看着来人,可不就是那襄王嘛。求婚大姐未果还从此不娶妻纳妾的小情种。

    “什么高级?”襄王有点摸不着头脑,现代词,叫他怎么懂。

    这襄王也可是满腹经纶。经常是没事就以诗会友,整日里无所事事,从来就不过问朝政,而这皇上太后也都任他去,太子更是喜欢这不和他作对的好弟弟。

    听说他喜欢琴就搜罗天下的好琴送与他,听说他喜欢云家大小姐,不行,这女人可是不能送给他的。

    也就差把云意晴送给他了。

    这宁王在的时候也是极其宠爱这个傻弟弟的,傻人有傻福。

    “没啥,没啥。襄王殿下这是来给皇嫂我送行的吧。带了什么好吃的来,快拿过来,我都饿坏了,来这就没吃过人食了。”

    “你怎么知道本王给你带吃的来了,看来鼻子挺灵的嘛。”

    襄王手里提着一个四五层的红木食物盒子,傻子都知道那里面装的是吃的。

    何况云漾这鬼精灵,而这聪明的女人往往都命途多舛啊。

    这不,云漾这么跌宕起伏的人生,那就算一大写的“作”,她要是能再回到二十一世纪肯定要写出一本厚厚的穿越书籍了,说不定还能当个网红嫁嫁四大天王做个天王嫂啥的。

    “等下,你怎么进来的,你老爹居然同意你来看我,他安的什么心,不会菜里有毒吧。”云漾拿起一个鸡腿油光满面都面的啃了起来,还不忘吮两下手指头。

    襄王一路进来,开天牢门,还把锁住云漾的链子给解开了。

    云漾只当襄王看他可怜,算他还有点良心,知道对皇嫂好一点,不像其他那些什么这个王爷那个太子的。

    估计早就盼着她早点去见宁王早点好。

    “本王自有本王的办法,你慢点吃,本王又不跟你抢。”襄王快要被云漾的吃相吓到了,这女的是饿死鬼投胎?不不不,只是吃了几天牢饭而已。

    襄王边说着还给云漾倒了杯酒,云漾拿起就往口里灌,也不管他娘的有毒没毒了,再毒能毒过老娘。

    老娘前世可是毒老叟的亲传弟子,乱城城主!

    “这是给我送行来的吧,有酒有肉的,我吃饱了。”云漾吃的饱饱的,然后摸了摸肚子。

    “本王确实是来给你送行的,不过,你不会死。”襄王意味深长的笑了一下,这一笑让云漾直接就打了个寒颤。

    她没听错吧,襄王这小子言下之意是要放她走?

    云漾提了提衣服,站了起来,走到牢门外四下里看了看,居然没看到一个在动的狱卒。

    这就奇了怪了,这襄王也是深藏不露啊,怎么就办到了呢?要知道她爹云相爷连牢门都打不开。

    而襄王这小子居然……

    “你是不是把你老爹的钥匙还有令牌都拿来了?”一口一个你老爹,这云漾早早就想跟她公公撇清关系了,就没见过要弄死自己儿媳妇的公公。

    “本王想放你走,不想看着你死。你只管走便是,走的越远越好,但你得好好活着。”襄王一脸严肃的对云漾说道,他看向云漾时眼里暴露出的情愫是不能被忽视的。

    “为什么?”云漾知道这天下是不会白白掉馅饼的,只是这馅饼砸的有点――

    她太纳闷儿了,襄王这小子从来就没正儿八经的做过什么事,今天居然跑来救她?

    云漾收起了笑脸,然后也开始正经了起来。

    “你知道太多对你反而不好,你只要好好的活着就行,这就是本王为什么要放你走。还有,你是我皇嫂,救你也是理所当然。”

    好一个理所当然,未免太牵强不过了,你爹可还要杀老娘。

    云漾干脆也不搭理襄王了,自己找个角落就准备好好睡一觉,吃饱了就能睡,挺好的。

    她还能想什么呢?一个明天就要被处死的人,还好她听说太后准她跟盛千烨葬在一起。

    至于襄王,他要是放自己走了,明天估计就该被那皇帝老儿抓起来审判了,要知道那老皇帝翻起脸来可是六亲不认。

    云漾本来就不知道她如果是活着,接下来去哪?亡命天涯?躲避老皇帝的追杀。

    她才懒得让自己那么累,又牵连别人呢。

    “你为什么不走?”襄王有点窝不住火了,这小女人怎么就这么不识好歹呢?

    他来救她,她以为真那么容易?

    若不是――

    襄王又怎么会冒着这么大危险来救她,她居然还赖在地上不走。

    “你走吧,明天我死了记得叮嘱我的侍女蔷薇让她给我打扮漂亮点再和宁王一起合葬,让她好好给我梳头发,以后就没机会了。”

    这有点让襄王哭笑不得了,这女人还真是另类的可以。怎么跟小时候完全不一样了呢,越发的好玩了。

    要是早早的发现,估计那日的太后寿宴,云氏把她塞给自己当妾,肯定乐呵乐呵的将她收了。

    只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他那个时候错过了以后就是永远的错过了。

    不然还让云漾改嫁不成?他愿意,云漾可不愿意了!

    为啥?

    好女不侍二夫,她可还是根遵从三从四德的。

    她的盛千烨若是知道该多好。

    “你当真不走?”襄王不死心的再追问了一句,就没见过这么傻的女人,简直是蠢。

    “不走。”云漾摇摇头。

    “那你想不想知道宁王怎么死的?”襄王本来是不想跟她废话这么多的,她知道的太多对她一点都不好。

    “不是你老爹就是太子。”云漾冷哼了一声,除了他们还能有谁?她用脚趾头都能想的到,还用他襄王来说。

    只是世间乌鸦一般黑,他襄王今日如此好心要放走她这个克夫的不详之人?

    “那本王来告诉你一个秘密吧。”她今天不走,明天必死无疑,就让她死的明白一点吧,这也是他能做的最后的事了。

    “什么秘密?”一听到秘密,云漾一骨碌就坐了起来,湊了上去。

    明显就是猫闻到了鱼的味道,还摆在了猫的面前。

    “七哥的死,确实是父皇所为,但……”襄王欲言又止,吊云漾胃口,真是的。

    “但什么呦,襄王殿下能否说话不要老是说一句停一下?”

    “能一次性把话说完?”

    襄王继续说了下去,看来好奇心真是挺重的。

    “你觉得我父皇真心想让太子继承他的皇位吗?其实不然,父皇真正属意的人是我。”

    “你?可是你从来就不过问朝政,除了吃喝玩乐还是吃喝玩乐。”云漾摆了摆手,感觉襄王在逗自己一样,讲笑话呢吧?

    那老皇帝老谋深算,让你一草包继位,把他辛苦打下来的江山给断送了。简直是天方夜谭。

    “连你也不相信是吧。其实我自己也不愿意。那皇位有什么好的,我都看不明白了,大哥还有其他几个皇兄明里暗里斗的死去活来的,我都看烦了。”

    “那你自己呢?”云漾从来就不觉得襄王像表面上那么简单,往往表现的太草包的皇子要么是真草包,要么就是最会玩最会算计,左收渔翁之利的那个。

    “我?”襄王抚袖,指了指自己,又若有所思的看了看外面。

    “我什么都不用做,表现的越无能越好。但我却什么都必须会。”

    “我说,襄王殿下,你能别说绕口令了?我都要被你绕糊涂了,都什么鬼啊?”

    云漾用手托着下巴,一脸疑惑的看着襄王,真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先是要放自己走,自己不走,又开始给她绕着弯讲起故事来了。

    “你信不信,最后我才会是坐上那个皇位之人。”

    “我对这个没兴趣,你们爱谁谁谁坐那皇位。”

    云漾越听越无趣了,不过她又反过头来:“你老爹不是早就册封了太子吗?你瞎折腾个什么劲,我劝你还是好好的当个无能的王爷,越无能越好。”

    “等到你那腹黑的太子哥哥登上皇位了,赏你一块封地,你就好好到那养养花种种草,千万不要去养什么军队啊参与什么朝政啊,你还要好好的管好你那块封地,别让你太子哥挑你的刺儿。”

    言至此,云漾也是好心好意,电视剧看多了,都那样演的。

    看来电视剧看多了还是有好处的,就是有些朝代并不被史书所记载,比如她如今所处的时空,她学的历史完全就派不上用场。

    不过,她要是能活着回二十一世纪,她肯定要去好好翻翻司马迁的史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