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十一章 天大的秘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已经是夜里子时了,天牢里除了襄王和云漾在动,其他的都如死了一般的安静。

    “襄王殿下。你说完了没?”云漾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

    这就有点尴尬了,襄王殿下还饶有兴致的在那讲着呢。

    “你当真就那么不感兴趣?”

    看的出来她并不想听。可是她又不走。

    “你走不走?”襄王又再问了一遍,时间不多了。

    “不走。”云漾还是那两个字。

    “你信不信我把你打晕扛出去?”说罢。就准备开动了。却被一团火给吓了回来。

    “你,你……”

    “你干啥?”襄王被火吓的退了几步,早就听闻宁王妃有异能。今天还见到活的了。

    “你为什么就那么执意的要放我走?我不想连累你。我要是就这样走了,你老爹会放过你。再说,盛千烨已经死了。我也不想独自苟活于世了。我累了。能跟他葬在一起,也是我最好的归宿了。”

    “襄王,谢谢你今天这么好心的来为我送别。然后。你。现在可以出门左转了,记得我交待你办的事。”

    云漾用手指了指牢门。根本就不是在跟襄王商量让他走,而是赶他走。

    她感觉太子的人应该也盯上这小子了。真是蠢呆了。

    “你为什么要怕连累我,这是在关心我?”襄王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

    “废话真多,是不是要我亲自送你走?”云漾说罢又拿起了手。刚好体力恢复了一点,凝聚了几团火苗准备把他烧走。

    “你别傻了。你知不知道,是我父皇设计杀害了七哥,还有,他根本不想让太子继承他的皇位。我这么多年来从来不过问朝政,只顾吃喝玩乐,全是按照他的意思来。”

    “他让我的哥哥们互相残杀,我就这样看着他们斗的你死我伤。父皇的目地就是让他们为我腾清道路,能让我顺利的继位。”

    有些话说出来,心里确实好受多了,隐忍多年,他累了。

    “那为什么会是襄王殿下你?”

    襄王说了这么多,终于是引起她一点兴趣了,但听完以后她更多的是心寒。

    不管是宁王还是太子可都是那老皇帝的亲生骨肉,总不能是大街上捡来的,让他们自相残杀,他就不会心痛吗?

    虎毒尚且不食子,可……

    云漾实在是不能理解了,如果她有孩子肯定会用生命去保护他们。

    果真是无情帝王家。

    “因为我是他最心爱的女人所生的。”襄王讲到这里,居然落泪了。

    男儿有泪不轻弹,可是每个男儿心里都有他最柔软的地方。

    “谁?”云漾迅速扫描了一下脑海里的妃子们,好像并没有谁很得那老皇帝喜爱。

    “难道是颜妃娘娘?”云漾想了想,好像又不大可能。

    “我母妃,是已故的宜妃。”

    “宜妃?”云漾好像一点印象都没有,不过也是,后宫里的妃子们斗来斗去的,她又怎么记得了那么多。

    今日这个得宠,明日那个得宠。花无百日红的。

    “你不知道?”襄王可记得母妃在世时还见过云漾。

    听襄王这样一说,云漾好像又有点印象了,记忆里的宜妃长的是倾国倾城,眉间一点朱砂,一双大眼水汪汪的,体态消瘦,一看就是我见犹怜。

    好像和颜妃长的还有几分相似。

    “我记起来了,不过你和德和宫主不是一直被宣妃娘娘扶养,我还以为,看来是我有点陋听了。见谅见谅,真不该提起你的伤心事。”

    知道自己好像说错话了的云漾,不好意思的低着头。

    “我母妃生下我不久就过世了。”

    人之初性本善,襄王从来就不想眼睁睁的看着一直对他呵护有加的哥哥们斗来斗去的,已经死了一个七哥了,他好像阻止这一切。

    他想过隐居,去一个没有人认识他的地方,喝酒作诗,自由自在,多好。

    或许只有他消失了,他父皇才可能会让太子哥继承他的皇位吧。

    可是他也知道,就算他父皇不从中作梗,那些哥哥们照样会为了皇位斗的你死我活的。

    而父皇从小就告诉他,他是有天子之相的人,他有别人没有的隐忍,太子性情爆燥,喜杀戮,宁王又太优柔寡断。

    所以只有他襄王最适合,众人眼里只会吃喝玩乐的襄王。

    他自己都没有自信能治理好秦国。

    这么大一个担子压在他身上,他真的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所以,他想带云漾走,远走高飞,再也不回秦国来,去一个没有皇上王爷的地方。

    “云漾,你跟本王走吧,远离这里。”襄王不叫她皇嫂了,直接叫名字了。

    “襄王殿下这又是出自何意,还是自重些喂好,无论怎样,你还得称我一句皇嫂。离天亮也不久了,襄王殿下还是早些离开为妙。”

    襄王殿下这货不会是看上老娘了吧,云漾察觉到了不一样。

    让她跟他走,远走高飞?怎么听都像是要去亡命的鸳鸯。

    “你一心求死?”襄王几乎要抓狂,就没见过这么不要命的女人,放她走她还不走,非要明天死在闹市里才罢休!

    “是。”云漾已经生无可恋,刚好吃饱了,明日赴死还能做个饱死鬼。

    “那就别怪本王不客气了。”襄王决定来硬的了,直接敲晕了扛走。

    要知道他今天能安全的进来天牢,还不被人打扰可是费了不少功夫的。

    “你,你要干啥?我不走就是不走,你快点走,别搁我面前晃悠,看着心烦。”云漾摆了摆手,希望这尊难缠的大神赶快走,怪不得能暗恋她云大姐那么久,靠的就是这可以跑马拉松的耐力吧。

    “本王叫你好好跟我走,你不走,那就只有――”

    襄王阴险的笑了一下,笑的云漾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别搞的跟他要调戏良家美女一样好不好。

    “那你试试看,襄王殿下自己看看你脚下。”云漾一脸玩味的盯着襄王,指尖的小火苗还一蹿一蹿的。

    “你疯了是不是?”襄王殿下跳了起来,赶忙把鞋子上的火给扑灭了。

    “当本王自作多情,你自求多福。”襄王已经完全失去耐心了,这女人简直不可理喻,软硬不吃。

    “不送。”这尊大神终于要走了,云漾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但愿那个傻小子和她说的没有被别人听了去,要是听到了估计他也该玩完了。

    襄王拂袖而去,牢房里又剩下云漾一个人了。被迷昏的狱卒们还在昏睡着,看来睡的还挺舒服的。

    襄王那天大的秘密有点让云漾接受不了,心中那些怀疑都被证实了。

    盛千烨若是知道他的父皇居然是那般狠毒,还会一样的尊敬他爱戴他吗?云漾已经无从所知了。

    她好想他。

    她想起了很多关于盛千烨的点点滴滴的回忆,穿越而来过的最快乐的时候就是和他在一起的那些时光了。

    甚至让她有些感觉不负此行。她为了百里暮杨苦苦挣扎了那么久,却没有得到她该有的回报。

    然而在盛千烨这里,她不费吹灰之力就得到了她想要的所有宠爱,那么明日赴死就当为他殉葬好了。

    云漾其实对死亡还是有一种未知的恐惧,她心里一点都不踏实了。

    刚刚襄王在的时候,她都没有这么害怕。

    她突然害怕的哭了起来,大声的叫着:“盛千烨,我好想你。”

    “好想好想,你在那边过的好不好,明天我就来找你了。”

    而远方的某个人,好像听到了这一声呼唤,心居然猛烈的痛了一下。

    云漾痛哭了一场,实在太憋屈了。老天爷怎么可以这样折腾她。

    是不是上几辈子作的孽让她这辈子来换?那以命抵宿命可好?

    哭着哭着,云漾就睡着了,眼角的泪珠还挂在了那里。

    如果盛千烨看到她这副模样,不知道会不会心疼,会不会觉得有所亏欠?

    云漾睡着了,襄王气呼呼的回了自己的府邸。真恨不得把云漾捆住带走,可是云漾那控火术已经到了可以随心所欲操作的份上。

    其实如果她想走她自己也是走的了的,她发现自己中毒后就立马想办法给自己解毒了,要不然这死了骨头都得是黑的,云漾可不希望死的这么丑。

    那《佰草集》可不是白看的,要是那点毒都解不了,怎么对的起她师父毒老叟的亲自传授?

    襄王怎么也睡不着,一想到明天云漾就要被处死,他就怎么都睡不着。

    让他怎么想那个高高在上的权利者,他做的一切还不是为了他?可是他有问过一句自己是否真的想要?

    没有,都没有。

    襄王决定有朝一日一定要找个合适的机会和父皇说清楚,还是让能者继承皇位,如此才能造福百姓!

    今夜失眠的人还不止他,还有人喝醉了酒本来睡着了还惊醒了的。

    “小匪儿,不要,不要啊……”颜如邀突的坐了起来,他刚做了一个梦,梦到云漾全身都血的躺在地上,然后他就突然惊醒了。

    同样失眠的还有莫娴儿和她义父莫无心,总感觉明日要有大事发生。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