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十四章 别怪我硬闯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身在宫中的颜妃手里的那串佛珠突然就断了,珠子一个一个的滚落到地上去了。

    “娘娘,从法场那边传来消息。说是有人劫法场!”

    颜妃的侍女幻儿匆忙跑过来跟她报告,她就猜到她的邀儿会出此下策,可是她根本就拦不住。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去送死!

    颜妃嚎啕大哭了起来。侍女们都跪在了地上不敢说话。

    她要去求他,求他放过她的儿子。

    “娘娘。您要去哪?”

    侍女们看着颜妃提着裙角就跑出了宫殿。都跟了上来。

    “啊!”

    颜妃跑的太快忘了下一个台阶,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

    “娘娘,您没受伤吧。娘娘!”幻儿扶起颜妃,颜妃推开了她又继续一瘸一拐的跑了起来。

    已经迫在眉睫火烧眉毛的时候了,再慢一点她的邀儿就要和她天人永隔了。不行!

    不可以!要是她的邀儿死了。她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颜妃一瘸一拐的跑到了御书房门口,却被门口的守卫拦下了。

    “王侍官,劳烦您通传一声。本宫要求见皇上。”

    御书房的门紧紧的关着。王侍官站在门口守着。

    “颜妃娘娘。皇上今天早上下令,若是您来求见。就请您回去,皇上今日不见您。”

    看来他早就猜中了她会来。看来什么都在他的算计之中。

    “王侍官,您就帮本宫通传一下,本宫见皇上真的有急事。”

    颜妃若不是实在没有办法了。她的邀儿不能死,一定不能。

    今天无论如何都要见到他才行。

    “那就别怪本宫硬闯了。”

    王侍官从来就不知道一向柔弱的颜妃娘娘居然会武功。

    “皇上,颜妃娘娘他……”

    “朕知道了,你下去吧。”龙椅上的人抬头看了门口站着的人一眼,刚刚门外的打斗声他都听到了。

    “盛缙嘉!”

    王侍官将门带上出去后,整个御书房就剩下他们两个人了,她已经好久没有直呼过他的名讳了。

    “娉娉,你受伤了。”

    他是在关心她?为什么言语之中听不到一丝的情意在里面。

    不过是一句话而已,从他嘴里吐出的几个字而已。

    他已经十多年没唤过她的名字了吧,“娉娉”,为何如今听来如此可笑。

    世间之人大都忘记了阴阳宫宫主夫人叫颜娉娉吧。

    “放过他!”

    颜妃脸上苦笑着,她在求他放过他的儿子。

    高高在上的那个人只是看了她一眼,不语。

    “当作是我求你了,放过他,好不好?”

    “不可能,朕已经放过他很多次了,这一次,更是他自找的。”

    果真是上位者。

    “只要你肯放过他,我保证,他以后都不会再出现在你眼皮子底下。”

    颜妃跪了下去,重重的跪了下去,一双丹凤眼已经哭的红肿了,但她此刻努力的忍住没再哭了,她怕她一哭话都说不清楚了。

    这是她第一次跪他。

    第一次。

    她不用跪他,是他亲自给她的权利。

    她记得他说过,他会给她世间所有女子渴望得到的一切,除了皇后的位置,他什么都可以给她。

    他也确实是那样做了,只是一时而已,而不是一世!

    她终究不过是他心爱的女人的替代品而已!

    “娉娉,你快起来,你的腿受伤了。”

    他还是眼里闪过了一丝丝的心疼,更多的不过是可怜和歉意而已。

    “我只求你放过他,放过他最后一次,整个阴阳宫都将为你所用,我求你了。”

    颜妃重重的在地上磕了几个头,地上已经有点点血迹了。

    坐在龙椅上的那个人却还是无动于衷:“朕对他已经仁至义尽了,你不要再逼朕了。”

    好一个仁至义尽,难道她颜娉娉就是自作自受!

    她为了她抛弃自己的相公和儿子,他却杀了她的相公,如今又要杀她的儿子。

    她得到了什么,是深宫大院里无尽的寂寞!

    “盛缙嘉,你如果对我还有一丝的怜悯,就请你放过我儿子,你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又是几个重重的响头磕了下去。

    “娉娉,你真的不要再逼朕了。”

    颜妃看着高高在上的那个人,突然觉得好陌生,好可怕,好像从来就不认识他一样。

    “你以为他还会听你的吗?他早就不把你当娘亲了,他恨你。你这又是何必呢。”

    他说的那般云淡风轻,颜妃真想冲上去杀了他。

    看来那天晚上颜如邀进宫找她,他早就知道了。

    她身边的侍女还有使官都是他安插的耳线而已,她的一举一动他都知道。

    心突然就死了,突然就体会到了何为心如死灰。

    她如今的一切还不都是因为他,她当年真是瞎了言,被鬼迷了心窍才会作他的妃子。

    “他不把我当娘亲,但是也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啊,世上有哪个娘亲不疼自己的孩子的。”

    “呵呵,你跟朕谈孩子,别以为朕不知道你以前偷偷的喝堕胎药,你从来就没想过为朕生个一男半女,这就是你口口声声的说爱朕?”

    他从头到尾都坐在他的龙椅上,没下来过一下。

    她跪在地上,他是君,她只是妃。

    颜妃已经无力辩驳了,她死心了,看来他什么都知道,什么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那她算什么呢?真是可笑。颜妃现在觉得自己就是天下最大的笑话。

    “那你又何曾爱过我?你带给我的只是无穷无尽的悔恨而已!”

    “我不过是你心爱的女人的替代品而已,我只是被你玩厌了然后放置一边的废物而已。盛缙嘉,我,恨你!”

    颜妃说完后就艰难的站了起来,散落在四周的头发让她显得有些凌乱了。

    高坐于龙椅上的人看着她转身离去的背影,心中好像闪过一丝的心疼。

    又好像是怜悯。他已经分布清楚了。他的心自从宜妃死后就也一起跟着死了。

    颜妃于她,如她自己所说,不过是一个替代品而已。

    “王侍官。”

    “奴才在,皇上有何吩咐。”

    王侍官应声走了进来,刚刚他在门外好像偷听到了点什么。

    “派人好好看着颜妃娘娘,不要让她做傻事,还有,请太医过去给她看看,她受伤了,好生照料着。”

    “奴才这就去办。”

    “还有,如果颜妃娘娘出了什么事,你们这群奴才也跟着一起殉葬吧。”

    “奴才惶恐,奴才遵旨。”

    王侍官有点不明白了,皇上的言下之意就是要提防着颜妃娘娘自杀?

    这可不得了。他还想多活几年呢。

    等颜妃走后,整个御书房又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高处不胜寒。

    法场那边还正打的热闹。

    阴阳宫的人已经渐渐的要败下阵来。

    颜如邀也不是不知道门中那些人武力有多高强,他只是想让他们为他拖延时间,他只想救了云漾就带着她走。

    他可还没想和老皇帝实打实的干一场,摆明了是带着阴阳宫的人来送死的。

    但是他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只要他能救的了他的小匪儿,他自己的命都可以不要,何况是阴阳宫的人。

    云漾突然觉得,颜如邀虽然可恶至极,但是从头到尾他都没有伤害过她,反而三番两次的救她。

    而这次更是豁了出去了。他老本都要为她搭上了。

    就算云漾的心是铁做的,她也被感动了。

    可是眼下颜如邀已经渐渐的支撑不下去了,这么多人陪着她一起死。

    唉……

    云漾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她在努力的让自己凝聚精神,颜如邀若是早来一步,或许她还逃的了,只是现在……

    刚刚因为大肆的引火伤人,还自焚,她这小身板吃了几天牢饭本来就顶不住。

    “颜如邀!”

    “小心,右边。”

    阴阳宫众人已经血流成河,而朝廷派来镇压他们的人却是越来越多,而且多是训练有素的大内侍卫。

    眼见着颜如邀已经身负重伤了,还在奋力的和那群人打着。

    云漾是第一次遇到一个男人为她如此拼命的,她想起了前世和颜如邀的种种。

    他可以为了见她,居然打扮成她的侍女伺候他。

    她前世欧阳匪的尸体还被他放在阴阳宫里用冰棺保存着。

    可是她为他做过什么呢?除了推开他赶他,还故意笑他,伤他自尊,从来就没有考虑过他的感受。

    如果她和颜如邀今日若还能不难不死,她一定会好好的对他,虽然还是不可能做他的阴阳宫宫主夫人,也不会如之前那般对他了。

    他虽坏的彻底,杀人无数,可是对自己全然一片赤子之心。

    这让云漾如何能不感动。

    她前世爱的人不爱她,还亲手把他推下悬崖。

    今世她爱的人又为她而死!

    上天就非要如此折腾她?云漾心有不甘,心里又徒然升起一股斗志,重新凝聚了火团,决心拼死一战了。

    “云漾,你小心,你不要再弄火了,小心伤了你自己。”

    颜如邀看到云漾又燃起了熊熊烈火,不安的劝道,她不能再受一点伤了。

    “我没事的,对不起,是我连累了你。”

    “如果你觉得连累了我,就跟我回阴阳宫做我的夫人吧。”

    颜如邀眼巴巴都看着云漾,他感觉到自己快挺不住了,他好想听到他希望的回答。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