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十六章 原来真的不爱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云漾做了一个恶梦,又是被人追着杀。她不停的跑,她的控火术毒术都失灵了。她被逼到了悬崖上。又是百里暮杨那张脸,一会又变成了盛千烨的脸,然后又是颜如邀。她吓的往后退了一步就摔落到悬崖下去了。

    “不要,不要啊……”

    云漾突然惊醒了。看着自己还好好的躺在床上。就知道自己刚刚是做梦了。

    “你醒了。”

    “你是谁?”

    云漾看着床边坐着一黑衣男子,可是他为何蒙着面纱?

    “一个故人,暂不方便以真面目示人。还请云姑娘见谅。”

    他居然知道她姓云,那定是故人没谁了,只是他究竟是谁?她知道云漾从小打门不出二门不迈。定然不会有什么故人能从法场上把她救回来。

    襄王?不大可能。她已经拒绝了让他救她,总不会还厚着脸皮来救她,公然的和他老子作对。

    这里也不像阴阳宫。若是在阴阳宫颜如邀又怎么会蒙面示人。

    若是故人。定是前世欧阳匪的故人了。

    “是你救了我?”云漾慢慢的从床上坐了起来。她大抵猜到了身旁这黑衣男子是谁。

    “你先好好养伤。”

    突然就不知道想说什么了,他也不知道为何要救她。

    但是他还是救了。毕竟她还有用吧。

    “为什么要救我?”云漾也不管心里是何想法,只是冷笑着。嘴脸上扬的弧度被他察觉到了。

    那味道太熟悉,都不用她多猜的!她突然觉得眼前的人比以前更复杂了,眉头紧紧锁着。冷峻的样子让人不敢靠近。

    “你恨我?”

    “对,恨不得杀了你!”云漾咬牙切齿的说道,怎么会不恨呢,恨死了,恨的牙痒痒。

    他知道,是他负了她,还害死过她。所以自从她死后,他没有一天不在内疚。他想起了好多她做的那些让他为难的事。

    他总记得那年元宵佳节,她非要死缠着他陪她去看灯会,否则就要把他的侍卫们全部抓起来。

    她逼着他给她买孔明灯,还要他把她自己的名字和他的名字一起写在上面,然后放飞。

    她逼着他给他挑发钗,挑脂粉,最后还是她自己掏出银子来。

    她说她就是爱他,非他不嫁!

    他要是不娶她,他也休想娶别人。

    害的他是哭笑不得,有她这样死缠烂打,哪个女子敢嫁与他,肯定挑开喜帕来新娘都被她换掉了。

    他记得所有她让他难堪的事,为难的事。却从来就忽略了她为何那般爱的那么深,也从来就没有问过。

    有时候他还很享受她对他的爱,但是她从来就不知道而已。

    她从来对他只来硬的,用威胁。因为她要是柔声细语他根本就不会搭理她,对她能躲多远躲多远。

    只是他不知,为何她要对他紧追着不放。难道就因为生了一副好皮囊?但是凭着她的姿色,她想要什么样的男人是得不到的。

    她那般无赖,哪有一点女子该有的矜持。她无论做什么都让他觉得粗俗,鄙陋。他最恨有女人对他死缠烂打了,他甚至是对女人反感。

    他觉得世间的女子都狠毒,自私,为了争风吃醋可以不惜毒手的残杀无辜的孩子,他见的太多了。

    他第一次冲她笑,那是在悬崖边,她拿着剑指着他的脖子问:“你到底娶不娶我,百里暮杨!”

    可是下一秒他就将她推下了悬崖,他只想摆脱她。他是不可能娶她的,有她如此纠缠,再有她身后的颜如邀追杀,他已经被逼的要亡命天涯了。

    所以她必须要死。

    只是他没想到她就那么容易的被他推下了悬崖,原来她对他竟然毫无防备,毫无防备。

    再见到她时,她已经是宁王妃了。不为什么,就因为那一支舞。

    那是欧阳匪为了在他的寿辰跳给他看学了整整半年的舞,当时都看呆了他,他从未发现她居然如此美。

    只是他不知道,她为何会成了宁王妃?难道是摔落悬崖侥幸未死捡回了一条命,然后易容成云府三小姐的模样。

    只要她欧阳匪想做,凭她的医术易容成云府三小姐的模样并非难事。

    后来他也曾暗中派人观察过她,她确实是云府三小姐无误,只是她同时还是那个一直纠缠于他的百里暮杨。

    那支舞,还有她看向他的眼神,还有那咄咄逼人的气势,已经足够让他确认她就是欧阳匪无疑。

    只是他想不明白,她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但那并不重要,重要的她还活着。

    自从欧阳匪死了,他耳根子确实是清静了不少,可是却总感觉少了点什么。

    他居然开始怀念她纠缠他的日子,连他自己都不敢置信。

    他从未对哪个女子倾心过,从未。

    只是当他作为楚国使臣出使秦国过来以后,他脑海里总会浮现她的身影,她的舞,还有她的火。

    “你想什么,居然让你如此入迷?”再见到老情人居然是这副模样,还真是造化弄人。

    “颜如邀呢?你把他怎么样了?杀了?”云漾料定百里暮杨如果有机会能杀了颜如邀,肯定不会放过他的。

    “这么快就猜出了是我。”百里暮杨把面纱揭了下来,露出他那张让云漾恨的牙痒痒的脸蛋。

    “你就不怕我杀了你?”云漾眼里露出一丝杀气,整个身子却还是瘫倒在床上。

    门外的丫鬟们只当他们主子在做什么,怎么看都很暧昧的样子,不过她们才不敢凑上去偷看。

    她知道她们主子已经在门外等了好久了,还不让她们通传。

    她们看着主子将那浑身是血的女子抱了回来,不日不夜的守在她身边,请来了宫里的所有太医为她诊治。

    他还吩咐她们不要透露他的身份,等她一醒就立刻告诉他。

    “你不会的。”都到这份上了,还那般笃定她不会杀他,因为他总感觉她还爱着他,也不知是哪来的自信。

    可是自信过头好像就有点太过于自负了。

    “颜如邀呢?”没想过会再以这样的局面见面,以为那次宁王府一会就不会有机会再见了,她也不想再见了。

    “我没有杀他,也没有救他。”既然没杀颜如邀,也没有救他,那他还有可能活着,但愿他还活着吧。

    那日在宁王府她有很多机会可以杀的了她,她故意暴露自己是欧阳匪的事实,咄咄逼人的质问,可是她还是下不了手,就算他可以把他推下悬崖,可以把她的爱当作是一种纠缠。

    她还是下不了手。

    一阵琴音响起,在云漾刚刚想事想的入迷之时,百里暮杨已经抚起琴来了。

    那琴音里有一种萧瑟,听了让人感觉到淡淡的忧伤。

    又转而之,似高山流水那般轻快。

    他抚琴时的专注还是一如既往,但是他脸上多了一些细微的表情。

    他这是在为她抚琴,为她一人而抚琴。

    云漾看痴了百里暮杨那张让她前世爱惨了的脸,那墨色瞳孔里透出的专注,还有那纤长的五指在琴间流动着。

    多久没听他扶琴了。

    她记得她此前经常偷偷的听他弹琴,他从来不肯为他而弹,她只能偷偷的。

    如今想来,爱的是有多卑微,也只有她一人知道。

    她以前一直想着,若是她起舞,他为她的舞编曲。寻一有山有水的绿洲,佳人兮与怀,只羡鸳鸯不羡仙。

    可是那只是她的梦而已。

    过去了那么久,经过了那么多事,她知道她对他已经不再那般执迷了。

    可是他这又是在做什么?救她,为她扶琴,还彻夜守在她身边。

    难不成他那石头云的心被他感动了,反过头来变成他来纠缠着她。

    房间里只剩下云漾和百里暮杨俩人,还有袅袅于梁的琴音。

    云漾不语,静静的听着。她等了这么久,终于是等到了,可是好像已经不是时候了。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

    “青青子衿,悠悠我思。纵我不往,子宁不来?”

    云漾不禁哼了起来,她眼里的余光居然看到百里暮杨又在冲她笑。

    可是这笑又让她想起了那日在悬崖边上他将她推下悬崖之时也是这般冲着她笑,她心里又不禁打了个寒颤!

    “别弹了,我不想听。”云漾刚刚还是很享受的样子,却突然将耳朵捂住了。

    百里暮杨用手将琴一压,便让琴音止住了。

    “放我走吧,我不想看到你。我怕我会忍不住想杀了你。”

    “你能去哪?盛千烨已经死了,颜如邀也自身难保,乱城已经没了。”

    “天大之大,总有我容身之地。”

    云漾只想离开他,她不想和她有任何的牵扯。在她骨子里她总感觉现在有种背着盛千烨偷人的感觉,她可还是个小寡妇呢。

    “那也等你先把伤养好吧,你这样能去哪?”

    百里暮杨知道他留不住她,但是能留一会是一会吧,他还想给自己一个机会,也给云漾一个机会。

    或许他能让她如偿所愿,他现在想做的只是想好好的保护她,把她留在身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