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十七章 楚国行宫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一念之念,多少旧事风雨中。

    很多人冥冥之中注定就要相遇,可是却总是那般千折万腾后还是不能在一起。

    亭台楼阁。荷花朵朵开,远山在蒙雾之中若隐若现。

    一阵微风吹过,凉意袭来。

    淡淡的花香撞进了鼻间。花间漫步的女子着青色薄纱。

    她细细的看着一对鸟儿低飞,时而停落在花上。时而又用湖水照照自己的身影。然后互相啄理着羽毛。

    云漾才刚醒第二天就在床上耐不住寂寞非要下床来走动走动了,她感觉她要是再不出去透口气,肯定会闷死在房里。

    已经是初夏时节了。

    云漾整个人都昏头昏脑的。睡了这么多天人都睡懵了。

    “你伤还未好,外面有风小心身子着凉。”

    百里暮杨走了过来,将手上的一件乳白色薄披风披在了云漾身上。

    “不用。我不冷。”云漾将衣服褪去。衣服落在了地上。

    同时落在地上的还有百里暮杨的心。

    “为何要拒绝?”百里暮杨不解,这些都是他第一次为一个女人做,居然被拒绝了。

    “不需要。”云漾感觉这个时候两个人的姿势都暧昧极了。他就站在她眼前。还靠她那么近。近到两个人的鼻子都快要靠上了。

    四目对望,百里暮杨细细的端详着站在他面前的女子。光洁的额头上有几缕碎发被风吹的有点凌乱了。他想用手帮她理一下,但他还是忍住了。

    青色薄衫若隐若现的雪白肌肤。这个姿势看特别的诱人,百里暮杨突觉口干舌燥。

    他居然想吻上去。

    但他不敢。

    好像不那么笃定她还那般爱惨了自己吧。

    “离我远点,不是说过尽量不要出现在我面前吗?你以为我还那样想天天看到你?我不需要你可怜了。你放心好了,爱你的那个欧阳匪已经死了,现在站在你面前的是秦国的宁王妃。”

    云漾逃离了他那炽热的目光,她怕灼伤了自己。

    “你能放下过去的一切吗?在这里重新开始,可好?”

    “此前我确实对不起你……”

    “够了,不要再说了,我不想听!”

    云漾转身欲走,却被强拉入一个温暖的怀抱里,整个人都跌入进去了。

    是那个味道,是她在法场晕倒时将她揽在怀里那人的味道。

    是前世欧阳匪眷恋贪慕渴望不可及的怀抱,如今却得到的这么轻而易举。

    她还是挣脱了,反手甩了一巴掌在他脸上。

    她手疼,他脸疼还有心疼。

    她走了,留给他一个背影,那般瘦弱的背影。墨色的发丝在风中飘起,空气中还有她的发香。

    他的怀里还有她那一点点的温度。

    百里暮杨内心是极度的感伤,他希望她能放下一切。过去种种,于她,悲伤的时候比不悲伤的时候多太多。

    她紧缩着的眉头,连睡觉时都不能睡的踏实,他只想好好保护她。

    “姑娘,你去哪了?吓死奴婢了。”云漾在回房的路上碰到了急的到处找她的侍女们,喏儿看到云漾的身影之后就跑了过来搀扶着她。

    “姑娘,外面有风,怎不披件外衣?太医说了您不能多吹风。”

    喏儿将手里的外衫给云漾披上了,然后准备送她回房间的。

    “太医?”云漾听到喏儿说太医,是太医给她瞧的病?那这里是?

    喏儿一听脸色都变了,她刚刚说漏嘴了!

    “这里是楚国行宫?”云漾记得前世之时经常缠着百里暮杨,对楚国行宫还是比较门清的。

    如果秦国的老皇帝知道是他救了她,定然会引起两国交战的。

    她到哪好像都成了一个祸害。

    但是这些好像还跟她没关系,她又没求着他救他。

    喏儿神色已变,知道瞒不下去了。再说,这让她怎么瞒的了,行宫里虽不比皇宫,但也差不了多少。

    傻子都能猜的出这是哪,何况云漾是一个聪明的女人。

    “那你们主子现在还是皇子?”云漾记得百里暮杨是楚国皇子,不知道如今他有没有荣登帝位。

    “我们主子已经是我们楚国的皇上了。”喏儿低着头小声的说道。

    “皇上,楚国,百里暮杨。”云漾万万没想到他居然把他接到楚国皇宫里来了,怪不得他能有能力把她从秦国救回来。

    “送我回去吧。”云漾有点头疼,又想睡了。

    “奴婢遵命。”

    喏儿便掉转了方向带云漾回去,偌大一个楚国行宫,不识路的还是能走丢的,要欧阳匪以前就走丢过好几回在这。

    居然又来了这。

    陌生而又熟悉的地方。

    云漾回了房,坐在那里托着腮帮子发呆,伤还没好,伤口还疼的厉害。

    让她纳闷的是自己怎么如此嗜睡?

    心下一种不好的想法涌了上来?难道又被人下毒了?哪个不长眼的老是喜欢给她下毒,不知道欧阳匪医毒无双,给她下毒确定不是在跟玩过家家?

    要是让她知道是谁当初在宁王营帐内给她下的毒,害她坐了十多天大牢吃了半个月的牢饭,她非要毒的那人断子绝孙不可!

    唉,不过论来论去还是她相公老爹指使的。

    云漾用右手给自己左手把了把脉,又伸出舌头看了看自己舌根,还让喏儿拿来几根银针,吓的喏儿以为姑娘要试饭菜是否有毒?

    虽然在宫里喏儿已经见怪不怪了,楚国皇后之位一直空悬在那里。

    她们皇上纳的几个妃子都是朝廷重臣之女,要不就是别国送来和亲的公主。

    但是她们皇上将她们娶回来就放在后宫当摆设了,至今也没见那个娘娘得宠过。

    不过这样也到反向的造成了一种后宫的难得的安宁,省了百里暮杨好多事。

    还好那些妃子都是大家闺秀,没有敢自己爬上龙床去的。

    只是这宫中突然多了个女人,在楚国皇宫里可是引起了轩然大波,那些妃子们都一个两个的要来挖云漾的老底了。

    楚宫可是她们的天下,怎么可以让外来货当道。她们得不到的,她又凭什么能得到?

    最为关切的是楚国大将军刘祟远之女刘妃,她从小就暗恋着百里暮杨,做梦都想着能嫁给她。

    最后如愿了吧,她却发现他根本就不喜欢她,都不带多看她一眼。

    她一入深宫,便是夜夜独守闺房,等待着她的是无尽的寂寞。

    然后就是楚国的上大夫莫之乾之女莫妃,她一直好舞文弄墨,而百里暮杨琴棋书画无一不精,又生得一副好皮囊,莫妃是一见倾心。

    莫之乾一生为官清廉,洁身自好,本不想将女儿送入后宫那种是非之地。可是女大不由爹娘,求着莫之乾送她入宫为妃。

    她以为凭着她的才情,会让百里暮杨多看她一眼。可是她还是有点想多了。

    同样不幸的还有太后的侄女上官媛,她为了族人的利益,楚国皇后必须是他们上官家族的。

    她本是不愿意的,她一直就有心有所属之人。但是父命难违。

    上官媛是楚国出了名的倾国倾城,回眸一笑百媚生,宫中粉黛皆无色。

    而百里暮杨却是从不沾女色,他依着她们的意将她们纳入了后宫,却从未宠幸过谁。

    或许,他冥冥之中在等一个的出现,更多的是等一个人回头吧。

    想倾尽一切把他错过的都找回来。

    还好这云漾尚住在楚国行宫里,还未到皇宫中去。

    云漾觉得这样好歹耳根子可以清静一点,总那些女人云云总总的围着她转,做梦都会想着怎么弄死她才好。

    这完全是宫斗剧看多了的节奏,她在宁王府可是用不着跟女人斗的,省了她好多事。她一人独霸着盛千烨的宠爱就够了。

    想到这云漾心里又开始塞塞的了,然后眼泪也跟着吧嗒吧嗒的往下掉。

    她好想她的盛千烨,好想好想。

    喏儿走了进来,看着云漾眼睛红红的,猜到她刚才应该是哭了,可能以为她想家吧。

    她进宫做宫女也大半年了,都没见过家人了,也很想念自己的亲人了。

    “姑娘可是想家了?”

    喏儿将一碟小点心放到云漾面前,然后为她倒了一杯茶。

    “嗯。”云漾不想开口说什么话,就点了下头。

    看着桌上的点心又想起她和盛千烨新婚第二天进宫请安时,盛千烨怕她饿到了,准备了点心放在马车上。

    睹物思人,谁可谓相思?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姑娘,我们主子说他明日接您进宫。”

    “进宫?为何?”云漾感觉这楚国行宫虽僻静但是却正是她所想要的,她只想安静的把伤养好,然后有多远走多远吧。

    只是她检查过自己的伤,五脏六腑皆损,没有大半年是好不了的。

    再说云漾身体底子本就弱,怎么也比不上欧阳匪的身体底子。

    “奴婢也不知道,说是为了您的安全考虑。”喏儿给云漾收拾了下衣物,做好明天回楚国皇宫的准备。

    云漾好想拒绝,能让她走不?

    天大地大,她也想去看看。

    只是一想到秦国,她又能去哪?

    她现在相当于废人一个,离开百里暮杨的保护,她就是死路一条。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