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十五章 莫大的恩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或许有些人注定就是要如此纠缠不清,有些情是注定无法偿还。

    云漾一直欠颜如邀一句抱歉。

    百里暮杨欠欧阳匪一世的情。

    那盛千烨呢?

    是否就真的消失在了云漾的世界,或许只是一个过客罢了。

    他带给云漾的一切。都让她感到那一定是上天莫大的恩赐。

    可是上天还是将他带离了云漾的身边,云漾心里再不甘也无力去挽回什么。

    罢了,罢了。就让一切都划上一个并不圆满的句号吧。

    云漾看了一眼眼前妖媚的红衣男子,霎时觉得他居然不再那么令人生厌。还越看越美了。

    颜如邀体力已经不支。但他还一直护在云漾的身旁,身上到处都是伤,血红的衣袍上绽开了朵朵血花。

    阴阳宫众人已经死伤遍地。某个云漾熟悉的身影正在远处观望着,他,还不能出现。

    正在千钧一发之际。又出现了一队黑衣蒙面人。

    云漾心想:这次真的是玩完了。她可不记得她有得罪这么多大有来头的人物,除了颜如邀是来救她的,其他人可都是冲着要她的小命而来的。

    同样因为用尽功力的云漾已经晕倒在地了。她闭上了她疲惫的双眼。

    却突然感觉被一个人抱在怀里。他身上有她前世所熟悉的味道?

    可是怎么可能会是他!

    但是云漾没有力气睁开眼睛看看到底是谁。她沉沉的睡着了。

    颜如邀已经遍体鳞伤了,他发现刚来的那队黑衣蒙面人好像是来救云漾的。

    为首的那人居然把他的小匪儿抱在了怀里。他看了一眼那人,是他恨的咬牙切齿之人!

    百里暮杨!

    等到云漾再次醒来时已经是三天后了。她昏迷了整整三天三夜,感觉全身每个地方都在抽抽的疼。

    感觉不到一点力气,极其虚弱的想要从床上坐起来。但是连这点力气都没有了。

    她还活着吗?

    她不应该死在了法场吗?云漾的眼皮刚睁开一会就又想闭上了,她太累太疼了。

    看了一眼她现在躺的地方,她总感觉在做梦一样。

    这绝不是阎王殿,或则是地狱。那就应该是天堂了!

    这么舒适柔软的大床比天牢的那把一张破草席铺在地上睡的要舒服多了,那桌上好像还放着几碟精致的小点心。

    云漾不禁咽了咽口水,肚子也在叫了。死了还会感觉到饿?她可记得小时候看的那些小鬼书都说人死了不会觉得饿的,而且死人是吃那些蜡烛的。

    想到要吃蜡烛云漾有点胃里作呕,那玩意能吃?还不如去吃土算了。

    要来只烤鸡再来一碗香喷喷的大米饭就好了,老娘才不要吃蜡烛!

    再说这房间里好像没有蜡烛,就放了几架漂亮的透明灯盏。

    想到那些鱼啊肉啊,云漾更加浑身没力气了。她好想叫唤一声,有没有人呐!

    我到底是死了还是活着!

    来人呐!

    “姑娘,你醒了。”一个侍女模样打扮的人走进了房间,看着云漾的眼珠好像在动,就想叫下她。

    她主子可是千叮咛万嘱咐让她好好照顾这个姑娘,要是出了什么差池她就要被赶到劳辛库去作下等的宫女了。

    天天干粗活,吃的还差。要是进了那里,一辈子就老死在那里吧,还不能再出宫嫁人。

    “水。”

    云漾使尽力气吐出了一个字。

    她嘴巴都要干裂了!

    侍女听见了云漾这一声虚弱的叫唤,赶忙在桌上倒了一杯水,然后小心翼翼的将云漾扶了起来。

    喝了几口水的云漾算是活过来了一点,刚刚喝的太急还呛到了。

    “咳咳咳……”

    “姑娘你没事吧?是奴婢不好,您千万不要赶奴婢走啊。”

    这小丫鬟看到云漾那么虚弱,刚刚自己给她喂水她还呛到了,要是倒霉的喝水都能呛死,她可会被活活吓死的。

    这也怪不得人家小丫鬟这么胆小了,实在是云漾的脸白的跟那上好的宣纸一般,双眼还空洞无神,感觉只要稍微捏一下就能一命呜呼!

    “没,我没事。”云漾感觉这小丫鬟看自己跟看鬼一样,自己又不会吃了她。

    不过她还没搞明白自己到底是死了还是活着,如果是活着是谁救了她?颜如邀呢?他有没有死?

    要是死了就没啥可想的了,那么多人要她的小命,她不死都是奇迹中的奇迹。

    “我们主子昨晚一直守着姑娘,今日有要事实在是脱不开身,方才离去的。一会奴婢就去请我们主子过来。”

    小丫鬟轻声细语的讲道,她也不知道面前这虽然特别虚弱但是长的那么美的女子到底是何来历?她主子可从来就没有这样对一个女子上心过。

    若是没有猜错,那就定是她们主子的心上人了。要是她们主子娶了这女子,那她跟着她就有好日子过了。

    小丫鬟的算计莫过于跟着得势的夫人,而后得些赏赐,也好接济自己的家人。

    “你们主子是谁,我,我是死了还是活着?这,这是哪里?”

    云漾现在实在是丈二的脑袋摸不着头脑了,这样的地方,还有个这么谨慎的小丫鬟伺候她,她还说她们主子昨晚一直陪着自己。

    究竟是谁?

    “我们主子的名字暂时不能相告,等我们主子来看望姑娘之时,您便知道了。这是我们主子的一个行宫,您暂且在这里住下。”

    “姑娘您当然是活着了,您昏迷了三天三夜,您来的时候全身都是伤,待会会有大夫会来给您号脉诊治。”

    “以后姑娘就唤我喏儿,有什么事您尽管吩咐奴婢,我是您的贴身侍女,门口还有两个侍女也是派给您用的。”

    原来她没死,她还活着!

    她居然还活着!

    云漾用她那无力的双手掐了掐自己大腿,还真有点痛!

    她活着,那颜如邀呢?他受了那么重的伤。

    她被人救了,那颜如邀呢?她第一次感觉自己居然如此关心颜如邀,多少是因为他把他老本都搬出来救她,他自己的命都搭上去了。

    喏儿这丫鬟看起来还挺机灵的,只是她说了那么多,怎么不问问她饿了没?

    云漾可是要饿坏了,就差直接把那桌上的点心直接倒进胃里去了。

    喏儿看着云漾好像老是盯着别处看,没有在听她说话的样子。

    “姑娘是不是饿坏了?奴婢这就去把吃的给您端过来。大夫叮嘱了,若是姑娘醒了,一定要先把药粥喝了,再吃别的食物,否则姑娘的身体很难恢复的了。”

    云漾没吱声,就眨了眨眼睛,稍稍点了下头。

    先不想那么多了,先把肚子填饱再说。

    喏儿出去的这一会儿,云漾又把眼睛闭上了,她太累了,刚刚也就说了几句话而已。

    云漾一醒来早就有人去通传了,那个人正忙着处理手头上的要紧事,恨不能分身赶去看云漾。

    “姑娘,奴婢把药粥端来了。”喏儿走进来就发现云漾又睡着了,我见犹怜的样子,怪不得她们主子对她如此上心。

    “嗯?”云漾看了一眼那浓稠的药粥,喏儿小心翼翼的一小口一小口的喂着她,虽说那药粥确实有几分苦,但云漾已经饿的饥不择食了。

    “姑娘,您慢点吃,别噎着了。”喏儿用手帕给云漾擦了擦嘴角上的食物渣儿,一边又用小汤匙在碗里弄了一小口粥。

    虽然被喏儿看的跟饿鬼投胎一样,云漾还是吃的很有气质的,没抓起碗就往胃里倒。

    “姑娘,您吃饱了没?”

    一小碗药粥已经喂了下去,云漾那苍白的小脸上终于是有了一点点血色。

    “嗯。”云漾点了点头,其实好像还没吃饱。不过这在别人家里,还是要矜持点好。

    云漾吃完了就想躺下了,过过猪的日子多好,吃了睡,睡了吃,难过的就是长膘了就要被宰了吃。

    喏儿扶着云漾轻轻的躺下了,然后为她把被子盖上了。

    也不知是因为伤口疼的厉害,还是太嗜睡,完全打不起一点儿精神来。

    门外一直看着她的人等她睡着了便走了进来,又给她把被角给掖好了。

    看着她的脸总是能想起太多太多的事,她好像睡着了都那么警惕,还是做了恶梦?

    额头上沁出了点点汗珠。

    他当时抱她回来的时候,她已经昏厥了,应该是不知道是谁救了她。

    如此也好,省的她等下情绪太激动对她养身子百害而无一利。等她伤势稳定了,再让她知道点什么吧。

    她会原谅?还是会恼怒而后直接一剑杀了自己?

    怕她突然醒来认出他来,他还蒙面了。

    丫鬟们都看不懂了,主子为何蒙面?但她们是不敢问的,在这里,少说话甚至是不说话然后多做事才是最安全的。

    他看着她熟睡的脸庞,又想起了她身上的伤。白皙的脖子上都有伤痕,手上也是。

    他拿起了她的手,第一次主动靠她如此之近,以前从来都是被她追着跑,避之远之恐之,甚至杀之!

    可她就算是那样还是来到了他的身边,为何心里居然有一丝异样,突然就那样想好好的保护躺在她面前的女子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